262 丹田山海境,前世有缘/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王,血魔等人随着君泽所指看去,在他们的视线中,隐隐看到了那处空间的波动与他处不同,几人面上都是流露出一丝激动之色,“太子殿下,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合力打开这入口。”血魔眼露精光,当先说道。

君泽点了点头,看向圣王和天心老人,以及阳龙。

三人均是点头赞同,一时间,以君泽为中心,血魔,天心,圣王,以及阳龙,都是面色严肃,齐齐发力,直冲那荒山之中的虚空某一处。

花青瞳和邪魔子退至几人身后。

如强行破开一处空间这样的强悍行为,他们还无法参与。如君泽几人,均是这中央大陆的绝顶高手,只有他们才能做到这种地步,而他们,无一不是上古大能。

花青瞳认真地看着几人,那强悍的,无法匹敌的气势在他们的身上汹涌而起,最后所有的力量凝成一点,齐齐射向前方的某处空间。

邪魔子见不远处的女子一身天蓝水裙,长发披散,额心一滴深蓝水滴抹额,冷艳高绝,他的眼中不禁隐隐闪过一丝炽热,但却很快隐匿于无形,他身形一晃,来到了她的面前,彬彬有礼地微笑道:“公主在看什么?”

花青瞳听到声音,回头看了他一眼,面瘫的脸上冰冷彻骨,“没什么。”对于此人,她丝毫没有与之多加交流的欲望。

邪魔子却仿佛没有察觉到她的冷淡,而是继续说道,“公主以前可曾去过上古秘境?”

花青瞳不作声,也不理会他,而是身形微动,退开了几步,她认为,她还是离此人远一些为好。

邪魔子见她这般,扬唇无声一笑,接着道,“五年前,我曾与师父去过一处上古秘境,那里面飓风呼啸,碎石如刀,最可怕的是,我们遇到了一头上古凶兽。”

花青瞳听在耳中,面瘫着脸没有丝毫反应,仿若未闻。

邪魔子看在眼中,也不在意,而是接着道,“那凶兽是一头身长十丈,高八丈的赤羽火鸟,它有三个头颅,六只眼睛,每一只眼睛里,都能发出不同的攻击,雷电,火焰,寒冰,金刺,风刀,幻境。我和师父与它大战三天,才将它重伤。”

花青瞳耳朵悄悄竖了起来,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邪魔子说的这种鸟,前世她在西晋皇宫的藏书中看到过,书中说,那种鸟是天元大陆最初之时神兽金雀的变异支脉,是很凶残的上古凶鸟,食雷电火焰等自然元素而生存,因而六只眼睛能同时发出不同元素的自然之力……

当时,她以为书里记载的这种鸟,只是写书人的杜撰,可是现在看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在神秘的上古秘境中,天元大陆分割出去的独立空间里,竟真的有那样的上古凶鸟存在。

邪魔子见花青瞳虽然还是一幅冷漠表情,但分明是已经在听他说话,他暗笑一声,眼中闪过精光,继续道,“除了这种三头凶鸟,我们还遇到了一头六足青蛇,它力大无穷,发出的嘶鸣声,能对人的灵魂造成很大的伤害……”

花青瞳听的目光又是一闪,因为他说的这种六足青蛇,她前世同样在西晋的藏书中看到过。

花青瞳现在想来,西晋的皇宫之中,除了最基本的诗词歌赋,不少书籍竟都是古书,上面记载的一些东西,都很古老。

花青瞳垂下眼睑,默默回想前世她都看过哪些古书,而这时,邪魔子又欺身靠近,站在离她不足三步远的距离道,“公主殿下,你说,我们这次进入上古秘境之中,会遇到什么呢?”

他的声音魔魅而轻佻,他一身红衣,容颜俊美中透着丝丝邪气。

花青瞳抬头看向他,面瘫着脸,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额?

邪魔子自诩魔力十足的笑脸陡然僵硬,“什、什么?”

他懵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花青瞳会突然来上这么一句。

花青瞳抬起下巴,指向君泽的方向,“我大哥最不喜欢别人多看我一眼,尤其向你这种眼神淫邪,居心不正的人,他若是发现你敢这样看着我,他一定会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去喂三头雀鸟的。”

三头雀鸟,就是邪魔子之前说的三头凶鸟,因为它是金雀一族的变异支脉,因此被称为三头雀鸟。

邪魔子的脸色已然僵硬一片,他的眼睛瞪大,隐隐有些惊悚的情绪在里面闪动。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向他,继续严肃地说:“真的,你别不信,你看看贞妶的下场不就知道了?你要是不想落到那种下场,就快点离我十步远。”

邪魔子脸色忽青忽白,忽黑忽紫,可谓是如同调色盘一样变来变去,他咬牙切齿地退离花青瞳十步远的位置,双眼之中隐隐泛起狠色,但又极快的隐藏起来。

谁让,君泽不好惹呢。

只是可气,他与她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引起她的兴趣,可是,她的反应也太让他憋火了。

三头雀鸟,她竟然知道三头雀鸟,那他说的那么玄乎,岂不白说了?邪魔子气恨地低下头去,等着吧,他就不信到了上古秘境之中,君泽能时时护在她的身边,一但她落单,呵呵……

花青瞳见那人被自己吓退,这才重新转头看向君泽几人,就在这时,但闻轰地一声巨响,天地间有一瞬的扭曲晃荡,众人再定睛一看,荒山的虚空中,一个丈许大小的黑洞就凭空出现。

“漓儿!”君泽转身,朝花青瞳伸出手。

花青瞳眸光一闪,飞身来到君泽身边,将手递到他掌中,几乎是同时间,君泽就紧紧握住她的手,也不管其他人,一个闪跃,进入了那黑洞之中。

而与此同时邪魔子也去往血魔身边,一行人相继跃入黑洞。

在几人进入不过两三息的时间,那黑洞巨口便一阵扭曲,片刻,虚空中又恢复如常。

花青瞳被君泽紧紧地护在怀中,他们在漆黑的漩涡中向前冲去,花青瞳的身周,被笼罩着一层透明的光罩,光罩之中,花青瞳丝毫不受伤害,她睁着眼睛,看着漩涡中无形的物质撞击在透明的光罩之上,光罩不时被撞击的剧烈颤抖一下,而后,又恢复如初。

那光罩十分强大,乃是君泽的修为凝结而成,看着光罩不断地被无黑洞中无形的能量撞击,消耗,花青瞳心头十分惊骇,如果没有君泽的光罩保护,她一定难以在这种无形能量的密集攻击下安好。

再看血魔那边,他也同样用一个血色光罩将邪魔子保护起来,此刻,邪魔子的脸色十分严肃,他警惕地盯着周围。

众人的脸色都很凝重,彼此之间都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在这巨大的黑洞之中,他们不敢靠近彼此,这几乎是一种不用言说的默契,因为,他们彼此都不信任对方,若是靠的近了,有人趁机下了暗手,那就哑巴吃黄莲了。

所以,他们在这一刻都自然而然地远离彼此,各自自保,同时也是为了让对方放心。

“穿过黑洞,前面就是上古秘境。”君泽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点了点头,又问:“上古元脉的碎片是什么样的?要如何才能找到?”

“不好说,上古元脉是天之力之源,万年前,它已有灵,但是成为碎片之后,它的灵已散去,每个上古秘境中存在的元脉碎片都不相同,有的是无形之物,不可琢磨,有的则是化形为山川大地之中的某一物,也许它就在眼前,可是你却无视于它。”

花青瞳听得暗暗吃惊,心中十分激动,她双眼明亮,紧紧地盯着前方,君泽低头看了她一眼,宠溺的一笑,“漓儿,等到了秘境之中后,你一定要跟进紧哥哥,千万别落了单,在我们进入这里的那一刻起,每一个人,就是都是和我们争抢元脉的对手,你不能信任任何人。”

花青瞳乖巧点头,这个不用君泽说她也知道,端看几人彼此之前拉开的距离,就知道他们都在彼此防备。

渐渐的,花青瞳发现撞击光罩的那种无形力量渐渐的少了,而前方,隐隐出现一抹光亮。

终于,一股吸力陡然从前方传来,一行人便如同脱闸的鱼儿一般,在洪水般的力量冲击下,被吸入了那方明亮的世界之中。

黑洞消失,他们置身于一片广褒的世界之中,放眼望去,天地苍茫,山川大河,大雁腾飞。

花青瞳和君泽落在一座山峰之上,他们站在山顶遥望着四周,此界无边无尽的风景尽收眼中,花青瞳双眼瞪大,脸颊潮红,她的胸膛剧烈起伏,激动地看着四周景象。

这般浩大,广阔,无垠,看着山脉绵延无尽,白云罩顶,看着大河奔流,在天地间奔腾不息,看着雄鹰在空中高飞,看着走兽在林中奔跑,花青瞳心情起伏不已。

这一刻,天之地广,让她的眼前一亮,仿佛,这个世界在她的眼前展现出了更真实更广大的一面。

“我们脚下的这座山叫凌宵峰,父皇当年在此修行,后取山中至宝,融入帝元珠。”

君泽说。

花青瞳听的心情更加激荡,她脸颊红通通的,双眼也明亮的晶晶闪光,她的脑海中想到当年大帝在此的风采,胸腔里突然蔓延上一股无法形容的激动,她的眼中泛起泪意,大颗大颗的泪珠往下掉,君泽默默看着她,也不阻止。

他不阻止,因为,他明白,她掉泪,无关于心情,而是纯粹的,在发泄心中的激动。

因为此处之广大,极易令人心神动容,再狭隘的心胸和短浅的视野,在这方天地的冲击下,都不可避免的会心情激荡,豪情万丈。

花青瞳初见这种上古秘境的真貌,会这样很正常。

轰隆隆!

突然的,花青瞳的丹田之中碧海咆哮,惊雷滚滚,天珠碎裂,一座大山轰隆隆地自她的碧海之中破水而处,高高屹立于丹田中央。

花于瞳双眼瞪大,那是凌宵峰!

他们脚下的这座山峰,竟是在瞬息间出现在她的丹田之中,一模一样。

一股不可言说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而出,那样浩大,那样雄浑,那样强势。

君泽猛地扭头看向她,幽深的双眼之中在这一刻竟是流露出浓浓的震惊和惊艳,她,突破了。

之前还是碧海境的巅峰,这一刻,心灵受到冲击之下,她竟突破了。

万象境。

她就这样顺利而毫无阻碍地突破了万象境,万象万象,自然是指天地间万物,万象境,万物生,他双眼凝向花青瞳丹田处,隐隐可见雾霭丛生,雾霭中,一座大山拔地而起,高高耸立在碧海之中,大山的旁边,轰隆巨声不断,一座座与凌宵峰相连的山脉接连破海而出。

雷电小蛇,毛毛,晶晶,还有那诅咒神通所化的小黑花,均都飘在空中,默默看着山脉诞生,碧海奔腾咆哮的场景。

好一幅壮观雄伟的河山景象!

花青瞳身躯笔直挺立,傲然立于凌宵峰顶,她的目光眺望远方无尽山脉大河,广阔天地在她的双眸中倒映,她一动不动地沉浸在这种堪称激昂的突破中,浑然忘我。

紧跟着进入此界的其他人,均是被花青瞳这一刻的气势所慑,他们震惊地看向花青瞳,她,她竟然在突破!

而且,看她的状态,分明是与天地合一,进入忘我之境!

嘶!

妖孽!

之前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下子,她就得到了这样的大造化?

此界因为有元脉的存在,天之力远比外界浑厚千万倍,说是天之力,还不如说是元脉之气,难道就是应该元脉之气入体,她就突破了?

不可能!那为什么他们就没有突破呢?偏偏是她!

这只能说,她悟性恐怖,天资卓绝,运气逆天!

邪魔子惊呆地看着那高峰之上衣袂飘飞的蓝衣女子,她绝色出尘,宛如九天飞仙降临世界,又宛如皇者君临天下,高不可攀!

君泽目光如电,狠戾的气息直逼山下众人,大有你们若敢上前打扰,他必取他们性命之势。

众人目光一闪,是的,如果没有君泽护法,任是他们,也是看不得有人有这般逆天好运,他们一定会上前去破坏,因为这般与天地合一,忘我的天人之境,是他们这些上古大能也嫉妒不已的造化。

然而,看着君泽狠戾的威胁,他们一个个目光连闪,血魔神情复杂地看了君泽一眼,依他的考虑,君泽一定容不下这样天赋卓绝的对手,可是,他却在为她护法,这让他不能理解。

他深深地看了一眼风姿惊艳的女子一眼,朝着君泽一抱拳,转身带着一脸惊呆的邪魔子迅速远去。

与此同时,天心老人也从震惊中回神,与其他人不同,他惊艳又赞叹地看着花青瞳的身影,眼中全是惊叹与爱才之情,全无嫉妒之意,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向君泽略一抱拳,转身飘然而去。

阳龙则不然,他的眼中浮现出发现猎物一般的兴奋之情,这样的与天地合一的忘我之境,也只有如他们这样的上古神物可以达到,人类若想达到这般状态,极难。因为,人类思想复杂,唯有心灵纯粹之人才有这种机缘。

阳龙虽性邪恶,但邪恶就是他的本性,他没有别的复杂情感,故而也算性情纯粹。但花青瞳不同,她本就是心性直接纯净之人,能有这般机缘,也不意外。

阳龙目光闪了闪,眼中疯狂的炽热一闪而逝,最终,他却将一切隐忍,闪身飞快远去,他怕他再不走,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而扑上前去。

圣王站在原地,看着那峰顶的女子,他平静无波的双眼闪了闪,最后也向君泽略一抱拳,转身离开。

转眼,此处天地只剩君泽和花青瞳二人。

君泽这才转身,定定地看着花青瞳,眼中渐渐的,渐渐的,浮现一抹狂热之色。

这般的天赋,也唯有他的妹妹可以做到了,唯有他的妹妹!

她是这样的完美,优秀,连他也感到惊艳不已,她越是美好,他就越是想要将她只控制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轰轰轰!

花青瞳的丹田之中,巨响不断,山峰跌岩而生,碧海奔腾呼啸,无限广大,无限壮阔。

原本只有碧海的丹田之中,此刻俨然是一幅辽阔壮观的山海图!

山上树木生,海中鱼儿游。

雷电小蛇蓦地张口仰天长嘶一声,咔嚓咔嚓的电闪雷鸣,它陡然恢复了那巨大无比的雷电巨蟒真身,它扭动着庞大的身体,冲入山峰之巅,身上黑电闪烁,紫光流淌,转眼隐入山巅云层雾霭之中。

与此同时,花青瞳的周身电光一闪而逝,她美丽冷峭的面庞之上,威严之势初生。

君泽目光狂热地盯着她,恍惚间,他似乎在她的身上,看到了父皇的影子,他眨了眨眼睛,努力凝视着她,想要用力将她看的更清楚。

是了,她本就是返祖血脉,是父皇殒落之时,燃烧一身精血本源,留在这个世上的血脉延续,她,除了灵魂是她自己的,其他的一切,都是父皇的。谁能比她更像父皇?

时间无形流逝,此界不知岁月,三个昼夜交替,当晨光初生,那立于峰顶的女子终于缓缓转醒。

晨光打在她的脸上,映出一片柔和的光晕,她缓缓眨动青色的眸子,看向身旁之人。

“谢谢大哥。”谢他,给她护法,护她将这一场造化进行到底。

她的心情很平静,醒来的这一刻,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唏嘘之色,没想到,自己突破万象的契机,是在这处上古秘境之中。

“给漓儿护法,是大哥应该做的。”君泽温柔地看着她。

花青瞳认真地看了他一会儿,目光渐渐柔和。

这一刻,她不得不相信,她和君泽,有着隔不断的血脉之情。

男子黑袍翻飞,女子蓝衣飘扬,他们的黑发在空中迎风飞舞,身姿挺拔,他们共立于山峰之巅,俯瞰大地。

花青瞳垂眸,默想前世今生,前世的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有这样一天!

这一刻,她雄心万丈,豪气冲天!

……

而这一刻,花青瞳绝对想不到,在某一处的隐密之地,两个与她紧密相关的人,也上发生了一场巨变。

三年前,姬泓夜回到东大陆,去寻找失踪的西门清雨。

正义候府一片冷清,说是人去府空也不为过,因为随着主人的失踪,府中的下人也都离去。

姬泓夜看着空荡荡的正义候府,最后又去了西门家。

西门家一切安好,但是因为花正义和西门清雨的同时失踪,西门家不禁笼上了一层愁云。

因为他们失踪的太突然,没有丝毫征兆,所以,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的线索。

无法,姬泓夜最后又去了朝阳皇宫。

华君弦叹息道:“想不到花正义和他的大总管朱正德,竟是我东大陆的天河守护者,此事一出,连我都被震惊了,我最看重信任的爱臣,原来还有如此了不得的身份。只是,他们的失踪,我也没有丝毫线索,太突然了。”

姬泓夜沉默,最终于离开朝阳,回到了大宣,去向他的父皇和母后辞行,“瞳瞳很在意她的娘亲,如果她的娘亲出了意外,她会很难过,父皇,母后,我会不惜一切帮瞳瞳找到娘亲。”

大宣帝姬融和皇后肖天昕对视一眼,对于自己儿子要去寻找未来丈母娘的下落不予阻止,只是,大宣帝冷着脸道:“我的小皇孙呢?把我的小皇孙给我,你爱去哪去哪。”

姬泓夜瞬间就冷汗落下,小宝宝去了哪里,他也就是心中略有猜测,现在哪里能把小宝宝送回他父皇身边?

讪笑一声,他道:“父皇,母后,孩儿答应你们,有着一日,您不止会有一个小皇孙,不止小皇孙,连小孙女都有,您二位别急,别急,慢慢来,先等我帮瞳瞳把娘亲找回来再说。”

说完,也不理他父皇母后有何反应,便逃命一般离开大宣。

追查西门清雨下落的第二年,姬泓夜隐隐找到了一丝线索。

第一年,姬泓夜通过蛛丝马迹和不断推测,他查到了三眼族头上,甚至,发现了那三眼族圣母的存在,顺着这条线,第二年,他追查到了西门清雨极有可能存在的地方,因此,他追到了中央大陆,一处上古秘境。

进入那处上古秘境后,迎接他的,是三眼族的埋伏和无尽追杀,那处上古秘境与圣山相连,已经被三眼族完全占据。

姬泓夜简直不敢相信,三眼族竟然能控制这样一处元脉壮大的上古秘境,便是中央大陆的那些古老家族和势力,所控制的上古秘境,恐怕也没有这么恐怖。

最后,姬泓夜隐隐发现,三眼族所控制的上古秘境,不止这一处。但是,他知道,西门清雨就在这处上古秘境中。

在不断的追杀之中,他依然不放弃找到西门清雨的决心。

于是,他就在不断的逃亡中,在这处上古秘境中,依然坚持寻找,转眼,又是一年时间过去,到如今,他已经寻找了三年,也与瞳瞳分离了三年,累了休息之时,他就会默默的想念她。

三年不见,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吧,她变成什么样子了?还是那么圆吗?他的唇角勾起柔和的弧度,流露出一丝无声的柔情。

最近一次围杀中,三眼族出动了族长和一位仅存活的老祖。

“哈哈哈,想不到,黑天魔君竟是一位痴情人,三年的不断追查,你的决心和毅力,连本族长都要佩服万分,只是,你尚未觉醒,别说是想要找到你想找到的人,就是你自己能否活过今日,都是未知。不过,只要你今日投靠我三眼族,那么,我们不仅让你见到你想见到的人,还让你完好的从这里走出去,如何?”

三眼族的族长蒙森开口说道。

他体型魁梧高大,皮肤黝黑,盯着姬泓夜的目光,就仿佛盯着一顿美味大餐,贪婪而戏谑。

他的旁边,是同样魁梧高大的三眼族十二老祖,他是三族仅存活的一位老祖。

三眼族总共十三位老祖,在万年前的大战中,殒落大半,还有几位下落不明,仅存下来的,也就是这位十二老祖了。

姬泓夜不顾重伤脱力的身体,他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靠坐在一棵大树下,艰难的喘息着,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光,听对方的语气,似乎,瞳瞳的娘亲还活着。

只要活着就好,活着,就有希望。

“黑天,只要投靠我族,并且说动你的其他几位兄弟,让他们也投靠我族,今天,我们可以帮你觉醒。”蒙森继续说道。

姬泓夜冷冷地看了他们一眼,“想让我投靠你们?先让我见到我想见的人再说!”

三眼族族长冷笑,“你想的到是很美……”

“不,让他见。”这时,一个清脆的女声传来。

众人回头看去,就见一名三眼族女子缓步而来,她身形高挑优美,皮肤黝黑,五官精致美丽,却不失英气。

“圣母!”三眼族族长见到女子,忙跪地行礼。

“圣母!”十二老祖抱拳一礼。

圣母朝二人淡淡地点了点头,转头看向姬泓夜,她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黑天魔君,我不仅可以让你见到西门清雨,还可以让你见到花正义。”

姬泓夜死死盯着圣母,似要看出她在耍什么花样。

圣母只是淡淡地笑着。

姬泓夜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哆嗦了许久,才勉强握紧了手中的碎空伞,他以伞撑地,缓慢而吃力地站了起来,这一年多的追杀和逃亡,让他筋疲力尽,而这一次的围杀,他受了很重的伤,失血过多,筋脉俱毁,若不能觉醒,他会殒落在此。

他以伞为杖,跟着圣母等三人朝一个方向走去。

他黑长蓬乱,发梢处被鲜血浸染,和了泥土,粘在一起,衣衫也因无暇换洗而破损不堪,形如乞丐。

他走的很慢,但无损那一身清冽的气质。

圣母忽然回头,淡淡一笑,她素手一抛,一颗丹药落入姬泓夜怀中,姬泓夜伸手接住,是极品的疗伤灵药。

他眸光一闪,诧异地看向圣母。

“黑天魔君,快走吧。”圣母意味深长的一笑,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姬泓夜一口将丹药吞下,默默加快了脚步。

族长和十二老家祖冷笑着勾了勾唇,也跟在他身后。

他们到了一处山洞前。

洞口布着一层透明的结界,圣母素手一挥,将结界驱散,几人随即走入洞中。进入洞中的一霎那,浓郁无比的元脉气息便扑面而来,姬泓夜眼中不禁闪过一丝诧异,好浓的元脉之气,西门清雨没有修为,在这样浓郁的元脉之气中,不会爆体而亡吗?

姬泓夜的心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安。

穿过长长的甬道,拐过一个弯,来到了山洞的深处,也是元脉之气最浓的地方,一个巨大的圆形石台呈现众人眼前,姬泓夜朝那石台望去,只见,石台中央,一名女子的身影,安静地坐着。

她的双眸紧闭,容颜美丽,但是,她的额心中央,却赫然出现了第三目。

姬泓夜倏地瞪大了双眼。

她是西门清雨,可是,她又不是西门清雨。

西门清雨的眉心,怎么会有三眼族才拥有的第三横目呢?

姬泓夜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他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可以想象,如果瞳瞳知道了她的娘亲,是一名三眼族,她会是怎样的心情?

姬泓夜的眼底流露出一丝痛苦,他死死盯着那石台中央的西门清雨,然后眼神狠戾的看向圣母,“你们对她做了什么?她怎么会成为三眼族?”

圣母笑而不答。就在这时,那石台中央的女子,缓缓睁开了双眼,她醒了过来,连同的,她眉心的第三目,也缓缓睁开。

她的第三目,是温和浅橙色,很美,就像她觉醒的愿咒之力一样,温和而充满了美好的祝愿。

她平静地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震惊地与她对视。

“我们没有对她做什么,只是,我偶然间发现,西门夫人,是我们三眼族的第三老祖转世而已。”圣母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浅笑。

五雷轰顶。

姬泓夜瞪大双眼,他不敢置信地看向圣母,“她是……你族第三老祖转世?”

圣母微微一笑,看向石台中央的女子。

西门清雨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复杂之色。事实上,若非那日崔清婉发现她的能力,圣母本尊也不会被惊动而觉醒,也就不会认出她的身份。

可是,圣母认出她来了,便将她带了回来。

“这不可能……瞳瞳的娘亲,怎么会是三眼族,这太荒谬了。”姬泓夜喃喃道,瞳瞳是大帝返祖血脉,大帝返祖血脉,又怎么会投身在三眼族女子腹中?还有花紫宸,吞天转世,他们怎么会选择三眼族女子为母?

西门清雨眼神复杂地看着姬泓夜,这一年来,姬泓夜不顾一切的寻找她,她都看在眼中,她就一直沉默地看着,她想知道,他能坚持到哪一步。

没想到,哪怕到了重伤濒死之际,他依然没有放弃。

她的眼中滑过一丝欣慰之色。

“你不敢相信大帝返祖血脉和吞天魔君会投身我腹?”她淡淡开口,声音温和。

姬泓夜双眼弥漫了一层腥红,“怎么敢相信?怎么能相信?”这真是天大的噩耗!

“我宁愿瞳瞳的娘亲已经死了,也不是成为三眼族的第三老祖,西门清雨的体内还有一丝大帝血脉,这是完全相克的血脉,你怎么可能会是三眼族?”

西门清雨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你完全不能接受,你尚且如此,可想而知瞳瞳和紫宸会如何了。”

姬泓夜双眼腥红,眼底泛起杀意。相比于自己的娘亲成为三眼族,姬泓夜宁愿瞳瞳听到娘亲已死的消息,也会比这样好受很多。

看到他的神色,西门清雨微笑着道:“有什么不好接受的呢,不论我的身份是什么,我都是他们的娘亲,他们虽然没有继承我的血脉,却仍然改变不了母子情份,瞳瞳和紫宸,都是好孩子。”

“黑天魔君,你对花青瞳痴心一片,现在,她的娘亲就是我族之人,你投靠我族,岂不是顺其自然之事?更何况,就连你们十魔君之首的吞天,都转世为第三老祖之子,你又有什么拒绝的理由呢?”圣母微笑着看向姬泓夜。

姬泓夜脸色惨白,之前吃下的那颗丹药让他身上的伤好了不少,可是,他此刻心中的震惊却无法让他的状态好上多少。

他冷笑着看向在场诸人,“你们以为,大帝返祖血脉,会认贼作母吗?你们以为大帝返祖血脉,会放弃复兴天元皇朝,而投靠你们三眼族吗?你们以为,我大哥吞天,会投靠你们三眼族吗?”

他字字冰冷,“我相信,他们宁愿没有娘亲。”

蒙森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怒气,“母子情份,岂能说断就断?”

圣母的脸色平静如水。

姬泓夜冷笑,“他们宁愿没有母亲,也不会认贼作母。”他如刀锋般的视线盯向石台中央的女子。

西门清雨的眼底蓦然划过一丝痛苦之色,她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淡淡道:“圣母,带他离开吧。”

圣母看了她一眼,“你好好修炼,争取早日恢复。”

说完,圣母转身朝外走去。

一行人出了山洞,圣母又带着姬泓夜来到另一处山洞,此处山洞没有元脉之气,却装饰的美伦美奂,温泉,纱幔,屏风,大床,熏香……一名赤身裸体的男子被绑于大床之上,长发披散。

他的身上,遍布着点点吻痕,暧昧至极,也香艳至极。

姬泓夜蓦地瞪大眼睛,眼前的冲击,完全不压于西门清雨是三眼族第三老祖带给她的冲击。

花正义,那个被绑在大床上的赤裸男子,正是花正义。

此刻,花正义的脸色还透着一丝不正常的红晕,他听到脚步声,眼也不睁,而是一脸嘲讽地冷笑道:“圣母又来给本候暖床了?你们三眼族的女子真是有趣,一个转世嫁给本候,给本候生儿育女,一个则转世给本候当妾作宠……”

圣母不怒,上前将床上的薄被给他盖在身上,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随你怎么说,反正你现在是我床上的宠物。”

姬泓夜睁大了双眼,眼中的不可置信缓缓被怒火取代,眼前一幕,他还有什么不明白,花正义,他、他居然被圣母抓回来暖床了……

“士可杀不可辱,你们太过份了。”姬泓夜冷冽的声音蓦然响起,强烈的杀意从他身上蔓延而出,姬泓夜盯向圣母的眼神恐怖至极。

姬泓夜的声音,让花正义倏然睁开了双眼,他震惊地看向姬泓夜,眼中闪过难堪羞愧,“是、是你?杀了我,杀了我!”他的眼中迸射出无比希冀的光芒。

圣母的手在他的身上点了一下,花正义瞬间失声,他恼怒地瞪大眼睛恶狠狠地瞪着她。

圣母轻笑,“这么瞪我做什么?本圣母宠幸你的时候,你不也很享受,何必寻死觅活的?”

她的手缓缓抚过花正义的胸口,转而看向姬泓夜,“好了,黑天魔君,你想见的人,现在都已经见到了,你该说出你的选择了。”

姬泓夜觉得一阵晕眩,母亲是三眼族第三老祖转世,父亲沦为三眼族圣母的宠物,这一真相如果被瞳瞳知道,该是何等打击!

姬泓夜的眼神痛苦无比,他的心好疼,为她而疼,他的瞳瞳……

他捂住胸口,身形踉跄,一丝鲜血,从他的唇角缓缓滑下。

他死死地盯着花正义的身影,他的瞳瞳,该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怎么承受?

花正义口不能言,却是死死地盯着姬泓夜,眼神流露出一样的痛苦和屈辱,他无声地呐喊,杀了我,杀了我,快杀了我——

姬泓夜心口一阵猛烈绞痛,眼前一黑,他的身体轰然倒地。

金光闪烁,光的身形浮现而出,他化作一朵巨大的黑色莲花,蓦然化作一道光,冲入姬泓夜眉心,漆黑的雾,将姬泓夜的身体包裹。

“这是上古魔气,他要觉醒了。”十二老祖缓缓说道。

“什么?他要觉醒,他若觉醒,岂不是大敌一个?”族长蒙森的眼中泛起杀意,“圣母,十二老祖,趁着他还没有觉醒,我们快杀了他,以绝后患。”

十二老祖脸色平静,一言不发,而圣母却是摇头,“不,让他觉醒。”

“圣母?”蒙森不解看向圣母。

圣母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黑天魔君觉醒了,无数的记忆尽数回归,但是在那些回归的记忆中,却出现了一股不属于黑天魔君的记忆。

那股记忆,属于姬泓夜,确切的说,是属于前世的姬泓夜。

前世,西晋皇宫。

“清莲太子初次来访西晋,可还有不习惯之处?”胡公公恭敬地带着他往西晋帝的寝宫走去。

一身白衣清冷出尘的他摇了摇头道:“很好,没有什么不习惯,胡公公,西晋帝说邀我看宠物,到底是什么宠物?”他的眼中微微流露出一丝好奇之色。

胡公公的脸上霎时闪过一丝僵硬,他僵笑道:“呵呵,这个清莲太子一会儿见了就知道了,老奴不便多说。”

姬泓夜不再多问,压下了心头的好奇,一路跟着胡硕来到了渭宸宫。此处,是西晋帝的寝宫。

“清莲太子,您一个人进去吧,老奴就不进去了。”到了渭宸宫门口,胡硕说道。

姬泓夜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

“西晋帝,你邀我看什么宠物?”清冷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好奇,脚步声从屏后传来,只见司玄手里拎着一根铁索,他拉着铁索,缓缓走出。

姬泓夜眼神,顺着铁索,好奇地看了过去,他突然很想知道,铁索的另一头,拴着什么,天兽?

但是,当随着司玄的走出,那铁索另一端拴着的‘宠物’渐渐露出全貌后,姬泓夜瞬间惊呆了。

纵然冷情冷心如他,也不禁被惊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因为,那铁索拴着的,居然是一个人,一个女子!

------题外话------

下章写瞳瞳和泓夜前世缘份。不要骂司玄,不要骂司玄,不要骂司玄。因为他会被虐的很惨,很惨,很惨!

*

推荐好友华英雄的文《豪门重生:军少枭妻》

简介:欺我,辱我之人,一定要加倍的报回去。

重生了,就要替原主好好的活着,更别提,原身还是自己的姐姐。

姐夫好帅,还是军官。只是姐夫能收为已用吗?

可是就这样成了人妻,好不甘心哦。

姐夫道:“好办,我先追你,咱们再结一次婚。”

反正,本书便是妹妹替姐姐报仇,替姐姐完成心愿,最后,将姐夫收为已用的故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