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色欲熏心的阳龙/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你我!

这句坚定而不容置疑的话,沉沉地敲击在君泽的心上,让他心中震撼之余,便是感动,然后就是无与伦比的骄傲。

看,他的妹妹就是如此不凡,她的胆色,她的临危不乱,都是这样让他骄傲。

最重要的是,她这份保护他的心意,让他的心中就像吃了蜜糖一般,甜滋滋的无比荡漾。

他轻轻地眯起了眸子,脸上的表情很是倨傲,他不屑地看了血魔等人一眼,心中得意非凡:哼,你们这帮小人,我有妹妹保护,怕你们?

“大哥要相信我,就算不相信我,也要相信帝元珠!”花青瞳见君泽不说话,不禁再次劝说道。

“谁说大哥不信你?大哥信你,都听漓儿的!”君泽心中甜蜜无比,脸上的神色极其的愉悦。

他笑眯眯地看了花青瞳一眼,又倨傲地瞪了不远处虎视耽耽的血魔等人一眼,当即在帝元珠的光罩之下,盘腿打坐,开始炼化那闯入他体内的元脉灵虎。

那元脉灵虎的确是开了灵智的,它怀着报复的心里,在君泽的体内疯狂的冲击着,企图让此人爆体而亡。

“哼,孽畜!”君泽心神沉入体内,看见那灵虎在自己体内肆虐,当即用神念传出一声厉喝,直向那灵虎碾压而去。

碧绿色的帝元珠高悬在半空中,降下的保护光罩将君泽和花青瞳兄妹二人笼罩在其中,花青瞳盘腿坐于君泽身前,缓缓输出天之力,与圆圆沟通。

其实,帝元珠是神器,里面的器灵就足以操控帝元珠发挥出强大的力量,但是,圆圆的实力现在也没有完全的恢复,帮她重生那次,可谓是扭转时空,耗尽了它的力量,至今难以恢复。

所以,要想抗住这些上古大能,就必须要花青瞳源源不断地提供天之力,与圆圆的力量共同驾驭帝元珠,令这件神器的威力发挥到最大。

那绿色的透明光罩散发出极大的威压,哪怕是如血魔,圣王这类活了万年的上古大能,都在瞬息间被生生的向后逼退数步。

待几人稳住身形,无一不是神色震惊而又骇然地看着那悬在空中的碧绿色珠子。

天元大陆有三件神器。

一件是大帝所炼帝元珠。

一件是血天魔君和黑天魔君联手所炼的碎空伞。

还有一件则是元名道士所炼的天算子,当然,天算子要六颗相聚,才算是神器。

除此之外,半神器已然是极致。

而现在,他们的眼前,就出现了其中的一件神器,帝元珠。

血魔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血色的眼眸不由闪动着阴沉而贪婪的光芒。

他阴沉地说:“好一个帝元珠,好一个君泽,好一个君漓,原来在这里等着我们,他们兄妹二人将这好事占尽了,那我们岂不是白忙一场?”

“血魔兄,事到如今,我们不甘心又能怎么样?那可是神器。”阳龙双眼死死地盯着绿色光罩中那女子的身影,他对她的贪婪,这一刻已经到达了极致,他的内心深处疯狂地叫嚣着,得到她,一定要得到她,然后将她压在自己身下,肆意占有。

这疯狂的欲望让阳龙的内心一阵激荡,而与此同时,对于那神器帝元珠,他也生出了强烈的渴望之心。

据说,大帝炼制帝元珠时,在里面藏了足以颠覆世界的惊天秘密,据说,得帝元珠者,便是天命之人,便是令天元皇朝复兴之人。

如此说来,传言果然不假,那天命之人,就是这位大帝返祖血脉,这位美丽的公主殿下。

如果他能得到这位尊贵的公主殿下,那他岂不是就会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阳龙野心勃勃,一方面对花于瞳充满了贪婪的欲望,一方面又想得到帝元珠,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

“神器又怎么样?那君漓只是刚刚突破万象境,任她天赋再好,修为所限,那帝元珠也撑不住我们几人的联手合击。”血魔血眸中暗波翻涌,他双眼死死地盯着君泽,眼神犹为不甘,那元脉灵虎一但被君泽炼化,那么,君泽的修为将再一次的精进一步,到时候,他们这些人,就完全失去了与他平起平坐的资格,他们这样活了万年,修为到达瓶颈的人,修为想更进一步,那是难上加难的事。

相比起得到帝元珠,他更想得到那元脉灵虎,毕竟,元脉灵虎到手,可以提高自身的修为,而那帝元珠就算是得到了,也不会用的得心应手,因为那是大帝为他的子嗣所炼,他们这些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得到,神器也将不再是神器。

“血魔,万事都讲机缘,既然那元脉灵虎阴差阳错进入了太子殿下的体内,那就是他的缘法,我们又何必执着,与其执着那元脉灵虎,倒不如去寻找别的元脉。”天心老人缓缓说道。

“哼,天心,你到是想得开!”葬海血魔不悦地瞪了天心老人一眼,他与天心不同,天心专研药道,对于药道的执着比修炼更热心,而他,急需元脉来提高修为,再不突破,他的寿数就不多了。

这时,一旁沉默着的圣王突然开口,“天心老人可能不知,那君漓公主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秋殿十二使者,花青瞳!”

圣王此话颇具深意。

中央大陆近年来发生了一件极有趣的事,那就是四大亲王降下了追杀令至东大陆,只为了追杀一人,而那人,就是秋殿新收的十二秋使,一名叫做花青瞳的少女。

为此事,万象宫给了四大亲王一个难忘的教训。

至此,四大亲王彻底的安静下来,再也没有搞出什么动静。

此事传遍了中央大陆,对于那位来自东大陆的十二秋使,更是充满了好奇。

而说起十二秋使,就不得不说起大帝药之传承!

大帝药之传承!天心老人蓦地浑身一震,诧异地看向那绿色光罩里的女子,对于他这种痴迷于药道的人来说,大帝药之传承,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

血魔脸上顿时绽开意味深长的笑容,他看向天心,“天心,怎么样,我们几人联手合击,我只要元脉灵虎,那药之传承,就归你,如何?”

圣王微微一笑,不再多说,显的深不可测,让人看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那美人儿是我的。”阳龙迫不急待地开口,他要花青瞳。

然而,天心老人却是在吃惊过后,便恢复了一片沉静,“老夫没有抢夺药之传承之心,诸位,道不同不相为谋,老夫告辞了!”

他是很渴望大帝药之传承,但是他更向往的是与拥有大帝药之传承的人交流共享药术,而非抢夺。

看着天心老人的身影飘然远去,血魔眼中杀机一闪,“哼,迂腐!”

圣王目光一闪,微笑道:“我看君泽太子一个人难以消化那元脉灵虎,不如我们去帮他一把如何?”

血魔和阳龙闻言,顿时都不怀好意地看向绿色光罩之中,绿色光罩之中,花青瞳一边向圆圆输送天之力,一边默默的注视着几人的谈话,而君泽,显然正与那元脉灵虎战的激烈,周身的气息不断汹涌着。

轰!

绿色的光罩突然狠狠地一颤,花青瞳面瘫的脸上闪过一丝冰冷的寒意,她愤怒地看着光罩外的四人。

她面无表情地默默输出天之力,与圆圆进交流,“顶得住吗?”外面那四人,有三人可是上古大能,修为深不可测,他们三人合力,花青瞳心情十分凝重。

“若是我全盛之时,别说三个上古大能,就是三十个也能将之秒杀,可是小公主,我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所以有些吃力,恐怕支持不了多久。”

圆圆带着哭腔的声音从帝元珠里传来。

花青瞳手中的诀印突然一变,变幻为大帝印,此刻,她输出的不仅是天之力,还有血脉之力,“不论如何,今天我们都要坚持下去,绝不能让君泽出事。”

有了血脉之力的支持,那飘中空中的帝元珠,通体轻轻一震,瞬时间,绿芒大作,宛如活了一般,一股恐怖的威压,如同大帝降临一般,将几人彻底碾压。

噗通!

修为最弱的邪魔子被狠狠地弹了出去,狼狈跌倒在地。

其他三位大能也连连后退数步才稳住身形。

“大帝印!”血魔低呼一声,目光惊骇,这花青瞳还真是拼,就为了君泽吗?他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的冷笑。

此刻,一直脸色深不可测的圣王,在看到花青瞳使用出血脉之力时,他的双眼不禁流露出一丝激动之色。

“大帝血脉,这就是返祖血脉的力量啊!”阳龙越发贪婪地盯着花青瞳,这可是大帝血脉啊,得到她,占有她,啧啧,想想那滋味就让他陶醉。

因为大帝血脉的输入,帝元珠的威力更增,三位上古大能的联手攻击,却无法再悍动帝元珠分毫。

但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种方法,是以消耗花青瞳的自身精血为代价的,她坚持不了多久。

他们可以等。

君泽不会那么快成功炼化元脉灵虎的。

血魔悠然冷笑,漫不经心地开口道:“君漓公主,你这是何必,你以为君泽对你是真心吗?你之于他,是最大的帝位竞争者,他容不下你的,你们是不死不休的敌人才对。”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维持帝元珠的运转。

血魔继续道:“你的身上,有太多值得君泽谋取的东西了,神器帝元珠还是其次,你的血脉,你的命格,才是他真正想要的,难道你的心中,就没有一点的怀疑吗?他凭什么要对你好?君泽可不是一个看重血脉亲情的人。”

花青瞳冷冷地看着他,面色始终不变,血魔眼中乍然闪过冷色,“君漓公主,你不相信我的话,一定会后悔的,我就不信,在你的心中,对君泽就真的这么毫无保留的信任着,你真的不想杀了他,杀了这个与你竞争帝位的最大竞争者吗?我可以帮你得到他的定元宫,让你成为定元宫唯一的,真正的主人,让你成帝的路,再没有阻碍。”

血魔的声音,不禁带上了几分诱惑。

花青瞳冰冷的目光中,微微闪过一丝不屑。

血魔的话,她嗤之以鼻!

而虽然陷入了修炼之中,却依然分出一缕神识关注着外界的君泽,在听到血魔的挑拔后,不禁感到怒火攻心,他一边愤怒于血魔的污蔑,污蔑他对漓儿的心意,一边又担心漓儿会不会因他的话受到影响,万一漓儿因此心中对他生了疑,不信任他怎么办?

种种情绪闪过心间,让他的心绪极为烦乱,而与元脉灵虎的对战,就更加的疯狂狠辣,他知道漓儿坚持不了多久,他必须加快速度。

但他的心中,始终盘旋着一缕担忧,漓儿会被血魔的话影响到吗?

而就在这时,花青瞳的声音却是淡淡的响了起来:“帝元珠虽然认我为主,但是,它是君家的。天元大陆,也是君家的。我和君泽,都是姓君的,你的挑拨,让我觉得十分可笑。”

君泽一愣,品味着她的话,他的心中突然淌过一丝复杂的,甘甜无比的热流,让他整个人都激荡起来。

“哈哈哈!”血魔大笑起来,“君漓公主,你真是太天真,太可笑了……”血魔的眼中充满了嘲笑的意味,仿佛花青瞳是天底下最愚蠢天真的笨蛋。

花青瞳面瘫着脸,神色冷冷的,她不再理会他的挑拨,究竟谁可笑,她心知肚明,不需要与他多做纠缠。

“君漓公主,你不会真心把君泽当哥哥了吧?”圣王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眼皮也不抬一下,淡淡道:“他就是我哥哥。”

闻言,圣王脸上也闪过一丝嘲讽。

“君漓,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天真的人。”血魔的声音充满了嘲讽。

“加上你,大帝共有十个子女,可是大帝却只有四个子女存活在世,其他六个,是怎么死的,公主殿下想听听吗?皇家无亲情,看来君漓公主并不明白这个道理。”

花青瞳却是耳朵一竖,被他的另一句话吸引,“你说,大帝还有四个子女在世?”自己算一个,君泽,君泱,她都知道,那另一个是谁?

血魔一愣,继而哈哈大笑,看向花青瞳的目光霎时间流露出浓浓的恶意:“看来君泽没告诉过你,除了君泱是他杀不死的,另一个活下来的大帝子嗣,是君泽一母同胞的亲妹妹,君湘公主,你可不是他唯一的妹妹,他的妹妹,可是另有其人的。”

听到这句话的君泽,突然气血翻涌,他怒极,这一刻,他对血魔升起了强烈的杀意,他在内心疯狂地咆哮:漓儿,不要信他,不要信他,你虽然还有一个皇姐,君湘的确还存活在世,但是,只有你,只有你才是大哥最疼爱的小妹妹啊。

而花青瞳冰冷的双眼,却是在听到血魔的话后突然变的亮晶晶的,“你说,我还有一位皇姐在世?”

血魔一愣。

君泽也是一愣。

怎么听着,她这语气里没有伤心,而是充满了开心的情绪?

“多谢你告诉我,这世上,我的血脉亲人又多了一个,我的哥哥很多,姐姐却很少,现在,我终于又有了一个姐姐!”她的声音很愉悦,丝毫没有因血魔的话而生出旁的情绪。

君泽听在耳中,顿时欢喜至极,漓儿没有对他生出嫌隙,真好,真不愧是他君泽的妹妹,真懂事,真乖巧!

但是立即的,他就反应过来漓儿这句话中还说了什么,她说,她的哥哥很多?

不,她只有一个哥哥,那就是他。她的哥哥只能是他,也只有他!

漓儿要是敢认别人做哥哥,那他一定将那些与他抢妹妹的人,统统杀掉!

“吼——”

他心中杀意肆虐,那元脉灵虎已经被他消耗的十分虚弱,它不禁发出一声不甘的咆哮,却也更加的凶狠。

血魔被花青瞳的反应弄的有点内伤,脸色青青紫紫,难看至极。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却闪过一丝戏谑,她看着血魔,“你的挑拨离奸其实还是有点道理的,君泽霸道,不讲理,还占有欲强……”

血魔眼神突然一亮,暗道,有效果,他就说嘛……

而君泽却是突然的心中一沉。

但紧接着,就听花青瞳说:“不过,那都是我君家的家事,关你什么事?你一个外人在我面前说我哥哥的坏话,你不觉得脸红吗?”

血魔整张脸都黑了。

君泽也在心中黑了脸。

霸道,不讲理,占有欲强,漓儿说的都没错,不过,他还是要打她屁股,他可是她的哥哥,她居然对皇长兄如此无礼,必须要打。

君泽一边在内心冷哼,一边将怒火都发泄在元脉灵虎身上。

那可怜的元脉灵虎,已经被君泽耗的灵虎外形难以为持,而与此同时,血魔也处于了暴怒的边缘,他说了那么多,最后却是被那臭丫头彻底的当笑话看了,他怎么能不怒?

而且,眼看那帝元珠中的君泽,他的状态竟是渐渐的稳定下来,血魔的心中不禁又气又急。

他们已经得罪了君泽,若是君泽失败一切都好说,杀了便是,可若是君泽成功,那这仇就铁定是结下了。

阳龙和圣王都是明白这个道理的,尤其是阳龙,他原也没打算放过花青瞳,他对她的渴望,已经快要将它折磨疯了,而圣王,心中也是有着自己的打算。

几乎是同一时间,三人不用知会彼此,便是同时用尽了全力出手。

来自三位上古大能的全力一击,是什么样的后果?

如果这里有一座大山,那么,这座大山此刻一定已经粉碎成砂。

如果这里有一片大海,那么,这片大海此刻一定已经被炙烤干涸。

然而,在遇上帝元珠后,如此恐怕的攻击,却也只是令帝元珠发出的绿色光罩剧烈的颤了颤,而后又恢复如常。

只是,支撑着帝元珠的花青瞳却是脸色一白,唇角不禁溢出一丝鲜血,她被震伤了。虽然有光罩的保护,但她还是被之前的颤动,震伤了。

然而,外面的三人却是没有丝毫停顿,他们立即不顾一切地又开始了第二轮全力攻击。

轰隆隆!

帝元珠的光罩再次被撞的剧烈颤动,轰鸣的音爆让花青瞳头痛欲裂,她的唇角再度渗渗出鲜血来,冷峭的小脸,已经苍白一片。

君泽的眉头狠狠地蹙起,他听着外面的动静,他知道,漓儿为了保护他,一定受伤了。来自三个上古大能的全力攻击,饶是他,想要接下也不容易,更何况是漓儿。

外面那三人也是狗急跳墙,最后的疯狂,因为他们都没有预料到,君泽炼化元脉灵虎的速度居然那么快。

而君泽的体内,他与元脉灵虎的厮杀,确实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帝元珠发出的绿色光罩颜色浅淡了很多,而花青瞳,因为受伤,她结着大帝印的双手,微微的松了松,但也只是一瞬,她又咬紧了牙关,重新结好手印。

看着血魔子三人的全力攻击第三次到来,花青瞳抬起头,眼中流露出一丝无比坚定的光芒,血脉之力快速地在她的体内运转开来,天之力海啸一般疯狂汹涌而出,帝元珠再次轻轻一震,绿色的光芒重新加深。

轰!轰轰轰!

碧绿色的光罩被击的狠狠颤动,而与此同时,随着光罩的震颤,一股强大的反弹之力,也向着三人狠狠反弹回去。

三人脸色纷纷一变,连连后退。

花青瞳的唇角,又一次溢出鲜血,她的脸色,更白了,但是,她的眼睛,更亮了。

今天,她一定要将君泽保护周全,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在她的眼皮子底下,伤害君家人。

她的脊背挺的笔直,手中的大帝印,更加的坚定。

君泽的身体轻轻的颤抖起来,他无法再忍,他再也无法忍受漓儿为了保护他而受到伤害。他将全部的力量都凝聚到一处,狠狠朝那丹田之中的元脉灵虎震压而去,“给我散!”

怒吼震荡丹田,元脉灵虎的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绝望,但是绝望之余,它的眼中快速闪过一丝最后的疯狂和怨恨。

轰!

元脉灵虎的身躯散了,霎时间,疯狂汹涌的元脉之气,在君泽的丹田之中四下蔓延散开。

而他的丹田之中,却是一片地大物博,山川河流,植物茂盛,鸟鸣鱼跃的大好景象,他的丹田,就像一方完整的世界,甚至,那天空之上,隐隐还挂着一轮虚无飘渺的太阳,此刻,因为那浓郁无比的元脉之气蔓延,这整个世界,都宛如被白雾笼罩,恍若仙境。

而转眼间,这些弥漫开来的元脉之气,突然开始凝聚,然后,化作了一条白色的长河,源源不断地朝那空中虚无飘渺的太阳冲去,那轮太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实,发光,发热。

轰!

又是一声巨响,血魔三人的攻击第四次袭来,而与此同时,另一声轰响,也与他们的攻击声重合在一起,君泽的身后,一轰耀目的白日突然凭空而生,他就高高的悬浮在君泽的头顶上方,那恐怖的气息,将血魔三人的第四次攻击,轻而易举的反弹回去。

噗!噗!噗!

血魔三人相继口喷鲜血,那阳龙更是一个忍不住,现出了原形,那似虫非虫,似龙非龙的头颅,格外的狰狞恐怖。

君泽蓦地睁开双眼。

他醒了。

而血魔和圣王,以及阳龙三人,却是异口同声:“太阳,他的丹田诞生了完整的太阳!”

三人的声音里透着无与伦比的惊恐和艳羡嫉妒。

有了太阳,就意味着丹田世界里有了昼夜轮回,有了昼夜轮回,就意外的法则的诞生,而法则的诞生,就意味着,他,一下子成为了那掌控着法则的神。

同是完美境,丹田中同样有世界,有山川大地,有河流,有草木,甚至有生命,但是,昼夜轮回的太阳和月亮,还有满天星辰,却是极难极难诞生。

因此,同是完美境,强与弱可以分划出无数个层次,每一个层次的提升,都堪比登天,同是完美境……他们这些所谓的上古大能,在完美境蹉跎了万年岁月。

同是万美境,君泽或许一下子多出来了无尽寿数,而他们……却要面临着寿终而亡的危局。

完美境,在基础的情况下,又划分成了数个境界:基础境,日月星三境,星海境,虚空境,巅峰境。

所谓基础境,那就是正常的世界,虽然没有日月交替,但花鸟鱼虫,甚至是走兽均都可以在这样的丹田世界中正常生存,而在这样的基础上,若是再出现了日月星辰,那便达到了昼夜轮回的境界。

而再往上,当天空中的星辰,由一颗,变成了漫天的星辰,化作为星海,那么,星海运转,此时便是有了四季轮回。

再往上,就是虚空境,划破星海,丹田中出现天外之天,这又是一个令人不敢想象的境界,而巅峰境,天元大陆从古至今,也就只有大帝,和上古之时的魔祖到达过。

血魔的脸色狰狞非常,君泽,他居然突破到了日月星三境的日境。

如果他之前就达到了星境和月境,那么,日月星交替,出现星海只是迟早之事。

而他不知,君泽到底有没有达到星境和月境,因为日月星三境,每个人达到的顺序都不一样,这三者并无先后之分。

而血魔,他本身最先出现的却是星境,而此时,他丹田中的那颗星星,还只是一个若有似无的虚影。

若今天吞了这条元脉灵虎的人是他,那么,他的那颗星星就一定会凝实,然后闪烁,他的寿命和实力,因为这颗星星的凝实便会得到极大的增长。

但是现下,那天大的好处,竟是被君泽得了。

看着君泽身后的那轮太阳,那耀眼的光芒,他的心都仿佛在滴血。但更令人崩溃的事情接着发生了,因为,君泽的头顶上,除了那轮太阳,紧接着又相继出现了一轮白月和一颗橙色的星星。

日月星三境在他的头顶呈三角之势缓缓旋转,玄奥无比。

圣王的瞳孔紧紧收缩,阳龙的眼中也闪过骇然,而血魔,更是面无血色,至于邪魔子,他早就昏厥。

“漓儿,大哥好了。”君泽没有最先理会那三人,而是当先一把将花青瞳捞进怀里。

听到君泽的声音,花青瞳心下一松,手印一松,帝元珠光芒顿时敛起,化作一道流光,冲进了花青瞳的脑海之中。

而花青瞳,却也不顾身体的虚弱,正瞪着眼睛,好奇地看着君泽头顶日月星。

她那好奇的样子,像个好奇的孩子,让君泽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宠溺的笑意,但是,当视线触及她苍白的脸色和唇角的血迹时,君泽的目光霎那阴沉无比。

他放开她,让她坐在地上,他则身形一闪,朝着对面的三人冲去。

血魔三人当即不要命的拔腿就跑。

同是完美境,却有着天地之差。

就在三人被君泽追击的满心憋屈之际……

轰隆隆……

地动山摇,这方世界,宛如有地龙翻身,整个世界都开始剧烈的晃动,甚至,连虚空之中,都开始裂开一条条狰狞的空间裂缝,宛如一张张恐怖的黑洞巨口。

君泽,还有血魔三人,均是脸色大变。

这是……

“这是元脉引发的空间崩溃!”阳龙大吼一声,将众人心中的答案吼了出来。

君泽的脸色难看至极,他知道,这定是那头元脉灵虎,留下的暗招,好狠的一招!

他顾不得再追击血魔三人,而是转身飞快地朝花青瞳所在的位置而去。

但是,还是迟了一步,空间的崩溃突然加速,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空间裂缝,疯狂地切割着空间里的一切,从空间裂缝里涌出来的飓风和陨石,疯狂地砸向这方世界,众人被混乱成一团的空间缝逼的毫无章法,而就在这时,花青瞳的身影,突然被一股飓风夹击,跌进身后的空间裂缝里。

“漓儿!”君泽大吼一声,双眼赤红,闪身便要跃入那空间裂缝之中去追花青瞳,而此时,空间一扭,君泽的身影却被另一道空间裂缝吞噬。

相继的,血魔等人的身影也都毫无幸免的跌入空间裂缝之中。

耳边飓风呼啸,花青瞳身上剧痛,被无数飓风切割着身体,鲜血不断洒落,她的身体在飓风的卷击下,不知欲前往何方。

突然,花青瞳惊恐地瞪大了双眼,前方,一块棱角分明的黑色殒石静静飘浮,而可怕是,她的身体,正不受控制地疾速朝那陨石冲撞而去。

以现在的速度,这一撞击上去,必死无疑。

越来越近,花青瞳拼命地扭动身体,试图改变方向,却依然无法改变和陨石相撞的命运。

然而,就在她离那块陨石不到一丈远近的时候,一股巨力不知从何方而来,将那巨大的陨石拂扫开来,紧接着,花青瞳便感觉到,一股极柔和的力量,将她的身体包裹住,向着前方送去。

花青瞳心中大吃一惊,这里可是空间乱流,怎么会出现这种事?难不成这混乱的空间乱流之中,还能有人不成?怎么可能!

花青瞳不禁睁开眼睛朝那力量传来之处看去,这一看,就发现倒映在她视线中的,竟是一个黑发黑须的黑袍道士,他手持银色拂尘,盘腿稳坐于一块光滑的陨石之上,那暴乱的飓风和殒石,以及空间裂缝中其他要命的物质,竟在快要撞在他周围的空间时,纷纷避让开来,这样一来,便让他周围的空间,形成了一个极清静安全的空间。

他的黑发和胡须都很长,这样盘腿而坐,头发和胡须都落在他身下的陨石上,他面庞白皙,一双灼灼黑眸,此刻正望着她的方向。

四目相对,花青瞳眼中的震惊毫不掩饰的流露而出,但很快,她就开口,“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那陨石上的黑衣道长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她的话,竟是微微朝她露出一丝笑意,而后,花青瞳便见他轻轻一扬拂尘,霎时间,花青瞳直觉身周空间动荡,头晕目眩。

砰!

一声闷响,花青瞳被砸落而下,但身上并没有多么的疼痛,反倒是耳边传来一声痛苦的闷哼。

虽然没有摔的多疼,但花青瞳依然一阵头晕目眩,过了好久,她才缓过劲儿来,这一缓过劲儿,她便察觉身下一阵粗重的喘息声。

不对劲儿!

花青瞳连忙定睛看去,却见一人正被自己压在身下,可想而知,之前被自己砸到,发出痛苦闷哼声的,就是身下这个家伙。

如果对方的头颅,不是那似虫非虫,似龙非龙的怪物头颅的话,花青瞳心想,她或许会同情对方一眨眼的功夫,可是现在,她直觉得惊悚万分!

现在花青瞳哭的心都有了,那空间里的黑衣道长送她出来的时候,到底有没有搞清楚出来后的状况,让她好巧不巧地砸在阳龙的身上,这还不如在空间乱流里被那块陨石撞死来的干脆呢!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花青瞳当下翻身便欲逃走,希望身下这个家伙被她砸的残废了,一时间耐何不了她,好让她顺利逃走。

然而,天不遂人愿,就在她翻身逃离之际,那身下之人,却是突然双臂一收,将她死死锁在他的怀里。

花青瞳的脸色顿时一片惨白。

阳龙发出轻轻的笑声,笑声很悦耳,只是,那怪物的头颅却极其的令人毛骨悚然。

花青瞳倏地紧闭双眼,“拜托,你先变正常点。”

“没想到公主殿下对我如此情深义重,就连空间乱流,都不忍将你我分开,好,我先变正常点,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恩爱,公主殿下不习惯我这幅样子也很正常。”

阳龙一边轻笑一边说,说着,他那怪物头颅,便变成人的头颅,这样一看,至少还是一个俊美无俦的佳公子。

只是,他那双眼之中,此刻充满了兴奋的淫邪之意。

花青瞳心急如焚,大脑疯狂的运转着,她到底用什么方法才能逃出魔掌,然而,想来想去,她都没有办法从这位堪比上古大能的家伙手里逃跑。

阳龙兴奋地锁紧她的腰,抱着她就地一滚,当即,二人的位置上下颠倒,换作花青瞳被压在身下。

“我、我跟你说,你不能乱来,我大哥知道了,会把你抽筋扒皮的……”花青瞳恶狠狠的威胁,阳龙却看着她用一幅冷冰冰的面瘫脸发出这样声音平板的威胁后,不禁不恼,反而哈哈大笑。

“我的公主殿下,你真是太可爱了,我不怕被你大哥抽筋扒皮,反到是现在,你就要被我扒光衣裳了,然后里里外外疼爱个遍……”

花青瞳之前本就受了伤,进入空间乱流里又是被冲击的伤上加伤,一身衣裙也已经破损不堪,阳龙上手,就要一把将她的衣服撕碎。

花青瞳的眼中不禁浮现一抹绝望,她抿紧了唇,眼中闪过一丝最后的希望。

她的指尖上,属于罗天锁魂的黑色种子缓缓变大,它飘向空中,变成一张黑色大网,无声的,向着下方的阳龙罩来。

阳龙已经完全沉浸在即将得到花青瞳的兴奋状态中,对于身上的异样,毫无察觉。

而花青瞳,亦紧张的抿紧了唇,双眼死死盯着那黑色大网不断逼近阳龙。

她心如擂鼓。

“我的公主殿下,你别紧张,我会对你很温柔的……”阳龙兴奋的伸出舌头舔了下唇,他满是淫意的眼神盯着她,低头便欲向她的唇吻来。

而就在这时,那罗天锁魂结成的小网,无声融入他的身体。

阳龙欲吻她的动作,猛地僵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