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小毛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龙的双眼瞪大,不敢置信地看着身下的女子。

花青瞳也愣住了,完全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

短暂的惊怔后,花青瞳眼中异彩闪烁,她面瘫着脸,冷喝道:“下去!”

阳龙眸光一闪,眼中闪过一丝凶光,但是,就在此时,他蓦地翻身跌了下去,一手捂住心脏的位置,发出一声惨哼。

花青瞳也连忙翻身,连连向后退去,她靠在一块黑石上喘息,面瘫的小脸上心有余悸,吓死她了。

阳龙捂着心脏抽搐了好一会儿,直到面无血色,满头大汗,才渐渐缓和了下来。

“罗天锁魂!”他不敢置信地扭头,带着些许虚弱地看向花青瞳。

那张小网融入他的身体后,几乎是眨眼间就将他最窒命的心脏网住,但凡他有一丝违背主人心思,那张网,便不断的收紧,疼痛从心脏一直传入灵魂,让他痛不欲生。

花青瞳面无表情地瞪大眼睛,“没错,罗天锁魂。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自杀的。”

“你还想让我自杀?”阳龙惊吼一声,脸色变的难看无比。

“你别这样,你一直心怀轨,我不让你自杀已经是很仁慈了,毕竟,是你自己非要撞上来的。”花青瞳渐渐平息了心情,她看着阳龙,这一大祸患除去,此刻她也略微放松了心情。

“什么叫是我自己撞上来的,明明是你掉在我身上,险此将我砸死,公主殿下,你不能这样,只要你帮我解除了罗天锁魂的控制,我一定马上就离开,再也不会对你有半分恶意。”

阳龙目光正直,语气也格外的诚恳,配上他那副英俊的外表,此时他的模样充满了说服力,但花于瞳深知,这一切都是伪装,阳龙天性虚伪狡诈,而且记仇残忍,若是她真的帮他把罗天锁魂解除,那么等待她的就是阳龙残忍的报复。

“你不用多废口舌了,落在我手里,你的下场只有认命和死亡两种选择。”花青瞳面无表情的冷冷道。

阳龙见她态度坚决,心知自由无望,脸上的神情渐渐冰冷一片,残忍和怨恨的神色在他的眼中一闪而逝,但转眼,他就换作一副非常温顺的样子,“其实,能成为公主殿下的宠物,我也感到很荣幸,毕竟,公主殿下会成为第二位大帝!”

“哪怕我将来成为乞丐,也改变不了你的命运。”花青瞳丝毫不为他的虚假奉承而感到沾沾自喜,反而是毫不犹豫的反讽回去。

阳龙一时无言,脸色几经扭曲,最终恢复了面无表情。

二人一时谁也没有再说话,花青瞳取出一颗疗伤的灵药服下,靠着黑石开始默默打坐疗伤,阳龙坐在另一边,见花青瞳专心于疗伤,不再注意他,他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最真实的情绪。

他双眼阴毒而怨恨地盯着花青瞳的身影,完全接受不了自己居然就如此着了道,不仅失去了自由,甚至,连性命都无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只要杀了花青瞳花,罗天锁魂终会随着主人的逝去而渐渐消失,只要杀了花青瞳,他就有自由的一天!

杀意一起,那印在他心脏上的黑色小网,便蓦地发出光芒,黑光闪烁,宛如带着绵密的毒针,不断收缩,阳龙闷哼一声,剧痛袭来,他连忙将心头的杀念完全屏弃,直到将一切对花青瞳不利的想法都抛除脑海,那剧痛,才渐渐平息。

他捂着心口好半天,然后拭去满头大汗,眼神阴晴不定地盯着花青瞳。事已至此,他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罗天锁魂一日不解除,他就一日不能对花青瞳生出任何不利的想法,甚至,关键的时候,他还得保护她免受伤害。

他是上古神物,他与阴龙不同,他排斥认人为主,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委屈自己。

而他应该庆幸的是,花青瞳没有让他自杀,或是要杀死他的意思。

目光闪了闪,他想,他必须付出些什么,从而取得花青瞳的信任,让她对自己放松警惕,然后心甘情愿为自己解除枷锁,等他得了自由,哼哼……他不敢想有关对花青瞳不利的想法,思绪就此打住,他垂头,陷入了沉默之中。

时间过去了一日一夜,天色将明时,花青瞳终于从疗伤的状态中醒来,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边初升的红日,扭头面无表情的看向对面的阳龙。

阳龙扬唇,对花青瞳流露出一抹十分温和且和讨好的笑容。

花青瞳默默垂下眼睑,阳龙这家伙,自以为自己表现良好,但他那双赤红的双眼,却足以流露出他曾经历过怎么样一翻心理挣扎。

花青瞳也并不想赶尽杀绝,阳龙虽然性情不讨喜,但毕竟是上古神物,真把他逼急,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索性她也不去理会。她也不差阳龙一个宠物,但她也并不想多一个时时觊觎着她,对她心怀不轨的强大敌人。

如果阳龙不做一些过份的事,她是不会对他多加理会的,更不会控制他为她做什么。

花青瞳起身,抬头打量四周,入眼是茫茫大山,绵延不绝,而根据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应该是位于山脉的一方外围。

虽是外围,但举目四望,一眼望不到边,苍茫连绵的山脉,仿佛无边无尽,想走出去,恐怖也是不易的。

“你知道这是什么山吗?”花青瞳扭头,看向阳龙。

阳龙也跟着站起了身,闻言立即回道:“主人,这里是十方山,十方山地处于中央大陆西洲边境,绵延千万里之遥,广大无比,宝藏无数,也有着未知的神秘和危险,十方山离城镇十分远,出了这大山,山脚下百里之地,有一些零星的小村落。”

阳龙回答的十分详细,花青瞳默默思索,最后她看向他,缓缓道:“你不必唤我主人。”

阳龙一怔,然后温和的笑道:“那怎么可以,我已经是主人的宠物,自然是要叫主人的。”

花青瞳瞥了他一眼,小声道:“自作聪明,自讨苦吃。”

在花青瞳看来,他的表现要多虚伪有多虚伪。

阳龙目光一闪,装着没有听到她的话,继续道:“主人,在中央大陆,太远的距离,单靠脚程和天之力行走,是万万行不通的,所以,每隔百里,便设有一处传送阵,传送阵可通往中央大陆各处,而看守传送阵的,则是当地家族的外派人员,传送一次,最少要一百极品,或是一千上品天脉矿石,或是一万中品天脉矿石,至于下品的天脉矿石,是鲜少有人会收的。”

花青瞳一听,眼中顿时露出惊讶的神色,原来还能靠传送阵,中央大陆果然不同于其他大陆。

“我知道了。”花青瞳点了点头,她打算先走出这十方山,然后再寻找传送阵去往万象宫,她心中已经迫不急待的想要见到小宝宝了,而且,万象宫里还有她的众位哥哥们,到时候,就能与他们相见了。

想到此,花青瞳心中不禁一阵激动。

她四下扫视一眼,然后寻了一块高大的石头,走到了石头后面,阳龙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花青瞳扭头,面瘫着脸问:“你跟过来做什么?”她要在这里解决生理需求,还要换一套干净的衣服。

阳龙一怔,眼睛闪了闪,似乎明白了什么,转身走开,“主人别生气,我这就离开。”

他说了一句,忙走到离她很远的地方。

花青瞳将身上破损不堪的衣衫脱掉,用一簇白玉药火将之烧掉,又从菩提花戒指里取出一套斩新的鹅黄色宫裙,衣料柔滑如水,款式繁丽中不失新清雅致,外罩一条透明的水晶薄纱,薄纱隐隐泛着柔和的七彩光晕,华丽至极。

这衣服是君泽为她准备,他当真按他的喜好,给她准备了许多衣服。对于君泽,她是一点也不担心的,连阳龙都能从空间裂缝中出来,君泽就更没问题了,她想,不止是君泽没问题,那血魔和圣王估计也完好无损,当然,前提是他们没有撞上君泽。

解决好一切,她走出大石,寻了一条小路,打算现在就出山。

“主人如果再换一条抹额佩戴就更好看了。”阳龙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哪怕因为罗天锁魂,心中对花青瞳恨之入骨,但是看到她焕然一新的模样,他还是忍不住的满心惊艳,他略带讨好的惊艳语气,在她身后缓缓响起。

花青瞳停下脚步,回头,诧异地看着他,“你怎么还没走?”

阳光也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然后很是无害地笑了两声,“主人在说什么?我要往哪里走?当然是主人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了,我已经是主人的人了,自然是要跟着主人的。”

他必须跟紧她,然后渐渐的得到她的信任。只是,正常情况下,得到他这般上古神物为仆,不是应该想着如何驱使他吗?她怎的好像没那有那方面的意思,反而是没事人一样,还想赶他走?

花青瞳沉默了一下,“我没有要求你必须跟着我,只要你不要算计我,对我起不该起的心事,我绝不会用罗天锁魂控制你,看在你是上古神物,稀有难得,你之前对我的冒犯,我统统不予计较,现在,你可以走了,不要跟着我,我绝不会用罗天锁魂控制你的自由。”

她说完,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额心上深蓝色宝石抹额取下,换上了一条玉白色镂空雕花的簪子将头发挽起。

阳龙对花青瞳说的话,一点也不当回事,反而是眼神痴迷地看着她,这位公主殿下,不论是何种样子,都让他痴迷不已,他发誓,只要他有一天得了自由,一定要将她……

思绪戛然而止,阳龙脸色闪过一丝扭曲,他甚至不能对花青瞳升起一丝淫邪的心思,这霸道的罗天锁魂。

哪怕他的修为比花青瞳强过太多,但是,只要种了罗天锁魂,除非是向魔祖或大帝那样的人物,任何人都无法摆脱罗天锁魂的控制。

花青瞳沿着满是碎石的山路,朝外走去,听阳龙的话,想要走出这十方山,十分的遥远,而且走出这山脉后,要走百里才能遇到零星的村庄,想要到城镇里去,更是不知要走多少路程。

对于天眷者来说,百里路程不算什么,飞行的至宝大帝留给她的物什中就有一件,思想一番,花青瞳一挥手,将之取出。

那是一件用绿竹编织成的小舟,只不过,那绿竹,并非寻常的绿竹,而是晶莹翠绿,宛如极品碧玉一般的材质。

小舟很是精致美观,边缘处还编织了一圈小花点缀,五颜六色,十分清新可爱,可见大帝当年制做此飞行至宝时的用心,花青瞳用神念将之控制,小舟便由巴掌大小,缓缓变作可容二人乘坐的大小。

花青瞳和阳龙踏上小舟,花青瞳输出天之力,控制着小舟晃晃悠悠的飞起,好不容易飞到了半空中,小舟便一摇三晃地朝着前方平稳飞行而去。

她渐渐掌握了控制小舟的诀窍,小舟渐渐平稳,速度也渐渐加快,飞行中,耳边的劲风被小舟树起的防护罩挡去,站在小舟上,竟是有种身在室内的平稳和安全感。

花青瞳渐渐放松了心神,由站着改为坐下,她闭上眼睛,盘腿打坐。

阳龙见状,默默盯着她的头顶发呆。

小舟一直平稳前行,约摸着快要到达山脉边缘的时候,花青瞳睁开了眼睛,此处荒凉,除了山石没有其他风景,也没有什么好看的,花青瞳正待重新闭上眼睛打坐,却在这时,忽见一物从远处朝着这边飞来。

花青瞳顿时瞪大了眼睛。

待那物飞的近了,她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的确是一头灰毛小驴。

它只有刚满月的大小,细长的耳朵,大大的眼睛,尾巴随着它的飞行,朝天竖起,不时还左右摇摆,花青瞳面瘫着脸,心想,此刻它的屁股一定是暴露在外的。

那小毛驴此刻显然是也看到了花青瞳他们,它是躲也不躲,飞快地朝着他们直直飞撞而来。

花青瞳连忙用神念控制绿竹小舟改变方向,绕到一旁,免得这小驴真的撞上来。

然而,见她的小舟改变方向,那小驴漆黑的大眼之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之色,竟是也身子一扭,埋头就朝着小舟撞了上来。

啊!

咴儿咴儿!

花青瞳的惊呼声和小毛驴的兴奋的叫声同时响起,小舟在半空一个倾斜,人仰舟翻,直线朝着下方坠了下去。

砰!

花青瞳,阳龙,连同小舟,一起狼狈砸落在地,激起一地尘土沙石飞扬,花青瞳脸朝上,阳龙倒栽葱。

“咴儿咴儿——啊昂~啊昂~”小驴稳稳落地,它那兴奋的叫声高亢地响起,只见它人立而起,一蹄叉腰,一蹄则伸出,指向二人,咧开大嘴,露出硕大的白牙叫个不停,不,是笑个不停。

瞧它那驴嘴咧的,快要挨到耳根儿了,分明就是在嘲笑他们。

花青瞳从地上爬起来,拍去一身的尘土,灰头土脸地看着这头对他们极尽嘲笑的小驴。

阳龙翻了个身,站了起来,眼中寒芒一闪,就朝小驴杀去,小驴丝毫没有惧色,反而眼露轻蔑狡黠之色,一甩尾巴,再一撩蹄子,身影飞快一闪,便躲在了花青瞳身后。

阳龙怕伤到花青瞳,难免有些束手束脚,只能追着小驴绕着花青瞳转圈圈。

“咴儿~咴儿~”小驴边跑边发出阵阵大笑。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一片阴沉,她盯着这头不知从哪里跑出来的调皮小驴,对方明明就是故意调皮捣乱,她抹了把脸上的土灰,打算抓住这头小驴,给它一个难忘的教训。

于是,她突然起身,天之力凝出长长的绳索,她挥舞绳索,抛向小驴的脖子和四肢,她要将它捆起来,吊在不远处的那棵歪脖子树上打一顿!

小驴似乎也发现了她的目的,眼中顿时闪过轻蔑的神色,它人立而起,前蹄一挥,‘啪’地一声,便将花青瞳的天之力绳索抽断了,花青瞳不禁一呆,她现在可是万象境的强者,这头小驴居然轻而易举就将她的天之力抽断,真是令人惊讶,这小驴,到底是什么来历?

花青瞳并不打算放弃教训小驴的打算,她再次挥舞着天之力凝出的绳索,与阳龙一起夹击小驴,阳龙大概是看出花青瞳对小驴没有杀意,便也收起了自己的杀意,只是配合花青瞳,想要制住小驴。

而就在他们一左一右夹击,花青瞳一把揪住小驴毛茸茸的细长耳朵时,一声娇斥声突然从前方传来,“放开它!”

花青瞳和阳龙登时转头看去。

只见来人约有五六人,他们站在一块彩色的方形飞毯上,站在最前面的三人中,有一人是一名红衣少女,之前那声娇斥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花青瞳看了来人一眼,抓住小驴耳朵的手并没有松开,反而是揪着它拧了半圈,小驴顿时疼的呲牙咧嘴,发出‘咴儿~咴儿~’的夸张惨叫声,与此同时还不忘斜着眼睛瞪她。

“看来是你的主人寻来了,你这么调皮,我一定要让你的主人教训你一顿,以后可千万不能这么调皮!”花青瞳依然揪着小驴的耳朵不放,面瘫着脸声音平板地驯斥它。

小驴听到她的话,顿时驴眼一翻,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眼中一阵轻蔑不屑,它又斜着眼睛瞪了花青瞳一眼,驴鼻朝天,朝她喷出两股白烟滚滚的热气,熏的花青瞳顿时一阵黑脸,却依然固执地揪着它的耳朵没有放开。

阳龙目光闪了闪,他眼神惊疑不定地看着这头小毛驴,“主人,这头小驴是个宝,你一定要收服它。”阳龙目光炽热地看着这头小驴说道。

花青瞳诧异一挑眉,正想说小驴的主人不是寻来了吗?难道阳龙想要强抢人家的天兽不成?

她正想问明原因,却见那飞毯上的几人已经到来,那红衣少女最先跳下飞毯,当先朝着这边冲来。

“放开它,本小姐不是都跟你说了,让你放开它吗,你怎么还揪着它不放?”红衣少女冲过来,愤怒无比地尖着嗓子朝花青瞳厉声吼道,同时挥手间发出一道天之力,击向花青瞳胸口。

花青瞳身形一偏,避开少女的一击,她的脸色陡然冰冷了下来,这少女,就算她擒了她的天兽,她也不该一上来就如此恶劣的态度,之前那一击,若非是她修为高强,躲闪了开来,换了一般人,已经被重伤。

花青瞳双眼之中闪过一丝冷光,这少女的性格可真是跋扈狠辣的紧,丝毫不理事非对错,狠毒至极,哪怕少女有着一张可爱的娃娃脸,杏目红唇,但也无法阻止花青瞳对她生起浓浓的恶感。

此刻,少女正眼神痴迷灼热地盯着那小毛驴。

她一挥手,从储物容器里取出一根金光闪闪的链条,就要套在小驴的脖子上,小驴见状,仰天长吼一声,前蹄蹶起,狠狠朝少女心口踢去。

少女兴奋过头,一个不备,被小驴踢了个正着,当即惨叫一声,倒飞出去。

花青瞳目光一闪,心想,这小驴还真是桀骜,居然连主人都踢。

“敏儿!”此时又从飞毯上跳下一名年轻男子,他直冲向少女,一脸紧张地将少女扶起,“敏儿,你怎么样?”

敏儿脸色煞白,眼神怨恨,“天朗哥,杀了他们,再绑了那头畜牲,我要天天教训它,让它踢我……”少女一脸阴狠。

花青瞳目光一凝,脸色冰寒,这少女好狠辣的心肠,明明小驴踢了她,她却要迁怒他们,要让人将他们全都杀了……而且,听她的语气,称这头小驴为畜牲,似乎有些……

“主人,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他们是这小驴的主人吧?哼,他们顶多只是觊觎这小驴的人罢了,这小驴可是无主之物!”

阳龙声音轻柔地说道。

花青瞳一听,顿时诧异无比地看向阳龙,“你说,小驴是无主的?”

很快,不用阳龙回答,对方那伙人的表现就说明了一切。

只见一名中年男子将那飞毯收起,他脸色倨傲,指挥身后两名青衣护卫上前,“去将那畜牲擒下,哼,被我玉家盯上的天兽,哪有逃走的道理?”

那两名青衣护卫听令上前,朝着花青瞳和小驴走来。

小驴眼中精光一闪,屁股一扭,躲在了花青瞳的身后,然后探出头,呲牙咧嘴地朝那两个青衣护卫做鬼脸,驴鼻朝天,极尽挑衅。

那两名青衣护卫都是三四十岁的样子,修为均是不弱,也是达到了万象境的样子,见小驴如此挑衅他们,二人顿时脸色发寒,又见小驴躲在花青瞳的身后,他们目光一闪,眼神中已经酝酿起对花青瞳的杀意。

花青瞳见过许多不讲理的人,但是如眼前这伙这般不讲理的,却还是头一次遇见。

那少女一开始理直气壮的大喝,她还以为小驴是她的天兽,所以只是觉得那少女态度不好,还颇为跋扈,但是现在看来,分明就是为我独尊惯了,将那无主的小驴视作他们的所有物,不让他人染指。

花青瞳生气了。眼底也隐隐泛起了杀意。

阳龙见状,眸底精光一闪,一闪身就挡在了花青瞳的面前,他要趁此机会,好好表现一番,以取得花青瞳对他的初步好感。

“放肆,滚开!”阳龙一声大喝,声如惊雷,滚滚而下,将那两名青衣护卫震的脚下一顿,口中溢出鲜血,面露骇然之色。

那之前指挥两名青衣护卫的中年男子,此刻也是一震,震惊地看向阳龙。

阳龙外表俊美无俦,此刻护在花青瞳面,俨然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外表英俊,气宇轩昂,修为又如此强大,锦衣着身,怎么看,这都是一位来历不凡,且尊贵无双的绝世佳公子!

那中年男人瞳孔收缩,漫不经心的表情变的郑重无比,“不知阁下是哪家的公子?”如此年轻,就有如此深不可测修为的,一定是某些大势力或大家族中的年轻一辈,这类人,他们玉家可惹不起,最好不要交恶。

阳龙冷哼一声,态度高傲矜持,并不予回答,将一位心高气傲的贵族公子扮演的淋漓尽致。

那被玉天朗扶起的红衣少女,此刻也注意到了阳龙,之前她目中无人,根本就没去细看这二人长什么模样,但是现在注意到阳龙的样子,红衣少女顿时面颊飞红,双眼中流露出惊艳之色,这么俊美的公子,真是少见。

他体态修长,容颜俊美,比她的天朗哥还要英俊!

以往,她觉得像玉天朗这样的俊美男子,经常围着她打转,眼中对她的爱慕不加掩饰,大大的满足了她的虚荣心,可是,当她正眼看着那对面的男子时,才发现,玉天朗和他一比,根本就是云泥之别,什么都不是。

“这位公子,不知如何称呼?”少女目光灼热地看着阳龙,娇声细语地询问道。

花青瞳额角的青筋无声一跳,她看向那少女,只见她两眼桃心,一脸春情的模样,心想,若是阳龙配合,这少女铁定完了,想想贞妶圣女的下场,花青瞳就知道,只要阳龙愿意,这红衣少女铁定会步了贞妶的后尘。

但是,她并没有升起任何怜悯之心。

她非圣人,这少女性格跋扈且不说,但其狠辣的心性,也绝非良善之辈,所谓恶人自有恶人磨,花青瞳丝毫没有拯救这位即将走向毁灭的少女的意思。

她沉默不语,阳龙却是瞬息间了然了花青瞳的意思。他心中无了顾虑,当即朝那红衣少女露出一丝十分矜持轻浅的笑容,不热情,也不过份冷淡,“在下姓阳,不知几位是何人,为何一见面就要对我等二人露出杀意,我们可有得罪几位?”

他一派正直的问话,丝毫不显跋扈嚣张,又风度翩翩。

那少女的面颊已经是潮红一片,她双眼痴迷,急声辩解道:“阳公子误会了,我们……我们并没有要杀你的心事,阳公子千万不要误会……”

阳龙心头冷笑,他被花青瞳契约,心头正憋了一口恶气无处发泄,既然这小美人儿自愿送上门来,他又何须客气?

一旁,那中年男人闻言,却是暗自揣测,姓阳?中央大陆哪个大家族,或是大势力有姓阳的人呢……

但是想了许久,他都没有想明白,只是暗道,中央大陆的势力众多,他不知道的强大势力和高手也是不在少数。

更何况,这位姓阳的公子即便没有强大的背景,那么光凭他那强大的实力,也足以令他重视,若是他的背后没有强大的背景最好,那他们玉家就可以对他进行招揽……

他们玉家在西洲也算是个一流的家族,但是放眼整个西洲,与那些大势力相比,着实不算什么,如摩氏家族,王伯家族等之类的家族,只须动动小指就能将他们轻易灭杀干净。

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玉家没有一位超越万象境的高手坐镇家族的原故。

若是他们玉家将这位高手收服,让他坐镇玉家,那么玉家的地位,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他已经看出,依这位公子,之前仅凭一声吼,就将他玉家的两名万象高手震伤在原地的修为,他的修为,一定是超越了万象,达到了完美的境界,这样的高手,堪比万年老怪,上古大能,他不愿放过,也千万不能交恶。

因此,看到他家族中的骄女向这位阳公子示好,他并没有阻止物的意思。

“是吗?几位对我们没有杀意?”阳公挑眉,双眸幽深地看向那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被他那如墨玉般的双眼看的越的面红耳赤,春情荡漾,一时不禁手足无措,连连道,“对,对,我没有杀意,没有,我怎么会想杀了公子呢?”红衣少女娇羞不已地看了阳龙一眼,又流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很是伤心美男对她的误会,她看了阳龙一眼,见他英俊的脸上少了一些怒色,反而渐渐面色平和,她心中一松,羞赧地道:“阳公子,不知阳公子全名为何,小女子姓玉,名敏儿,今年十七岁,还未……还未婚配,这位是敏儿的二叔,玉家器料堂的堂主……”

玉敏儿越说声音越底,一双杏目却是脉脉含情地看着阳龙。

玉家以钻营矿石等炼器材料买卖为生,器料堂,是掌管器料的管事人,在玉家来说,器料堂堂主的身份,仅次于家主。

原来是玉家人!

阳龙心底闪过一丝不屑,面上却是温雅道:“原来姑娘是玉家的千金,在下阳玉龙,玉姑娘若是不弃,可唤在下玉龙。”

玉敏儿听到这明显示好的话,顿时心中大喜,看向阳龙的目光也越发的不掩爱慕痴迷。

玉敏儿身边的那青年男子玉天朗,却是定定地看着玉敏儿,眼中流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似乎不敢相信,他的敏儿妹妹,居然如此轻易地就芳心暗投了他人!

他不禁目光锐利地盯向阳龙。

而此刻,谁也没有注意到,那躲在花青瞳身后的小毛驴,眼中飞快地闪过狡黠的神色,它也不用吊头就跑,而是屁股一蹶,尾巴朝天,身体凌空而起,以倒飞之势,转瞬远去。

花青瞳扭头看了一眼,见她看来,那小驴当即便朝她呲牙大笑,那白森森的大牙,哪怕它已经飞远了,也依然清晰地倒映在花青瞳的眼中。

花青瞳面瘫着脸,神情有些木然,事到如今,她还哪有不明白的道理,这头小毛驴,原本就是正在被玉家人追捕,遇到他们之后,便故意撞上来,然后让他们和玉家发生争执,然后它好趁机逃跑……

这狡猾可恶的小毛驴!

花青瞳心中哭笑不得。

虽然事情是因小毛驴而起,但是,若那玉家人不是如此的霸道狠辣,一见面就对他们心存杀意,也不必闹到如今的份儿上。

但凡他们能够好好与他们交流,这般闲事,她才不管。偏那玉家人自以为是……

此刻,玉敏儿已经与阳龙聊的热乎,当看到阳龙身后的花青瞳时,玉敏儿的眼眸微微一凝,因为,她发现花青瞳竟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美人,连她身为女子都觉得她美,更何况男子呢?

玉敏儿的眼中顿时浮现一抹嫉妒和警惕,“玉龙,这位姑娘是……”转眼间,已经由阳公子变作了玉龙,其亲近的态度不言而喻。

阳龙眸光一闪,笑意盈盈地看着那玉敏儿道:“这是在下的主子。”

“主、主子?”玉敏儿惊呼一声。

那玉家的中年男子此刻也是神情一变,难道,这位强大如斯的阳公子,只是人家的护卫?

不!不不不!这位阳龙子气质出众,哪里是一般护卫可比的?这其中定有其他原因。

玉敏儿却是用满带杀意的目光看了花青瞳一眼,回头对阳龙道:“玉龙如此神仙般的人物,怎得甘愿屈居于人下?不如……不如玉龙斩此女,来到我玉家吧,我玉家定然将玉龙你奉若上宾,敏儿也愿……也愿以身相许……”

花青瞳顿时瞪直了眼睛,这位玉敏儿姑娘,还真是不失她的风格,如此狠辣自私,大胆直接,是花青瞳所见之最。

阳龙脸色一变,神情乍冷,“玉姑娘,你的心意阳某心领了,但是,弑主之事,阳某万断不会做的。”

阳龙昂起头,一副忠心于主的正派之士形象。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他,这家伙,到是会装摸作样……

他这副模样,令玉敏儿姑娘心碎欲泣,也更加的心动非常,而那位中年男子更是眼露欣赏,这样的忠心之士,正是他们玉家想要的,此人,他们玉家要定了。

且先让敏儿与他交好,等他和敏儿成了好事,他有的是办法除去他那位碍眼的主子……

如此一想,那中年人顿时上前,一脸笑容的笑道,“阳公子误怪,敏儿还小,被家里宠坏了,阳公子莫生她的气,她也是太在乎阳公子了……”

“阳某明白,只是,阳某断不是那弑主之人。”阳龙道。

玉敏儿眼眶发红,幽怨地看着阳龙,“玉龙,你别生气,是敏儿不好……”少女美眸含泪,情丝缕缕地看向阳龙。

阳龙下腹一热,心头忍不住窜起一股邪火,暗道,自己这翻表演,令得小美人儿自愿投怀送抱,到是别有一番情趣,等到了床上,自己现出真身,不知这小美人儿又是何种姿态?

想着那情景,阳龙暗自咂嘴,兴奋不已。

花青瞳默默地看了阳龙一眼,心中对这家伙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阳公子,我们此番进十方山,是为了寻找一些珍贵矿脉,只是在山脚下时,我们竟无意遇到了看守矿脉的矿石兽……咦,那矿石兽呢?”

众人一惊,这才注意到,之前的那头小毛驴,竟是不见踪影了。

花青瞳轻咳一声,缓缓道:“你们是在找那头小毛驴吗?刚才我见它飞走了。”

------题外话------

情节预告:下章小宝宝和娘亲瞳瞳团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