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小驴哭了(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家众人,还有那玉敏儿登时脸色铁青一片,他们都顾着讨好那位阳公子了,居然忘了留意那头小驴。

虽然知道小驴的离开与花青瞳无关,但是玉家人还是对花青瞳这个碍眼的存在横眉怒目,尤其是那玉敏儿,看向花青瞳的目光不时流露出明晃晃的杀意。她认为,花青瞳的存在,会防碍她得到阳玉龙。

那玉家的中年男子这时说道:“阳公子,我们正要进山,若是阳公子和这位姑娘无事,不如就跟我们一同进山一趟如何?听说最近十方山里出现了一座神秘罕见的矿脉。”

阳龙不语,他看向了花青瞳。

他这一动作,让玉家人顿时目光连闪,那玉敏儿更是眼睛赤红,非常不善地盯向花青瞳。

花青瞳没有进山去寻找矿脉的打算,她现在一心都在想着早点去往万象宫,去和她的小宝宝团聚。因此,她淡淡地看了阳龙一眼,道:“你随意,我要出山。”

说完,花青瞳也不多加理会阳龙,而是重新唤出绿竹小舟,打算乘舟而去。

阳龙见状,立即抬脚跟上,虽然不能将那红衣小美人儿压在身下了,但是,跟着花青瞳,才是他必须要做的事,当下,他便看便是看也不看玉家一行人,便要跟着花青瞳一起离去。

“玉龙!”玉敏儿这一刻简直就是如同被丈夫抛弃的糟糠之妻,泪眼盈盈,满脸幽怨。

她一把拉住阳龙的衣袖,想要阻止他的离去。

那玉家的中年人目光闪了闪,这一刻他意识到,这位女子恐怕地位不凡,否则又怎么能让如阳公子这样气度不凡的人为仆?

他看得出,阳公子的一切行为,都是要看这位女子的意愿而行。

因此,他不去阻拦阳龙,而是对花青瞳说:“这位姑娘,先前误会一场,是我们多有得罪,我们是诚心邀请二位随我们一起进山的,还望姑娘大度,不与我族小辈计较,随我们一同进山寻宝如何?”

花青瞳头也不回,淡淡道:“我还有要事要去处理,无暇随你们一起进山。”

中年男人顿时眼中露出为难之色,心中却是怒焰滔滔,他觉得花青瞳不识好歹,他都好言相求了,她竟然还不肯答应随他们一起进山。毕竟,他可不想放弃阳玉龙这位大高手。

“不行,你必须跟我们一起进山!”玉敏儿却是蓦地尖叫一声,手掌一翻,手中便出一把寒光鳞鳞的雪白长剑,剑尖怒指花青瞳,她眉怒目,霸道至极,瞪圆的杏眼中含着丝丝杀气。

她也看出来了,阳玉龙听这个女子的话,这个女子若是不肯跟他们进山,那阳玉龙就一定会跟她一起离开,这让她心中恨毒了花青瞳,她暗自发誓,只要这个女子跟他们一起进山,她就会找到无数种方法置她于死地。

他们玉家经常进山采矿,对于十方山里的一切情况不说了如指掌,但也十分的了解,想要在山里弄死一个人,那是再简单不过。

花青瞳却是对他们采取了无视的态度,当即便要控制绿竹小舟飞行而去,那玉敏儿一见,顿时举剑刺来,“休想走,我要杀了你!”

花青瞳顿觉身后寒气逼来,直冲她的后劲削来,花青瞳当即心神一凛,这玉敏儿,竟是想削掉她的头颅。

果然是个心狠手辣,且十分不讲理的主儿。

花青瞳脚下一顿,眼中不禁闪过一道寒光。

但是,不用花青瞳躲避反击,阳龙已经伸手,两指截住玉敏儿的长剑,令她的剑再也不能寸进半分,然后他又捏着她的剑,极强势地将她的剑尖扳到了一边,“玉姑娘,你想干什么?”

阳龙沉下了脸,十分不愉地看着玉敏儿。

玉敏儿顿时双眼含泪,不可置信地看着阳龙,“玉龙,你真的要跟她一起离开吗?”

阳龙顿时面露为难之色。似乎是又舍不得玉敏儿,又不想违背自己的主人。

玉敏儿见状,顿觉阳玉龙对她也不是无情的,只是那女子可恨,当即,玉敏儿心中对花青瞳的厌恶和恨意就更加浓烈了几分,不过她已经知道玉龙十分在意那个女子,她是万万不能再明着对那女子出手了,不然让玉龙为难可就不好了。

只是,这样情深意重的阳玉龙,却更加的让她心动不已,人长的英俊,修为又高强,还重情义,这样的男子,简直就是绝佳的夫婿人选。

玉敏儿满眼爱慕地看着阳龙。

那玉家的中年男子,自然也是觉得这位阳公子对他家敏儿有意,却是碍于他的主子不得不离去,当下,他又对花青瞳道:“姑娘,既然已经遇上,那就是缘份,姑娘何须着急离去,那山中机缘不少,姑娘随我们一起进山,或许能够得到不少收获呢。”

花青瞳心中升起一丝不耐,她要离去,自然是有自己的要事要做,何须听他们摆布,这玉家也太以为是了些。

就在花青瞳不耐,想要暴发之余,那玉敏儿一句话,却是令花青瞳瞬间改了注意。

因为,那玉敏儿竟是声音不小的‘小声’嘀咕:“与摩家联手合作的机会可是人人都有,这次,也是他们传话让我们玉家先进山去守住那神秘矿脉,等他们来与我们汇合,唉,我们玉家和摩家合作多年,他们果然信任我们玉家,有了好事都不忘叫上我们,摩家可是西洲的霸主呢,能与他们联手采矿,这样的机会可不多。”

花青瞳闻言,脚下霎时一顿,她回头问:“摩家?”

花青瞳记得,金城云深和她说起过,秋殿第五使,她的五哥哥,便是摩家独子。摩家传自上古的炼器家族,是西洲的一大霸主,不仅是在西洲,就是放眼整个中央大陆,摩家的地位都是不容置疑的。

玉敏儿见她如此反应,眼中顿时闪过浓浓的轻蔑和嘲讽,“怎么,你也知道摩家?”她微扬下巴,一脸不屑地看着花青瞳。

“你说,摩家也会有人前来十方山寻那神秘矿脉?”花青瞳不管她态度如何,而是径直又问。

那玉敏儿见她紧紧追问摩家之事,一时间眼睛急转,心道,这个女子对摩家这么在意,她不妨就依此留下她,只要留下她,才有机会除掉她,然后霸占玉龙。

当下,玉敏儿便扬起脖子,倨傲地道:“没错!我们玉家和摩家向来有着生意上的往来,我们玉家所有的矿脉,几乎都供应给了摩家,此次进十方山寻找那神秘矿脉,也是摩家主动提出与我们联手,毕竟,我们玉家在采集和搜寻矿脉这方面,有着非凡的手段,连摩家那样的家族,也要依仗我们!”

她的神情非常得意。

花青瞳沉吟,这玉敏儿应该是没有说谎,她手掌一翻,将绿竹小舟收起,摩家感兴趣的神秘矿脉,她也很感兴趣。

摩家是五哥哥的家族,他们想要的神秘矿脉,竟然神秘,那就肯定不凡,她撞上了,就忍不住想要跟去看看,说不定还能遇上五哥哥……

“摩家都会有什么人来,摩家大少爷可会一起前来?”花青瞳又问。

玉敏儿,甚至是玉家那中年男子闻言,当即了然又轻蔑地看向花青瞳,弄了半天,原来这女子是打着摩家少爷的注意!

只是,摩家大少爷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玉家与摩家合作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摩家大少爷,更何况是她?

但是,玉敏儿却是为了留下花青瞳,撒谎道:“那可说不准,此神秘矿脉摩家十分重视,说不定摩家少爷就亲自来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神秘矿脉?”花青瞳问。

玉敏儿被问住了,她也不知是什么神秘矿脉。

那中年男子却说道:“据说,那矿脉成了精了,若得到那矿脉炼器,说不定就会炼制出中英大陆第四件神器!”

第四件神器?

花青瞳当即吃了一惊,惊讶地看向那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也是为了吸引花青瞳留下,才说出这般惊天大秘密的,他也是凭着多年采矿的经验和与摩家的多次接触,才渐渐揣测出这般结果,但具体如何,他也不能肯定。

但他知道,那神秘矿脉,必然是极为了不得的。

花青瞳觉得中年男子的神色不像是在说假,她想,她不如就跟去见识一番那可以炼制出神器的神秘矿脉,若是运气好,就能遇上五哥哥,然后跟他一起回万象宫,最好不过。

“那好吧,我就跟你们走这一遭。”她转身,看着玉家一行人。

中年男子和玉敏儿顿时面露喜色。

阳龙唇角微微噙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默不作声地跟在花青瞳的身边。

几人一起上了路,各自拿出飞行灵器和至宝,都朝着十方山山脉的深处飞行而去。

“真是可惜了那头矿石兽,那可是天生地养的灵胎,得了它,还怕在这十方山里寻不见好矿吗?怎么就让它跑了呢!”玉家的飞行器上,玉敏儿依然十分不甘地念叨着。

“那头矿石兽狡猾的很,若是运气好,等我们进了山,可能再遇上它,下次遇见它,一定会抓住它的。”中年男人道。

玉敏儿咬牙切齿,眼露狠色,那头畜牲,居然敢用驴蹄踢她,等抓住它了,她一定要将它的蹄子都砍下来。

而另一边,那头被玉家人惦记的小驴,此刻正在茫茫大山里撒着欢,它高兴极了,因为它终于摆脱了那些讨厌的人类。

高兴中的它,不断地发出‘咴儿~咴儿~’的欢快叫唤声,灰色的身影,渐渐隐没在大山深处,可是那‘咴儿~咴儿~’的刺耳尖叫声,却依然还在山中回荡不绝,十分刺耳。

而此刻大山深处里,有两个人正在空中飞行而来。

那两个人一大一小,大的约摸二十来岁,身形魁梧高大,面容冷峻不苟言笑,但是,看向身边的小娃儿时,却是总会流露出温柔慈爱的的神色。

那小娃儿约摸三四岁左右,穿着一身黑色锦衣,头发梳成两个小髻,小脸却是面无表情,比他身边的男子更加的不苟言笑,看着竟是个小面瘫。

他们飞乘的是一把巨大的飞剑,那剑呈火红色,通体晶莹似血,似乎又散发出熊熊焰光,它稳稳地在大山上空飞行,宛如一道红色的流光滑过天际。

“五舅舅,我好像听到下面有奇怪的叫声!”那个面瘫脸的小娃,突然竖起了耳朵,眼中流露出一丝好奇的神色,他面瘫着小脸,瞪大眼朝下方看。

“那是驴的叫声。”那被叫做五舅舅的男子温声解释道。

“驴?”小娃面瘫着脸,脑海中却不禁闪过一种灰毛动物,他眨巴着圆圆的大眼睛,看向身边的男子,“五舅舅,山里怎么会有驴,它就不怕被野兽吃掉吗?还是说,它不是一般的驴?”

男子道:“听说最近山里出现了几头矿石兽,其中就有一头是驴,天儿要是对那小驴感兴趣,我们不防下去看看,正好,我们要找的那座矿脉,就在这附近。”

“好啊!”小娃眼睛霎时大亮,却依然面瘫着小脸。

男子见状,不禁伸手在他那面无表情的小脸上掐了一把,“你这小脸,霎时能给点表情啊,小小年纪就这么面瘫!”

小娃板起了被掐的微微发红的小脸,严肃地说:“五舅舅,你别总是捏我的脸,不是和你说过好几回了吗?我已经四岁了。”

男子忍俊不禁,却是也严肃地回应,“啊,五舅舅忘了,好吧,下次一定记住,天儿已经是四岁的大孩子了!”

“是四岁的男人!”小娃板着脸严肃绞正。

“嗯,天儿是是四岁的男人,绝对不能再捏脸了。”男子连忙补充。

小娃这才严肃地点了点头,他的面上一本正经,心中却是暗道:哎,五舅舅总是说记住了,可下一次还是会照样来捏他的脸,真是让人无奈。

男子控制着血色巨剑朝着下方深山里俯冲而下,巨剑所过之处,掀起阵阵惊天飓风,惊的山中潜藏的一些飞鸟走兽狂奔而逃,沿途只扬起滚滚烟尘。

就在那巨剑即将落地之际,那子突然一把抱住小娃儿,将他抱在了怀里,纵身向下跃去,同时另一手一招,已经将那血色巨剑招回,转眼,那血色巨剑便变成一把长约三尺,宽一寸,锋利无比的血色长剑。

‘铿’地一声巨响,他把血剑归于鞘中,抱着小娃开始朝着深山里走。

“五舅舅,你快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小娃面瘫着小脸在男子怀里说道。

“天儿,山路不好走,五舅舅抱着你走!”男子看了他一眼,说道。

“五舅舅!”小娃面瘫着小脸,严肃无比地看向这抱着他的高大男子,“我已经是四岁的男人了!”

男子脸上顿时流露出哭笑不得之色,他无奈地将怀里的小娃儿放下来,“好吧,那你和五舅舅一起走,不过累了就不要逞强。虽然咱俩都是男人,但是你的年纪小,又是小辈,累了让我抱也是很正常的,不丢人!”

小娃扬起小脸,严肃地说:“五舅舅,你以为我是那种爱装大人的幼稚小孩吗?你放心,我认得清自己的能力,不会逞强的,累了一定会让你抱,我只是想锻炼自己而已!”

男子顿时面露欣慰之色,伸手想摸摸他的小脑瓜,可是一想到他那句‘我已经是四岁的男人了’的话,他便又悻悻地收回了手。

他们前方不远处,天地间隐隐笼在一片璀璨无比的七彩光晕里,那七彩光晕,宛如彩虹一般,以圆弧状横亘在这片天地之间,绚烂夺目,美丽无比。

随着二人的不断前行,那彩虹般的光芒越发的耀眼清晰,一大一小,均是目露惊艳,“五舅舅,这就是你说的离魂矿?”

“没错,只有离魂矿才会发出这样美丽的七彩光芒,也只有摩家得到离魂矿,才能炼制出离魂神器。”男子骄傲地对小娃说,想了想,他又道,“当然,一些上古大能,利用大法力也能炼制出,不过极为少数,除此之外,大帝器之传承里的炼器之术,也有此法。”

小娃顿时眼露明亮光芒,“大帝器之传承中的炼器之术,和五舅舅教我的炼器之术相较如何?”

“当然是不相上下。不过,真要追究起来。大帝有大法力,还是大帝更胜一筹。”男子道。

小娃面瘫着小脸点了点头,“贪多嚼不烂,我只需将五舅舅教我的炼好就行了,大帝器之传承,以后可以看机缘抢来。”

男子微微一笑,牵着他的小手,朝前走去。

前方的一处矿洞中,小驴四仰八叉地躺在一张银光四射的矿石床上,它翘着二郎腿,一前肢枕在头下,驴蹄子在空中不断地颤啊颤啊。

它瞪着圆溜溜的大眼,漆黑的眼珠子里转动着狡黠的光芒,它还在琢磨着那几个人类说过的话,他们要进山寻矿,而且寻的是最神秘的那座矿,哼哼,敢和他抢东西,看它不打的他们屁滚尿流!

想到此,小驴‘咴儿咴儿’地得意鸣叫一声,一翻身,跃下了矿石床,而后人立而起,背着手,在矿洞里走来走去,似乎在想什么坏注意。

就在这时,小驴细长的耳朵突然一抖,驴眼瞪的滚圆,这么快就来了?不可能啊,按那几人的速度,最快也得两个时辰后才能到达这里。

但是,洞外的确是有脚步声。

“五舅舅,这里有一处矿洞,里面有银色光芒射出,里面是不是有泪银矿?”小娃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从这处矿石洞里射出的银色光芒,默默从天算子中取出一把同样银光闪闪的铁锹,显然是打算挖矿了。

“是泪银矿的气息。”男子鼻翼煽动了几下,点头说道。

“五舅舅,泪银矿也很稀有的,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小娃仰头询问。

男子似笑非笑地瞧了一眼他那小手里的铁锹,仿佛在说,你都准备好铁锹了,还问我要不要进去。

小娃儿面瘫着小脸与他对视频。

一大一小抬脚朝那洞里走去。

而洞里,听到他们说话声的小驴,已经快要气炸了,可恶的人类,居然想挖了它的家,太可恶了!

小驴气的呲牙裂嘴,仰天发出一阵刺耳的嘶鸣声,但听刺耳的驴叫声响彻矿洞,并且朝着洞外传来!

“咴儿~咴儿~”

“阿昂——阿昂——”

驴叫声悠长而韵味十足。

小娃面瘫的小脸上隐隐闪过一丝难受之色,“五舅舅,那头驴在里面,它的叫声真难听。”小娃揉了揉耳朵。

男子也惊讶了一瞬,显然,他也没有想到,这矿洞里,竟住着一头矿石兽。

“咴儿~咴儿~”这时,一头灰色的小毛驴气冲冲地冲了出来,他人立而起,双手叉腰,细长的耳朵宛如两把笔直的小剑,高高竖起,驴眼瞪的滚圆,一脸怒气地盯着小娃儿,并且连连发出尖叫。

“咴儿~咴儿~”你才叫声难听,你才叫声难听!

小驴瞪圆的大眼睛里燃烧着熊熊怒焰。

小娃微微瞪大了眼睛,他看着小驴,“五舅舅,这就是驴啊,长的可真丑。”

“啊昂——啊昂——”你才长的丑,你才长的丑,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小驴气的鼻子都要歪了,它仰天发出连连长鸣,也顾不得两手叉腰了,前肢落地,在地上一阵愤怒地狂刨,顿时,那坚硬的矿石地面,便被刨的碎石乱飞,光芒四溅。

嘶!

男子一把将小娃拉到身后,连连后退数步,太强悍了,那地面,可是坚硬非常的泪银矿脉,泪银本身的坚硬程度,可以和九炼玄铁相媲美。

虽然这地面不是纯的泪银,但也是泪银矿,其坚硬程度依然不容小觑,而这头小驴居然就这么轻易地将之刨的碎石乱飞。

小驴见二人后退,顿时面露得意之色,他停止了发狂,再度人立而起,并且双手背后,高昂起头,一副深不可测的高手模样。

小娃从男子身后探出头,一本正经地说:“一身蛮力,长的丑又笨,真是一头蠢驴。”

得意非凡的小驴正荡漾在自己的威风之中,乍一听闻此言,顿时驴身一僵,它再度瞪大了滚圆的眼睛,张大驴嘴就准备仰天嘶鸣,其实是准备开骂。

小娃见状,小手一翻,一只黑色的偌大的圆球便朝小驴飞掷而去。

“咴儿——”

小驴叫声刚起,便戛然而止。

那大张的驴嘴里,赫然被一只不小的黑色圆球卡住。

那黑色圆球死死地卡在小驴大张的嘴里,不进不出,小驴顿时瞪大眼睛,愤怒地瞪着小娃。

“你的叫声真是太难听了,你别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等我们挖了这里的泪银矿,走的时候会给你把圆球取出来的。”

小娃儿看着小驴说。

小驴气的疯狂地在原地甩动头颅,但那黑色圆球依然紧紧地卡在它的嘴巴里出不来,它一屁股跌坐在地,两只驴蹄伸进嘴里,抱住那黑色圆球,大力往外推。

男子同情地看了小驴一眼,回头,见小娃已经在挥舞在铁锹挖矿了。他也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而是站在一旁,眼神带笑地看着小娃一个人忙碌。

小娃虽然个子小小,但是挥舞铁锹的动作却娴熟而有力,丝毫不像一个四岁小娃娃。

那旁,小驴还在与嘴里的黑色圆球拼命,它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床被挖掉了一大半,并且还在继续中。

小驴急的大眼中蓄满了泪水,它觉得那小娃太可恶了,所有人类加起来都没有他可恶。

小驴发了狠,驴蹄抱住嘴里的圆球,狠狠一捏,咔嚓!

九炼玄铁制成的黑色圆球,就这么被捏成一堆碎屑,小驴嚼巴嚼巴,便将那玄铁给吞进了肚子里。

而这时,小娃儿已经将它的整张床都挖走了,看着原本放着大床的位置空了一片,小驴顿时感到一阵心碎,驴眼中噙着泪,四蹄不断刨动,它想仰天狂叫,但是,一想到大叫必然要张嘴,想到张嘴大叫的后果,想到那被圆球卡在嘴里的滋味,小驴顿时隐忍地闭紧了嘴巴,直憋的两眼满是泪水。

男子看的一阵哭笑不得,这小驴是有点怕了天儿了。

“明明已经够蠢了,再哭样子就更蠢了,你别哭了,我只是挖走了一张床而已,又没动你的其他东西。”

小娃回头,见小驴紧合驴嘴,大眼中不断落下泪水,顿时面瘫着小脸驯斥。

------题外话------

这是一更,二更在中午12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