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8 五哥哥的心思(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年分离,再相见,两双一模一样的青色眼眸,均是激动无比地看着对方。

“娘亲瞳瞳!”最先,那小娃儿迈动小短腿飞快地朝花青瞳奔来。

“小宝宝!”花青瞳见那小小的身形朝自己飞奔而来,也顾不上抹去因激动而流下的泪水,也朝着那小小的身影飞奔而去。

终于,母子二人相拥在一起,花青瞳蹲下身,将那与她骨肉相连的小娃儿抱在怀中,那小娃儿,也用一双胖乎乎的小胳膊,紧紧地环住她的脖子。

“娘亲瞳瞳,娘亲瞳瞳,娘亲瞳瞳……”

“小宝宝,小宝宝,小宝宝……”

母子二人拥抱着彼此,异口同声地重复唤着彼此,然后,都稍微的松开对方,一大一小面瘫着脸,深深地打量对方。

这一幕颇有些喜感。

紧追着小娃儿出来的男子,看到小娃儿窝在一个女子的怀中,而那女子,有着一双青色的眼睛,并且,她那面瘫的脸,和小娃儿简直就是如出一辙,不用说,哪怕他是第一次见她,但对于她的身份,却是已经了然于胸。

只是,他的脸色此时有些微的发热,一颗心更是不受控制的快速跳动起来,她虽然面瘫着脸,没有表情,但抱着天儿的样子,却透着无比的温柔和爱意,她的脸上泪痕未干,细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无比动人,但那双青色的瞳孔中,却流露出无与伦比的喜悦,生机满满。

她青丝如瀑垂落,鹅黄裙衫越发衬的她的皮肤白皙晶莹,此刻,她正用那粉嘟嘟的唇,印在天儿的小脸上,模样十分可爱,也无比令人心动。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以滋润突然间有些干燥的喉咙。然后,他有些狼狈的别开脸。

早就听老大和十一说十二长的十分可爱,还特别的……圆,之前未见真人,却是一直对这位十二妹妹心怀好奇,只想着等见了真人,若是真如老大和十一所说的那么圆,一定好生揉捏欺负一番,以表达当哥哥们的热爱之情。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对她生出了别样的情愫。在这之前,他从不曾相信,这世上竟有一见钟情这样荒唐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更不相信,他有一天,会为一个女子而动了心,生了情。

太快了,完全没有准备。

也许她抱着天儿的样子太温柔,也许是她的眼睛太清澈,也许是她的唇太诱人,也许是……她哪里都很好,没一处不好。

摩九胤努力压下心头的悸动,他抬脚,走到他们母子身边。

头顶罩下一片阴影,花青瞳和小宝宝都抬起头看向对方,男子身形高大,许是常年打铁炼器,显得孔武有力,他身上只松松的披了一件黑色长袍,露出古铜色的宽厚胸膛,到了腰间,则是松松的系了一条金色腰带,腰带上有着长长的流苏,散发出耀眼的光泽,那腰带,应该是某种金属制成。

他一头长发及腰,用一根金色的缎带绑于脑后,露出宽大饱满的额头,以及轮廓分明的刚毅面庞,他的五官精致到完美,组合在一起,给人一种似乎毫无瑕疵的俊美,只是他可能是天身不苟言笑,情格偏冷,本能的就给人一种不好接近之感。

但他此刻看向他们的眼神很温柔。

花青瞳看着男子,心中猜想,他铁定是自己的某位哥哥,也许,他就是五哥哥,那位摩家的大少爷。

能来到这十方山里的,必然是为了寻矿,而除了摩家那位哥哥,她想不到还有哪位哥哥对矿脉感兴趣。

“五舅舅,这是娘亲瞳瞳。”小宝宝仰起面瘫的小脸,大眼睛洋溢着满满的喜悦。

他小小的身子,依恋地窝在花青瞳的怀里,小手搂着她的脖子,丝毫不舍得松开,花青瞳也不舍得松开他,便将他抱了起来,搂在怀里。

花青瞳不由伤感了,上次抱着他的时候,他还是襁褓里那么一小点,可是现在,已经让她觉得有些抱不动了。

摩九胤看向花青瞳,冷峻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温和的笑意,“十二,我是五哥哥。”他的声音如他的人一样,冷而厚重,带着磁性,格外的有魅惑力。

花青瞳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心想五哥哥真是太英俊高大了,和大哥哥的柔弱和十一哥哥的秀气完全不同。

“五哥哥好。”花青瞳想到自己和大哥哥还有十一哥哥的初次见面,心中闪过一丝囧意,于是她打算给五哥哥留下一个好印象,便很是乖巧地说道。

摩九胤却是被那声饱含亲近的五哥哥叫的心尖一颤,蓦地有一股电流从脊椎处窜起,涌遍全身,连骨头都有些酥麻。

他不着痕迹地将微乱的呼吸调顺,脸上温和的笑容看不出丝毫异样,“十二真有礼貌,果然不是那几个臭小子可比的!”压下旁的心事,他俨然是一位很威严大气的哥哥。

花青瞳被夸的微微有些腼腆。

摩九胤浅笑着看了小宝宝一眼,心想,这臭小子,不是说自己是四岁的男人了吗?怎么还让娘亲抱?

他揶揄的目光让小宝宝面瘫的小脸微微有些发僵,他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算先让娘亲瞳瞳抱抱,毕竟,他们才刚见面,抱抱怎么了?

轰!

正在这时,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摩九胤抬头,指向空中战的不可开交的两条身影,“那是?”

花青瞳和小宝宝同时一激灵,双双抬头看向空中。

空中,阳龙和阴龙几乎是招招杀机,似乎都想至对方于死地,三年时光,阴龙也长大了,看着那在空中威风凛凛,身形粗壮的黑色阴龙,花青瞳的眸光一片柔和。

忽然,她见阳龙一手成爪,闪烁刺目白光,疾速地朝阴龙抓刺而去,看其目的,竟是要直爪阴龙劲部要害之处。

花青瞳瞳孔一缩,厉喝道:“住手!”

他一声厉喝,阳龙体内的罗天锁魂瞬间将花青瞳的意志传达过去,阳龙手下一僵,收手闪身后退。

阴龙颇感诧异,见他后退,竟也不与之缠斗,而是尖鸣一声,朝花青瞳扑飞而去。

阳龙面色青白,他隐隐明白了些什么。

阴龙飞到花青瞳身边之时,已经又变成了筷子大小,它欢喜地扭着身体,用头颅亲昵地去蹭花青瞳的脸颊,口中发出像女孩儿,又像男孩儿的声音,雌雄莫辩,“主人,终于又见到你了,真好!”

花青瞳眼中充满感动之色,她放下小宝宝,伸出一只手,让它盘卧在自己的掌心,与它对视,“我也很想你们。”她用指腹,轻轻抚摸它的身躯。

一旁,玉敏儿的脸色变的无比的惊恐,脸上满是厌恶之色,“天呐,她居然和一头怪物说话,还抚摸它,让它盘卧在她的手心里,她真恶心,她还阻止你杀了那怪物,玉龙,你还是快点离她远点吧。”

玉敏儿脸色煞白地看着那面目狰狞诡异的阴龙,紧紧地拉住阳龙的手。

阳龙脸色阴沉如水,他看着共青瞳和阴龙亲密,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还是阴龙之主。

阳龙的瞳孔反复张缩了几下,他和阴龙都以她为主,阴阳二龙认同一人为主,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可是现在,竟是在她身上发生了。

阳龙觉得不可思议。但当他清醒过来,想到花青瞳和阴龙的关系十分亲近后,他意识到,情况对自己十分不利。

阴阳二龙天生不和,二者在一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往往斗的不可开交,阴龙厌恶他,就如他想让阴龙去死一样,现下花青瞳分明是对阴龙感情颇深,若是阴龙容不下他,哪天花青瞳被阴龙撺掇通了,要杀了他那岂不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阳龙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而玉敏儿却依然抓着阳龙的手臂,不断地晃动,“玉龙,你说嘛,她跟怪物为伍,还流露出那种恶心的眼神,是不是更恶心?”

玉敏儿企图挑拔。

她一口一个怪物,阳龙听得眼角微微一阵抽搐,而花青瞳,小宝宝,以及阴龙,三只都转头冷冷地看向玉敏儿。

玉敏儿一对上阴龙那阴冷可怕的眼神,便吓的尖叫一声,直往阳龙身后躲。

阴龙呲了呲牙,露出一抹冰冷的嘲笑,不知是在嘲笑阳龙,还是在嘲笑那出言不逊的女子。

“那、那是阴龙!”但是,玉家的那名中年男子显然不是跟玉敏儿一样无知,他双眼惊恐又炽热地看着阴龙,又无比复杂地看向花青瞳,“原来姑娘竟是阴龙之主,在下玉庆光,先前真是多有失礼之处,一路行来,还未来得及的问姑娘如何称呼?”

先前,他们一直对花青瞳心怀杀机,只想着等到了十方山深处,就设法将她弄死,哪里会在乎她名姓。

可是眼下,情况却大为不同。

杀死阴龙之主,阴龙必定会为主人殉葬,但阴龙死之前,一定会毁天灭地,到时,他们玉家也讨不了好。

这女子不能杀,他们杀不起!

花青瞳淡淡看了玉庆光一眼,并没有报上姓名的打算,之前玉家人一路将她视若死人,现在她也没必要去回答他们的问题。

花青瞳无视的态度让玉庆光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但他只是眼神闪了闪,并没有多说什么。

但是玉敏儿却是看不下去了,她一脸骄横,拉住阴龙的手臂,“玉龙,你看她,二叔问她话,她都不回答,还让她的怪物用那种眼神看我们,我要杀了她,我要她死,玉龙,你帮我杀了她!”

她晃着阳龙的手臂一阵撒娇,但所提要求却是狠毒无比,一心要置花青瞳于死地。

在她看来,她已经和玉龙订了终身,前不久才刚刚做了那销魂之事,他嫁给玉龙,玉龙成为他们玉家的人,那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玉龙一定会向着她这边的。

难不成未婚妻还比不上前主子吗?

玉敏儿很自信,也很想当然。

听到她要阳龙杀花青瞳,小宝宝和阴龙均是眼神阴狠地瞪向她,摩九胤更是脸色一变,缓缓抽出背后血色长剑,指向那玉敏儿,满眼杀气地厉声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你想杀谁?”

他生气的时候,气势冰冷到极致,强大的修为气息涌动而出,令得玉家众人纷纷变了脸色。

这男子好强大的气势,他年纪轻轻,修为却是在他们之上。

玉敏儿被他的气息碾压,登时脸色煞白,她吓的花容失色,直往阳龙身后躲去,而那玉庆光也是脸色剧变,因为,他们这方除了那阳公子,包括他在内,竟是无一人是眼前这男子的对手。

“年轻人,你年纪轻轻就有如实力,可见也是天才人物,只是,年轻人可不要冲动做事,图一时痛快,误了自己,你可知我们是什么人?你若真敢杀人,摩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顿了顿,见摩九胤依然满脸杀机地盯着玉敏儿,玉庆光沉下脸,接着又道:“年轻人,你知道摩家吧,西洲霸主,炼器世家,摩家!你动手之前,可要想好,你是不是摩家的对手!你年纪轻轻,修为不凡,前途光明,可千万不要自误啊。”

玉庆光语气冰冷地恫吓到,希望借住摩家的名声,可以吓退此人。

摩九胤的脸色突然变的古怪起来,就连花青瞳和小宝宝也都面瘫着脸,面无表情地看向玉庆光,眼中均是流露出古怪之色。

玉庆光却颇得意,认为他们是被他震住了,当即又道:“我们此番在此处,就是为了等摩家的到来,你们看到那冲天的七彩之光了吗?那里有一座神秘矿脉,此番我们和摩家就是为那座矿脉而来。年轻人,我看你修为高强,不如就与我们一起同行,说不定还会在那矿脉中,得到一些神秘的机缘呢!”

威胁之后,玉庆光又打算给他们一点甜头,看似是甜头,但其中却饱含杀机。

玉庆光心中十分得意,只要这几人受不了诱惑,等到了那神秘矿脉之中后,联合摩家,要在矿脉中葬送一两个人的性命,那还不是如杀死两只蚂蚁一样简单?

将他的神色看在眼中,花青瞳默默地别开脸不忍直视,这玉家居然拿摩家来威胁诱惑摩家少主,还真是……

摩九胤眼中杀气未散,气势未减,显然是不打算善了。

那玉庆光兀自得意洋洋,想等着摩九胤前来示好,但等了片刻,见他非但没有示好之意,反而身上的杀意越来越浓,他不禁微变了脸色。

花青瞳忙拉住摩九胤的手臂,阻止道:“五哥哥,小人而已,不值得你动气,且先不用理会。”

恶人自有恶人磨,她知道,阳龙对玉敏儿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而且,这玉家人是摩家叫来让他们辅助采矿的,现在若是杀了,到时候岂不是少了一些帮手?这玉家在采矿一途上颇有诀窍,现在杀了未免可惜。

摩九胤看向花青瞳,一身杀气尽敛,手中长剑缓缓收回,现下,他只觉得那拉住他手臂的手,轻盈柔软,让他全身都觉得有些炽热无比,他的面庞有些僵冷,将长剑归于鞘中,他道:“好,听十二的,不过,只此一次,下次他们再若出言不逊,必杀!”

他冷冷声。

花青瞳点头,“他们若再冒犯,不用五哥哥出手,我先出手杀了他们!”

“有五哥哥在,哪还用你出手?”摩九胤看向她,目光温柔。

花青瞳面瘫着脸,一本正经道:“五哥哥是高手,杀几个小人物,不合身份,还是由我动手的好。”

摩九胤一时哭笑不得,但是看着她严肃的表情,他又着实说不出什么,一时间不禁被逗笑了。

他的笑意浑厚低柔,绵长悦耳,花青瞳眼中闪动光芒,显然心情也十分愉悦。

摩九胤笑罢,眼神温柔地看着她,不禁伸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发顶,心中却是百转千回。

花青瞳已经被人家摸头摸习惯了,丝毫不以为意,但凡亲近之人,总是爱摸她的头。

他们这边和乐融融,而那玉庆光,却是气的浑身颤抖,那二人丝毫不将他放在眼中,他眼神阴鸷地闪了闪,好,好,且先让他们猖狂一阵儿,等摩家来人,他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后悔得罪于他。

那玉敏儿眼中更是闪烁阴冷之光,她偎在阳龙身旁,愤闷无比地压低了声音道,“玉龙,你和那人谁更厉害?我看他就是一个凶徒,咱们且先不要理会,静等摩家来人。哼,那女子又是与怪物为伍,又是与凶徒作伴,更有一个不知与何人生的野种,这样的女子,玉龙你认她为主,着实太过委屈……”

她自以为自己说话声音很小,但却是了字清晰地传入花青瞳等人耳中,此次,不止是摩九胤,就连花青瞳都真正的动了怒。

阳龙一见花青瞳的脸色,心道不好,再加上他对玉敏儿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在花青瞳和摩九胤动手之前,阳龙忽然道:“敏儿,来,跟我来!”

玉敏儿不解。

阳龙却忽地勾唇笑了一下,玉敏儿下意识地觉得那个笑容很是有些怪异,似乎与往常给她的感觉不太相同,但是,还不待她反应,阳龙已经一把将她打横抱走,闪身朝着远处的大石后走去。

玉敏儿惊呼一声,本想询问什么,但见他如此急迫地抱了自己就走,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瞬间脸色涨红,心如擂鼓,浑身酸软的提不起一丝力道。

摩九胤脸上闪过一丝诧异,“那人……”

花青瞳眼中光芒一闪,心道,玉敏儿必死。

“五哥哥,他是阳龙,被我用罗天锁魂所困。”花青瞳压低了声音对他说。

摩九胤闻言,不禁大吃一惊,“十二,那可是上古神物,看那人修为深不可测,必然是比阴龙出世要早,你是怎么控制住他的?”

花青瞳被问住了,面瘫的小脸有些发僵,眼神也颇为心虚,她总不能告诉五哥哥说,那阳龙欲对自己行不轨之事,色欲熏心,被自己趁机暗算了吧?

“就、就是巧合……”过了半天,见摩九胤还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不禁急了,磕磕巴巴地说道。

摩九胤很无奈,这说谎也不会装的像一点,他宠溺地轻拍了拍她的发顶,拉了她到矿洞里面说话。

矿洞里,被阴龙吓昏过去的小驴已经醒了,但是它却没有跑出去,而是竖着耳朵偷听外面的动静,听见有脚步声走进来,小驴大眼睛一闪,连忙双跑到之前的位置,躺了下去,假装的昏迷。

花青瞳抱着小宝宝和阴龙,跟着摩九胤走进洞里,一眼便看见了洞里躺着那头小驴,她不禁吃了一惊,“是这头狡猾的小驴!它怎么了?”

“被阴龙吓晕过去了,十二见过它?”花青瞳点头,将之前遇到小驴的经过说了一遍。

小宝宝窝在花青瞳怀里,无声地眯起了眼睛盯着小驴,因为他发现,小驴昏倒的姿势,与先前略有不同,尾巴的姿势也不对,先前,它的尾巴可是没有搭在后蹄上的。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他确定,这头小驴一定在装睡,哼,不想给它当坐骑,他还非要定它了。

然而,看着抱着他,温柔无比,一点也不想放开他的娘亲瞳瞳,小宝宝觉得,娘亲瞳瞳一定喜欢他乖巧懂事的样子。

“娘亲瞳瞳,我想让小驴当坐骑,可是小驴不愿意,想要踢我,然后就被大阴吓晕了,小驴真可怜。”他瞪大眼睛,愧疚地说道,小脸在她颈窝一阵轻蹭。

花青瞳整颗心都软的一塌糊涂,她温柔抚摸着他的小身子,心想,小宝宝真善良,小驴要踢都他,他都没有生气,还觉得小驴可怜。

花青瞳不禁有些不悦地看向地上那头昏迷中的小驴,这头小驴可是狡猾的很。

当即,她笨拙地安抚怀里的小人儿:“小宝宝乖,小驴不可怜,它可是很狡猾的,你放心,娘亲一定帮你把小驴驯服,让它当你的坐骑。”

三年未见,这三年,她没有见证他的成长,不论如何,她都会满足他想要的一切。

所以,花青瞳放下小宝宝,起身走向那头可怜的小驴。

摩九胤意味深长地看着小宝宝,这臭小子,居然又装乖。

小宝宝扭头,面瘫着小脸看向摩九胤,小脸微微有些不自在,毕竟,他已经是四岁的男人了,居然还跟娘亲瞳瞳撒娇,确实是有些丢人。不过,他觉得娘亲会很喜欢他跟她撒娇,为了娘亲瞳瞳高兴,会被笑话他也认了。

花青瞳走到小驴身边,立即就发现了这头小颅在装晕,它的气息不稳,随着她的走近它在紧张,而它那细长的耳朵,也因为紧张而轻轻地颤抖了几下。

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伸手放在了它身上。

小驴一惊,也顾不得装晕了,立即睁大溜圆的眼睛就要翻身逃走。

花青瞳手下纹丝不动,却有强大无比的天之力气息流露而出,将那小驴死死压制。

小驴挣扎了半天,也挣扎不起来。

摩九胤吃了一惊,十二居然是万象境,而且在,她这天之力可真是浑厚,真了不得啊!他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惊叹。

花青瞳眼睛明亮,看着小驴说:“小驴,你别反抗,小宝宝喜欢你,你就跟着他吧,你别担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也不会束缚你的自由,只要你乖乖给我的小宝宝当坐骑就好。”

小驴生气地瞪大了双眼,激动地张嘴大叫了起来,“啊昂~啊昂~”

那小娃忒是过份,他根本就不是喜欢它,他只是想欺负它而已。

“你不愿意?”花青瞳有点不高兴了,威胁道:“小驴,别逼我对你使一些非常手段,小宝宝很善良,他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小驴眼中霎时蓄满了泪水,真是太欺负驴了。

花青瞳将小驴提起,亲自送到小宝宝面前,“小宝宝,小驴也很喜欢你,它愿意给你当坐骑,你快来试试。”

小驴蔫头耷脑,无精打彩地站在旁,小宝宝的目光从小驴身上一扫而过,他眼睛亮闪闪地看着花青瞳,欢呼一声扑进了花青瞳怀中,小脸埋在她颈窝里一阵轻蹭,

花青瞳见他只是扑进自己怀里撒娇,而不是去和小驴玩,不由的心中欢喜,小宝宝果然还是最喜欢她。

小宝宝这一刻的欢喜,完全是出于孩童心性,这一刻,他突然发现,哪怕这三年他在万象宫什么都不缺,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不想要的,也会有人给他送来,他还有殿主爷爷和舅舅们疼爱,但是,没有任何人,任何物,能比不上这一刻的幸福和满足。

花青瞳眼中光芒柔和,她抱着怀里的小宝宝,心中也无比满足,这一刻,她觉得,只要能让他开心,她什么都愿意做。

摩九胤看着相拥的母子俩,眼中也渐渐笼上无比温柔的光芒,如果,如果他们都是他的……

摩九胤不由想,也许,他可以试试,天儿喜欢他,他也早就将天儿视如己出,如果十二也想给孩子找个父亲的话……

只是,此事若冒然提出,必然会吓到十二,他或许可以回去和其他兄弟们商量一番,让他们探探十二的口风。

他是兄长,又是真心爱护他们,十二必然会幸福。

只是,关键还是要看十二心里怎么想。

他觉得,十二也是很喜欢自己的,当然,他知道那只是单纯的对哥哥的喜欢,但是,可以慢慢来不是么?

摩九胤看着他们,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柔和。

现在,他唯一担心的是,天儿的亲生父亲,那位黑天魔君!

听说,天元大陆的无尽黑海,在前几日突然有魔宫破海而出,无数魔卫欢呼,声震黑海,黑浪惊天。

黑天魔君已经觉醒了,他会怎么对十二和天儿呢?

摩九胤心中一沉,不管那位黑天魔君态度如何,他都绝不会让他伤害到十二和天儿。

摩九胤心中思绪万千,一边因为自己的心思而感到羞赧,一边又忍不住想要给予他们最好的一切。

------题外话------

这是一更,二更在12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