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子俩腻歪完了,花青瞳将小宝宝放在了小驴的身上,小驴感觉到自己背上的人,顿时一阵呲牙裂嘴。

“小宝宝,怎么样?”花青瞳眼睛晶亮地看着小宝宝。

小宝宝面瘫着小脸,眼睛同样晶亮地看着她,“小驴背上很舒服。”

“舒服就好,小宝宝以后就有坐骑了,小宝宝要好好对待小驴知道吗?”花青瞳温柔地抚摸他的头。

小宝宝突然脸颊微红,他不好意思地看着花青瞳,说:“娘亲瞳瞳,我已经四岁了。”

“嗯。”花青瞳眼中闪过一丝伤感,她不由回想起当初将小宝宝交给殿主带走的时候,那种感觉,心碎无比。

“所以,娘亲瞳瞳,你不能再叫我小宝宝了。”小宝宝看着她说。

花青瞳面上一僵,伤心地看着他:“为什么……”

“娘亲瞳瞳,你叫我天儿。”见花青瞳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小宝宝心里发急了,忙道:“我一直想让娘亲瞳瞳叫我的名字。”他瞪大眼睛,眼中流露出渴望的表情。

他心中暗想,娘亲瞳瞳真是太脆弱了,太容易哭了,看来他以后要多哄着她点儿,要让她开心,千万不能让她哭。

花青瞳看着他那渴望的小眼神儿,顿时心中酸涩,当下便应道:“好,娘亲知道了,以后娘亲都叫小宝宝天儿!”

小宝宝心里松了一口气,暗道,终于把娘亲瞳瞳哄好了,也成功让她改口了,他已经四岁了,总是被娘亲瞳瞳叫小宝宝的话,会被人笑话的。

他伸出小手抚摸花青瞳的脸,认真地说:“谢谢娘亲瞳瞳,我会好好对小驴的。”

花青瞳眼睛一下红了,瞬间就蒙上了一层薄雾,真乖,太乖了,乖巧的让她心疼,她一定要加倍的补偿他这分开的三年。

摩九胤在旁看的一脸黑线,他瞪了小宝宝一眼,走上前将花青瞳拉到一边,“十二,天儿很好,他长大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别哭。”

他拿出一块洁白的帕子,给她擦泪。

君踏天小宝宝坐在小驴背上,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五舅舅给他的娘亲瞳瞳擦眼泪,他五舅舅眼中的光芒,可真温柔,对他都没那么温柔,啧,他怎么觉得有些怪怪的?下意识的,他的脑海中就闪过一道身影。

他已经和娘亲瞳瞳团聚了,那个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找他们。听说黑海魔宫的主人就是他。

既然都在中央大陆,他发誓,如果一个月内,那个人不来找他们,他就把娘亲嫁给舅舅们。

除了五舅舅,其他舅舅也很好。

小家伙揪着小驴皮毛的小手恶狠狠地收紧。

“啊嗷~”小驴痛叫一声,前蹄微微扬起。

花青瞳和摩九胤忙回头看来,只见小驴两眼含泪,发出痛叫,而小驴背上,小宝宝一脸无辜。

花青瞳身形一闪,一股天之力挥出,将小驴的身形稳住,然后抱住小宝宝,“天儿,没有吓到吧?没事的,别害怕。”

摩九胤嘴角一抽,他想,十二可能对天儿有点误会,那小子可不是那么无害的,相反,小魔王之名,已经名扬万象宫。

“我不怕,娘亲瞳瞳,我已经是四岁了,我能保护你了,你别担心我。”他认真地看着花青瞳,小手环住她的脖子,噘起嫣红的小嘴,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那软软的小嘴,瞬间让花青瞳更加的心软的不成样子,她将她抱进怀里,就这么不舍得放开了。

摩九胤唇角噙着一抹浅笑,目光盈盈地看着他们。

啪嗒!

一颗眼泪从小驴眼中掉落在地,小驴哭了。

到现在为止,他背上的皮毛还在火辣辣的疼,可是,被心疼关怀的却是那个罪魁祸首,这样的驴生,让它无比绝望。

但是,山洞里的三个人,却是没有一人注意到它。

……

玉庆光脸色阴晴不定地盯着那矿洞,那可是泪银矿,那女子和男子,还有那小娃,不会在是正在里面挖矿吧?

他几番犹豫着想要进去一看究竟,可是一想到那男子强悍的实力,他就不由得心生忌惮。

到了这时,他突然对那阳玉龙心中生出一丝不满来,这种时候,那阳玉龙不想着正事,而是抱着敏儿去快活,也太是不像话!

而此时,阳龙的确是在快活。

而相较于他的快活,玉敏儿简直就是生不如死了。

她双眼瞪的几乎快要突出眼眶,惊恐地盯着身上的人,那可怕头颅,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怪物!

那头颅似虫非虫,似龙非龙,长满白色的鳞,他双眼残忍,伸出腥红的舌头探进她的嘴里,她甚至感觉到,他的那东西,变的无比巨大,几乎快要将她撑裂。

她想叫喊,可是身上却被无与伦比的快感淹没,那种快感,让她没有感到快乐,反而充满了恐惧。

她感觉到自己的生机在流逝。

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一心爱慕的玉龙,其实是一头可怕丑陋的怪物。

她惊恐的眼中流露出深深的哀求,她不想死,她一点都不想死。

阳龙收回舌头,怪物头颅口吐人言,他冷冷道:“你该死,你知道你得罪的人是什么人吗?连我都栽在她手上,你算什么?”

阳龙心中憋着一股火,至从发现阴龙和花青瞳的关系后,他的心中就一直憋着一股火,而这倒霉的玉敏儿,就成了他发泄的工具。

他疯狂地发泄着心中的憋屈,不多时,玉敏儿的身体便干瘪了下去,生机全无。

阳龙目光阴冷地抽身离开,他得想办法让花青瞳对生出好感,然后帮他解去束缚,这种性命受人掌控的感觉,真是快要令他发狂了。

他整理好衣服,恢复人形朝外走去,他丝毫不担心玉家人会询问玉敏儿的下落,他不在意将那些人全杀光。

玉庆光心焦无比,一边担心矿洞里的人将泪银矿挖完,一边又盼着阳玉龙和玉敏儿快点回来,那泪银矿十分珍贵,而且产量有限,要说这么一会儿被那男子和女子挖完了,也是极有可能的。

就在他心焦之时,却是突然有一队人马正在朝着这边走来。

玉庆光瞪大眼睛看着那队人马的到来,面上突然流露出狂喜之色,因为,他看那队人马的穿着,全是黑衣银边,正是摩家人的标志无疑。

那队人马很快就到了近前,为首之人是一名四五十岁的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虎背熊腰,皮肤深棕,目光如电,看见玉庆光,他顿时目光一凝,大声道:“玉庆光,你怎么在这里?”

玉庆光心中一抖,忙道:“桑爷,且听在下解释,实在是,这中途发生了一些意外,不得不耽误了行程……”

接着,玉庆光便大至将遇到高手,霸占了泪银矿的事情给说了。

他相信,泪银矿珍贵无比,就是摩家也不会不在意。

但是,他完全的预料错了。

“玉庆光,泪银矿再珍贵,也是可以再寻的,可那神秘矿脉却是万年头一遭现世,那个才是重要的,我让你来十方山,是为了那神秘矿脉,而非泪银矿!”摩桑不满意地训斥道。

玉庆光脸色一白,心中虽然不满,但却不敢有丝毫表露,只是连连点头认错,“是,桑爷教训的是,是庆光不对,只是,那男子和女子完全不将摩家放在眼里啊,庆光已经说过这泪银矿是摩家看中之物,可他们还是不屑一顾,现在正在里面挖矿呢,桑爷,您可不能放过这样的狂妄之徒啊!”

摩桑皱眉,一则是对这玉庆光不耐,二则是对那矿洞之中的人,生出好奇。

就在这时,阳龙已经回来,玉庆光看见他一人回来,便不由问:“玉龙,敏儿呢?”

阳龙目光淡淡扫过摩桑一行,又看向玉庆光,唇角扬起一抹邪肆的冷笑:“死了。”

------题外话------

啊啊啊,十二点半了,急哭~二更到~就这么多吧,已经超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