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崔氏西后/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阳龙的语气轻描淡写,唇角的邪冷之笑毫不掩饰,他的气息,与之前的翩翩佳公子大相径庭。

这简直就是一个绝世大恶人!

玉庆光陡觉寒意噬骨,他惊怒不已地瞪着阳龙,“你说什么?死、死了?什么叫死了?”

阳龙邪笑着,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死了就是死了,尸体就在那儿。”阳龙抬了抬下巴,指向一处大石后,淡漠地说道。

玉庆光脸色煞白,他瞪着阳龙,这一刻,他简直要怀疑这个阳玉龙被人调包了,不论是言行还是气质,都大变特变。

玉家的两名护卫已经去找玉敏儿的尸体,很快,他们就抬了一具赤身裸体的干尸回来,惨不忍堵,但分明可见那就是玉敏儿,她干瘪的脸上眼球暴突,满是惊恐,可见她死前受到了怎样的大恐怖。

不论是玉家的两名护卫,还是那玉庆光,在这一刻都浑身颤抖不止,连摩家众人看了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有那名叫玉天朗的青年突然悲吼一声,朝那干尸扑去,“敏儿!”

他抱住玉敏儿的尸体大声悲嚎不止。

玉庆光完全被吓傻了,玉敏儿的惨状让他无法再直视一眼,这,他这要和大哥怎么交待?敏儿是大哥最宠爱的女儿,如今他落得这副下场,大哥还不得疯了?

阳龙眯起眼,噙着邪笑,冷冷地看着他们,眼中杀意翻腾不止。

“是你,都是你,你这个骗子!”突然,那抱着玉敏儿悲嚎不止的玉天朗猛窜起来,怒指向阳龙。

阳龙浑不在意地道:“就是我,怎么样?”

他态度轻慢,完全的不屑一顾,他可是堪比上古大能的绝世强者,岂会在意这些人?

中央大陆地大物博,天之力浓郁非常,他的成长速度很快,修为堪比上古大能,只要不是花青瞳用罗天锁魂控制他,他完全是无所顾忌。

“我要杀了你——”玉天朗大吼一声,祭出天礼,朝阳龙杀来。

他的天礼是一株晶莹如玉的紫色小草,那不是普通的小草,它通体晶莹,紫霞闪烁,神光流淌,极为不凡。

此刻,那紫色小草与主人心神合一,杀气狂涌,迅猛非常地和玉天朗一起朝阳龙冲来,到了阳龙近前,那紫色小草蓦地化成三把紫色长剑,成一条竖线,分别刺向阳龙的眉心,心脏,以及小腹丹田。

阳龙不屑冷笑,完美的修长身体上忽有白色的鳞片一闪而逝,三把长剑齐齐撞上他的身体,但听‘叮当’三声脆响合成一声齐鸣,三把长剑完全刺不破阳龙的身体,反而被阳龙的身体震的倒飞而去。

玉天朗脸色大变,在三把紫色长剑倒刺入他的身体的时候,他心念一动,三把小剑当即化作一株紫色的三叶小草,与他的身体融合为一。

霎那间,玉天朗宛如紫甲战神,身披紫色铠甲,连手上也布满紫色甲片,甲片宛如铜浇铁铸,寒光森森,他双手握拳,寒光凛凛的双拳挥向阳龙面门。

阳龙眼中寒光一闪,同样以拳对之,他的拳头,无声出现一层白色鳞片,迎上玉天朗的双拳。

“啊——”玉天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同时,还有骨骼碎裂的声音,玉庆光瞳孔紧缩,玉天朗是他们家族中天赋非常优秀,修为已达万象境中期的天才人物,可是,此时此刻,仅是简单一拳,他的一双手臂就已经废了,那阳玉龙,果然是完美境的强者。

看着玉天朗那呈不规则扭曲的双臂,以及瞬间萎靡不少,脱离玉天朗手臂的紫色小草,玉庆光的脸色惨白一片。

然而,玉天朗已经被玉敏儿的死刺激的发狂,当下,他不顾废掉的双手,竟是动用双腿,朝阳龙奔去。

阳龙唇角噙笑,眼神残忍,他目光戏谑,仿佛戏耍老鼠的猫,十分变态地看着玉天朗再度朝他扑来。

“天朗!”玉庆光深知,再这样下去,玉天朗就这样废了,玉家已经损失了一个玉敏儿,再不能失去玉天朗,玉庆光当即身一闪,从后方一掌劈向玉天朗的后颈,玉天朗后劲遭了重击,身形顿时软软的倒了下去。

玉庆光接住玉天朗的身体,抬头目光冰冷地看着阳龙,道:“阳玉龙,此仇我玉家记住了。”

阳龙无趣地挑了下眉,转身朝着银矿洞中走去。

洞中,花青瞳抱着君踏天小宝宝,面瘫着脸认真地问:“天儿想不想娘亲?”

君踏天小宝宝毫不迟疑地道:“想,我还梦见过娘亲呢。”

的确,他没有说谎,不过他梦见的是在梦中吃娘亲瞳瞳的奶水,那香甜幸福的滋味,让他哪怕吃再多珍馐美味,都无法比得上。

花青瞳见他说的如此没有犹豫,当下眼中就蒙上了一层水光,使那本就清澈的眸子显得越发的晶莹动人,睫毛轻轻一颤,泪珠就成串的掉了下来。

她无比心酸,“对不起天儿,都是娘亲不好,让你那么小就不得不和娘亲分开……”

君踏天小宝宝登时瞪圆了眼睛,怎么……又把娘亲瞳瞳弄哭了?

他连忙改口道:“其、其实,也没有那么想……”

花青瞳眼神一凝,怔怔地看着他,见他小脸面瘫,大眼清澈,也不像是说谎的样子,花青瞳顿时心碎无比,“是啊,你离开的时候,才那么小一点点,对娘亲瞳瞳没有多少记忆也是正常的,不太想也在情理之中……”花青瞳眼中的泪水掉的更汹了。

君踏天小宝宝到了此时,已经是目瞪口呆,他说想不行,说不想也不对,那他到底是该说想,还是该说不想呢?

“臭小子,你会不会说话,看把你娘亲给气的!”

摩九胤黑了脸,怒瞪了君踏天小宝宝一眼,再度拿出帕子给花青瞳擦眼泪,他冷峻的眉眼流露心疼之色。

“十二,别听这个臭小子胡说,这三年他在万象宫过的十分舒坦,当然,他也很想你,现在你们母子已经团聚了,再也不会分开了,你就不要难过了,会把眼睛哭肿的。”

“天儿才不是臭小子,她是小宝宝。”花青瞳一边哭一边反驳摩九胤,摩九胤顿时哭笑不得,“好,好,天儿不是臭小子,十二,你别哭,五哥哥跟你说说天儿的事。”

花青瞳渐渐止了掉泪,她也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了,她就是有些忍不住见到小宝宝的欢喜,还有点惶恐,生怕这是一场梦。

她渐渐不哭了,摩九胤和君踏天小宝宝都是大松一口气,但是,花青瞳却面瘫着脸,用那双哭的泪汪汪的眼睛,十分严肃地看着君踏天小宝宝,问:“天儿,那你到底是想娘亲呢,还是不想娘亲呢?”

“……”

君踏天小宝宝呆呆地看着他娘亲,他真想不顾自己身为男人的脸面,也哭一场啊!

摩九胤嘴角一抽,低头,无声忍笑。

君踏天小宝宝的脸色越来越僵硬,表情越来越严肃,过了好半晌,他灵机一动,小手在怀里掏啊掏,最后掏出一块粉红色的小手帕。

这还是小时候花青瞳给他一起带过来的,不得不说,他半年前才换回男娃娃的衣服,之前一直都是穿女娃娃的衣服来着。想起那些穿女娃娃衣服的日子,君踏天小宝宝就觉得格外心酸。

他一边用粉红色的小手帕给花青瞳擦拭眼泪,一边用宠溺的语气哄道:“娘亲瞳瞳乖,天儿最爱你了,你只要不哭,天儿有礼物送你哦!”

摩九胤无奈抚额,这臭小子又开始耍手段了。

果然,花青瞳顿时被转移了话题,一双清灵灵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他,期待地问:“是什么礼物?”

君踏天小宝宝不放心地道:“我给娘亲瞳瞳礼物,但是娘亲瞳瞳可千万不能再哭了哦!”

花青瞳连忙点头如捣蒜,心中一阵赧然,她竟然被小宝宝用哄小孩的语气给哄了,她耳上悄然蔓延上一层红晕,心情却有些急迫地盯着小宝宝。

君踏天小宝宝见她如此,用宠溺又无奈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也不再迟疑,小手一翻,一个紫金色,鸽子蛋大小的八角镂空小香炉便出现在他的手心。

小香炉上面栓了一根紫金色的细绳,镂空的香炉里面,则是塞了不知明的晶体,那晶体透明晶莹,散发七彩光晕,异香扑鼻。

花青瞳顿时瞪大眼睛,喜爱地看着这个小香炉,这是天儿送她的,天儿送的!

她伸手就要拿起来。

君踏天小宝宝却是先一步站起来,小手环住她的脖子,将小香炉给她挂在了脖子上。

到了此时,君踏天小宝宝心中也不禁有了些紧张,他面瘫着小脸严肃地问:“娘亲瞳瞳,你喜欢吗?这个小香炉吊坠是天儿自己给娘亲瞳瞳炼制的哦,天儿跟五舅舅学会了炼器!”

“喜欢,娘亲很喜欢,天儿真厉害,这么小就已经会炼器了,娘亲都不会呢。”花青瞳开心地看着君踏天小宝宝。

君踏天小宝宝顿时目光一凝,严肃纠正道:“娘亲瞳瞳,我已经不小了。”

花青瞳张了张嘴,有些哑然。

“娘亲瞳瞳喜欢就好,这个小香炉吊坠,它是镂空的,我在里面放了能凝神静气的七宝香,不用点燃,就能散发香气,长期佩带,香气对身体有益。”小宝宝用很温柔的眼神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一边爱不释手地摸着小香炉吊坠,一边又面瘫着脸看着小宝宝,眼神一片纠结慌乱,因为,她没有给小宝宝准备礼物。

似乎看出了她的纠结,君踏天小宝宝身体一翻,稳稳地落在小驴的背上,认真地说:“娘亲瞳瞳送给我的小驴最好了!”

花青瞳顿时羞愧万分,也心疼万分,小宝宝真是又懂事,又体贴,又善良,真是令她不知该怎么疼他爱他才好。

小驴正在绝望的驴生中挣扎,猛不防被君踏天小宝宝跃上背部,脚下霎时一个趔趄,险些四蹄一软爬倒在地,好在它关键时候挺住了,才没有太过丢人。

摩九胤见花青瞳还在抚摸那小香炉,面瘫的小脸上满是温柔,他不禁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详细说道:“这件小香炉吊坠,是天儿炼制的第一件灵器,当时他才刚满三岁,在炼器方面,他极有天赋。”

花青瞳闻言,顿时更加喜爱地提起小香炉细看,果然,小香炉乍看紫金小巧,但若是细看,就会发现小香炉略显粗糙,可见炼制手法还能生嫩。

但花青瞳却更加的珍惜喜爱,她小心翼翼地摸着小香炉,眼中流露出无尽温柔。

摩九胤看着她,眼中也流露出深深的温柔。

正在这时,一道身形从外走入。

摩九胤霎时抬头扫去,目光凛冽如刀,只见来人是一身形修长的白衣男子,容颜俊美,笑容和煦。

正是阳龙。

阳龙嘴角噙笑,面对花青瞳时,他不敢流露出一丝邪恶之态,伪装的一派温和,哪怕此刻看到摩九胤站在花青瞳身边,用一种极亲密的姿态,和极温柔的目光看着她,与她轻声细语,他的心中羡慕嫉妒,面色却仍然保持着温和的微笑。

“主人……”阳龙微笑开口,但陡然间,他的气息一变,身形暴闪后退,只见一道黑影飞快从花青瞳怀中窜出,在空中极速地涨大,变作数丈长短,碗口粗细,一身黑鳞宛如铜铁,森寒光芒闪烁,鬼面直逼阳龙而去。

“叽!”尖叫刺耳,声波荡漾间,宛如无形波纹直逼阳龙灵魂而去。

阳龙眼中精芒暴闪,修长身影上,忽见白色鳞片闪烁,忽隐忽现,但最终还是隐匿了去。

“阴龙,你没有我出世早,你不是我的对手。”阳龙直退,不愿与阴龙正面交锋,因为花青瞳在一旁看着呢。

若非如此,他也很愿意就地格杀阴龙,然后将它吞噬,使自己成为混沌神兽。

阴阳二龙,皆是上古神物,阴龙天生便是兽身人首,后来有黑鳞加身,性情偏激忠贞,对主人生死相随。

而阳龙天生则是人体兽首,成长后有白鳞覆盖全身,但他修为深厚,可以隐去白鳞,将兽首幻化为人类头颅。

有着一日,阴龙也可以将兽身幻化为人体。

“大阴!”花青瞳唤阴龙的名字,大阴这个名字是天儿给阴龙取的,事实上,大阴之前叫小阴,只是后来它长大了,天儿又给它换成了大阴。

阴龙眼神不善地看了阳龙一眼,不甘不愿地飞回花青瞳怀中,花青瞳托起它的小身子,对它说道:“大阴,阳龙被我用罗天锁魂控制,现受制于我,不过只要他不做害我之事,我不打算杀了他,你修为不够,不要主动招惹于它。”

阴龙眨动黑幽幽的双眼,无声地看着花青瞳,点了点小脑袋,“好,主人,我知道了。”

它的声音还很细嫩。

阳龙目光连闪,心中判断不出花青瞳所言真假,或许她这番话就是专门儿说给他听的,有着一日,她或许会帮助阴龙将他杀掉吞噬,助阴龙成就混沌神兽。

不管怎么说,取得花青瞳的信任,解开罗天锁魂,是一定要做的。

阳龙不信任花青瞳,在阴龙出现在花青瞳身边之后,他就更加的提心吊胆了。

“主人,玉敏儿死了,外面来了一些摩家人。”阳龙说时,看了摩九胤一眼。

矿洞外,玉庆光一脸悲痛地看着摩桑,“桑爷,求你为敏儿做主,为玉家做主!”

摩桑神色淡漠道:“玉庆光,你我二家只是合作关系,你玉家非我摩家附属家族,我摩家没有义务管你玉家的闲事,你玉家人招惹了对手,没道理让我们摩家为你玉家出头,再者,你我两家交易之时,我摩家也从来没有压过价,占过你玉家的便宜,而且,你玉家平日打着我摩家的幌子,也没少谋取好处。”

这番话直接而毫不留情,玉庆光心中妄想让摩家出手给玉敏儿报仇的打算,瞬息落空。

玉庆光心中霎时恨极,面上却不敢流露分毫。

摩桑眼神冷漠地看了玉庆光一眼,“玉庆光,眼下的合作,我摩家也不是白用你付出,酬劳之前就以商谈好,你可是有什么不满的?”

玉庆光正待说话,就在这时,矿洞内忽有脚步声传出,瞬间引来摩桑和玉庆光的注意。

众人抬头望去,却见当先出来的是两名男子,他们的身后,则是一名女子和一头小毛驴,小毛驴的身上,赫然坐着一名小脸冷酷面瘫的小娃儿。

玉庆光不敢再挑拨摩桑为他玉家出头,但摩桑却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了那其中一名男子。

“少主!”忽然,摩桑叫了一声,神色微微有些欢喜地大步朝摩桑走去,拱手道:“少主,踏天小少爷!”

摩桑以为,少主和踏天小少爷比他们先一步进山,他们已经先一步到达了离魂矿前,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

摩九胤对着摩桑点了点头,抬步上前。

而一旁,玉庆光瞪大了眼睛看着摩九胤,少、少主?摩桑称这个男子为少主?他是摩家少主?

这个认知让摩桑的眼前突然一阵晕眩,天呐,他是摩家少主,而他之前,竟然还拿摩家来威胁他,真是丢人至极!

当时,这位少主的心里一定在嘲笑他吧?

玉庆光脸色青紫交替,极其精彩,他死死瞪着摩九胤,这个之前不被他放在眼中的男子,居然就是摩家的少主!摩家的少主啊!

玉庆光忽然心头冰冷一片,他想,这次,玉家恐怕是将摩家得罪死了。

但是,没有了摩家的支持,他们玉家又算什么呢?说不定回头就会被那些虎视耽耽的竞争对手给吞了。

到了这个时候,哪怕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他也得重新得到摩家的好感。

想到这儿,他腆着脸走到了摩九胤和摩桑的面前,弓着腰道:“在下玉庆光,见过摩少主,之前是在下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好歹地对少主出言不敬,但在下发誓,那绝非在下本意,若早知是少主驾到,在下又岂敢胡乱说话,一切都是在下的不对,还望着少主您大人大谅,不要与在下计较,都是误会一场……”

摩九胤目光冷冽地盯着他,这个玉庆光,倒是能拉得下脸面,而且玉敏儿才死,他竟绝口不提报仇之事,更不流露仇恨之色,反而拉下脸面来乞饶,若不是冷心冷情,就是非常能忍。

不论是哪一种,此人都须防备。

摩九胤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摩桑皱眉,“少主,怎么回事?”

“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摩九胤看了玉庆光一闪,淡淡道。

玉庆光弓着身,低垂的眼中全是浓郁的恨意,他恨那阳玉龙,更恨那阳玉龙的主人,在他看来,阳玉龙所做一切,都是于出他的主人在暗中指使,一时间,他心中对花青瞳的恨意,竟是超越了阳玉龙。

到了此时,他对花青瞳的身份已经了然,秋殿十二使!

摩桑眉头紧蹙,在他看来,玉庆光已经不能用了。

“少主,这位姑娘是?”摩桑却是看着花青瞳,眼神微亮,满含希冀。

摩九胤看见他眼中的希冀之色,不禁目光闪烁,连耳朵都烧红了起来,道:“桑叔,这是我十二妹妹,天儿的娘亲。”

“十二,这是桑叔。”摩九胤对花青瞳说。

“桑叔好。”花青瞳走上前来,对桑叔道。

桑叔的眼中不无失望,他满心以为少主终于开窍了,可没想到,人家姑娘已经连孩子都有了。

咦,不对!

桑叔目光闪烁,精明无比地看着摩九胤红透的耳朵,他可从来没有见过少主这种神情,难不成他们少主真的开窍了?

摩桑眼中顿时闪过一抹精光,听说这位十秋使虽然有了孩子,但是却没有男人!

这样一来,岂不是说,他家少主还有希望?而且,那位天儿小少爷来历不凡,连万象宫之主都不敢轻慢,若是少主真能将这位十二秋使娶回家,他摩家可是会举族欢迎的。

花青瞳沉默地看着这位盯着她,目光闪烁不定,沉默不言的桑叔。

她默默看向摩九胤,用眼神询问,这个桑叔,怎么就盯着她看,也不说话?

摩九胤一见桑叔那幅表情,就知道他又在算计着什么了,当即轻咳一声,摩叔有些尴尬地回过神来,一脸堆笑地朝花青瞳走来,热情地道:“原来是少主的十二妹妹,是青瞳姑娘吧?”

摩桑满脸笑意,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花青瞳被他的热情吓了一跳,换了旁人,一定会很是客气地称她为十二秋使,可是这位摩叔,却开口就是少主的十二妹妹,最后更是直接称她为青瞳姑娘。

花青瞳心想,也许是五哥哥的家人就是这么热情,不拿她当外人。

“是我。”花青瞳当即应道。

摩叔更是欢喜,夸奖道:“青瞳果然是丽质天成,灵秀动人,与少少站在一起可真不是一般的相配。”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一僵。

摩九胤耳根子上的红晕,腾地一下,布满了整个脖子。

摩桑又满意无比地看了花青瞳一眼,这才又笑眯眯地看向了君踏天小宝宝,“哟,踏天小少爷,您这是新得的坐骑?”

“是啊,桑爷爷,这是娘亲瞳瞳送给我的。”君踏天小宝宝有些骄傲地回道,他语调沉稳,虽然声音稚嫩,但却给人一小大人的感觉。

“嗯,很不错的小毛驴,你娘亲眼光真好。”摩桑只是扫了那小毛驴一眼,就直接睁着眼说瞎话。

花青瞳面瘫着脸,瞪大眼睛看着摩桑,她纠结地看着了摩九胤一眼,欲言又止。

她觉得五哥哥家的这位桑叔,有些怪怪的。

摩九胤尴尬地轻咳了一声,道:“十二,桑叔人很好的。”

“嗯。”花青瞳点了点头,五哥哥说好,那就好吧。

“摩九胤!”

突然,一声大喝,宛如惊雷一般从远处传来,摩九胤抬眼看去,却见四道身影正从远方腾空而来,他们速度极快,眨眼已到近前。

“摩九胤,没想到在此遇到你,甚好,来,你我一战!”那喊出摩九胤姓名的青年闪身而至,拔出背后黑色长剑,指向摩九胤。

“崔青阳,你来这儿干什么?”摩九胤无视了他手中的剑,而是皱眉询问他的来意。

崔青阳还未作答,便见其他三道身影也相继而至。

两女一男。

其中一名女子,是崔青阳之妹,崔玉柔,另外的一男一女,却是与崔家没什么关系,他们是西洲另一大家族,以傀儡术而闻名的王伯家族的一对天骄,女子名叫王伯乔,青年名叫王伯珏,他们还有一个弟弟,名王伯玉,在东大陆天河失踪。

来者共四人,却分别是西后家族崔氏嫡系,还有傀儡家族王伯家族嫡系。这二家均都是西洲的庞然大物,与摩家三足鼎立,共霸西洲。

“此处有神矿出世,难不成只许你摩家来,我们就不能来吗?”说话的是王伯家族的骄子,王伯珏,他显然是在回应摩九胤之前询问崔青阳的那句话。

摩九胤和摩桑皆是眉头一蹙。

连花青瞳都觉得心头一沉。

“摩兄,你们摩家可真不厚道,发现了如此神矿,竟然藏着掖着,若非是我们即时发现,说不定这那离魂矿就让你独占了!”王伯家的骄女王伯乔面无表情地说道。

王伯乔,堪称西洲第一美女,除了她的绝世美貌,她的修天赋也同样惊人,这是一名从内到外,从家世到个人都优秀无比的天之骄女。

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外表依然宛如双十年华,二十七八岁,在中央大陆的天眷者中来说,年纪着实不大,求娶之人颇多,但无一人能令这位骄女动心。

她的身姿婀娜挺拔,一身白裙飘逸出尘,凤眸波光潋滟,看着摩九胤时,眼中似有神光闪烁,威势逼人。

摩九胤同样面色冰冷地淡淡扫去,“你们傀儡家族难不成要用神矿炼制傀儡不成?”

“摩兄此言不差,我们王伯家就是想炼制出一尊神级傀儡。”王伯乔冷漠的脸上绽出一丝轻浅微笑,刹那宛如百花绽放。

摩九胤眉头紧蹙,到了此刻,他已知道此行必然危机重重,不论是崔氏,还是王伯家族,都是不是好相与的。

“那就各凭本事吧。”摩九胤冷冷地说了一句,转身对花青瞳说:“十二,我们走吧。”

花青瞳点了点头,和摩九胤并行,摩桑带人随后跟上,他看着二人背影,眼中又是一阵精芒闪烁,看看,多相配!

“十二秋使?”突然,王伯乔眼中冷芒一闪,盯着花青瞳的身影,美眸微微眯起,杀意涌动。

而一旁王伯珏的眼中也是闪过惊诧之色,然后便是盯着花青瞳的背影冷笑出声,“小弟失踪,生死不明,与她有极大关系!”

王伯珏和王伯乔对视一眼,二人眼中均是寒意涌动。

阳龙回头看了二人一眼,邪冷地勾了勾唇,然后紧跟在花青瞳的身边。

玉庆光在旁见状,眼中无声划过一道流光,他视线在崔家和王伯家族来回,心中有了思量。

这二家的到来,对于他来说,许是一个天大的机缘,那摩家不是想要神矿吗,哼,他偏要他们什么都捞不着!

一行人都浩浩荡荡地朝着那发出七彩之光的神矿所在地行去,王伯家姐弟二人的目光不时扫过花青瞳,眼含杀意。

而那崔氏兄妹二人,却也是不时地看向花青瞳,眼神竟是略显古怪,隐隐带着一些别样的意味。

若说王伯乔是西洲第一美女,以冷艳著称,这崔玉柔却是以妖女之名震摄了整片西洲,若论美貌,崔玉柔之妖娆,堪与王伯乔的冷艳并肩,再论修为,崔玉柔的天赋更胜王伯乔一筹。

两年前,二女在西洲宛城一战,结果崔玉柔险胜。

但是,王伯乔之美名,崔玉柔之妖名,越发响亮。

崔玉柔一身桃红衣衫宛如桃花仙子,香肩半露,娇艳动人,她一双盈盈水眸看向身旁的冷脸兄长,娇声道:“哥,那位就是三祖的女儿,大帝返祖血脉,她虽然已经有了孩子了,但并不妨碍你把她娶回家,她生的那个孩子更不简单,魔祖返祖血脉,娶了大的送了小的,怎么算都是我们赚了。”

崔青阳出生时,有黑色小剑伴生而出,两岁起,他就嗜剑如命,从小到大,他的生命中,除了剑,几乎没有旁物,但此刻,听到崔玉柔所言,他却是双眸一闪,抬头看向花青瞳的身影,冷冷凝望。

崔玉柔掩唇娇笑,忽然身影一闪,宛如惊鸿般朝花青瞳所在飞掠而去。

香风拂过,美艳女子落于花青瞳身畔,崔玉柔笑吟吟地道:“青瞳姑娘,真是闻名不如一见,你真是如传言一般……嗯,面瘫动人。”

面瘫动人?

花青瞳脚下一僵,歪头看向身旁女子,“你怎知我名字?”

崔玉柔美眸盯着她,眼底隐隐划过一抹惊艳之色,这时她才发现,这位闻名已久的十二秋使,大帝返祖血脉,可并非只是面瘫动人,她的美丽不张扬,却有种窒命的魅惑力,美人!

他大哥可真不亏!

崔玉柔笑的越发的动人,柔声道:“十二秋使的大名,谁人不知?”她笑盈盈地看着花青瞳的侧颜,嗯,脸蛋有些圆。

花青瞳又歪头看向身旁这位莫明和她套近乎的女子,她细细打量,崔玉柔这时轻轻一笑,道:“我姓崔,崔玉柔!”

“崔……”花青瞳看着她的笑容,心中忽觉有些眼熟,蓦地,她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幽光,一丝极诡异的感觉涌上心头,这崔玉柔笑着的时候,竟是与一人特别的相像,花青瞳脑海中记忆闪烁,崔姨娘的容貌猛不防浮现脑海。

不止是崔姨娘,还有那崔清婉……都姓崔。

花青瞳觉得自己一定是魔怔了,但是,极神似的容貌,相同的姓氏,还有这崔玉柔莫明其妙的套近乎,都让花青瞳的心中升起一股无比古怪的感觉。

是巧合吗?还是错觉?

崔玉柔见她面瘫着脸,眼中则起了波澜,惊疑不定,崔玉柔掩唇轻笑,眼中精光一闪,看来,花青瞳很敏锐呢,果然不愧是大帝返祖血脉,三祖可真是生了个好女儿。

崔玉柔轻声细语,声若黄莺般娇丽,“说起来,青瞳姑娘你与我崔家也颇有渊源,玉柔今年二十,青瞳姑娘你今年二十二了吧,这样,玉柔就叫你一声青瞳姐姐吧。”很快,就是嫂子了。

花青瞳皱眉,她连自己年纪都如此清楚,她还知道什么?花青瞳眼中忽而冷光一闪,她猛然出手,一把捏住了崔玉柔的喉咙,手下用力,将她提起,双脚离地。

变故突然,一行人都停下了前行的脚步,诧异地看着花青瞳和崔玉柔。

崔青阳目光一闪,闪身前来,如剑锋般锋利的视线,落在花青瞳的身上。

摩九胤目光霎时凛冽如刀,身形一晃,挡在花青瞳的身前,一时间,摩九胤和崔青阳眸光杀伐。

崔玉柔却是不慌,反而依然笑盈盈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心中蓦明不安,她冷冷盯着崔玉柔,问:“认识崔清婉?”

崔玉柔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却因为花青瞳捏着她的喉咙,让她说不出话来。

花青瞳手下一松,放开了崔玉柔,崔玉柔一边揉着喉咙,一边道:“青瞳姑娘莫非不知西后的来历?”

花青瞳一怔,她还真不知道。

崔玉柔看着花青瞳那双清澈的宛如碧空一般的眼眸,轻声道:“崔氏西后,三眼族圣母。”

这是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中央大陆的一些古老家族都知道的秘密。

花青瞳猛然瞪大眼睛,整个人都觉得无比吃惊,大帝有四后,东西南北,西后竟是三眼族圣母?

花青瞳茫然地看向摩九胤,摩九胤点头,“是这样没错。”

“那崔清婉……”花青瞳惊道。

“清婉,乃是大帝赐予西后之名。”崔玉柔笑盈盈地道。

花青瞳心头巨震,对于她来说,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秘闻,震的她有些魂不附体,怎么会,大帝的西后,怎么会是三眼族女子。

“我娘的失踪和你们有关?”花青瞳眼中渐渐升起杀意。如果崔清婉和三眼族有关,那么,她娘西门清雨的失踪定然也和三眼族有着极大的关系。

“青瞳姐姐你别着急,你娘很好,她很好,好极了,你不用担心,你要是想见你娘,等此间事了,你就跟我们去一趟崔家如何?”崔玉柔眨动美眸,笑意盈盈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死死地盯着她,“最后一个问题,你们崔家,是三眼族?”

“当然不是。”崔玉柔掩唇轻笑。

“娘亲瞳瞳,他们是人类,但是他们又与三眼族有着特殊的关系。”君踏天小宝宝开口,花青瞳回头看去,就见君踏天小宝宝的眉心,赫然张开一只金色竖瞳,竖瞳所看之处,任何虚假都无所遁形。

崔玉柔忍住那种被看透的感觉,惊叹地看向君踏天,“小公子说的没错。”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