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 大王叫我来巡山(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样的特殊关系?”花青瞳眸光暗沉,对于大帝西后竟是三眼族女子一事,她有些无法接受。

“跟血脉没有关系,但是有些说不清的丝线相连,我说不清。”君踏天小宝宝声音稚嫩,语气却沉稳,但他显然无法理清他的魔祖之眼看到的那些东西。

花青瞳眼中闪过深深的迷茫,她不知道小宝宝说的那种相连的丝线是什么,但她肯定,崔氏与三眼族有着极深的渊源。

崔玉柔看了君踏天小宝宝一眼,这才又看向花青瞳,只见她虽然面瘫着脸没有表情,但那渐渐深沉的眸光和冰冷的气息却流露出她对三眼族和崔氏深深的排斥。

崔玉柔觉得,她哥若真想把花青瞳娶回家,必须得改变花青瞳对三眼族和崔家的一些看法和成见,于是她主动解释道:“那些所谓的丝线,是因果,我崔氏祖上曾是人族至强者,被三眼族围攻濒死,后被三眼族圣母所救,至此才有我西洲崔氏。后来圣母重伤,我崔氏祖上为报恩,自愿让她转世到本族,无名,她成年后,记忆觉醒,因缘巧合之下成为大帝西后,大帝赐名清婉。”

花青瞳听的一阵不解。

“青瞳姐姐你或许在想,我崔氏祖上明明是被三眼族重伤濒死,为何还要感激同为三眼族圣母的救命之恩?那是因为,当时三眼族内部分裂严重,成为两派,圣母所在派系,他们主张与人族和平共处,是主和派;而以二祖等人一派,则是主张侵略杀戮,甚至奴役人族,手段十分残忍激进的激进派。我崔氏主上被主张侵略的二祖一脉所伤,本身与圣母无关,后又得圣母相救,我们自然是欠了圣母的恩情。”

崔玉柔道。

花青瞳面无表情,心绪无波,不论是主和还是激进,都改变不了他们都是异族的事实。

花青瞳对于崔玉柔的话完全无感。

见她无动于衷,崔玉柔又道:“后来,二祖一脉屠戮人族,天下染血,圣母一脉阻止杀戮,二祖一脉毫不留情,行事激进,大斥圣母一脉乃是三眼族叛徒,罪当诸杀,于是,那一次,三眼族中主和派被大肆杀戮,二祖残忍,屠杀同族也没有丝毫留情,那次之后,主和派势力大减,激进派成为三眼族主力,行事越发嚣张无忌。”

崔玉柔说到这里观察花青瞳的神色。

花青瞳的心中的确是惊讶的,因为她没有想到,三眼族那样团结的族群,居然也会发生残杀同族的事情。

“后来大帝平天下,三眼族激进派也残死无数,三眼族势力大大削减,激进派的意志被大帝的杀伐手段完全抹灭,面对种族的灭绝,他们再也生不如一丝侵略之心,只求生存。青瞳姐姐,那场杀代中,圣母功不可没,她忍痛杀同族,虽然对方是激进派,但圣母依然痛心无比,事后自栽于圣山。”崔玉柔道。

花青瞳面无表情的听着,崔玉柔继续道:“青瞳姐姐,任何一个族群都有善恶,便是我们人族之中,你认为都是好人吗?

圣母不是坏人,她向往和平,也崇尚正义,而不是杀戮和侵略,崔家因她而崛起,她因崔家而辉煌,种种因果,崔家和三眼族早已有了彼此间盘根错结的因果纠缠,虽无血缘,但却胜过血缘。崔氏家族,因她而万年不朽。”

花青瞳自然明白,事非对错,善恶敌我,有时与种族无关,一切只因立场不同。三眼族仇杀人族,但人族同样会仇杀三眼族。人族看不惯三眼族手段残忍血腥,但三眼族同样厌恶人族的虚伪狡诈。

她隐约明白万年前的事情,大帝不在意种族血脉而纳圣母为西后,许是因为立场和观念相同,为了共同的目标,或者说相同的利益共赢,他们打破了种族束缚,结为夫妻,不可谓不说是敢想敢做,随心而为。

只是,那是大帝,不是她。她与三眼族,或是崔氏,可没有什么共同的利益输赢,也没有相同的人生观念。

所以,崔玉柔所说一切,与她何干?

不论是人族,还是三眼族,来犯她者,就管杀了就好。

花青瞳面无表情,看向崔玉柔,道:“你说了这么多,都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我不管三眼族派系,也不管大帝与圣母的感情纠葛,更不在乎你们崔家和三眼族的关系,现在,我只想知道,我娘呢?你们抓了我娘想干什么?”

崔玉柔皱眉,暗道这花青瞳怎么如此心若磐石,不为所动。她想了想道:“青瞳姐姐,我说的那些事,都和你有关,或许你现在不明白,但是,等你见到你娘亲的时候,就会明白,我说过,你娘亲很好,你若是想见她,等此间事了,你跟我们回一趟崔家就好。”

崔玉柔盈盈美眸,对她释放无尽善意。

花青瞳眸光淡漠,心中突然狂跳,略有不安。

“娘亲瞳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别听她胡说八道蛊惑你,说不定他们在打什么坏注意呢。”君踏天小宝宝骑在小驴背上,面瘫着小脸认真提醒花青瞳。

花青瞳赞赏地看向他,点头道:“嗯,天儿真聪明,你说的对,说不定这个崔家就是三眼族安插在人族中的奸细。”

她说罢,不再理会崔玉柔,径直走到小宝宝的身边。

崔玉柔咬牙,气恼地看着花青瞳的背影,她说了这么多,最后竟然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真是气死她了!

怎么这花青瞳就跟一块坚硬的骨头一样,让她觉得怎么也咬不动。

还有那个小娃儿,你小小年纪懂什么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哪里有蛊惑你娘?哪里有打坏注意?

好吧,虽然她的确是在打着想让他们母子嫁入崔家的心思。但她总体来说,并没有什么恶意不是吗?再说了,她哥英俊无双,天赋绝伦,乃是一代剑神,嫁给他也不亏吧?

摩九胤淡淡收回和崔青阳无声厮杀的眼神,他走到花青瞳身边,拧眉严肃道:“十二,你得提防这崔家,他们在博取你的好感,其中必有所图。”

花青点了点头,“我看出来了,但是我没有办法,我娘亲还在他们的手上,等我们得到了神矿,我还是得和他们走一趟。”

摩九胤眉头蹙的更紧,不赞同道:“在这中央大陆上,没有人敢招惹我们万象宫,其他大陆我们或许鞭长莫及,但是只要在中央大陆,就没有咱们秋殿不敢干的事,要救你娘亲,咱们杀入崔家,不怕他们不交人。”

“不,我要跟他们走一趟,我觉得崔家对我有所求,崔玉柔想博取我的好感,还想改变我对部分三眼族的态度,我要跟他们走,我要看看他们到底对我有什么图谋。”花青瞳道。

摩九胤暗暗磨牙。十二自然不会想到崔家的目的,可是他做为旁观者却是看的十分清楚,那崔家,分明就是在打十二的注意。哼,就凭崔青阳?

摩九胤眼神不善地瞪了崔青阳一眼,打他们十二妹妹的注意,也不看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过得了他们秋殿这一关。

十二可是有着十一个哥哥保护的,就凭他也敢肖想十二?哼!

摩九胤的眼中滑过一丝轻蔑和不屑。

崔青阳面无表情,目光冰冷,他同样眼神冰凉地看着摩九胤,他,一定要打败这个家伙,当今天骄,唯有摩九胤的剑,最有挑战性,堪与他一战。

对于嗜剑如命的他来说,女人,岂能与剑相比?不过,若是为了家族,娶花青瞳倒也没什么,娶回家,也不影响他练剑。

队伍继续前行。

队伍最后方,王伯乔眼神如电般地盯着前方,片刻,她疑惑道:“哥,那崔玉柔跟花青瞳在说什么?我还从未见过崔玉柔这么讨好过谁。”

同为西洲骄女,即便放眼中央大陆,那也是年轻一代中排得上数的天才人物,不论是她,还是崔玉柔,都有着身为天才的骄傲。

因此,看到崔玉柔对花青瞳那般讨好,她才觉得的奇怪。

王伯珏也皱眉,“三年前在东大陆天河,小弟因她而失踪,至今不知生死,想来这花青瞳是有些本事的,我们不能小瞧,此次不要冲动行事,要谋而后动。”

王伯乔点头不语,暗自上心。

玉家一行同样走在最后,玉庆光修为也不俗,他刻意倾听之下,隐约听到了王伯家姐弟二人的谈话,他心中霎时无比激动,眼中精光一闪,小心翼翼地朝前看了一眼,见摩家无人注意到他,他便不动声色地朝着王伯乔和王伯珏靠了过去。

队伍离那发出七彩之光的矿脉越来越近,就在他们朝那矿脉行近之时,另一个方向,一道黑色的身影也飞快的朝那七彩矿脉接近着。

“有反应了,有反应了,王后的气息就在那边。”黑影的手中拿着一块玉牌,此刻玉牌发出莹莹柔光,玉牌中,有一缕王的灵魂气息。

因为幽冥契约的关系,姬泓夜的灵魂能感应到花青瞳的所在,中央大陆无比大,姬泓夜觉醒之后,便立即回到无尽黑海,黑海魔宫复苏,魔卫重新出世,姬泓夜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派出魔卫,拿着玉牌去寻找花青瞳的下落。

因为他隐隐有种感应,花青瞳就在中央大陆。

只是中央大陆太大,他只能通过这种方法去寻找。

黑影激动的连连颤抖,连忙拿出传音玉牌给姬泓夜传音,“王,我找到王后了,在十方山……”

他说完,收起玉牌,受到夸奖的他无比的得意,他高昂起头,背负双手,迈起了四方步,一步千里,缩地成寸,口中却是咿咿呀呀地哼唱起来:“大王派我来巡山呐,吚儿哟,吚呀吚儿哟~寻到王后抓回宫呐,吚儿哟,咿呀咿儿哟~大王派我来巡山呐……”

队伍越是走近那座矿脉,那七彩之光便越是璀璨夺目,几乎将整片天地都笼在一片七彩之中,绚丽而梦幻,美丽至极。

这是一座庞大无比的山体,一眼看不到边,那斑斓的七彩之光,就是从这座山体上渗透而出,直冲天际。

这座山体,就是那神秘矿脉的所在。

但是,在离那山体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时,他们就无法再前进了,仿佛有一层无形的薄膜将他们阻挡。

呼哧~呼哧~

宛如有巨兽在呼吸一般的声音传出,传入众人耳际。

“是大山在呼吸,不,是大山里的神矿在呼吸。”小毛驴背上,君踏天小宝宝打开魔祖之眼,金光射出,似能看穿世间万物一切真相本源。

小驴眼露精芒,诧异地看了背上的小娃儿一眼,然后它回看,盯着眼前的矿脉眼露炽热之色,驴蹄一仰,突地撒腿跃入了薄膜之中。

小驴载着君踏天绝尘而去。

“天儿!”花青瞳大喝一声,脸色猛然大变,她闪身便朝那薄膜扑去,却被狠狠弹回。

摩九胤一把扶住她,安抚道:“十二,别着急,这是层薄膜是矿阵,不打破它,我们是过不去的,那小驴是矿石兽,有它在,天儿不会有事的,你别担心。”

玉家跟在摩家最后方,此刻,玉庆光小跑上前,来到摩九胤和摩桑的身边,弓身问:“少主,桑爷,在下可以想办法打破这层薄膜。”

摩九胤看了他一眼,淡淡道:“那你去吧。”

阻碍在山体前的这层薄膜,是天然矿阵,玉家常年采矿,对于这一点十分的了解,他们可以根据采矿多年的经验,轻易找到阵眼,然后打破矿阵,轻松接近矿山。

如果换了一般人,也就只是强行打破矿阵,在一定程度上,会对矿脉造成一些损伤,神矿难得,这也正是摩家为什么会叫玉家一起来的原因。

然而今天,玉家却有些失手了。

因为,看着玉庆光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阵眼,更无法打开矿阵。

玉庆光的脸上不禁出现一层冷汗。

摩九胤面无表情,摩桑却脸色冷了下来,对摩九胤道:“少主,神矿非同寻常,不能以常理度之,看来,玉家这次也要失手了。”

摩九胤点了点头,“桑叔,做好准备,结阵强被矿阵。”

“呼哧~呼哧~”

山体不断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玉庆光的额头不禁渗出一层冷汗,他从来没有遇到如此棘手的矿脉,连最起码的矿阵都打不开。

就在这时,一直抱剑而立的崔青阳突地冷眸一闪,他猛然纵身高高跃起,长剑出鞘,剑锋所指,正是矿阵所在,他气势寒峭冷冽,直刺矿阵某处而去。

嗡!

矿阵巨颤,山体轰鸣,七彩之光陡然大盛,浓烈喷发而出!

崔玉柔眼睛一亮,他哥给力,这么主动破阵,或许能得到花青瞳的好感呐。

玉庆光的身体被这突然如其来的巨震而震的倒飞而出,倒地吐血受伤。

摩九胤看去,崔青阳回头,“摩九胤,你我二人联手,可强破此阵。”

摩九胤也不说话,拔剑高高跃起,与崔青阳一同从高空俯冲而下,二人长剑同刺向矿阵某处。

轰!

山体再次巨震,那笼罩在山体外的阵矿轰然破碎,霎时,七彩浓雾喷涌弥漫,转眼将天地都笼在一片七彩浓雾之中。

“吚……哟,动静那么大,把神矿吓跑怎么办?”黑色身影响从远处飞快掠来,他的身影掩藏在一块巨石后面,当看到矿阵强行被破后,他不禁一阵呲牙裂嘴。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被花青瞳的身影吸引,玉牌所指,正是牵引着花青瞳的身影。

“那就是王后啊……”黑色身影两眼放光,大概是觉得头上的斗蓬帽有些碍事,于是他一把掀了那斗蓬,露出一头披散着的黑亮长发,和一张精致魅惑的娃娃脸,这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比女孩子还要漂亮几分的少年。

当然,只是看起来而已,事实上,他已在无尽黑海沉睡万年,年岁不知几何。

此刻,他抓耳挠腮,不断眨动纤长卷翘的睫毛,盯着花青瞳的身影不断呢喃,“王后长啥样啊,她也不转过身让小风风看一眼,光看背影小风风心里难受啊,好奇啊,痒痒啊,还有小殿下,哎呀,那是小殿下吧,他咋也不转身让小风风看一看啊,真是急死小风风了……”

他不断地抓耳挠腮,大眼流露出热切急迫的光芒。

那边,矿阵被破后,七色浓雾弥漫,转眼将众人淹没其中。

花青瞳直觉眼前全是七彩之色,摩九胤,崔玉柔,以及其他人的身影尽数消失,似乎整片天地都被浓郁的七彩填满,她只身立在七彩世界之中,举目四望,除了七彩之色,再无他人,她忽感孤独茫然,就在这时,耳边忽有神音响起,她的眸光一阵恍惚,那神音仿佛带着魔性,让她的灵魂不断沉沦。

忽然,眼前的世界变了。

不再是七彩之色。

这是一座熟悉至极的宫殿,哪怕是经历无数轮回,她也对这座宫殿不会有一丝陌生,因为,她已在这里生活了五年。

朦胧的黑暗中,她的伤口被清凉取代,从未有过的舒服让她几乎想要落泪,但是,她却没有眼泪,司玄把她送给了这个人一夜,他们在欢好,这个人真温柔啊,他没有像司玄那样折磨她,第一次,她发现,原来真正的男女之欢,是这样的。

夜很漫长,天色将明,她在昏暗朦胧的床幔中,隐隐只看到他应该是一个长的很好看的男子。

忽然,耳边一阵热气喷洒,他温柔地和她说话,‘想知道我的名字吗?想看看我的样子吗?’

真温柔啊,可是,她的心中却一阵惶恐,知道他的名字能怎样?看见他的样子又能怎么样?沉默良久,她摇头拒绝。

他走了。她再也没有见过他。

“你是不是还在想他?你是我的宠物,我不能满足你吗?你这么淫荡,让我怎么惩罚你才好?”司玄脸色冰冷,她恐惧至极,耳边是那宛如恶魔一般的声音回荡,但是,如以往那样的折磨并没有来临,他说着难听的话,却无比温柔的惩罚她。

“瞳瞳,这是你的名字吧,我觉得叫你的名字也不错,你不许再想他,你看,我也能让你这么快乐……忘了他,忘了他,不要想那一夜,永远不要想。”

她只能瑟瑟发抖。

时光流淌,转眼又是五年过去,她沉沦在绝望的世界中,麻木无望,突然,一抹光绿滑过视线,在她的灵魂之中炸弹开一片绿芒。

帝元珠!

花青瞳陡然惊醒,她从前世的世界中醒来,睁开双眼,眼前依然是一片七彩之色,不远处,一道身影抱剑而立。

蓦地,那身影朝她冲来,双臂伸出,朝她环抱而来。

花青瞳眸光还有些迷离,在这一刻,却本能闪烁后退,身形宛如纪影飞出。

那人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她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别躲!”那人冷冷出声,霸道强势,再次朝她快速接近。

花青瞳眼神彻底清明,之前那七彩浓雾,唤起了她前世的一段记忆,那段记忆,被强迫的封尘,然后今天,却破封而出,那么清晰。

她看着向她扑来之色,眼中冷芒乍现,“崔家的人,你想干什么?”她厉声喝斥。

“我名崔青阳。”崔青阳触眉,似乎不满她不知他的姓名。

“崔青阳,你想干什么?”花青瞳挥手间,斧头在手,气势陡然凶狠,如果这个人找死,她一定像砍柴那样砍了他。

“抱你!”他想知道,抱一个女人,和抱一把剑,有无区别。

花青瞳却是脸色瞬间阴沉,她怒斥道:“看你冷冰冰的像个冰块,没想到内心这么不正经,你别过来,再过我真砍了你!”

“砍了他,砍了他,砍了他……”黑色身影躲在不远处愤怒地盯着崔青阳。

崔青阳面无表情,强势向花青瞳逼近。

花青瞳脸色阴沉,手中斧头高高举起,朝那崔青阳的一只手臂砍了下去。

锐气逼人而来,崔青阳忽觉危险,忍不住手臂一缩,眼中战意顿起,他蓦地拔出长剑,挥向花青瞳。

剑光扫来,花青瞳挥斧回击,当!锐音破响,二人身形皆是后退,崔青阳眸光大亮,盯着花青瞳的眼神战意升腾。

“王后,砍了他,砍了他,砍了他……”黑色身影在花青瞳身后碎碎念。不知几时,他来到了花青瞳的身后。

花青瞳后背一凉,猛然回头,只见一个精致无比的美少年正呲牙咧嘴地站在身后,不断朝对面的崔青阳抛眼刀子。

“你是谁?”花青瞳的眼神渐渐有些古怪。

“我——我是——”黑衣少年见花青瞳忽然回头朝他看来,还跟他说话,顿时语结,啊,原来他家王后长这样,真好看啊,呵呵呵。

少年突然脸红,语无伦次,两手害羞无比地绞着衣角,不好意思地道:“王后,大王叫我来巡山……”

------题外话------

二更中午12点

推荐好友文文《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蓝岚天空

苏婉在飞升渡劫的时候被天雷特殊照顾了,好不容易已经挨过前面八道天雷,就差临门一脚就可以去找师傅了,可是看着那八合一的天雷,苏婉都来不及吐槽,整个人都被劈没了。

被雷劈没了的苏婉重生了,重生在一个可怜的现代山村小妹身上,然后开始了她新的一段不一样的人生旅程。

极品亲戚拿了她的给她吐出来,呵,也别以为吐出来就可以了,照样得付出代价。

赌石古玩,行医救人,她一路谋了个亿万家产。

但风光太甚,引来不少人觊觎?

某人站了出来,不好意思,此人已被订走。

本文一对一军婚,宠文异能于一身,欢迎大家入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