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诱拐瞳瞳(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心急如焚,找不到君踏天小宝宝,她心中万分不安,乍一听到君踏天的声音,她简直就是欣喜若狂,不顾一切地朝着声音传来之处飞掠而去。

摩九胤闪身飞快跟上。

到了近前,花青瞳看到了那骑坐在小驴身上的小身影,心中顿时一松,一颗心瞬间落进了肚子里。然而,当她看到那小驴身旁的高大身影时,她的身子一瞬僵硬。

那是姬泓夜,不,那是姬泓夜,也不是姬泓夜。他是魔神壁画上的黑天魔君,他活着从图上走了出来。

他是黑天魔君。

花青瞳面瘫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白,他先找到了天儿,他想干什么?

他的容颜有些微微的变化,三年不见,除了更成熟外,也多一些微妙的区别,更完美了,更高大了,犹其是那一头及地的黑色长发和宛如夜之极至的黑色长袍,让他宛如成为黑夜变化身而成的魔神,而最耀眼的,却是他那双极至璀璨的金色瞳眸,宛如两轮金光耀眼的金日。

威严,高大,深不可测,从前的姬泓夜时而宛如冰山雪莲,清冷无边,时而如同妖娆红莲,出尘绝艳,却没有哪一时刻的他,如现在这样的真实,这样的尊贵而令人震撼。

花青瞳的心有一瞬的跳动,但更多的却是不安,这样的姬泓夜,哪怕有着那个霸道的契约存在,也依然给她极大的心理压力,尤其,他高大的身形此刻正站君踏天小宝宝的的身边。

她瞪大清灵灵的眼睛,粉唇紧抿。

她在不安。

看到她这副神色,姬泓夜金色的瞳眸蓦地一黯,她从来不曾信任他,在面对天儿时,他只是一个和她抢孩子的坏人。

若是从前,他或许会感到无奈。但是记忆觉醒,知道了她前世经历的他,又怎么会不明白?

对于伤痕累累的她来说,小宝宝,是她的一切,胜过一切。

他的心为她而揪痛,那璀璨的金色眼眸流露出温柔的光芒,很温暖的看着她,然后他迈动长腿,高大的身体,朝她走来。

花青瞳忽觉紧张,她想问他这三年过的怎么样,可有找到她娘亲的下落,但是,她最终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走来。

她的身后,摩九胤神情复杂,觉醒的黑天魔君,果然可怕无比,他的强大,深不可测,或许,只有殿主那样的修为,才能与他匹敌。

摩九胤不禁看向了君踏天,眼底闪过忧虑之闪,黑天一定不会让他的子嗣流落在外吧,尤其天儿还是魔祖返祖血脉。

如果天儿被他带走,十二该怎么办?

想到此,摩九胤的脸色不禁凝重非常,看向姬泓夜的眼神也越发的不善。

他并不认为姬泓夜对十二有多么深厚的感情,否则,十二不该是现在的样子。

眼看那魔神一般的高大男子朝着花青瞳走来,摩九胤越发的强烈戒备,眸光如刀。

其他人也都相继走了过来,小风风在人群的最前面,他一眼就看到了姬泓夜,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拍着手边跳边喊,“王,快抱王后,快抱王后,快抱王后……”

众人都眼神古怪地看向她。

君踏天坐在小驴背上,一脸黑线地看着这个家伙,眼神淡淡的鄙视,他的属下,居然是这副德性。

摩九胤默默拔出了背后的长剑,面庞紧崩地盯着姬泓夜,花青也瞪大了眼睛,有些无措地看着他,随着他的不断走近,带着给她的压迫力,也格外的强大。

忽然,他扬唇一笑,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以一种极酥麻的令人浑身打颤的声音喊道:“主人瞳瞳,酒窝终于见到你了,酒窝好想你啊~”

他高大无比的身体,一瞬间整个都靠在花青瞳的身上,他低下头,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

画风变的太快,所有人都反应不及,也有些适应不良。

摩九胤拔剑的动作陡然僵住,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小风风则兴奋的两眼发光,双手捧心,王好厉害,果然不愧是他们的王,他真是太会撒娇了,这下王后一定不舍得抛弃他了!

最被雷的不轻的,就要数君踏天小宝宝了,他狠狠地打了一个冷颤,险些一头从小驴背上栽下来。

“太要命了,太丢人了……”君踏天目瞪口呆地看着那挂在他娘亲瞳瞳身上撒娇的男人,真不要脸啊!

那之前被黑天魔君震慑住的王伯家姐弟二人,此刻更是觉得无法置信,那个发喋撒娇的男人,是之前威严冷漠的黑天魔君?

这种从远古天兽,突然变成家养土狗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花青瞳面瘫了脸,也有些懵,仿如魔神一般高不可攀的黑天魔君,瞬间从神坛走进人间,从魔君,变成了酒窝……

“你……”花青瞳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主人瞳瞳,酒窝好想你啊,你想酒窝吗?”他抬起头,用金灿灿的眼睛凝望着她,他两腮边的酒窝仿佛含蜜,身后亦似有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晃来晃去。

“我……”花青瞳语塞,事实上,这三年,她的确有想过姬泓夜,只是,她对他的想念,应该是出于牵挂她的娘亲,毕竟,姬泓夜是为了帮她找娘亲而离去的。

“反正,不管主人瞳瞳你想不想酒窝,酒窝是很想你,很想你的……”他抱住花青瞳,将脸埋进她颈窝里蹭啊蹭啊。

受不了了!

太肉麻了!

这是小宝宝和摩九胤同时的心声,几乎是同时间,二人同时出手,君踏天从小驴背上一跃而起,朝着花青瞳飞射而来,而摩九胤也突然出手,朝姬泓夜击去,他要把这不要脸到极点,肉麻到极点的男人轰远一点!

姬泓夜抱着花青瞳自然不愿松手,但是,在摩九胤的轰击和小宝宝的推挤下,他高大的身形硬生生地被挤到一旁。

君踏天小宝宝瞬间占据了花青瞳的怀抱,花青瞳瞬间宛如看到救星般抱紧了小宝宝,无语地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委屈地看着她,样子似乎有蔫头搭脑。

“娘亲瞳瞳,他太不正经了,我们不要理他。”小宝宝用小胳膊环抱住花青瞳的脖子,用亮晶晶的眼神对花青瞳说,那小眼神中,充满了对姬泓夜的不屑。

花青瞳心中霎时一甜,小宝宝最在乎的人,果然是她。

她抬眸,看向姬泓夜,恰好对上他温暖的眸光,眸底淡淡宠溺。

花青瞳忽地心中一跳,莫明紧张,她下意识的抿紧了唇,有些犹豫地开口,“你可有我娘亲的下落?”

“我见过瞳瞳的娘亲了。”姬泓夜点头,对她温和说道。

“和崔家有关吗?”花青瞳看了眼身后的崔家兄妹。

崔青阳在她手里落败,此刻正双手抱剑,冷冰冰地看着这边,而崔玉柔则是双眉紧拧,眼神不时在花青瞳和姬泓夜之间来回。

姬泓夜眼神黯了黯,缓缓道:“我已经见过瞳瞳的娘亲了,她很好,性命无忧,其他一切也都很好,她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

“哪里?”花青瞳满眼希冀地看着他,姬泓夜微笑着道:“一个上古秘境里。”

“上古秘境!”花青瞳大吃一惊,她知道上古秘境是什么地方,因为,她不久前才从某一个上古秘境中出来。

而问题,她娘亲怎么在一个上古秘境中,她是怎么进去的?不知为何,她的心突然不安,她仿佛想要求证什么,瞪大眼睛,迫切地看着姬泓夜。

姬泓夜走上前,伸手温柔地抚摸她的长发,轻声说:“别担心,她一切都好,我还见到了正义候,他也没有大碍,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此间事了,我们找个地方,慢慢聊。”

花青瞳沉默了一下,没有再追问,而是压下了心头的迫切。只要娘亲没有事就好。

她的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

姬泓夜温柔地看着她,他高大的身形,将她和君踏天小宝宝都笼在一片阴影中,仿佛是一棵能为他们遮风挡雨的大树。

摩九胤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一幕,他看着姬泓夜眼底的温柔,那温柔作不了假,哪怕是他,也能感知到他温柔眸底,更深处的真情,这个男人,他爱十二。

而最让他觉得失落的却是,十二似乎并不排斥他,相反,她无意识的接受了他的一些亲密举动。

而就在这时,姬泓夜却是抬头,朝他一拱手,微笑道:“摩五哥!”

噗!

摩九胤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因为,眼前这让他非常看不顺眼的家伙,可是黑天魔君,他不再是转世之身,而是真正的黑天魔君,和大帝一个时代的黑天魔君,而此时,他一脸恭敬地叫他五哥。

然而,他却丝毫感觉不到欢喜,只想揍人怎么办?

摩九胤黑着脸看了他一眼,冷冷道:“不敢当,黑天魔君可是前辈。”

姬泓夜依然微笑,“摩五哥客气了,论辈份,摩五哥的确是当得起的,摩五哥千万不要谦逊。”

谁谦逊了?老子只是看不惯你,你难道不明白?

花青瞳在旁看的分明,她瞪大清澈的眼眸看着姬泓夜,不论他黑天魔君的身份,酒窝他,他比五哥哥的年龄还要大上两三岁吧,那声哥,他是怎么叫出口的?

摩九胤磨了磨牙,他打算看紧十二,不能给这家伙可趁之机,还有天儿,他得让天儿也防着他。

姬泓夜则一直笑眯眯的。

而队伍的最后方,却是有一个青年眼神怨毒地盯着他们,他看着花青瞳,以及她怀中的小宝宝,眼神宛如淬了剧毒,他无声冷笑着,宛如一只伺机而动的毒蛇,只要他们不小心,他就会给予他们窒命一击。

他是玉天朗,他将玉敏儿的死,最终都归结到了花青瞳的身上,他要让花青瞳也体会一下,失去所爱的滋味。

“咴儿~咴儿~”小毛驴在那边不耐地刨起了蹄子,它觉得那家人一个比一个不正常,一个比一个可恶,一个比一个肉麻,他身上的鸡皮疙瘩都掉一地了。

它斜着驴眼,不耐地盯着花青瞳三人。

花青瞳看了小驴一眼,对摩九胤说:“五哥哥,我们进去吧。”

摩九胤摸了摸她的头,又摸了摸君踏天小宝宝的,君踏天小宝宝小脸涨红,五舅舅真是的,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摸他的头,他可是男人。

摩九胤率先带人欲朝矿山里走,走了一步,他又回头,对姬泓夜道:“黑天魔君,你修为高强,不如你随我一起前行一步?”

姬泓夜微笑不语,却是默默走到他身边,与他并行在最前方。

“完了,完了,黑天魔君来了,看来,哥你能娶到花青瞳的希望,十分渺茫了。”

崔玉柔皱巴着脸沮丧地道。

崔青阳面无表情,他还在琢磨之前与花青瞳的一战。

崔玉柔皱眉,盯着姬泓夜的身影,“哎,我看那黑天魔君,好像很在乎花青瞳的样子,哎,哥,虽然你是我哥,但我还是不得不说,如果花青瞳嫁给黑天魔君,要比嫁给你幸福无数倍。”

崔青阳眉目一动。

“不娶,花青瞳很强,回去和父亲说,我们崔家最好打消这个注意吧。”崔青阳冷声道。

崔玉柔看了他一眼,罕见的没有再说什么,主要是,黑天魔君给他们的冲击有点大,不论是从哪方面来说,都比他哥强了太多,最重要的是,花青瞳的孩子,是黑天的子嗣。

忽然,崔玉柔轻笑一声,道:“呵,想来真是好笑,那么多势力想要和魔君联姻,想要让他们的女儿生下魔君的子嗣,从而对他们进行牵制,结果谁都没有成功,反而是花青瞳,他们的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现在黑天觉醒,无可匹敌,估计,没有人敢再招惹花青瞳了。”

崔青阳道:“大帝返祖血脉,本身就不简单,没有黑天魔君,只要她成长起来,就不好惹。”

“听说,花青瞳已经和君泽太子接触过了。”崔玉柔道。

崔青阳抱着剑,没有说话。

队伍渐渐进入矿洞之中,此处矿洞在山体中自由形成,到了矿洞中,发现矿洞不像矿洞,反倒是像极了一座宏伟华丽的地下宫殿,七彩之芒在洞内折射出莹莹光华,但四下平坦空矿,仿佛无边无际。

他们行走在其中,连脚步声,都荡起阵阵回音。

“这里是神矿,住着一头十分强大的矿石兽,它比我强大很多,它是神矿的守护兽。”小驴如此说道。

众人惊讶,花青瞳问,“那头十分强大的矿石兽,它就住在这里吗?”

“对,这里是它开辟出来的住所,不过,它不常现身的,想引它出来,很难,很而不现身,我们根本找不到神矿隐藏在山体的哪个位置,毕竟,山体这么大,我们总不能一直就这样走下去,要知,神矿也是会移动的。”

花青瞳想了想,说:“我知道有什么办法引出矿石兽。”

众人都朝她看去,然后,便听她唤道:“毛毛,晶晶!”

转瞬,两个小娃儿出现,他们一出来,众人就哑然,这是她的天礼,对啊,其实也简单,天礼,对于强大的矿石兽,有着极大的诱惑力,相信不用多久,那头矿石兽就会被引出来了。

而一出现的毛毛和晶晶,扫了一眼围,然后视线本能地定格在君踏天小宝宝的身上。

又一个小伙伴!

切,小屁孩!

这是晶晶和毛毛不同的心声。

“天儿,俺叫晶晶!”晶晶皮肤白皙如玉,只有四五岁大小,它穿着一件五彩肚兜,其他部位裹着斑斓的五彩雾气。

君踏天小宝宝歪头看了一眼晶晶,面瘫着小脸点了点头,然后从自己的小荷包里掏出几颗莲子塞给他,“晶晶乖,给你吃莲子。”君踏天小宝宝意外的温和好说话,用近乎一种温柔的语气和晶晶说话,最后并且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宠溺地拍了拍晶晶的发顶。

晶晶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欢喜地接过莲子,眼睛笑成了月牙,开心地道:“谢谢天儿,俺也有礼物送给你噢!”

说着,它的小手变出一朵洁白圆胖的蘑菇,“天儿,给你吃蘑菇。”

晶晶眨巴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将蘑菇递给君踏天。

君踏天的面瘫的小脸微微僵硬,但他还是宠溺地看了晶晶一眼,接过了它的蘑菇,温柔地说:“谢谢晶晶。”

晶晶开心极了,用纯稚的大眼睛看着天儿,希冀地道:“天儿,咱们一起玩吧!”

天儿眼神纠结,坐在小驴背上默默地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伸出了小手,“来!”

他将晶晶接到小驴背上,两个差不多一般大小的小娃儿一起坐在小驴上,光看外表的话,怎么都是两只萌娃,可是看言行举止,却发现,一个老成持重,一个却是真正的小娃儿。

天儿很是宠溺包容地哄着晶晶,晶晶开心地咯咯直发笑,而反观天儿,则是面瘫的小脸上一阵无奈,娘亲瞳瞳的天礼娃娃太粘人了,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天儿,俺能把莲子送给老大一颗吗?”这莲子太香,它吃了一颗就不舍得吃了。

晶晶拉住天儿的衣袖认真地问。

“不用,我给她,你的留着自己吃吧,不要一次吃完,这莲子有魔性,对你好处不大,你分开吃。”天儿耐心地叮嘱。

“嗯,俺知道了,谢谢天儿,天儿,你真好!”晶晶一脸感动地说。

天儿又掏出几颗莲子递向毛毛。

毛毛横眉怒目,扎着朝天辫,双手叉腰,没好气地瞪着晶晶,“主人瞳瞳让咱们出来是干活的,你到好,就知道玩!”

晶晶委屈地巴眨着大眼睛看着的毛毛,小嘴微瘪,眼看就要哭了。

天儿忙道,“晶晶别哭,娘亲瞳瞳不会怪你的,毛毛姐姐,你别这么凶,你总是这么凶,长大了会嫁不出去的,给,快吃莲子。”

天儿哄了晶晶哄毛毛,十分稳重。

毛毛小脸涨红,有些涨红,她居然被比她还小的小娃儿给哄了。但考虑到他是小主人,便也不多计较,而是一副大姐派头地接过莲子,嘎嘣一声扔进嘴里嚼巴着吃了,然后她一挥小手,一颗又圆又绿的仙人球便出现在手中,“小天儿,给,这是毛毛姐姐给你的礼物,关键时候用这个打人哦!”

众人看着三只小的,早就一阵无语憋笑,三只好萌,怎么办?尤其是小驴背上的那两只,真是一个比一个软萌,好想抱在怀里揉捏啊,这样的小娃儿,对于女子的杀伤力,显然更加的大过男子。

崔玉柔早已一脸火热地朝着小驴悄悄靠近。

就连王伯乔,都不由的软了神色。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底却含着笑意,不过,她看着小宝宝给出的莲子,不由的看向姬泓夜。

“娘亲瞳瞳,这是酒窝给我的莲子,可香了,吃了身体很舒服,他说,他家有很多这样的莲子,还有莲子王!”君踏天回头,巴眨着大眼睛一本正经地对花青瞳说。

花青瞳的心一沉,什么意思,酒窝想诱小宝宝很他回黑海吗?

姬泓夜看着她,见她神色微变,不禁一阵心疼,心道,我是想诱你跟我回家啊。

小宝宝接着道:“不过,他说莲子王很宝贵,长在无尽黑海里,很难摘下来。”小宝宝一脸向往,对莲子王表现出很强烈的渴望。

花青瞳从未见小宝宝对何物如此渴望过,她看着他小脸上的神色,心里难受的不得了,她粉唇紧抿,她总不好对酒窝说,让他把莲子王送给小宝宝吧。

如果那样做了,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将小宝宝推给了他。

“其实天儿想要,也没什么,莲子王虽然很珍贵,但如果天儿想吃,不如就到黑海一趟,我亲自摘了给送你。”姬泓夜道。

小宝宝顿时有些意动,他巴眨着大眼睛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蓦地一阵心慌,酒窝果然想诱天儿到黑海去,她几乎是想也不想,就道:“不行,天儿没有空的,天儿要跟他五舅舅学习炼器的,对不对,五哥哥?”

她忙看向摩九胤。

摩九胤点头,目光不善地看向姬泓夜,眼神暗含杀伐,如果这个人敢伤害十二和天儿,他一定会不惜一切和他对上,哪怕他是黑天魔君。

姬泓夜却并没有强求的意思,他蹙了下眉,有些失望,“这样啊,天儿没有时间,那瞳瞳,你想去黑海看看吗,那里无尽广大,十分壮阔,也许,那颗莲子王快要成熟了。”

姬泓夜征求般的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一阵迟疑,但她看向君踏天小宝宝,见他眼中依希有着渴望之色,显然,小宝宝很惦记那颗莲子王。

于是,她几乎是毫不迟疑地道:“好啊,我想去,等我们找到了神矿,我们就去吧,只是要打搅了……”她有些不自然地对姬泓夜道。

姬泓夜眼底含笑,“怎么会,主人瞳瞳,连我都是你的,无尽黑海,自然也是你的,到了那里,你才是真正的主人。”

花青瞳脸颊通红,虽然她知道姬泓夜是指那个契约,因为那个契约,她成了他的主人,他的一切都是她的。

花青瞳抿紧了唇,不再多说,她怕多说多错。

摩降胤蹙眉,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怒意,他明白了,这黑天魔君真正的目的,根本就不是天儿,而是十二!偏偏十二身在局中,并不自知。

他不由看向了天儿,见他小脸严肃,目光清明,显然,之前一切,都是他在与黑天联手演戏给瞳瞳看,天儿想骗十二去无尽黑海。

摩九胤不禁眼神复杂,这世上,血缘,果然是斩不断,他无声地叹息一声,天儿希望十二和黑天魔君一起,他能够理解,毕竟,他们是他的亲生父母,他这样做,也无可厚非,而最重要的是,黑天对十二并非无情,十二对黑天也,并不排斥。

摩九胤眉头紧锁,一时间心脏有些酸涩闷痛,脸色也有些微微的发白。

他转移话题,“十二放出了天礼,怎么那头守护神矿的矿石兽还是没有出现?”

几乎是在他身音刚落之际,便听一个十分猥琐的声音响起,“啊啊啊,好可爱的小娃娃啊,两只,不,三只!”

光听声音,就知道那说话之人正在流口水,众人悚然一惊,便见前方不远方,一个体型高约一丈,身体乃是七彩之色的光头大汉双眼放光盯着小驴背上的两只小娃和小驴身边的毛毛,嘴角溢出可疑的液体。

轰隆隆——

大汉几乎是颇不急待地朝着这边冲来,“好可爱的小娃啊——”

------题外话------

时间到了,先上传,娃去修改错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