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 得偿所愿/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人……”花青瞳不禁倒抽了一口气,面瘫的脸隐隐发黑。

“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了你是我的王后,瞳瞳,我们进去吧,你现在要是转身离开,一定会被这些人围攻,还有,你不是想知道你娘亲的情况吗?”

姬泓夜拉住她的手,温柔劝说,但所说内容,让花青瞳心中一阵愤闷。

最终,他牵着她的手,一起踏上黑海。

众魔卫喊声一静,纷纷再两侧退让开来,黑水翻涌,在中间搭起一座通往魔宫内部的长桥,供两人通过。

厚重而古朴的魔宫大门沉缓打开,姬泓夜和花青瞳一起踏入,不久后,大门合上,黑海之上,无数魔卫欢呼声荡起,愈加激烈荡漾,令外面窥视的那些人,面色各异。

黑天魔君,竟然如经喜爱这位王后,甚至于,他的部下们竟也都如此欢迎。

最终,各方人马纷纷退却,他们打算先将此间事情回去禀报主子后,再另做计较。

魔宫内部,柔和光芒从四周洒下,将整座宫殿映照的宛如白昼,此处没有金碧辉煌,却散发着一种深邃的沧桑古意,花青瞳面瘫着脸,心如擂鼓,她在紧张。

姬泓夜牵着她的手,感受着手心里温暖的柔软,他的眼中荡起层层柔情涟漪,他感觉到她的手心出了一层薄汗,感觉到她的紧张与不安。

他们一起来到那张黑色巨石雕刻而成的大床边,那床格外的大,便是十余人在上面翻滚,都会显得格外的宽松舒适。

明亮柔和的淡金色纱幔从天垂降,花青瞳被迫坐在了床上,粉唇紧抿。姬泓夜却单膝跪地,蹲坐在她脚下,仰头温柔地看着她。

“你……”花青瞳开口,却不知要说什么,顿了顿,她施法,兀自将他体内的那张罗天锁魂的小网散去。

姬泓夜感觉心脏处一阵轻松,眼底盈满笑意,“瞳瞳,喜欢这里吗?”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花青瞳沉默。

“瞳瞳……主人……”姬泓夜声如呢喃,撒娇般地抱住她的双腿,将脑袋搁在上面。

花青瞳的脸顿时通红,她忙伸手推他,却发现他抱的很紧,她用力,他的身体向后仰倒,但抱着她双腿的手却没有松开,于是,她下盘被拖拽,整个身体都向前扑倒,压在姬泓夜身上。

气氛霎时一片静默。

花青瞳面瘫的脸,青红交替,丹凤眼怔怔发直,一片呆滞,因为,压在姬泓夜头上的,不是别处,正是她的胸部,甚至于,她能感受到那处传来的阵阵湿热气息,他的呼吸吹打着她的敏感之处,阵阵战栗。

惊恐,害怕,还有别样的滋味,一切有些陌生,但又并不陌生。

花青瞳的眼中霎时被激起一层薄雾,整个人僵着身子不敢动弹,也无力动弹,此刻,她整个人都酸软无力,只有心脏狂烈的跳动,几乎快要跃出嗓子眼儿。

片刻,姬泓夜双手环住她的腰,翻身坐起,正好,花青瞳坐在了他的腿上,缠着他的腰。

这种势姿……

花青瞳立即开始挣扎。

姬泓夜双臂收紧,不愿放开,花青瞳被牢牢固定在他怀中。

花青瞳眼睛登时红了,眼中浮起惊惧不安的水汽,姬泓夜抱紧她,低头将唇搁在她的耳畔,温声道:“主人瞳瞳,酒窝任你处置……”

花青瞳身体一僵,歪头惊怒地瞪向他,太不要脸了,他这是强迫她‘处置’他吗?

姬泓夜抱着她不放手,委屈地眨了眨眼睛,金色的眼眸之中,霎时就漫上一层雾气,他无比委屈,“主人瞳瞳,你忘了咱们的第一次了吗?你当时不仅十分霸道的扑倒了我,还……还咬了我的鼻子,牙印过了三天才散去,然后,你还撕碎了我的衣服,然后……夺去了我的身子……”

随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来,宛如控诉,花青瞳面瘫的脸僵硬的阵阵抽搐,面颊涨红发紫,无地自容。

扪心回想,酒窝说的似乎并没错,是事实。

姬泓夜又眨了眨眼睛,眼中的雾气霎时泛滥开来,欲落不落,他声音哽咽,如泣如诉,“后来,你就不打算认帐了。要不是我下了幽冥契约,你压根就不会为我负责,后来要不是我主动,你估计永远都不会再跟我那样了,你要知道,你主动夺去了我的身子,若是再不理不问,我有多痛苦……”

“你——”花青瞳瞪大眼睛,怒视于他,前面还让她颇觉愧疚,可是后面,那是说的什么话?

“这还不算,主人瞳瞳你还有了我的小宝宝,到现在为止,小宝宝只叫你娘亲,也没叫我爹,我好委屈,好伤心,好难过……”

他的眼中泪水闪烁,险些脱眶而出。

花青瞳浑身僵硬,呆呆地看着他,因为,酒窝说的没有错,她的确是不想让小宝宝认他,因为在她看来,小宝宝只能是她的。

她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没道理,可是……她也好委屈,于是她闷闷地道:“你可以找很多人给你生,我只有小宝宝。”

姬泓夜沉默看着他,片刻,他幽幽地道:“主人瞳瞳,我其实是很保守的人,我根本就接受不了有别的女人碰我……”

花青瞳面瘫着脸,瞪大眼睛呆呆地看着他。

姬泓夜巴眨眼眸,继续道:“我……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你……”花青瞳的面瘫脸顿时绿了。

姬泓夜接着又道:“不过,我是不会让你负责的,主人瞳瞳,我就跟在你身边,当你的宠物,你千万不要抛弃酒窝啊……”他哀怨万分。

花青瞳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负心人。

明明,一开始是他霸道,给自己下了幽冥契约,让自己成为他宠物,还一次次的强迫自己和他做那种事,当初他因婚约在身,摄于四大亲王的压力拒绝娶她,险些让小宝宝成为庶奴,若不是她立誓要此生不嫁,一个人带大小宝宝,天知道她和小宝宝的命运现在是什么样的?

可现在,他倒是反过来控诉起她来了。

花青瞳委屈无比,也顿感愤怒,不禁剧烈的挣扎起来。

姬泓夜连忙抱紧她,委屈地说:“主人瞳瞳,现在酒窝是你的宠物啊,你要是不要酒窝,酒窝估计就没人要了,嘤嘤嘤……”

花青瞳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很委屈的人,这个家伙现在和他翻旧帐是要闹哪样?

于是,她轻咳一声,严肃地看着他,说:“那个幽冥契约,也不是不能去掉,我更不会拿它控制你什么,你是黑天魔君,你一定有弄掉它的办法,到时候,我一定会全力配合你解除那个契约,还有小宝宝,我这一生只有他,你、你别跟我抢,只要你开口,这天下肯定有很多女人愿意给你生……”

“就因为我是男人,所以,我就应该去找别的女人来污染我的身体……”姬泓夜幽幽说道。

花青瞳沉默,她也觉得自己这样说没道理。可她又觉得姬泓夜这种说法有些奇怪。

“瞳瞳,你能接受别的男人碰你吗?”姬泓夜轻声反问。

花青瞳一滞,汗毛倒竖,怎么可能,这一生,与酒窝生了天儿已经是意外,再与别的男子亲密接触,她完全无法接受。

“我也和你一样,我也接受不了别人,主人瞳瞳,我是你的,从身到心,我要为你守身如玉。”姬泓夜继续道。

花青瞳明白他的意思了,“你、你要和我抢天儿吗?”她声音颤抖,有些惶恐。

姬泓夜心中郁结,他想说,我想抢你,抢你,抢你!

但他忍了忍,说:“也不是,我就是想成为主人瞳瞳你的宠物,你有空,就来宠幸宠幸我……”

花青瞳神色僵硬,她这回真的明白了,酒窝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和她做那种事,一瞬间,花青瞳浑身僵硬,怒气升腾,亏他说了这么多,他可真是煞费心思……

姬泓夜眼底幽光闪过,抱着他的怀抱缓缓收紧,他将脸埋近她的颈窝里轻蹭,柔软的唇瓣轻轻擦扫过她的脖颈肌肤,花青瞳一阵颤栗。

忽然,她惊觉一阵湿热柔软的触感在锁骨处轻轻传来,她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在舔她。

姬泓夜眼眸幽深,盯着她形状漂亮优美的锁骨,脑海中闪过前世那夜记忆,她伤痕累累,鲜血淋淋,他突觉心痛窒息,不禁想更加温柔的爱她,亲她,将她与自己融为一体,保护她,再也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花青瞳突然觉的,气氛有些变了,这种微妙的变化,让她突然不安至极,当她感受到他的手解开她的衣裙时,她终于一个激灵,完全的清醒。

“酒窝,你要做什么?快放开我!”她慌了,惊惧地开始在他怀中挣扎。

刺啦!

衣衫破碎声响起,花青瞳一僵,低头一看,酒窝衣衫尽碎,神魔之体完美无瑕,映照在她的视野之中,全无遮掩。

“主人瞳瞳,你……你居然扯碎了我的衣服……”他一脸不敢置信的震惊。

花青瞳瞪大眼眸,比他更震惊,“我没有,分明是你自己……”花青瞳愤怒极了,明明就是他自己弄掉了自己的衣服,却反过头来过是她弄的,她原本惊恐的情绪,被他这般无赖的做为气的头顶冒烟,也顾不上害怕了,直想将他扑倒,狠狠地揍上一顿。

她很生气,非常生气。

“主人瞳瞳,酒窝现在都被你看光了,不过,你早就都看过了,我不害羞的……”他继续说道,花青瞳气的大喘气,无赖,无赖,真是无赖至极。

姬泓夜双眼幽怨地盯着她,看着她眼中惧意散去,被气的眼中几欲喷火,小脸通红,这样的她,尽显勃勃生机,他的眼中闪过浓浓的温柔爱意,不动声色地褪去她身上最后的束缚,抱着她,一起一落。

“啊——”

“唔——”

二人同时发出异样声音,双双战栗。

花青瞳瞪大双眼,显然还无法置信发生了什么。

“唔……”姬泓夜双眉紧锁,一脸痛苦,他惊讶地看着花青瞳,“主人瞳瞳,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花青瞳瞪大眸子,惊怒地瞪着他,脸上犹自不可置信。

“我都要抱你起来了,你居然……居然……”姬泓夜脸庞涨红,他也一脸惊讶委屈,事实上,他已被那销魂噬骨的快感没顶,极致隐忍。

“主人瞳瞳,你要宠幸酒窝,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好让酒窝有个准备……”他幽怨又羞涩地道。

“酒窝,你还要不要脸……”终于,花青瞳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一脸麻木地问出了心头最真诚的话语,然后,她哭了。

气哭的。

她气的瑟瑟发抖,却因为身体的颤动,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彼此。

“唔……我的主人,我的瞳瞳,既然如此,酒窝一定会满足你的……”姬泓夜金眸暗沉,水光潋滟,他已隐忍到极致,忍不住的抱着她开始起起伏伏。

花青瞳被迫用双手环住他的脖子,面瘫的脸上,红晕遍布。

他们就坐在地上,身后,是还没用上的大床。

花青瞳脑海空白,双眼发直,喉咙里隐隐发出压抑的低吼,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

而惊奇的却是,她没有害怕,没有恐惧,仅有的怒气,却已被他的动作彻底冲散。

姬泓夜的心,这一刻是感动的,他终于又得到她了,终于又得到她了,他想,再生个小宝宝吧,只有这样,他们才能紧紧相连,再也无法分割了。

黑海波浪翻涌,浪花飞溅,阵阵神音从海底传出,无数魔卫欢腾呐喊,红绸飞上古老魔宫,让他染上喜色,鲜花和瓜果被堆砌如山,生机鲜艳,空中金色拱桥横过长空,无尽黑海,迎来光明。

十余天的狂欢,绵延不息。

与此同时,各大势力,各有盘算。

半个月后,花青瞳躺在床上,身旁是一脸委屈无辜的男人,“主人瞳瞳,分明是你宠幸我,霸王硬上弓,怎么到头来还怨我?”

花青瞳万象境的修为,体质强悍,但此时,硬是没了力气,浑身酸软,力气没了,脾气也没了,唯有无力沉默。

“主人瞳瞳,你是不是觉得酒还表现的不够好,主人瞳瞳,都是酒窝的错,酒窝这就重新补过,争取让你更快乐……”说时,他已一脸坚定的压了过来。

花青瞳顾不上沉默了,张嘴便要怒吼,却在这时,那柔软唇瓣已经压下,将她的声音堵回。

唔。

花青瞳气的青色的眼眸冒出腾腾怒火,最后依然被滚滚浪潮淹没。

阳龙坐在一片黑色的莲叶上,看着周围魔卫们举杯欢庆,热闹喧嚣,脸色一阵复杂。

那位美丽的公主殿下,终是没有逃得过那位黑天魔君的手心。

黑海的狂欢还在持续,各大势力却已经在紧锣密鼓的盘算着,不少郡主,贵女,以及圣女均被挑了出来,跃跃欲试。

中洲定元宫,君泽放弃了追杀血魔,在收到黑海欢庆王后回归的消息后,便怒发冲冠,杀机滔天,直冲黑海而去。

万象宫,君踏天小宝宝脚边,一个胖娃娃抱着他的脚,仰起的小包子脸上,口水泛滥。

“咯咯,小美人……”小包子一边噘着小嘴,一边两眼冒光。

“七塔!”君踏天小宝宝看了一眼脚边的小胖娃,忍不住仰声高呼。

寂静无声,毫无回应。

七塔是那人形矿石兽的名字,但至从到了万象宫,见到了塗一竺等小娃娃后,七塔就被新出现的小娃娃们吸引了注意。

最开始,大汉对胖乎乎的塗一竺小娃娃喜爱的不得了,抱在怀里完全不舍得撒手。

但是,当塗一竺小宝宝一个‘香’字出口,然后咔嚓一声,从大汉的身上咬下一块肉吃掉后,大汉就对塗一竺小娃娃敬而远之。

然后,一对精至漂亮,宛如白玉娃娃的小白鹿,就成了大汉的心头肉,太可爱了,太漂亮了。

大汉为了躲避塗一竺小娃娃的追咬,基本上都是抱着小白鹿,不知躲在哪个墙角旮旯里。

而此刻,万象宫上下,也传来黑海的消息。

王后回归,无数魔卫恭迎,黑海魔宫披红挂彩,欢庆无比,黑天魔君揽王后入宫半月未出,都做了什么,令人遐想不已。但更重要的是,王后是谁?

各大势力纷纷猜测不断,但君踏天小宝宝却是心情复杂,暗自冷哼,他的动作倒是够快,看来他真的要有弟弟或妹妹了。

“小美人,抱~”小胖娃抱着他的脚不让他离开。

君踏天小宝宝无奈叹气,弯腰认命地将这小胖娃抱了起来,小胖娃立即开心的咯咯直笑,双手加双脚都缠在他的身上,小手一挥,一块香喷喷的荷叶水晶糕便在手,她讨好地将糕点递给君踏天。

“哥哥不吃,你吃吧。”君踏天小宝宝一脸沉稳地道。

小胖娃瞬间开心地把眼睛眯成了弯月牙,‘啊呜’一口咬下,糕点去掉了一半。

同时间。

中洲的碧水亲王,东洲的白鸟亲王,南洲的雪幽亲王,北洲的赤虎亲王,都通过传送阵,相聚在一处密地之中相聚。

“那个所谓王后,一定是花青瞳。”白鸟亲王大声开口,眼神阴沉。

“哼,不过是东大陆的蝼蚁,杀了就是,我族一位小郡主已经成年,正好可以送去,任那黑天是铁石心肠,在见到若若后,都能软下来。”赤虎亲王说道。

雪幽亲王不语,他的两个女儿,都给封天魔君送去了,现下却是没有合适的女子送给黑天了。

碧水亲王看着白鸟和赤虎的模样,淡然开口,“有件事我要告诉你们。”

其他三人都看向碧水。

碧水道:“那花青瞳,乃是大帝返祖血脉。”

……

黑海魔宫。

高床暖枕,花青瞳已经沉睡三日,姬泓夜会在一旁,静静守候,他的手,温柔抚摸过她的身体,最后落在小腹之上。手心覆盖之处,那里,传来轻轻的生命波动。

姬泓夜勾唇无声而笑,眼底漾起一丝喜悦之意,他低头,亲吻她的眉心,满足叹息,“我的瞳瞳……”

“王……”

外面,传来魔卫的声音。

姬泓夜起身,走到外面,黑衣躬身站在一旁,“什么事?”姬泓夜歪头斜睨着他,淡淡不满。

黑衣略有些黑线,暗道,这都半个多月了,王还不满于他的打扰,真是昏君,毫不节制,可怜的王后……但是,他真不得不来打扰他。

“王,水月秘境来人。”黑衣道。

“水月秘境?”姬泓夜重复,眼中浮现冷笑,“想不到,第一个按捺不住的,居然是水月秘境,来者是何人?”

黑衣道:“水月之主,还有他的女儿。”

“哼。”姬泓夜冷哼一声,“昔日大帝第一文臣曲水月,居然也搞这一套,本君且去看看他识不识相,要是不识相……”姬泓夜眼露杀机。

魔宫大殿中,一名青衣短须的中年男子神色平静悠然,他站在大殿的中央,静待主人到来。

他的身后,是一名姿容绝丽的婉约佳人,她身穿浅紫裙,发饰简洁而不发大气,她静默而立,一身气质出尘而端庄,淡淡书香萦绕在她身周,凭添几分高雅之气。

父女二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均是安静地等待,阳龙斜躺在大殿高梁之上,从下俯视着那女子曼妙的身形,若是换了往常,他必然眼露淫邪之色,然今天却有些兴致缺缺,或者说,至从半月多前,他就一直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

就在这时,脚步声传来。

那父女二人同时抬头看去,就见那高大男子缓下而来,随着他的到来,天地失色,黑暗没顶,但那双金光灿灿的眼眸,却瞬间照亮周遭,带来光明。

“曲水月拜见黑天魔君!”曲水月抱拳行礼。

“璞女拜见黑天魔君!”那女子也福身作礼道。

------题外话------

我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二更,我尽量码二更,若是有二更的话,就是晚上六点,要是六点没有,那就没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