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 血天觉醒(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上古婚契的形成,黑天魔君已成婚的事实瞬息间传遍整个中央大陆。上古婚契的出现,比任何形式上的婚礼庆典,更俱备说服力和震撼力。

那位王后,真是一个幸运的女子。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心声。

不止旁人,就是花青瞳自己,此刻心中也极为震撼,这上古婚契的霸道之处,不压于幽冥契约。

就这样成婚了。

花青瞳和姬泓夜对望。

“瞳瞳,等我们回到东大陆,再举行一次拜堂成亲的仪式,到时候,你不仅是我的王后,还我的太子妃,你我终究,走到一起。”姬泓夜握住她的手,金色瞳眸里充满温情。

花青瞳心中难以平静,那个上古婚契,让她动容,也让她越发看清了他的心。这一生能有一个这样真心对她的人,她是幸运的。

花青瞳低头,默默看着他握住她的手,她动了动,也回握住他的,他对她好,她就必然会有所回报。

姬泓夜心中狂喜,真是水滴石穿,金石为开,瞳瞳回应他了,她回应他了。

……

东大陆,西晋皇宫。

就在花青瞳和姬泓夜二人结下婚契之时,司玄猛然从睡梦中惊醒,他伸出手,在空中挥舞,似想抓住什么,可最终手心里空空,什么也没有抓住。

一颗血色的桃子,浮现在了他的面前,宛如跳动的心脏,噗咚!噗咚!

血桃异香扑鼻,司玄却头痛欲裂,他抱住头,疯狂的用拳头捶打头部,以期待缓和那种爆裂般的痛苦。

这时,血桃红芒大作,它化作为一道血色的流光,飞没入司玄的眉心之中。

他的头发,他的眼睛,瞬息之间染红,上古血天魔君的威压缓缓从他的身上散发而出。

他在觉醒。

一幕幕封尘的记忆归来,那是属于血天魔君的记忆。血天魔君几乎继承了魔祖所有的暴虐情绪,他嗜杀,残忍,上古之时,更是以杀戮为乐。

他的陨落,是在那一场空前绝后的大战之中,不仅是他,几乎是他所有的兄弟们都在那场大战中陨落,从而转世。

但是,这些记忆的回归,并不能令他的心荡起波澜,他的心中,隐隐觉得,他还有更重要的记忆,没有回归。

他在等。

随着血桃和他的融合,一段血腥而残暴的记忆缓缓浮现脑海……

转世为西晋皇子,他从小不得宠爱,又是庶奴出生,自然是与皇位无缘,从小更是受尽两位皇兄的奚落和父皇的漠视。

后来他得到太无神书,修炼太无神体,这让他渐渐的变得强大无敌,最后,就连他的父皇和皇兄都开始忌惮他,多次设下陷阱,欲取他性命。

随着他的强大,他来自灵魂的残酷本性也渐渐苏醒,在一次被陷害时,他挥刀杀了两位兄长,又斩了他父皇的头颅,将他们的尸骨抛之荒野,受野狗啃噬。

毫无疑问,他的做法惹来无数讨伐声,他浑不在意,将那些异样的声音一一斩杀于刀下,西晋血流成河,等他称帝,培养起属于自己的独有势力,西晋漫天的血腥气,这才渐渐散去。

他想,他能有现在的一切,都是有赖于那太无神书。

他无比看中他所修炼的功法。

他称帝后,第一次出使朝阳,没想到,这次的出使,险些毁了他的一身修为。

这次出使朝阳,正逢他太无神书小成的关键之时,他正在突破之际,无法动弹,却莫明有一女闯入,坏了他的太无神体。

事后,他们都清醒,他对坏了他好事的女子恨之入骨,暴戾的本性使然,他将那女子辱骂一顿,毫不迟疑的带回西晋,慢慢折磨。

折磨她似乎成瘾,对她施虐的乐趣,越发让他暴虐的本性暴露无疑,哪怕他已经知道她也是被人所害。

他喜欢看见她眼中流露出的惊恐神色,也喜欢看她落泪时的无助,因为那会让他越发的兴奋,他更喜欢看她在他身下凄美绽放,宛如海堂垂泪,惊艳绝伦。

他还不满足,一切他能想到的折磨她的方法,都施加在了她的身上。渐渐的,他发现她眼中的光华不再,惊恐的眼神被空洞和麻木取代,她甚至不再流泪,渐渐,她连声音都不再发出……

他暴燥极了,这样的结果让他非常的不满,这不是他想要的。他越发残忍的折磨她,希望看到她的反应。她洞穿了她的锁骨,用索链拴住极尽侮辱,他将她的小腿骨生生抽离,他的手,刺穿她的身体,握住她的心脏,种种暴虐和残忍,却都不足以唤起她的一丝回应。

她乖巧的宛如一个木偶娃娃,无比顺从地听从着他的一切命令,他的一句话,一个动作,对于她来说,都是必须要完成的任务。

但是他却没有感到一丝满足,反而越发的暴燥。

只到,姬泓夜的出现。

那夜,他站在渭宸宫外面,想象着殿内发生的一切,心中似一股火在狂烧。他知道,她一定会服从他的命令,完成任务。

哪怕姬泓夜不配合,她也会努力的完成任务。他唯一盼望的就是,姬泓夜不会配合,那样,她还是属于他的,完全的属于他。

他很后悔把也推进别的男人的怀里,但是,他的心中更多的则是茫然,他想求证,把她交给姬泓夜,她能得到怎样不同的对待?

他很茫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她,只是在听到姬泓夜说杀了她时,他无法接受的心如刀绞,痛苦不堪。

用五年时光来折磨一个人,哪怕是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他真的那样恨她吗?不,当然不,他只是习惯了。

他想知道,姬泓夜会怎么对他,又能比他好多少。

那一夜,他站渭宸宫外,漫长等待。

天快亮了,他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煎熬,闯入殿中。

他以为,他会看到她如往常一样空洞麻木的样子,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看到的她,是从来没有过的安祥睡颜,他完全的被惊呆,他从来没有见过,她还有这样的一面,像个婴儿,蜷缩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乖巧而安静。

而那个男人却不是他。

一瞬间,他的心中翻江倒海,他突然明白了,也突然醒悟了,他爱她,但他却用错了方法,大错特错。

他也想让她那样安祥的睡在他的怀里,没有惊恐,没麻木,而是安静而幸福的在他的怀中。

他隐隐觉得,那似乎不可能了。

将她伤害至此,他知道,他永远得不到她的依赖和信任。

他开始疯狂的补偿她,讨好她,从残忍暴虐到无上宠溺的转变,突兀又在情理之中,但她至始至终,都没有再流露出属于人的情绪,她已经被他毁了,从身到心,彻底的毁了。

同时毁掉的,还有他自己。

只到,他拿着臣子献上来的天河宝珠去讨她的欢心,只到那颗碧绿色的珠子,让她撤底的消失。

“瞳瞳——”司玄长吼一声,猛然睁开双眼,他的眼角滑落两行泪水,那泪水,是血色的。

前世记忆回归,血天觉醒,他仰天发出一声嘶吼,痛不欲生。

血天魔君那头血色的长发寸寸成雪,眼眸殷红宛如泣血,他心痛至极,猛地喷出一口鲜血,一头栽倒,他如血双眼盯着自己辅洒一地的白发,惨笑出声。

他怎么能那样伤害她?

前世,他居然那样伤害过她。

难怪这一世,她见到他,会流露出恐惧之色。

“呵呵……”他惨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陛下!”胡硕听到动静,匆匆奔来,他将司玄扶起,安顿在床上,脸色担忧至极,司玄盯着胡硕,他的这位贴身大太监,前世的时候,似乎没少明里暗里的暗示他不要那样折磨花青瞳,可是,暴虐如他,又怎么会将胡硕的话放在心中?

“胡硕啊……”司玄开口,声音沙哑。

“陛下,您说,你哪里不舒服,奴才给您去找太医。”胡硕急的脸色发白,陛下的头疼病估计是又发作了,只是这一次,陛下那满头的白发,着实让他心惊不已。

“这是我私库的钥匙,给你,里面的东西都归你,我走后,你也找个清静的地方,去过安生日子吧,这西晋的一切,都不必理会了。”

司玄将一把钥匙交给胡硕。

胡硕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您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陛下这是要做什么?

“本君没有想不开,就在方才,我的记忆觉醒了,血天魔君,自然不会于受困于小小西晋,胡硕,我真的要走了,至于这西晋,不论是谁,朝阳还是大宣,随他们怎么分。”

胡硕扬起头,呆呆地看着司玄。

司玄血眸白发,一身是殇。

他缓缓地走了出去,离开了西晋。

“瞳瞳,我的瞳瞳……”他呢喃着,离开了东大陆,去往了中央大陆,他隐隐有种感觉,她在那里。

……

黑海的动静太大,大到整个中央大陆都知道,毕竟那是上古婚契,举世皆庆。

正杀往黑海途中的君泽,在看到那上古婚契后,竟是硬生生地刹住了脚步,他的脸色阴沉如水,想不到那黑天魔君倒是有魄力,居然用这种方式拐走他的漓儿,他气的咬牙切齿。

很少有人能将他气到这种地步,但是,那位黑天魔君他做到了。

好,很好。

君泽眼神恼怒阴沉,他折返而去,他打算找几个美男子,先给那位黑天魔君添点堵。

无尽黑海,花青瞳王后的身份,真正坐实。

她穿戴整齐,跟着姬泓夜一起来到大殿之中。

关于曲水月,大帝第一文臣,还有赤虎亲王的事情,姬泓夜都已和她说过,生为大帝返祖血脉,要面对大帝昔日的臣子,这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她必须要去面对。

姬泓夜牵着花青瞳的手,缓缓来到大殿之中,那赤虎亲王和曲水月,霎时都朝二人看来。

赤若若和璞女也都第一时间看向姬泓夜身旁的女子。

花青瞳穿了一身金红色的宫装长裙,长发挽起,发间插了一支金玉簪子,雪颈修长优美,青色瞳也颇有威严。

她的身边,姬泓夜黑袍如墨,金眸炽烈,二人站在一起,宛如一体,无比契合。

所有看到他们的人,都不得不在心中喟叹一声,他们的确是般配。

曲水月和赤虎均都震撼无比地盯着花青瞳的青色双眼,那双眼,宛如大帝重现。

二人止不住的倒抽了一口冷气,震撼莫明。

“小公主殿下,臣曲水月,拜见小公主殿下!”曲水月激动无比,看到那双眼睛,她的身份,无疑落实,他大步上前,拂袖拜倒。

璞女见状,也跟在她父亲的身后拜倒,拜倒之时,她不禁多了花青瞳一眼,她心想,这位公主殿下,可真是幸运,居然得到黑天魔君那般深情相对。

花青瞳低头,默默看着曲水月,沉默良久,她弯腰一把扶住曲水月的双臂,道:“曲相免礼,请起!”

曲水月激动的抬起头,顺势起身,他的眼中闪动着点点泪花,显然是心中太过激动所致,他打量着花青瞳,连连道:“果然是小公主殿下,小公主殿下的眼睛,和陛下一模一样。”

花青瞳眸光温和,看着这位大帝身边的旧臣,她也颇为感动:“曲相有心了!”

“小公主殿下,请再受曲水月一拜。”曲水月难掩激动之情,双手作揖,深深一拜。

花青瞳淡然的受了他的礼,这才又将他扶起,“曲相有礼了,青瞳受之有愧。”

“哪里,小公主殿下乃是皇脉,正统,完全受得,受得。”曲水月激动且欢喜着,作为一个忠心的臣子,能再见旧主的传承者,他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哼。”一声冷哼,打破气氛。

花青瞳抬头望去,却见一名赤发男子,站在不远处。他体型槐梧高大,想必就是赤虎亲王。

对于四大亲王,花青瞳心中的杀意,丝毫不减。

“花青瞳,你果然是大帝返祖血脉!”赤虎盯着花青瞳惊讶道。

“没错,四大亲王对我的追杀之仇,花青瞳绝不敢忘,来日必定回报。”花青瞳面瘫着脸冷冷道。

“啧,父王,你们都干了什么混帐事得罪了她啊?真是的,我就说你们都是老糊涂了,做事不靠谱,看把人给得罪死了吧?”赤若若看着花青瞳,不满地冲她父王报怨。

赤虎亲王顿时黑脸。

赤若若完全没有理会他的心思,颠颠地跑到花青瞳面前,“我要跟着你,你收不收?”

花青瞳淡淡扫了她一眼,这小姑娘一看就不是安份的主,于是她毫不迟疑地道:“不收。”

“公主殿下,璞女也愿跟在殿下左右,还望公主殿下不弃。”璞女这时也拜倒。

赤若若顿时抬头,双眼圆瞪,“花青瞳,我告诉你,你要是收了她,就一定得收下我。”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她一眼,道:“我谁也不收。”

“小公主殿下,你收下璞女吧,她能跟在殿下的身边,是她的造化。”曲水月开口劝解。

花青瞳看了曲水月一眼,又看向璞女,她略一沉吟,正待开口答应,却在这时,一股庞大而浩瀚的气息,突然从远方传来。

那股气息,花青瞳无比熟悉。

就连曲水月和赤虎亲王也大吃一惊,因为,那股气息,是大帝返祖血脉的气息,不止有大帝返祖血脉的气息,其中还夹杂着帝元珠的气息。

花青瞳不禁心神大震,怎么回事?

------题外话------

二更,晚上八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