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又见昙花,器之传承现(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三人脚步一顿,花青瞳转身,警惕地看着君泽。

花紫宸和白凤铃也转身,看着三人。

“老大!”姬泓夜走上前来,感慨地看着花紫宸,花青瞳看了姬泓夜一眼,发现他半边脸都肿了,另一边的眼窝也黑了,并且走路的时候略跛。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看向君泽和君泱,发现二人完好无损,衣冠楚楚,没有丝毫凌乱。

花紫宸嘴角一抽,看了君泽和君泱一眼,忽然笑了,“老七,三年不见,你这形象又大大不同了。”

姬泓夜一阵无语,幽怨无比地看向花青瞳,他被揍了,瞳瞳也不说前去相救,竟然就放任他被打。

花青瞳面瘫的脸顿时紧崩,“酒窝,没事的,来我给你上药,不是我不救你,而是哥哥来了,我太高兴了。”

姬泓夜宠溺地看着她,“好,那瞳瞳给我上药。”

“上什么药!漓儿,来大哥身边!”君泽大步走来,将花青瞳拉进自己怀中,眯起眼眸,神色阴狠地盯着花紫宸,早就知道漓儿有个孪生兄长,还是吞天魔君,但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快就找来了。

花紫宸目光盛烈,“这不是君泽太子和君泱二皇子吗?怎么,君泽太子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要带我妹妹回家了。”君泽拉着花青瞳就要走。

花青瞳立时瞪大眼睛,回家?那可不行,她不能跟君泽走,她才刚刚见到哥哥,怎么可以就这么走了呢?

“我不要!”花青瞳挣扎,瞪圆眼睛瞪着他,“我不要走,你留下算了,真的,大哥我不舍你走。”

花青瞳被逼的昧着良心说谎,无奈地看着君泽。

君泽眯眼瞧着她,眸光闪了闪,伸出大手将她的头发蹂躏的一团糟,这才放过了她,算是默认了她的请求。

“瞳瞳,来哥哥身边!”这时,花紫宸突然开口,冲花青瞳招手。

花青瞳心中一喜,转身就丢下君泽投向她哥哥的怀抱。

君泽的脸色瞬间铁青一片,他神色阴狠地瞪着花紫宸,“你、说、什、么?”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

花紫宸笑了,眼中射出炽烈的光束,盯着君泽道:“我在叫我妹妹到我身边来啊!”

“她是本殿的妹妹,吞天魔君,关你什么事?”君泽身上光芒涌动。

“妹妹不是你一个人的,君泽,你别太霸道!”花紫宸身上腾起汹汹紫焰,他的身躯迅速变的高大,高有三丈,宛如巨人,他的脸上,布满意密密麻麻的纹路,眼中光芒一闪,巨大的瞳孔分裂为九个,无规则的排列着,他的黑发,也变成紫色……

轰!

他挥舞巨大的拳头,击向君泽。

轰!

君泽的身体腾空而起,躲闪间,身后日月星三颗星辰轰然出现,耀眼旋转,光芒刺目,他浑身发出光焰,迎上花紫宸的一拳。

花青瞳仰头,瞪大眼睛看着花紫宸,“哥哥好高……”她语带惊叹。

君泽的脸又黑上一分,花紫宸的眼中则闪过笑意。

“瞳瞳,少说一句。”姬泓夜忙将花青瞳拉到怀里,然后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花青瞳歪头,拿出伤药给他涂抹,姬泓夜唇角弯起,十分享受地任她在脸上涂抹。

另一边,君泽和花紫宸在大打出手。

君泱站在一旁笑眯眯的看戏。

过了一会儿,见姬泓夜的脸上涂好药,他悄然上前,道:“丫头,你打算去哪儿养胎?跟二哥走吧,二哥那里山青水秀,风景秀美,最适合养胎了。”

花青瞳斜眼瞧他,“你确定是让我去养胎,而不是伺候你?”

“丫头,多干活,孩子才能壮实啊!”君泱厚颜无耻地道。

花青瞳顿时脸色一黑,君泱太坏了,想骗她去给他劈柴煮饭洗衣服,忒是过份!

“我才不上当,我肚子里的是女娃娃,二哥,女娃娃长的壮实了可不好看。”花青瞳说。

君泱顿时来了兴趣,“女娃娃好啊,丫头你生下来送给我一个吧。”

花青瞳握起小拳头,朝他脸上挥去,“你当女娃娃是什么,又不是傀儡小人儿,怎么可以说送就送?”

君泱一把握住她的拳头,“丫头,你别生气,二哥是真心的,只要你送给二哥一个女娃娃,二哥保证给你养的白白胖胖的。”

“你快去找个媳妇给你生一个。”花青瞳扭头不愿意理他了。

“最近你的傀儡小娃娃不听话,尤其是那几个三只眼睛的。”君泱说。

花青瞳一听,顿时转头看向他腰间的草笼子。

君泱将草笼子解下来,打开门,里面的三个小小身影都露了出来。

碧水千叶鼻青脸肿地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而英律和卡森则一人霸占了床,一人霸占了桌子。

“太过份了!”花青瞳顿时怒了,虽然碧水千叶以前很坏,但是他好歹是人族,这样被三眼族欺负,花青瞳怎么能不生气?

“碧水千叶,你太没用了!”花青瞳将碧水千叶抓出来,喝斥道。

“哇——主人!”碧水千叶一看见花青瞳,整个人顿时委屈无比,他在她的手心里放声大哭,泪水一滴一滴砸落在花青瞳手心。

“别哭了,不就是被欺负了吗,他们人多,你只有一个人,不怪你,你别哭,主人给你吃好吃的,换新的草房子,主人帮你教训他们出气!”花青瞳眼神阴狠。

碧水叶千不哭了,眼巴巴的看着花青瞳,“主人,小叶子好感动!”

花青瞳惊讶地看着他,“一段时间没见,你都是会说感动了。”

碧水千叶骄傲的扬起了小头颅。

花青瞳摇了摇头,转而看向草房子里。

英律和卡森均都眼神怨毒地瞪着她,英律怨恨地道:“花青瞳,你别得意,总有一天,你会被打落深渊,永世为奴,生不如死!”

“你只是我的阶下囚,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花青瞳的眼神也冰冷了下来。

君泱和姬泓夜的脸色也阴沉下来,君泱屈指一弹,一股气流射出,击打在英律的身上,让他惨叫出声,同时间,他脑海中三眼族第八老祖的灵魂也惨叫出声。

但纵然如此,他们依旧怨恨无比地瞪着他们。

“三眼族永远不会向人族服软,瞳瞳,杀了他们吧,留着也是祸患。”姬泓夜淡淡出声,提议道。

“黑天魔君,你也别得意,总有一天,你也会沦落为我三眼族的奴才,供我们驱使,还有你,君泱皇子,高高在上的大帝子嗣,你们都会沦为我三眼族的奴隶。”

英律脸色狰狞的笑道。

“啊!”英律惨嚎出声,满地打滚,同时间,那三眼族十三老祖卡森也惨叫一声,步了英律的后尘,因为刚才,他虽然没有说话,却也在无声冷笑。

花青瞳催动罗天锁魂,惩罚他们,让他们生不如死。

此时,花紫宸和君泽也止了战,都看着草房子里的动静。

“三眼族忒是嚣张。这么多年,我们还是没能将他们赶出天元大陆啊。”君泽拧眉,眼中浮现戾色。

花青瞳耳朵一动,“赶出天元大陆?莫非他们真的如传言所说,不是天元大陆的原住民?”

“的确,上古之前,三眼族从域外星空而来,十分神秘,据说,他们的祖先一来到天元大陆,便对我们的世界震惊非常,称为天堂。

当时,父皇还没有称帝,天元大陆还没有一统,越来越多的三眼族出现,他们在我们的世界搭建了一条通道,他们就不断的从那条通道进入我们的世界。

后来,那条通道被这个世界的世界之花封锁,他们又重新开辟通道,那条新的通道,后来被父皇封锁。”

君泱接道。

“世界之花是什么?”花青瞳巴眨着眼睛好奇地问。

“世界之花是天元大陆的本命天礼,或者说,世界之花,就是天元大陆的另一个化身,它,是一朵昙花。”花紫宸开口,他抬起手,手心发光,一朵圣洁的白色花骨朵出现在人前。

它是花骨朵的状态,还没有开花。

“是它!”花青瞳咬牙切齿。

这朵昙花,前世跟在花风染身边,这一世,又帮助花风染觉醒,她还记着呢。

当初,它突然枯萎,现在却是又重新变成了花骨朵。

这时,昙花的花骨朵轻轻摇曳,光芒点点洒下,“小公主,你别生气,都这么长时间了,你还在记恨我吗?其实,我以前也是被蒙骗了。”

他的声音柔柔响起,带着讨好。

花青瞳不愿意与它说话。

“前世,我将花风染认作了你,这一世,若不是先遇见你,估计还是会被她蒙骗,不,或者说是被那暗中操纵这一切的人蒙骗。”昙花继续摇曳光华。

“瞳瞳,昙花是世界之花,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世界,而你是这个世界的天命之女,你是大帝的继承者,它一定是最向着你的。纵然它被蒙骗,做过一些错事,但你也应该原谅它。”

花紫宸温和的劝说道,说到大帝的继承者时,他瞥了君泽和君泱一眼。

君泱笑眯眯的,君泽则冷眼瞪了花紫宸一眼。

“世界之花怎么会在你手上?”君泽不悦地看着花紫宸。

花紫宸笑了,“当然是瞳瞳送给我的。”

君泽顿时黑脸,他又想打架。

“这三个三眼族且先留着吧,留着他们或许还有用的上的地方。”昙花摇曳光华,指着草房子里惨号不止的卡森和英律说,之所以说是三个,是因为第八老祖的灵魂,还栖居在英律的脑海中。

“昙花,有件事我想问你。”花青瞳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

“小公主,你想问前世?”昙花摇曳光华,发出声音。

花青瞳没有说话,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前世,已被我抹消,虽然它还存在于你的记忆中,但事实上,前世已经不存在,前世我们所有人,包括我,都被算计了,若非是帝元珠找到了你,将你带回来,或许这个世界真的会沦陷也不一定。”

昙花轻轻摇曳,叹息说道。

花青瞳眼睛顿时红了,“到底是什么人在暗中操纵这一切?”她想,那个操纵这一切的人,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而那花风染,也不过是个棋子。

“小公主殿下,等你足够强大,强大到大帝那样的层次,就明白了。”昙花轻轻说道。

花青瞳不再多问,要强大到大帝那样的层次吗?她还是要继续努力修炼啊。可是,只是一味的修炼,她要何时才能达到大帝那样的层次?

轰隆隆!

正在这时,天空轰鸣,似在回应花青瞳的疑惑,天空之中,一只庞大无比,青色方鼎的虚影出现在天空之中,连无尽黑海的上空,都映照显现。

“青风鼎,父皇炼器的神鼎,这是,器之传承出现的征兆!”君泱望着那青风鼎的虚影,快速说道。

“器之传承出世了,小公主快去!”昙花催促。

------题外话------

二更,明天第一更上午十一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