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 汇聚紫焰山(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庞雪然的惨叫被对方的马车隔绝,但那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却叫车内的四位将军脸色大变。

庞雪然的脸上,渐渐浮现一股阴冷的黑雾,那黑雾让他们的马车内部开始结出阴冷的黑冰,十分恐怖。

“罗天锁魂!”关山岭惊呼一声,眼中精光射出,他猛地掀开车帘,飞身向外,立在虚空向着对面的马车形礼,“关山岭拜见太子殿下,在下请求一见花青瞳。”

他的声音隆隆,宛如雷声,传入金象马车之中。

金象体型宛如小山,它长鼻甩动,向关山岭投去不屑的眼睛,然后又非常鄙夷的朝他的坐驾银狮翻白眼。

这头金象物肖主人,简直就和君泽一个德性,它尤其容不下别的长兽长的比它威武漂亮,眼见对面的银狮也长的银光闪闪,体格威武庞大,它的心中便不能淡定,所以一直在用眼神怒视对面的银狮。

银狮很无辜,银蓝色的双眼中全是无辜惧怕之意,从上古之时起,这头金象就总是看它不顺眼,但是打不过对方,它见了对方,只能悻悻避让。

金象马车中,众人听到关山岭的声音,不禁冷笑一声,花青瞳眼神冰冷,面瘫着脸问:“关山岭就是那位让我交出大帝药之传承的人?”

众人点头。

花青瞳面瘫的脸更冷了,她看着君泽,“我们怕他吗?”

“当然不怕。”君泽冷然道。

花青瞳点了下头,便不再说话了。

君泽轻笑一声,摸了摸她的头,让金象继续前行。

凛冽风声在耳畔呼啸而过,关山岭看着远去的金象马车,脸色发白。银狮马车内,庞雪然的惨叫还在不断响起。

而此时,整辆银狮马车,都已经被阴冷黑冰冻结。

庞雪然的惨叫渐渐虚弱,她脸色惨白宛如透明,虚弱蜷缩在马厢内不断抽搐。

其他三位将军的脸色十分的难看,关山岭回到马车上,“太子殿下根本就不理我。”

马车内一阵沉默,银狮马车无法前行,只能缓缓降临,另想他法。

青风方鼎出现的位置是在中央大陆北洲一座不大不小的山脉中,那座山脉的名字叫做紫焰山,因为这座山脉,常年被紫色的火焰笼罩,四周一片焦土,甚至,连土质的颜色,都被炼化成了紫色。

金象马车到达此处时,此处已经聚急了许多人马,粗略一看,约有千数人之多。

金象马车的到来,立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一瞬间,大多数人的脸色均都变了,因为,金象马车,就象征着君泽太子的到来。

金象高傲的仰起头,张嘴发出一声嘶鸣,那嘶鸣是无声的,但它的周围绕,却有涟漪荡漾而出,令得不少人脸色猛变,有的修为稍弱一些的年轻人,不禁捂住耳朵,脸色发白。

金色满意的甩了一下鼻子,眯起眼睛斜睨着众人,哼,一伙平凡无知的人类,你们哪有象爷半分风采?

一瞬间,所有人都对着金象马车拱手拜下,十分恭敬。

金象回头,果见君泽出来了。

君泽出来之后,君泱花青瞳等人也相继走了下来。

花青瞳扫视了一眼黑压压的人群,转头看向了紫焰滚滚的紫焰山,在紫焰山的上方,一尊庞大无比的青色方鼎静静而立。

花青瞳看着那鼎,眼中流露出灼灼光华,那是大帝的青风鼎,她绝不容许它落入外人之手。

“凤铃!”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声在人群中炸开,众人被惊了一下,花青瞳也突然回头,看向那发出声音之人。

那是一位身穿白色锦衣的老者,他体型修长高大,银发银须,面色红润,一双凤眼深邃有神,唇角上的弧度略显慈和,想来年轻时也是风度翩翩的人物。

他气度非凡,常年处于上位,令那种尊贵与霸道的气度都深入骨血,此刻,他严厉的看着白凤铃。

白凤铃也看着那老者,她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羁的笑容。

“哟,父王,见到我你怎如此激动?你心中是不是十分惊讶,明明我从葬海出逃时满身是伤,性命不保,可现在却还活着?”

白凤铃带笑的眉眼中流露出几许嘲讽。

那老者,正是白鸟亲王。

他听到白凤铃明显带着嘲讽的话语,老脸顿时有些挂不住,怒斥道:“你这说的是什么浑帐话?还不快过来!”

“过去?过去做什么?莫非你又打算着把我送给谁?”白凤铃的脸色忽而冰冷一片,讥嘲地看着他。

“你——”白鸟亲王恼羞成怒,怒视着白凤铃,蓦地,他冷眸一转,落在花青瞳身上,“你就是花青瞳?”

花青瞳面瘫着前,面无表情地道:“没错,我就是花青瞳,在东大陆时,多谢四位亲王的追杀令,花青瞳必不过敢忘。”

“哼!”一声冷哼传来,不是白鸟亲王,而是一名黑衣中年男子,他长的十分阴柔俊美,甚至,眉眼间带着些许妖娆妩媚之色,他的左眼眼角,长着一颗雪色的朱砂痣,这是一个哪怕人到中年,却依旧足以令许多女子自惭形秽的男子。

“花青瞳,你好胆,还敢出现在此,正好,你对我们四大亲王的挑衅,我们也记在心里。”男子开口。

“你是雪幽亲王。”花青瞳笃定开口,赤虎,碧水,白鸟她都已知晓,只有这位雪幽亲王是第一次见。

“没错,就是本王。”雪幽傲然地扬起头。

“雪幽,谁给你的胆,敢在本殿的皇妹面前嚣张,你可有将吾等放在眼里?”君泽开口,目光阴鸷。

雪幽眸光一闪,看着君泽颇有忌惮,但他依然对花青瞳没有好脸,这时,白鸟亲王又道:“花青瞳,听说你假冒大帝返祖血脉?”他的话中带着讥诮。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向白凤铃:“白姑娘,我可以骂他吗?”

白凤铃一扬眉,唇角上俏,“当然可以,我很赞成!”

花青瞳严肃点头。

白鸟亲王的胡子顿时翘了起来,双眼喷火。

“你这个不要脸的老家伙,听说来的话你也相信,我看你就是老糊涂了,真假不分,事非不辩,利欲熏心,着实该打,别落在我手里,落在我手里的话,我扒光你的胡子。”

花青瞳十分严肃的斥骂道。

“噗。”白凤铃笑了出来,“瞳瞳小姑娘,你这骂的还不够狠呐,你就应该骂他是不要脸的老不休才对。”

“你、你们——”白鸟亲王瑟瑟发抖,胡子高翘。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看向白鸟亲王,道:“不要脸的老不休!”

“气死老夫了,白凤铃,你给老夫滚过来!”白鸟亲王气急,冲白凤铃吼道。

白凤铃扬起笑容,“我看还是算了,咱们父女情份也就到此为止了,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哥哥从小离家,多年不归了,原来,哥哥比我更早看清你的无情和冷漠,真是令人心寒。”

“白凤铃!”白鸟亲王气的连连抚胸,脸色发白,其他人都缄默看戏,一言不发。

而就在这时,银狮马车迅速到来,马车上罗天锁魂造成的黑冰已经散了,四位将军陆续下车,最后,脸色苍白而虚弱的庞雪然也走下马车。

她一下马车,就目光阴冷的看向花青瞳,咬牙切齿,“花青瞳,你好狠!”

那罗天锁魂,让她倍受折磨。

花青瞳面瘫着脸,淡淡看着她,“没你狠。但我会超越你,让你生不如死。”她恨极花风染。

闻言,庞雪然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几分,她身边的关山岭顿时怒斥,“花青瞳,你还有脸来抢大帝器之传承,若有自知之明,就把药之传承交出来,速速离去,不然——”

“不然如何?”花青瞳瞪着他,小脸面瘫,接着道:“大哥,二哥,他欺负我!”她径直告状。

君泽和君泱均被她那声软糯糯的大哥二哥叫的心中发软,二人当即目露狠色,朝那关山岭发出恐怖威压,关山岭直觉令人窒息的感觉迎面袭来,脸色微微发白。

面对两位皇子的压迫,他完全不敢反击。

这时,那金甲白佛花打量花青瞳,开口:“这双眼睛的确是极似陛下。但是,就凭这双眼睛,两位殿下凭什么认定她是真的?”

“哼,凭什么?凭血脉亲情。”君泱冷笑。

白佛花蹙眉,“两位殿下被迷惑了,若论血脉,小公主殿下才是真。”

君泽和君泱气怒地瞪了他一眼,君泱道:“白将军,你曾经最是精明,没想到连你也被迷惑,你是真的被迷惑,还是故意被迷惑?”

白佛花摇头叹气,“二位殿下被迷惑的不清啊。”

君泽和君泱大怒,花青瞳却是突然开口,看向庞雪然,“花风染,拿出你的帝元珠让我一观!”

------题外话------

明天的第一更还是上午11点,这几天的更新时间段,会一直是上午11点和晚八点,恢复早上九点的时候,娃会另说。娃正在酝酿一个大剧情,等差不多了,就恢复万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