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2 真与假(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儿是只母凤凰。这一刻,她眨动着十分无辜的眼睛,看着君湘。主人好像有点激动过头。

众人嘴角抽搐,这位四公主殿下可真有意思,一只凤凰,也有初吻这种说法吗?

花青瞳面瘫着脸,揉着微微发红的脸蛋,瞪圆清灵灵的丹凤眼瞧着这位公主殿下。而君湘,这时终于看向了这个夺走凤儿初吻的最魁祸首。

一转眼,就对上一双碧空如洗般的清澈眼眸,天青色的颜色,像雨后明净的天空,干净的没有丝毫污浊,看着那双眼睛,她仿佛能嗅到雨后泥土和花草的芬芳。

是了,就是她,假不了。

君湘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幽光,然后,她的唇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意,看向另一边的庞雪然。

庞雪然眉心之上的淡金色火焰,在这时越发跳动的活跃,宛如要燃烧起来一般。

庞雪然上前一步,脸上噙着淡淡的笑意,“四皇姐!”

啧!君湘眼神微微闪动。

四位将军却都是脸上露出笑意,他们看向君泽和君泱,“两位殿下,你们看清楚了吗,还是四公主殿下的眼光好,她可不会认错人。”

君泽和君泱均是冷冷的瞪了他们一眼,君泽喝道:“闭嘴!”太子殿下威严无比,顿时令几人噤声,不敢再多说。

此刻,见君湘公主朝她走去,庞雪然的脸上笑意越发浓郁,“四皇姐果然与两位皇兄不同。”

君湘唇角的笑意也浓郁了几分,她盯着庞雪然的眼神也颇为玩味,庞雪然笑盈盈的看着她,她也想看看,这位公主会与她说些什么。

而就在这时,君湘突然伸手,动作快的宛如闪电一般,抓向了庞雪然的眉心。

那活跃跳动着的帝火,竟然凝成实质,被君湘一把从庞雪然的眉心上撕扯了下来。

“啊——”庞雪然发出比被罗天锁魂折磨还要凄厉的惨叫。

痛,痛入骨髓,连灵魂都在瑟瑟发抖,似乎随时都会散去。

那帝火已经与她融为一体,此刻生生被人撕扯下去,就宛如活生生剜下她一块肉,剔掉她一块骨。

她的眉心,血流如注。

“四皇姐,你这是干什么?”鲜血从眉心淌下,糊了满脸,让庞雪然宛如地狱恶鬼,但到这时,她依然假惺惺的问。

“啧,谁是你四皇姐,小丫头,别乱认亲啊。”

君湘手中握着跳动的淡金色火焰,微笑着看向庞雪然,她的脸上没有一丝其他的神色,从始至终都是这样浅浅的微笑,看起来十分的无害,可是,她的行为却比君泽和君泱都要凶残万分。

嘶!有人倒抽一口冷气,盯着君湘手中跳动的那缕火焰,那可是帝火啊,寻常人沾到一点儿,任你修为再高,都会被立刻焚成灰烬,可是这位公主殿下,却是将之拿在手中,丝毫没有影响。

“不是你的动西,用起来也不得劲儿吧?”君湘笑眯眯地对看起来凄厉无比的庞雪然说道。

庞雪然眼此刻被剧烈的疼痛折磨,满心怆然绝望,那个存在不是说万无一失吗?现在是怎么回事?

“四公主殿下,就算你天赋异禀,从小不惧任何火焰,但是,你也不该这样对待小公主殿下!”关山岭将军脸色难看无比地道。

君湘转头,蹙眉,“关将军,你们还不明白吗,她是假的,父皇的帝火早就随着他的陨落而消失了,但是本公主手中的这缕帝火,的确是帝火,虽然本公主不知是怎么回事,但本公主肯定,这帝火绝非父皇当初的帝火,所以,这个小丫头是假的。”

“四公主殿下,您的说辞让我们不能理解,这帝火当然不可能是陛下当初的帝火,这帝火分明是你从小公主的眉心扣下来的,也许,就是因为小公主觉醒血脉,才会诞生这缕帝火,它是源自陛下的帝火,它假不了。”关山岭道。

其他三位将军均都跟着点头。

到了此刻,他们还在维护庞雪然。

“四位将军不明白我的意思吗,父皇的帝火,哪怕是同源的火焰,也不可能出现第二缕,可这个丫头身上却出现了,痕迹太明显,太造作,太假了。”君湘说完,便不再多说,而是眸光幽深地看了四位将军一眼,然后朝花青瞳走去。

花青瞳瞪圆眼睛,看着君湘,心中暗想,她好凶残。

转眼,君湘已到近前,她用那只握着帝火的手在花青瞳的面前挥了挥,“漓儿在想什么?觉得皇姐很凶残,嗯?”

花青瞳惊讶地眨了眨眼睛,连忙收敛心思,她向来不会掩藏自己的心思,竟是这么容易被看了出来。

她微微有些赧然,但看向君湘的眼睛却亮晶晶的,小脸微红,轻轻了叫了声:“四皇姐。”

“嗯,真乖!”君湘笑眯眯的拍拍她的头,转而将那缕帝火收入体内。

“呦!”七彩凤凰将庞大的头颅伸了过来,卡在二人中间,漂亮的凤眼左看看右看看,似乎对花青瞳很是有些兴趣,然后对君湘流露出嫌弃之色,张嘴吐出一个音节:“老不死。”

“凤儿,一边去。”君湘黑了脸,她还打算和小皇妹沟通感情呢,这货竟张口就来叫她小名儿。

“呦~”凤儿清鸣一声,伸开美丽的七彩羽翼,便将花青瞳纳入怀中,嘴巴张开,发出一声清音,似在发笑,但是,不知为何,众人竟觉得它那笑容莫明有些猥琐。

深知它本性的君湘额角青筋一跳,她对此刻一脸发懵的花青瞳说:“漓儿啊,凤儿很喜欢你,她就喜欢鲜嫩的小女孩,大概是你正合她的喜好。”

就在这时,那金象走了过来,斜着眼睛看着凤儿,长鼻伸来,卷起花青瞳朝外拖去。

凤儿顿时大怒,流光溢彩的晶莹尖喙张开,朝金象喷出一股七彩火焰。

金象脖子上被烧焦一片,放开花青瞳,长鼻朝凤儿优雅的身躯抽打而去。

凤儿展翼飞起,在高处俯瞰金象,金象眼中露出不屑,也腾空而起,两只转眼在空中打了起来。

众人嘴角抽搐。

花青瞳目瞪口呆。

君湘笑眯眯的伸手,欲揽花青瞳的肩膀,“来让皇姐好好看看……”

“别看了吧,你先去把那帝元珠的真假辨出来。”君泽大手伸出,将花青瞳揽进自己怀中,不甚高兴地对君湘说。

君湘嘴角一抽,黑着脸瞪了君泽一眼,此时却也不得不看向空中的两只。

不提正打的火热无比的金象和凤儿,两颗帝元珠已经停止了打斗,此刻,两个圆圆均都看着下方,等待君湘说话。

“你们两个都下来。”君湘朝两个圆圆招手。

两个圆圆对视一眼,均都向下飞来,停在君湘身前。

此刻,花青瞳看着两个圆圆,哪怕是如此近的距离,她也竟难以分辨哪个是真,哪个是假。

她的意识,缓缓沉入其中一颗帝元珠中,发现其中一片星海,的确是神器无疑。

但是,这其中却没有一样东西。

花青瞳的意识退了出来,沉入另一颗帝元珠中,果见其中悬浮着那宇宙离魂诀。

花青瞳瞬间明白,这颗是自己的。

她的意识退出这颗帝元珠,看向两个圆圆,这两个圆此刻都很是有些敌意的瞪着对方。

“我是真的。”

“我才是真的。”

“你是假的。”

“你才是假的。”

……

所有人和君湘都看着它们,君湘缓缓蹙眉,因为,她也分辨不出这两个器灵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但是,她可以分辨帝元珠的真假。

于是她说:“你们都回到自己的帝元珠中去。”

瞬息间,两个圆圆都化作碧绿色流光,朝着一颗帝元珠钻去。

所有人大吃一惊,花青瞳也惊讶非常,因为,两个圆圆这时竟然都钻向同一颗帝元珠,另一颗帝元珠,竟是无人问津了。

“该死,你回你的帝元珠中去,跟我抢什么抢!”一个圆圆愤怒了,怒视着另一个圆圆道。

另一个圆圆也无比愤怒,他怒道:“我还想问问你,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帝元珠中,要跟我抢?”

“这个是我的帝元珠,我当然要进来了。”前面说话的圆圆道。

“你胡说八道,太可恶了,你怎么可以和我抢同一颗帝元珠,小公主,快把它赶走!”后面的圆圆十分愤怒。

“对,小公主,快把它赶走!”前面的圆圆也道。

“啊啊啊,气死我了,你有毛病啊,和我抢!”

“你才有毛病,和我抢,你这个假货。”

“你才假货。”

“我是真的。”

“我是真的,你是假货。”

两个圆圆再次争吵起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渐渐冰寒,这两个圆圆要进入的,是她的帝元珠,这一刻,花青瞳几乎不用多想,就明白为什么那假货要进入她的帝元珠中了,因为——宇宙离魂诀。

那个假圆圆,定然是因为宇宙离魂诀,才要和真圆圆争。

这两个吵的不可开交的帝元珠中,有一个是她的圆圆,可是,这一刻花青瞳分不出它们哪个是真的。

“小公主,我是你的圆圆,你要相信我。”一个圆圆跑过来泪汪汪的对她说。

“小公主,你别听它的,我才是真的。”另一个圆圆愤怒地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两个都不像假的。

忽地,花青瞳看着两个圆圆,开口道:“我最绝望的时候是何时?”她指的是前世她刚遇到圆圆之时。

“前世。”

“前世。”

两个圆圆异口同声。

花青瞳的心一沉,又问:“你是如何来到我身边的?”

“是一个叫司玄的人把我送到小公主身边的。”

“被从天河打捞上来,和一伙珠子一起,送给小公主的。”

两个圆圆同时回答。

虽然答案不一样,但是它们的回答都没错。

这一刻,花青瞳无比后悔,她没有在圆圆身上烙印下自己独有的印记,因为,这两个圆圆一模一样,完全没有区别,连对她的亲切感,都是如出一辙。

“四皇姐,你来看看吧。”花青瞳不想再问了。

君湘拿起花青瞳的帝元珠,她仔细的瞅了两眼,说:“这个是真的。”

“四公主殿下,有何凭据?”有人好奇开口。

“当年父皇炼制帝元珠将成之时,我当时年少调皮,将自己的一根金簪丢了进去,然后那金簪被一并炼化入内,于是,这帝元珠上,便留了一道浅浅的金色印痕。”

君湘指向帝元珠某处。

花青瞳诧异,仔细一瞧,果然见上面有一条淡淡的金色痕迹,不仔细看,根本就不会发现,至少,这么久了,她就没有发现过。

然后,君湘又拿起另一颗帝元珠,一看之下,她不禁脸色猛地一变,因为,这颗帝元珠上,同样的位置,同样的角度,也有一道金色痕迹。

“怎么可能……”君湘喃喃道。

花青瞳眼神一黯,太诡异了,突然,她猛不防开口,“十方山遇到了什么?”

“小踏天!”

“离魂矿!”

两颗帝元珠异口同声,花青瞳看向那说出小踏天三个字的圆圆,她想,她知道哪个是真的了。

另一个圆圆的脸色顿时难看无比。

------题外话------

二更到,你们猜猜,哪个是真,哪个是假,小踏天or离魂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