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 万象宫秋殿到 (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说了离魂矿的圆圆,小脸黑成一团,他盯着另一个圆圆,恨不得扑上去将它撕碎。

那个说了小踏天的圆圆,此刻略有得意。

花青瞳看着它,淡淡开口,“你说小踏天?”

“对,小踏天,小公主在十方山遇到了小踏天。”这个圆圆十分笃定,它仿佛了解花青瞳的内心,知道她心中最牵挂的是什么,所以,花青瞳在十方山遇到了小踏天,与他久别重逢,这绝对是花青瞳最印象深刻的事情。

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花青瞳在十方山和小宝宝久别重逢,的确让她十分在乎,十方山上的重逢,在她的心中也很是难忘。

这个说了小踏天的圆圆,将花青瞳的心理把握的极好。

但是,花青瞳又开口了。

“圆圆对我的称呼,一直都是小公主,可见在它的心中对大帝十分重视,从不逾越,而我的圆圆,他对天儿的称呼,也一直都是小殿下,而非小踏天这样直呼其名的称呼!”

花青瞳此言一出,那个说出小踏天的圆圆顿时小脸一滞,目瞪口呆,周围看戏之人也哗然,均都看向说出小踏天三字的圆圆,原来这个是假的,只是,一个称呼而已,花青瞳就如此笃定?

而另一个说出离魂矿的圆圆,此刻却是黑脸转晴,它欢呼一声向花青瞳扑来,“呜呜呜,小公主,我好感动,你居然如此了解我,圆圆好爱你,圆圆以后做事一定会靠谱一些,绝对不坑。”

花青瞳抱住它,面瘫着小脸,继续道:“而说出离魂矿的圆圆,在它的心中,最重要的是离魂矿,因为,离魂矿可以让它的修为恢复到巅峰状态,所以,在它的心中,离魂矿最重要,本能之下,它一定会说离魂矿,因为,十方山中,它刚刚吃过离魂矿,做为一个有点坑的器灵,它不会揣测我的心理,它只会直白的表达它的内心。”

“而你……”花青瞳看向那个说出小踏天的圆圆,“你没有吃过离魂矿,自然不会想到离魂矿,为了取信于我,你会下意识的揣测我的心理,你对我的事了如指掌,在看到我的一刹那你很迷糊,但不知为何,在见到我之后,你的意识中,就会对我的一切过往都了如指掌,你是神器,很厉害的神器器灵,但是你不是我的圆圆。”

花青瞳下了最后判定。

“假货,看你还跟我抢!”圆圆抱住花青瞳的脖子,怒斥假圆圆,它眼中还一阵后怕,它万万没有想到,自己除此被那假货取代,只要一想到那种后果,它就愤怒又不寒而栗。

那个假圆圆被说的愣住了,它怔怔地看着花青瞳,眨了眨清澈的大眼睛,哇地一声大哭出来。

豆大的泪豆子从眼中落下,“你们过太过分了,你们欺负人,呜呜呜——”

所有人都无语。

明明就你想假冒人家,现在反倒哭上了。

庞雪然捂着眉心,此刻,她眼神狰狞而扭曲,心中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君泽,君泱,君漓都算了,现在居然连她的器灵都要争着抢着投奔花青瞳,对于她来,这是比杀了她还要痛苦的事情,输给花青瞳,她不能接受。

“圆圆,回来。”庞雪然开口,召唤她的圆圆。

哭的正欢的圆圆,小身子僵了僵,瞪大的泪眼灼热的盯着花青瞳的帝元珠,俨然,它根本就不想回到它的帝元珠里了,它被那宇宙离魂诀吸引,对花青瞳的帝元珠充满了渴望。

花青瞳看着庞雪然扭曲的神色,眼神突然一凝,忽地,她抬手一招,那颗庞雪然的帝元珠飞到了她手中,她握紧这颗绿珠,看向假圆圆,“别哭了,进来,以后,你是我的了!”

假圆圆哭声一顿,瞪着泪眼,错愕又惊喜地看着她。

“我是真的帝元珠器灵。”它边哭边说,为自己正名。

“嗯,你的确是帝元珠器灵,这颗帝元珠也是真的,但是,来历太诡异,我还是留在身边放心。”花青瞳道。

“我明明是真的。”假圆圆再次道。

“你们都是真的,连四皇姐都分辨不出来哪颗帝元珠是大帝所炼。”这一刻,花青瞳的脑海中不禁浮现了一个词,那就是——拓印。

就像人们拓印书籍一样,只用一个模子,就能排印出无数一模一样的书籍。

真正的帝元珠,就仿佛一个模子,而有人,以这个模子,拓印出了另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帝元珠,从外形到内在,都一模一样,甚至,连记忆都一模一样的拓印出来。

如果花青瞳也如庞雪然一样也是穿越者的话,此刻,她想的词,一定不是拓印,而是比拓印而贴切的其他词,比如:复制。

甚至,克隆。

更甚至,更高明不可想象的技术。

想到拓印,是花青瞳所能想到的最贴切的词,在她看来,只有拓印,才能同时出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帝元珠。

只是,问题来了,帝元珠是大帝费尽心血所炼,大帝无可匹敌,是什么人有这样的能力,能够拓印出大帝所炼制的帝元珠?甚至连器灵都一模一样!

帝元珠可是神器。

那个能做到这一切的人,未免太过可怕。

还有就是,大帝到底是怎么殒落的?是何人能让大帝那样的强大存在殒落?

花青瞳的目光一一扫过四大亲王,四位将军,还有人群中的曲水月父女,这些人都是大帝旧臣,按理说,大帝殒落了,为什么他们都还活着?

花青瞳看着手中的第二颗帝元珠,陷入沉思,她想,等这次事了,她得好好找君泽君泱还有君湘谈谈。

他们做为活下来的大帝子女,或许知道些什么。

就在这时,轰隆一声,一团黑影朝天下砸落而下,花青瞳下意识的以为是有人偷袭,她飞快闪躲,同时抬头看去,却见一片七彩艳丽从上落下,凤儿形容狼狈,看样子是被金象打败了,但看它张开双翼,朝着花青瞳笼罩而来,双眼兴奋,明显是故意。

金象俯冲而下,追击而来。

花青瞳飞快闪身后退,再不躲,她一定会被这两只压死在身下。

花青瞳瞪大眼睛,一脸无语,“大哥,四皇姐,快管管他们!”

君泽和君湘都黑着脸,各自将自家的宠兽召回,金象还好,十分服从君泽,可那凤儿顿时不干了,“老不死,你太过份,小姑娘,我要抱小姑娘。”

“以后给你抱,今天有象鼻子在你抱不成的。”君湘敲它头。

凤儿看了君泽一眼,眼珠子转了转,乖巧的任由君湘将它收了起来。

花青瞳松了口气,看着君湘,凤儿那个老不死的称呼,着实不好听,也不知君湘为何竟然默许了。

这时,庞雪然跌跌撞撞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的眉心不再流血,失去了帝火,她的眉心又恢复了白皙,只是,她将脸上的鲜血也都擦干了,双眼冰冷的盯着花青瞳,“花青瞳,你还给我!”

她瞪着花青瞳手上的帝元珠。

“这可不是我还不还你的事,而是它跟不跟你的事。”花青瞳展开双手,任由那颗珠子自由抉择。然后,它呆在花青瞳的手心,一动不动,甚至还发出碧绿色的光芒,在花青瞳的手中撒娇。

庞雪然的脸色顿时铁青。

“圆圆,你回去继续睡觉吧。”花青瞳拍拍圆圆,它吃了离魂矿,想必还没有完全消化完,此次醒来,也是被假圆圆惊动。

圆圆感动的看了花青瞳一眼,重新回到了帝元珠中,帝元珠化作绿光,回到了花青瞳眉心之中,而另一颗帝元珠,花青瞳则将之放在身上。

人群中,有人的目光闪了闪,如此一来,花青瞳可就是相当于有了两颗帝元珠,而这两颗帝元珠一模一样,都是神器。

“公主殿下一人独占两颗帝元珠,恐怕说不过去,不如,公主殿下分一颗给两位皇子殿下和公主殿下。”

突然,人群中传来声音。

花青瞳回头看去,却见说话之人是一名黑衣青年,此人也算是熟人,因为,他正是葬海血魔的弟子邪魔子,此刻,他就站在血魔身边,面带挑衅。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又看了血魔一眼,“邪魔子,你怎么与你师尊一样,都喜欢挑拨离间?我们君家的事情,还轮不到你管。”

邪魔子脸色一黑,正要再说什么,君湘开口了,“小皇妹说的是,我们的君家的事,轮不到外人来管。”

君湘笑眯眯地走到花青瞳身边,眼带欣赏,真不愧是他们君家的人,小丫头很是得她欢心。

白凤铃听到邪魔子说话,不禁转头看去,看到葬海血魔的瞬间,她的脸色不禁阴沉,眼中杀意翻涌,那葬海血魔也发现了她的目光,顿时朝她看来,流露出一抹淫邪的笑容。

白凤铃眼中不禁翻涌戾气,仇恨无比。

正在这时,花紫宸无声握住了她的手,白凤铃身子一僵,回头看去,却见花紫宸正看葬海血魔,花紫宸的双眼之中,忽九只瞳孔轮转,形成风暴,无形风暴,朝血魔飞去。

血魔瞳孔忽地一缩,在原地没有动,但嘴角却突然溢出一丝鲜血来。

邪魔子还要挑衅,血魔一把摁住他的肩膀,邪魔诧异回头,竟然血魔脸色发白,唇角隐有血迹,师尊受伤了!

邪魔子的脸色一下变了,师尊受伤,在此如此多的上古大能,不少与他们师徒有仇,若是被发现,此行危矣。

尤其是那君泽,还在虎视耽耽呢。

好在,他们同行的人还有白魔和黄魔。

白魔和黄魔都是魔道中人,二者此刻都没有发现血魔受伤,白魔贪吃,体型肥胖,他此刻还在流着口水向往吃到君湘公主的七彩凤凰。

从凤彩凤凰出现的那一刻,白魔的口水就一直没断过。

而黄魔则仿佛无欲无求,十分冷漠,但其眸光不时有残忍之色闪烁,可见是个嗜杀的。

他们都是上古大能。

正就在这时,一辆金色飞舟从远处呼啸而来,众人看去,惊呼道:“是万象宫秋殿来人!”

那金色飞舟,金色本就意味着利秋之意,再那飞舟上刻有四季轮转的图形,正是万象之意。

明眼人一看,就知是万象宫。

花青瞳的眼中刹时露出激动之意,她不禁望着那飞舟,飞盘转眼即到,花青瞳也看清了上面众人。

塗兮羽,金城云深,百合,万老,人形矿石兽怀中抱着两个七八岁的小娃娃,正是小二和小三,它正是那两个小白鹿,再就是阿蓝,小聂,厄珞,雪洛,吉宝等人。最后,还有一名着穿蓝色锦袍,气质温和,容貌俊美,眉心处有一朵金色火焰纹路的年青人。

“呼~呼~”有人大喘气的声音传来。

“香啊~”那白魔忽然狂吼一声,朝着飞舟扑去,他闻到了,很多天兽的味道。

------题外话------

大多数亲们都猜说了小踏天的那个是真,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