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 天元丧歌(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人群跃入地下入口之中,那向两旁分开的紫焰山再次发出轰隆隆的巨响,而后合拢。

漆黑的甬道之中,仿佛无尽幽长的空间通道,一道道身影在漆黑的洪流中滑过,留下一道道一闪即逝的残影。

花青瞳挥舞双手,企图摸到身边亲人们的身影,可是,任她如何动作,都触摸不到任何温度,周围冰冷一片,只有劲风划过皮肤,留下火辣辣的刺疼。

她想呼唤,一张嘴,便有激烈的劲风涌入口腔,舌头一痛,顿时失去知觉,猛烈如刀的劲风窜进喉咙,呛的她连连咳嗽,痛苦无比。

呼吸渐渐有些困难,花青瞳心中不禁升起忧虑,这样恐怖的甬道,小宝宝如何受得了,还有,也不知阿蓝他们如何。

她心中一阵胡思乱想,万万没有想到紫焰山下的入口里,竟是这般场景,就宛如要通往另一个空间的空间遂道一般。

但转念,她又对大帝生出无尽佩服之情,大帝到底有多强大?是如何做到把传承留在此处的?

窒息感强烈涌来,花青瞳的意识竟是渐渐有些模糊起来,浑浑噩噩间,耳边突然传来阵阵凄厉的哭喊声。

花青瞳一个激灵,猛地睁开双眼。

她抬头扫视四周,天空灰蒙蒙的,仿佛带着血色,大地上残垣断壁,横尸无数,有老人的,有小孩的,还有染血的残刀断剑,不远处,喊杀震天,夹杂着凄厉的哭声令人心头发颤。

“天亡我族啊……”

不远处,一个老者爷天悲呼,一根长矛刺穿他的后心,从前胸穿透,那握着战矛的,是一名皮肤黝黑的三眼族,他仅是一名三眼族中的少年,但此刻,他残忍的笑着,单手握着矛,将老者挑起,眼神透着邪恶。

“老东西的肉,是臭的,我三眼族的勇士,更喜欢女人和小孩鲜嫩的血肉!”

那三眼族的少年,猛地一抖手腕,战矛发出鸣音,声波巨震,那被挑在长矛上的老者,顿时炸开,血雾四溅,满地鲜血和碎肉。

花青瞳看着这一幕,心中涌上狂怒,她毫不犹豫的拿出斧头,身形飞快掠过,逼近那三眼族的少年,挥舞斧头,朝那三眼族少年的头顶砍去。

这般残忍嗜血,毫无人性,唯有杀!

那三眼族少年对于她的靠近毫无所觉,他拎着战矛,嘴角噙着兴奋而残忍的笑意,走向角落里一对瑟瑟发抖的母女。

那年轻的母亲只有二十来岁,她的女儿只有五六岁,年轻的母亲将小女孩儿紧紧搂在怀中,母女二人都满脸泪痕。

轰!

花青瞳用力将斧头砍下,斧刃穿透那三眼族少年的头颅,本该砍的少年血花迸溅,当场死亡,可花青瞳却发现,她的斧头仿佛穿过一团空气,没有对那三眼族少年造成任何伤害。

花青瞳愣住了。

那三眼族少年对这一切毫无所觉,他继续狞笑着朝那对母女逼近。

花青瞳错愕一瞬,再度举起斧头,朝那三眼族少年砍下,然而,斧头只是穿过他的身体。

花青瞳隐隐意识到什么,因为,她就在跟前,可是不论是那三眼族少年,还是角落里的人族母女,他们都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纵然如此,她杀不了那意欲行凶的三眼族少年,着急的对那墙角里的母女大吼:“你们快逃啊,缩在这里等死吗?”

那对母女听不到她的声音,或者说,根本就对她的存在没有所觉,眼看那三眼族少年越来越逼近,花青瞳忍不住扑上前,拉住那女人和小孩想要逃走。

但是,她的手穿着女人的身体,眼睁睁看着那三眼族少年逼近,他一把抓起那个小女孩,在小女孩惊恐的哭声中,他用力一扯,血花飞溅,小女孩的身体被扯成两瓣,三眼族少年抓起小女孩那颗飞快跳动的鲜嫩心脏,塞进了口中。

砰地一声,他将小女孩的尸体扔掉,那位年轻的母亲,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号声,“囡囡——”

女人泣血,眼泪染着血红,爬着扑向小女孩的尸体。

三眼族少年扬起残忍的笑,用战矛刺穿着女人肩膀,将她钉在残破的墙臂上,撕扯掉她的衣服进行侵犯。

“不!”花青瞳眼眸赤红,嘶吼一声,再度挥舞斧头朝那三眼族少年砍去,她要阻止这一切。

但她的斧头只能穿过三眼族少年和女人的身体,毫无意义。

花青瞳眼中射出凶光,身体因愤怒而瑟瑟发抖,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少年残忍的对那位年轻的母亲为所欲为。

而就在这时,又有两名三眼族男子走来,他们看着那名三眼族少年哈哈笑道,“小古拉破处了,哈哈哈,那个女人长的的确很有味道,难道连我们的小古拉都忍不住哈哈哈……”

“小古拉,让我们也偿偿这个女人的味道,这一族只剩老弱病残,真正鲜美的女人太少了……”

“该死!”花青瞳怒吼一声,朝这两名三眼族男子扑去,斧头掀起杀气,却丝毫耐何不了他们分毫。

最终,这两名三眼族男子也涌了上去,这对于那名可怜的女人来说,无疑是灾难。

女人被生生折磨死,她的身体血流如注,两只乳房被那两名三眼族男子分食而去,她倒在血泊中,旁边是三名三眼族男子满足的狂笑声。

花青瞳浑身如坠冰窖,愤怒的情绪让她激烈的颤抖着,呼吸声粗重,她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个年轻的母亲的惨状,眼眸浸血。

“啊——”她嘶吼一声,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愤怒。

三眼族!三眼族!三眼族!

“噢,吼吼——”

不远处,三眼族的勇士们在欢呼,他们闯入这个部落,杀光这个部落的所有人,抢走他们的财物,呼啸着远去。

花青瞳跟着他们,一天后,他们来到了另一个部落。

炊烟袅袅,孩童在大树下玩耍,女人在灶台上做饭,男子扛着猎物回了家。

欢声笑语,和乐融融。

花青瞳着急无比,她大吼,“敌人来了,你们快准备起来啊——”

但是,她的声音在这片空间里回荡,没有人能够听见她的嘶吼,不多时,那伙三眼族刽子手们闯入这个荡漾着欢乐气息的小部落里,欢声笑语成为了嘶吼声和哭泣声。

不论是强壮的男人还是老弱妇孺,他们都拿起了手边的工具,当作武器,保卫自己的家园和亲人,和这伙突然闯入的三眼族撕杀。

“阿爹——”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大哭,撕心裂肺,花青瞳看见,这个小部落里最强大勇猛的男人被那三眼族的少年刺穿身体,他的身体在空气爆开,血雾喷洒了那个小男孩满头满脸。

“你们这伙恶魔——”一个女人满眼泣血,她挥舞着镰刀,扑向那名三眼族少年。

却被另一名三眼族男子挥刀拦腰斩断两截。

“阿娘!”那个小男孩在血雾中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他的娘亲被斩成两断的惨景。

小男孩哭嚎,挥舞着木棍,朝前扑去。

黝黑的大手伸来,捏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颅拧下,远远抛出。

三眼族众人哈哈大笑。

“可怜的原住民啊——”大笑中,这伙刽子手长叹,“他们占据着如此富绕的土地,修为却这么弱,真是一伙富有的蝼蚁啊——哈哈哈!”

花青瞳双眼血红,脸上带着仇恨,他们杀死无数人族,不过短短半天时间,这个小部落的千余人类,被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屠戮殆尽。

花青瞳的怒火无以形容,看着他们杀戮,看着他们狂欢。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一声大吼传来,一名老者从远处奔来,他是一名强大的天眷者,他的天礼是一朵熠熠发光的牵牛花,他和他的天礼,扑杀而来,狂欢中的三眼族们,终于露出凝重的神色。

“长老,杀了他们,报仇……”一名只剩下半截身体的男人看到老者,说出生命中最后一句话,便咽了气。

老者是这个小部落的长老,他应该是这个部落最强大的人,只不过一次外出,再回来面对的竟然就是族人的死灭殆尽,老者满脸血泪,他一言不发,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反杀。

一个个三眼族的勇士倒下,老者亦浑身染血,到了最后,老者奄奄一息,他拼死杀光最后一名三眼族,他那苍老的身躯,也缓缓倒下,永远沉眠在死去的族人中。

虽然三眼族被杀光了,可是,花青瞳却已是泪流满面,太惨烈了。

天元大陆上每一个人,哪怕是三岁小儿,都知道三眼族的凶残,人们厌恶排斥三眼族,因为有一个传说,说是上古时候,三眼族极尽残忍的屠杀人族,侵掠人族的土地和生灵……

花青瞳觉得,她所看到的这些真实而清晰的景象,就是上古之时的重演。

花青瞳从小也听过无数这样的传说,甚至,她也经历过三眼族人的围攻和算计,但没有任何一次,如此时这样,亲眼目睹……

花青瞳知道,她看到的这一切,也许就是曾经发生过的真实事件。

但是,花青瞳很快就发现,她所看到的这些,真是太不值一提了。

眼前场景扭曲,她看到了一个无比富饶美丽的世界。

这片大陆得天独厚,每一寸土壤都仿佛带着灵性,每一朵鲜花都在喷吐芬芳,每一片树叶,都熠熠发光。

这是一个祥和而富绕的世界。

也许,路边的一株不起眼的植物,都是一棵神级灵药,也许,幼童手中拿着的水果,就是极品灵果。

美丽强大的七彩凤鸟在高空中盘旋,强大的白色神龙在大海中翻腾,走兽转眼幻化成人,天珠境的百姓遍地而走,碧海境的高手不算少有,万象境堪堪称为强者,只有完美境,才算是真正的绝顶高手。

浓郁元脉滋养着这片大陆上的生灵,他们无比富有和幸福。

……

突然,这日间晴朗的天空传来阵阵轰鸣,电光闪烁,虚空裂开一道巨大的缝隙,一艘乌光流淌,形状宛如大鱼的金属船只坠落而下,这里是一处偏僻的深山,这里没有人类经过,不多时,一个皮肤黝黑的人从那金属大鱼中钻出。

他看着眼前的山脉,绿草如茵,大树成荫,鲜花盛放,他用力,贪婪的嗅了一口周围绕芬芳浓郁的元气,两行眼泪缓缓流淌而出。

那是激动的泪水,他欢呼出声,一个人宛如疯了一般在这片山脉里上蹦下跳。

他走进了这片大陆,与这片大陆的人接触。

因为他长相的奇特,被不少人围观,但是没有人意识到,这是一个域外的闯入者。

渐渐的,这名误入此地的三眼族发现,这片大陆在宇宙中并没有记载,至少,宇宙联盟的排行榜里,并没有这片大陆的影像资料。

不然,以这片大陆的富绕和广褒,应该排进前宇宙联盟的前百名中。

他回到那条黑色的金属大鱼里,他惊喜的发现,这片世界对宇宙中的磁场感应极好,他的飞行器轻易的连接到了宇宙深处,他的族群中。

茫芒宇宙中,有一颗黑色的星球,那颗星球黑石林立,因此被宇宙联盟命名为黑岩上。

黑岩星上永远寒风呼啸,没有植被,无比的贫瘠,这颗星球上的生灵生存的异常艰难。

但是,宇宙会给任何族群都有留有一线生机,生活在这颗星球上的人们,天赋异禀,他们眉心的第三只横目,各有神通,保佑他们在这残酷贫瘠的星球上世代生存繁衍。

但是,他们渴望强大,渴望富有,渴望不被其他强大的族君欺负。

所以,当这个误跌入天元大陆的三眼族发现他坠落的世界无比富绕,而原住民毫无戒备时,他激动非常。

他将这片大陆的影像资料,传回了黑岩星上。

整颗黑岩星沸腾了。

花青瞳瞪大眼眸,站在这个三眼族人的身后,看着那金属大鱼里,一块屏幕上显示的画面。

黑岩星上的人民在欢呼。

这是什么?

花青瞳呼吸急促,他隐隐觉得,天元大陆上的一切灾难,都与眼前发生的一切有关,都有这个误入天元大陆的这个三眼族有关,这个三眼族,他应该是第一个闯入天元大陆的三眼族人。

天元大陆的影像传回黑岩星,黑岩星的星主,一名三眼族男子,他带领着黑岩星上一半的族人,来到了天元大陆。

当他们踏入这片大陆,发现它无比丰富的资源,浓郁的元气,还有温暖的气候时,他们一个个都感动的哭泣。

“这里,将是我们的家园——”

激动过后,黑岩星的星主高声欢呼。

“我们的家园!”

“我们的家园!”

“我们的!”

“我们的——”

毫无准备的天元大陆生灵,在一无所知中,迎来了这批来自域外的侵略者。

花青瞳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欢呼,心中惊滔骇浪,无法平静。

不论是那黑色的金属大鱼,或是他们称之为宇宙的域外星空的景象,以及他们生存的那颗名为黑岩星的贫瘠星球,都让她无比的震撼。

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但却清晰的在她的眼前展现。

侵略无声无息的展开。

说是漫长,但实则很短暂的百年岁月,这些域外来客,渐渐在天元大陆扎根下来,而可悲的是,天元大陆的原住民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隐藏的危机。

他们生活的太无忧无虑了。

只到有一天,一个少年走进部落,对他的父亲说:“阿父,我们应该杀光那些三眼异类。”

“临儿,为何?”一名中年男子坐在首位,看着那少年,温和的笑问。

“因为他们是异类,他们不知从何处来,但我觉得,他们会给我们的世界带来灾难。”少年朗声说道。

花青瞳瞪大眼眸,怔怔地看着那少年。

那少年,有着一双青色的双眼,虽然他的脸庞还稚嫩,但是花青瞳认出,他是少年时代的大帝。

“哈哈哈,临儿,你太紧张了,他们不过是一群野人,不足为惧。”坐在首位的男子哈哈大笑,他穿着华丽的衣服,豪爽而骄傲,威严而自信。

“哈哈哈,少主,首领说的没错,那伙三眼异族,只是一伙野人罢了,不足为惧,首领一巴掌就能拍死他们。”

不少族中长老们纷纷笑道。

“我们不能小看他们——”少年君临又道。

首位上还坐着一名温柔美丽的女子,那女子脸蛋圆圆的,一双青色的眼眸格外温柔美丽,她宠溺地看着少年,“临儿,既然如此,那你就不要贪玩,努力修炼啊!”

众人闻言,哈哈大笑。

少年君临蹙起了眉头,终究是没说什么。

花青瞳看着这一切,不禁为大帝的敏锐和先见而赞叹,但同时又为大帝的族人感到惋惜,他们太骄傲了,太自负了,以至于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的暗藏。

花青瞳的眼前的画面突然扭曲,这一次,没有祥和景象,没有欢声笑语,只是刀光剑影和震天的喊杀声。

“阿临,你快逃,然后藏起来,等你变的强大了再出来,再复兴我们的部落。”那熟悉的中年男子满身鲜血,生命的光浑在黯淡,然而他的眼眸却无比的明亮。

已经成为青年的君临看着男人,眼中淌下泪水,“阿父,我会带你和阿娘一起走!”

“不,阿父已经活不成了,你阿娘已经死了,无数的族人都死了,而你,是我们族群唯一活下来的人,记住,活下去,变强大——”

“阿父,我一定会变强,一定会给你们报仇。”青年目光中似有火焰燃烧。

“你曾经说的对,那伙三眼异族,会为我们的世界带来灾难,现在,灾难已经来了,不过不怕,我们去毁灭他们,驱逐他们。”

中年男人已经生出白发,他看着眼前的青年,无比的欣慰,“临儿,阿父相信你,你一定可以。”

他的脸上露出满怀希望的笑容,花青瞳走到近前,不禁伸手握住他的手,“祖父,你说的没错,君临可以的,因为,他是大帝啊——”

突然,中年男人渐渐黯淡的眼眸猛地凝聚亮芒,他的双眼,直直朝花青瞳这方看来。

花青瞳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那中年男人盯着花青瞳,“你……”

“我是君临的后人,他会为大帝,他是未来的大帝,他会震压三眼族,成为三眼族最大的敌人,成为这个世界主人,他带给这个世界希望——”

中年男人直直地凝视着花青瞳,许久,他只说了一个字:“好……”

他死去了,脸上却带着笑。

“阿父!”青年君临难过的叫了一声,旁边,还有一个女人的尸体。

那是个脸蛋圆圆的女人,她双眸紧闭,君临看着她,又唤了一声阿娘。

但很快,他焚烧了中年男人和女人的尸体,带着他们的骨灰,飞快的逃离这里,他的身后,火光冲天,昔日强大的部落在一夕间化作废墟。

他的身后,三眼异族挥着长矛追击而来。

……

虽然知道他是大帝,是未来的大帝,他会强大无匹,可是看着他被追击,花青瞳还是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

------题外话------

三眼族的来历~就是这样~金主在上的番外里,娃提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