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大帝殒落真相(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以为她会看到君临逃亡和成长的过程,但是没有。

画面再次转换,这一次,是君临身为大帝,纳娶四后的场景,那是五个人的婚礼。

天元大陆已经一统,花青瞳之前看到的君临,已经不知年岁几何,他的容颜依旧年轻,但他的眸中却满是沧桑。

他将三眼族前往天元大陆的那条通道封印,但他知道,他们还会开劈出另一条更隐密的通道。

花青瞳一一扫过四位皇后的模样,东后端庄,西后温婉,南后最美,北后灵俏。

而花青瞳的目光,落在西后的身上,因为,她是崔清婉,或者说,她是三眼族圣母的的转世。

花青瞳的内心荡起波澜,三眼族是君临的仇人,是整个天元大陆的敌人,可是,他却娶了一位三眼族女子为后。

花青瞳心中万分不解。

那位西后的气质很温婉,她毫无三眼族的残暴,也无崔氏的姻视媚行,她像一个真正的大家闺秀,有着良好的教养,和善而温柔。

婚礼正在进行,满朝文武和天下百姓共庆,然而,就在这场喜庆之中,异变突生。

一批三眼族勇士毫征兆的闯入宫殿,为首者,是一名身材修长,相貌无比俊秀的三眼族男子,然而,他眼中的残忍和怨毒将他的俊美破坏殆尽,他冷笑着,长矛所指,不是大帝,而是西后崔氏。

“圣萝,你这贱人,叛徒,罪人,今日,本殿来抹杀你!”那青年狰狞的笑着,恶毒的说。

“卡诺,你还不死心?”崔清婉看着他,眼中流露悲哀之色,“你这是自己来送死。”

“圣萝,你还会在乎这些吗?在你将长矛指向自己的族人时,你已经是我族的罪人,你投靠了人族,你还要嫁给君临,他是屠杀我族子民的刽子手,而你,更可恶,你是帮凶,却比君临更可恶,想想我族死去的那些族人,想想我们的母星,你不死,我怎么能甘心?”

卡诺的脸色扭曲,眼中是恨到极致,反而淡漠的神色。

卡诺提到母星,提到族人,崔清婉的眼中流露出无比的痛苦,“卡诺,我已经和君临商量好,只要我族不再杀戮,安稳的生活,他愿意将圣山送给我们栖居,我们生活在那里,世代繁衍,将来有一天,他还会带我们走出天元,去往宇宙的更深处,为我们在宇宙中获取一席之地。

为什么非要杀戮呢?这些天元大陆的原住民,他们也是生命,他们也是人,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想快乐安稳的生存,你凭什么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力?”

卡诺大怒,“你想想我们的母星是多么的落后和残酷,以往的残酷生活,都被你丢到脑后了吗?宇宙中生存的铁则,弱肉强食,那些高等富有的星球,何时对我们黑岩星仁慈过?这样的道理你不懂吗?

你被君临迷了眼,你忘却了我族还有无数被奴役和欺凌的族人,你忘了我们的使命是变强,而不是苟且偷生。

你忘了在广褒的宇宙中,我们只是最下等的存在,想要变成上等人,只能靠我们自己,你却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

想要在宇宙中获得至高地位,活的尊严,我们只能杀戮,而这片大陆,就是上天赐予我们最好的礼物!可你呢?你都做了什么?你毁了我族的梦想和希望。

你杀了我族无数的同胞,你是罪人,三眼族的族人,你以为你将本体自栽于圣山就能救赎你所犯下的罪行了吗?我今天就将你的本体带了过来,让你看看,哪怕是死亡,你的体内流着的也是三眼族的血。”

轰地一声,卡诺将身后的青铜巨棺打开,里面,赫然是一名已经死亡的三眼族女子。

西后看着棺中自己的本体,那体内没有灵魂,却有无数执念盘旋。

卡诺邪恶的笑了起来,“圣萝,你看见了吗,哪怕你的灵魂转世了,你的体内也还残留着无数执念,那些执念,是以往在黑岩星上你备受欺凌时残留下来的怨念,现在,它们统统成为恶念,现在,我把你的恶念取出,让你看看自己的恶,是多么的可笑。”

卡诺果然从圣母的尸体中将她的恶念取出,化作一名与崔清婉一模一样的女子。

看见那名女子,花青瞳呼吸一窒,因为,那女子的眼神和气质,简直和崔姨娘一模一样。

“圣萝,我要让她转世成别人的宠物,不得善终,但愿到时候,你还能如你现在所想的,向往什么和平共处,将希望依托他人,可笑。”

卡诺冷笑一声,一把将那女子捏碎,飘散在空气中。

西后目光沉痛,“卡诺,明明都是兄弟,你和卡雷为何相差那么大?你的残忍,你的野心,你的不知足,让我无法理解,我以为,母星上的艰苦生活,会让你为现在的生活而觉得感恩,人应该知足不是吗?

你想侵略这片大陆,怎么可能?到最后,不过是两败俱伤,等到了最后,宇宙联盟发现了这块大陆,你以为凭我们的实力,能保住它吗?”

“卡雷?别提那个废物,我没有那样的废物当大哥,他不配,我三眼族的勇士,只会一往无前,杀光这些原住民,终有一天,这片大陆会是我族倔起的圣地,杀戮,还未止,未来不会很远——”

卡诺大笑,飞扑向西后,要置她于死地。

大帝出手,卡诺的身体寸寸瓦解,分崩离析,消散于天地之间。

随他一起前来的三眼族勇士们,仇恨的瞪着君临和西后,他们不怕死,他们继续向前扑来。

西后出手,将这些名为同胞的三眼族尽数灭杀。

看着满地尸体,西后跪了下去,眼神悲怆,“陛下,我请求,安葬他们,善待他们的尸体。等我们的婚礼过后,我会主动出手,清除追随卡诺的余孽,将他们都杀光,剩下的族人,他们都没有野心,没有杀过人族,他们都是渴望和平的三眼族。也希望陛下,能够善待他们,他们没有罪。”

“这一点,我早已向你承诺过,不止这些,通往宇宙的道路,更高的文明,总有一天,我不仅会让天元大陆在宇宙中无人敢欺,还会让那些渴望和平的三眼族人在宇宙中获得一席之地,无人再欺,清婉,对我多一些信心,你的选择没有错。”

君临扶起西后,向她重复自己的承诺。

“你是大帝,你是君临,你不会骗我。”西后露出一丝笑容,很满足,但她的眼中却带着泪,屠杀自己的族人,她始终无比痛心。

突然,君临看向花青瞳所在的方向,他的目光,仿佛穿透时空的阻隔,准确无误的落在她的身上,他说:“因为三眼族的不断来犯,黑岩星通往天元大陆的通道已经被宇宙中的一些其他势力注意到,我们的敌人,不只是三眼族。”

花青瞳浑身剧震,眼中掀起惊滔骇浪。

“别害怕,有父皇。”君临目光柔和了下来,“但是你们本身也要努力。”

他说完,收回目光,时光,仿佛又将他们阻隔。

花青瞳怔怔地看着他高大的身影,看着他带领四后步入大殿,看着他们的身影,在她的眼前缓缓的模糊。

轰!

巨大的轰鸣在耳畔回响,花青瞳眼前炸开一片刺眼的光团,那是数十艘银色巨舰,他们高高悬浮在空中,金属的光泽流淌,无比的冰冷而残忍,这片天地被大帝用阵法封锁,使得那些金属庞然大物无法伤到天元大陆的其他区域和生灵。

大帝独自面对面这些庞然大物,从那些银色金属庞然大物中,走出十来个银色长耳,背生洁白双翼的俊美人形生物。

只是此刻,这些俊美的人形生物的眼中,都流露出深深的恐惧。

他们本来是要攻下这片大陆,这片大陆没有高等文明,但是他们的天之力也很恐怖,只是,没有想到恐怖到这种程度。

足以秒杀恒星,摧毁一片星域的高等文明战舰,却被然困在了这个人族所谓的阵法之下,他让他们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

君临独自面对他们,他的神色无比的平静,他不断被银色巨舰喷射出来的强大能量光团轰击身体,他的唇角溢出鲜血,他或许知道,他会就此殒落,但是,他无惧。

花青瞳站在这里,她仰头看向空中,看着那数十艘银色金属构成的庞然大物,以及大帝孤独的身影。

那些银色金属的庞然大物中不断喷射出恐怖的能量光团仿佛源源不绝,不断的轰击向大帝,大帝目光平静,仿佛无论被如何攻击,也不会倒下,他的眼中,看透一切,他从容应对,高大的身影顶天立地,无所畏惧。

花青瞳的眼中流下了泪水,她默默看着,她隐隐意识到,大帝的死亡,或许就是今次。

轰!

大帝发出终极一击,那悬浮在空中的数十艘银色庞然大物被恐怖的天之力轰成碎片四处炸开,那些俊美的人形生物,在恐惧中飞灰湮灭,而大帝自身,亦开始自燃。

他的生命到了尽头,他的一身修为,都在这次战争中崩毁,他现在唯一还能留下的,就是一身仅存的精血。

金色帝火燃烧身体,他的身体飞散,他的鲜血被帝火炼化,凝成一滴光芒璀璨的金色血液,这滴金色血液飞向远方,不知所踪。

但花青瞳知道,那是自己。

那是,返祖血脉的由来。

她是他的孩子,他一个人的孩子,是他死后留在这个世间最后的血脉。

他,是她的父亲,她,是他生命的延续。

花青瞳不知道那些美丽的人形生物是什么族群,但是她知道,那些人定然来自宇宙的深处,他们无比的强大,他们比三眼族强大无数倍。

空间扭曲,眼前的场景缓缓消失,花青瞳睁开眼,耳边劲风呼啸,她惊愕的发现,她还在黑色的甬道中前行,周围一片漆黑,但她却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又或者是经历了一场刻骨铭心的上古之行。

忽尔,一束光芒传来,花青瞳眯眼,身体开始下坠,再睁眼,花青瞳惊愕的发现,她来到了一片废墟的世界之中。

银色的碎片辅了满地,令她更加震惊的是,这里,正是大帝战死的地方,脚下的银色碎片,正是那些银色巨舰炸碎后的残留,经历万古岁月,它们依然锃亮如新。

花青瞳双眼迸射出仇恨的光芒,她弯腰捡起一片,却发现,哪怕是一片巴掌大的碎片,就有万斤之重,可想而知那些银色巨舰完好时,是多么的恐怖。

一瞬间,花青瞳骇然,但随之而来的,就是更深的仇恨和决心,“总有一天,我要一脚踩扁你们,为大帝报仇。”

从来没有像这一刻,她的心中充满斗志。

“很好,没有被吓倒,反而生起了斗志。”带着笑意和怜爱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花青瞳猛地抬头,看见大帝向她走来。

那只是一道虚影,可是看着他,花青瞳的脑海中闪过了他死亡时的壮烈,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扑进他的怀中,哭求道:“你别死,别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