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 迷宫幻境(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帝看着怀中的人儿,眼中露出慈爱的光芒,他伸手轻轻拍打她的背心,唇角带笑,“傻孩子,别哭。”

花青瞳埋头在他怀中,愤闷道:“你不死我就不哭。”

大帝残魂顿时哭笑不得。

“你长大了,还哭鼻子,要是让你肚子里的小家伙们知道了,一定会笑话你的。”大帝揶揄她。

“笑话就笑话吧。”花青瞳不管了,在他怀中撒娇耍赖。

大帝的眼中终于露出无奈之色,温柔的抚摸她的头发,轻声道:“听话,别哭,也别难过,父皇没有死。”

花青瞳仰起头,面瘫着脸,眼睛瞪的大大的,“你不是祖宗吗?”

大帝一滞,唇角的笑意微微有些发僵。

“是小丫头你转世成我的后人,那是没办法的事,你要出生,那就总得找一个母体,而有母体,就有父体,但这并不能改变你是我的血脉不是吗?”片刻,大帝温和的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眨了眨眼睛,算是接受了他的这番解释。

“别哭,听父皇跟你说些事情。”大帝温柔的伸手给她把眼泪擦干。

“你刚才说,你没死,是真的吗?”花青瞳不太相信的问,她面瘫着脸,眼睛流露出希冀的神色。

大帝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最后看了又看,问:“漓儿,你这小脸怎么没有表情呢?”

他家没有面瘫,据他所知,她转世的那家人,也没有面瘫,那这小丫头是遗传了谁?

花青瞳面瘫的脸,微微有些涨红,她怒道:“你快告诉我,你没死,是不是真的?我明明亲眼看到你死了,你是不是哄我开心?”

她眼巴巴的看着他,虽然这样问,但她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在她的心中,大帝经天纬地,通古烁今,他说他没死,也许真的没死,但她还是忍不住想听到他更确切的回答。

“唉,小丫头真是难缠,这面瘫的小脸可怎么整。”大帝笑着伸手捏了捏她圆圆的脸蛋,宠溺道:“来,丫头,咱们坐下慢慢说,别着急。”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火急火燎的,却也只好跟着他一起坐了下来。

……

而与此同时,其他人却是没有花青瞳的这番经历,他们来到的传承之地,是一座迷宫,无数甬道,无数宫殿,一模一样,也许一转眼,他们就会迷失方向,与他人失散。

迷宫里回荡着古怪的声音,像是哭泣声,又像是大笑声,又仿佛是兵戈相交声,那些声音穿透人的灵魂,进入他们的脑海深处,令他们的脑海中出现一幕幕幻觉。

那些幻觉,其实都是上古战争的缩影。

有三眼族残杀人族的血脉场面。

也有大帝带领众臣返杀三眼族的热血沸腾。

更有三眼族来到天元大陆的过程,他从域外而来,给他们的家园带来战争和灾难,还有无尽隐患。

群踏天跟在花紫宸的身边,他一直被花紫宸抱在怀中,在之前的黑色甬道中漫长穿行,花紫宸也没有放开他,将他护的紧紧的,生怕他遇到什么危险。

好在,他们安全的穿行了过来,来到了这处迷宫中。

他们和其他人分开了,此刻,二人都陷入了上古的幻境之中。

他们沉浸在一样的梦境中。

同样是上古的战场,只是,此刻的天空中,几名长着银色长耳,洁白羽翼的漂亮人形生物正得意的哈哈大笑着,他们站在一种巨大银色金属巨舰上,高高在上的俯视着他们,他们脚下,十名男子联手将天地封锁,与那些漂亮的人形生物展开了战斗。

君踏天和花紫宸看着这一些,忽然君踏天指向中一名男子说:“舅舅,那是你吗?”

花紫宸点了点头,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战场中,“那是我,这是十魔君和域外生灵的战斗,十魔君,就是在这场战斗中殒落,那种银色的巨舰,十分恐怖,它发出的威能,堪比一名破天境大能,可当时,除了我们十人合体,还有大帝外,天元大陆再也没有第三位破天境。”

君踏天瞪圆了大大的眼睛,他惊讶无比的盯着场中,突然,他的视线中,看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他仿佛黑夜的化身,却偏偏有着一双金色的瞳眸,那是黑天魔君。

“他就是在这场战役中殒落的吗?”君踏天的视线紧紧粘着在黑天魔君的身上,稚嫩的小脸无比凝重。

“是啊,不过,天儿不要担心,我们看到这些,只是曾经发生过的事情,现在,我们都好好的。”花紫宸安慰他道。

君踏天小宝宝点头,道:“舅舅别担心,我知道这里是幻境,我只是在想娘亲瞳瞳,也不知她到了何处。”

花紫宸笑道,“这里是大帝的传承之地,谁有事,你娘亲瞳瞳都不会有事。”

君踏天小宝宝闻言,面瘫道:“那我就放心了。”

花紫宸看的一阵好笑,天儿这小面瘫脸,估计就是跟瞳瞳学的。

正在这时,战场中突然传来激烈的轰鸣,十魔君纷纷负伤,那银色巨舰上面的俊美人形生物,笑的越发的猖狂无忌。

“魔祖真身!”为首的吞天魔君忽地大喝一声,只见原本分散的十人,在一瞬间合为一体,以吞天魔君为基础,魔君真身高约三丈,双瞳为紫,各有九个瞳孔,眉心处一只金色竖眼,头伸一双犄角,血色的光芒流溢。

霎时间,无比恐怖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发出。

“自魔祖被大帝一斩为十,我们就都各自成为了一个独立的个体,若想要再现魔祖真身,只有自我抹消自己,让真正的魔祖之魂短暂苏醒,方可成就魔祖真身。”花紫宸说道。

“舅舅,现在你们都已经死了吗?”君踏天看着战场中的魔祖真身。

“对,魔祖真身一现,我们都已经将自己抹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打败敌人。”

银色巨舰上的人形生物渐渐发不出笑声,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惊骇的神色,看那那宛如魔神的存在出现,他们鬼叫一声,连连操作银色巨舰,发出恐怖无比的能量光团。

能量光团轰击在魔祖身上,却无法撼动他的身体,相反的,他的身体上发出强大无比的天之力,破天境的实力无法想象,那些巨大的银色巨舰,被轰击成渣,那些猖狂的人形生物也飞灰湮灭。

但是,魔祖的真身,在这时也渐渐与瓦解,他又变成了十道身影,但此时,这十个身影却都仿佛没有灵魂的躯壳,静静的飘在空中,一动也不动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们一个个的化为虚无,在天地间消失。

君踏天的眼睛红了,难过道:“舅舅……”他不由抱紧了花紫宸,生怕他如幻境中那样一动不动,然后消失。

“不会的,魔祖是天元大陆的宠儿,哪怕一分为十,这片大陆依旧会保佑着他们,你看,现在舅舅和你父王他们不都好好的?”

花紫宸安慰怀中的小家伙。

君踏天依旧鼻子发酸,他无声的点了点头,问:“大帝为什么要把魔祖斩杀?如果大帝没有斩杀魔祖,你们都不会死。”

花紫宸眼中流露出一丝笑意,“三眼族未到来之前,天元大陆的天眷者和窃天之战连绵不休,魔祖是天元大陆天生地养的生灵,而大帝是后起之秀,魔祖缕次与大帝为难,但依旧无法阻挡大帝成长的脚步。

只到有一天,三眼族屠杀人族,意欲占领我天元土地,魔祖找到了大帝,要求他与他一战,斩他身躯。”

君踏天惊讶地问:“魔祖主动要求?”

花紫宸眼中闪过深邃的光芒,“魔祖是天元之子,大帝是天命之人,他们都隐隐对后事有所了悟,若大帝不斩魔祖,魔祖必定身死道消,在与域外异族的战斗中彻底死亡,若是大帝斩魔祖,魔祖十分,则能留下一线生机,还能与第二任大帝结下姻缘。

大帝和魔祖都是通古烁今的人物,他们料到了眼前,也看到了后世,你娘亲瞳瞳,还有你,都是大帝和魔祖的血脉延续。”

君踏天似懂非懂,他看向空无一人的战场,那处,只剩下银色巨舰的碎片。

眼前一阵扭曲,意识回归,他们重新出现在了迷宫之中。

二人的神色都有些恍惚,过了片刻,才缓了过来。

“紫宸舅舅,我们能在这里得到什么呢?那么多人抢传承,岂不是要大打出手?”君踏天仰起小脸询问。

“这里自然还是有其他宝藏的,大帝不可能只留下传承,定然还有别的上古异宝,不过,就算我们什么也得不到,只在这里走一趟,也是一种磨砺,受益匪浅。”花紫宸低头,温和的看着怀中的小人儿。

君踏天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他问:“舅舅,那些长着翅膀的长耳朵的人,还会来侵犯吗?”

“呵呵……”花紫宸被他的形容逗笑了,片刻,他的脸色凝重,“也许,那些人从未离去过……”

……

来到此处的人,他们都经历了上古战争的幻境,每个人逐渐从幻觉中清醒,清醒过来后,他们都无声的沉默。

哪怕如血魔这等魔头,也都无比的沉默。

他们仿佛又回到了上古之时,经历了那个时代残酷的战争,邪魔子眼中闪着残忍的光芒,“那些异族,该死,我们应该生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天元,是我们的地盘,不容侵犯!”

血魔眼中血光闪烁,生而为魔,心性的残忍和狠辣是本性,越发的霸道不容人侵犯,因而,他们对异族就越发的痛恨。

……

“父皇——”另一条迷宫中,君泱大吼父皇,泪水弥蒙,在他的幻境中,不仅看到了父皇的殒落,还看到了四位皇后的死亡,然后,便是他的兄弟姐们一个个战死。

他看到了当初的他在绝境中逃生,为了活下去,他从敌人的鲜血中沐浴而出,化身修罗。他仿佛又重临当年的战争,绝境让他的脸浮现冷酷之色,仿佛失去了一切感情。

但唯有,他对君临的死无法释怀。

睁开眼,他拭去满脸泪水,思绪渐渐回归,都过去了,父皇已经殒落,他现在有妹妹。

“犯我天元者,侵我皇朝者,杀——”

君泽怒吼一声,杀气冲宵,直带来犯的敌人,他势力无挡,一往无前,他所过之处,身后尸骇遍布,君湘驾驭着七彩火凤让大地烈焰熊熊,让敌人化成灰烬。

“我们不能死,我们要活下去,我们要重振我们的皇朝,我们的天元!”君湘在高空中呼啸,七彩凤凰发出悠长的凤鸣,它载着君湘杀尽敌人,哪怕奄奄一息,依然旧在用本能战斗。

海中的白龙破海而出,龙吟震荡天地,他带着重伤的君泱,重新回到战场,君泽怒吼:“你这白虫,昔日本殿欲要收服你,你抵死不从,现下却选择了君泱那浑蛋,真正该打。”

虽如此骂着,但他驾驭金象杀代敌人的动作却丝毫不慢。

白龙长啸,喷出滔滔海水,将敌人淹没,它怒君泽,“吾乃真龙!”

“哈哈,白虫,杀!”无数异族被杀死。

白龙仿佛泄愤,将君泽骂它白虫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异族身上。

“可惜阴阳双龙已经死亡,若是有它们在,凭着天地大毁灭,也要拉着这些异族同归于尽。”

君泱不甘的道。

“我们也可以拉着他们同归于尽,但我们不能死,我们要活,活着才有希望。”君湘长啸,她不服死,她要亲眼看着这些异族被赶出他们的家园,匍匐在他们的脚下。

突然,巨大的银色巨舰对准了他们,君泽的瞳孔不断收缩,他们,被围攻了。

“哈哈,你们都是这个大陆的皇子皇女对吧?今天,你们都要被轰成渣!”那俊美的人形生灵愤怒无比的道,因为他们被杀了太多人,没想到这片大陆居然如此难攻。

恐怖的能量光团袭来,君泽,君泱,还有君湘都停了下来,他们眼睁睁看着那光团向他们飞来,他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突然,白龙怒吟,声震九宵。

白龙庞大的身体飞冲而止,迎面朝那能量光团撞击而去,龙鳞被轰击成渣,白龙血肉翻飞,它疯狂冲向银色的巨舰,神龙摆尾,将敌人纷纷抽飞,断成两截。

“白龙!”君泽狂吼出声,眼前一黑,他猛地醒来。

君泽从幻境中睁开眼,他面无表情,眼睛赤红,英俊的面容越发的冷酷霸烈,仿佛不近人情。

金象庞大的身躯盘卧在他的对面,象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沧桑,还有丝丝的晶莹,仿佛在缅怀在那场大战中牺牲的同伴。

“三眼族侵略我们,杀戮我们,是因为他们想要抢夺我们的土地,取代我们,得到更好的生存,这是他们的侵犯我们的理由。银翼族侵犯我们的土地,杀屠我们,却是为了征服。那也是他们的理由。”君泽冷酷的说。

金象哀鸣。

君泽看着他,“有着一日,我们踏上他们的星球,屠戮他们的族人,是为复仇,那是我们的理由。”

“呜——”金象眼中掉落泪水。

“白龙不会白死,我们无数的子民都不会白死。”

金象点头。

……

同样的,另一边。

四位将军相继从幻境中醒来,他们的脸上都带着热泪,他们不知在幻境中经历了什么,关山岭疯狂的喘息着,额头和手臂上青筋爆起,险些抓不稳手心的武器。

“老关,冷静!”白佛花怒斥一声,令着关山岭渐渐平复自己的心情。

“我怎么冷静,让我怎么冷静——”关山岭无比痛苦。

“我们都跟你一样,老关,我们要忍耐。”紫甲将军古汗青淡淡开口,面容无比淡漠。

黑甲将军萧栖凤一言未发,垂着眼眸,不知在想着什么。

这时,庞雪然也从幻境中醒来,她的眼中带着震撼,还有畏惧,她竟是第一次知道,天元大陆,竟经历过那样惨烈的过去。

不过她的心中并没有多大的起伏,除了对银翼族的畏惧外,她没有丝毫难过之色,她毕竟不是这片大陆的原住民。

反而是,她在幻境中见到了一个人,那个数次对她发出命令的存在。

“四位将军,难过解决不了任何事,我们只有变强才能不于被欺负。”庞雪然淡淡开口。

四位将军都看向她,片刻,白佛花道:“小公主殿下说的对,我们不要沉浸在过去,我们要向前看,变强才是硬道理。”

“对,小公主殿下说的对。”古汗青面无表情的符合。

庞雪然垂眸,眼底闪过幽光。

他们开始在这处迷宫中寻找机缘,但是不久后,他们与同样在迷宫寻找方向的花紫宸和君踏天相遇了。

庞雪然看见他们二人,眼中不禁闪过浓烈的恨意,他们一人是花紫宸,而另一人则是花青瞳的孽种,如果杀了他们,花青瞳一定会痛不欲生吧!

庞雪然突然笑了,命令道:“四位将军,那个孩子是花青瞳生的魔子,抓住他,就能让花青瞳那个假货就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