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炼!(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听的十分惊讶,“与我有极大渊源?”

大帝慈爱的看着她,“在告诉你她的身份之前,父皇先要与你说一说西后。”

花青瞳怔了怔。

大帝说道,“西后虽是三眼族女子,却与我想法相同,我们一直都在为了共同的目标而奋斗,一路走来,生死坎坷,我们是战友,是知己,也是最好的朋友,其他三位皇后也一样,她们虽是女子,但巾帼不让须眉,我们结为夫妻,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水到渠成。也许我们几人没有所谓的爱情,但却有着比爱情更深厚的感情。”

花青瞳迷惑的眨了眨眼睛,不由想到了酒窝,好像,她和酒窝也是水到渠成,到现在为止,她对于和酒窝结下婚契的事情,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的。

“这么说来,圣母不是敌人了?”花青瞳道。

“从前不是。”大帝道。

花青瞳疑惑的看着他。

“当年,我承诺了西后一些事,答应她带着她的族群在宇宙中占得一席之地,如果她够信任我,一定会坚持她从前的信念不变,只是,我已殒落万年,万年时光,足以磨灭她的一些坚持,如果她不再信任我,一定会迷茫,会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大帝叹息。

“其他的事情?”花表瞳沉思,那些其他的事情,或许会对天元大陆不利吧,“她会走卡诺的老路吗?”

“她不是心性残忍之辈,但是为了三眼族的强大,她或许会有别的选择。我的殒落,等同于失信于对她的承诺,等同于让她的族群走入星空变强的希望落空,面对族群未来的,绝望之后,她会选择别的道路,别的方式。

她为了族群的兴盛,当年不惜杀死一部分屠杀人族的族群,她负出那么大的代价,不会轻易放弃的。”

“那就是说,她还是会成为天元大陆的敌人。”花青瞳道。

“万事没有绝对,是敌人或者不是敌人,万年后的人心,谁也说不清,这是你要去面对的事情。父皇给不了你最正确的答案。

你要知道,这个世上没有绝对的善与恶,哪怕是卡诺,他所做的一切,也只是与我们种族和立场的不同,他的立场与天元大陆相对立,所以他就是我们的敌人。他残忍的屠杀人族,究其最终目的,事实上与西后一样,都是为了族群的强大。

只不过,西后选择了温和的方式,而卡诺比较极端。”

花青瞳沉默,陷入了沉思。

过了片刻,她道:“父皇说的没错,我们天元大陆,也有自己的立场,一切侵犯我们利益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就是我们眼中的坏人,面对敌人,就该毫不留情。哪怕是异族,只要与我们的立场相同,也会成为暂时朋友!”

“暂时的朋友?”大帝眼中露出笑意,揶揄道:“为何是暂时的朋友?”

“我觉得,他们终究是异族,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大帝笑了,摸摸她的头,“非我族类,不得不防,但防备是一回事,却也没有必要极端的去仇视和排斥他们。哪怕是三眼族,也不一定尽是敌人,哪怕是同为人族,也不一定都是朋友,在上古的时候,那些强大的银翼族的到来,对于一部分天元大陆的人来说,不是敌人,而是机缘和诱惑。”

“人族有叛徒?”花青瞳怒道。

“哈哈,那些叛徒,被我杀光,但难免还有漏网之鱼,这就要你自己去提防和发现了。”

花青瞳心中对于那些叛徒愤怒无比。

“漓儿不必这样生气,人心难测,生了异心的人族,与异族也无不同,甚至更加可恨。”大帝安慰。

“没错,更加可恨。”花青瞳点头,面瘫脸越发僵冷,“那些叛徒,还不如与我们有着一样目标的异族呢。”

“是啊,所以当年父皇能与西后结为夫妻,却反而要屠杀一部分人族叛徒。”大帝道。

花青瞳歪头,用清灵灵的丹凤眼看着大帝,“父皇,你说了这么多,可以告诉我,我身边的谁,是三眼族了吧?”

到了此时,她还有什么不明白?大帝拳拳善诱,不就是为了让她接受身边有可能是三眼族的亲人。

大帝沉默一瞬,道:“三祖卡琳,转世为人族,就是你的娘亲,西门清雨,三年前,她觉醒了。”

花青瞳完全惊呆了。

这一刻,她终于明白,为什么酒窝迟迟不肯告诉她娘亲的下落,难怪崔玉柔提到她娘亲时,总会露出意味深长的神色。

花青瞳低下头,心里头还是有些别扭,她不敢想象西门清雨竟是三眼族的事实。

“你与他们有的只是亲缘,而无血脉相传,父皇告诉你这些,就是想让你珍惜与花正义和西门清雨的亲缘,但同时,更要提防,万年已过,人心易变,但她是你的娘亲,但愿她能对你多一些慈爱之心,不忘初衷。”

大帝摸了摸她的头,无声安慰。

花青瞳的情绪低落下来,这一刻,她想到了兰妃,三眼族暗部的首领,那个女人,为了自己的族群,连自己的儿子都能下得了手,如果有一天,她和西门清雨也走到那一步,又当如何?

“三眼族,已经潜移默化的融入了我们的世界,不知有多少人的亲人都是三眼族。”大帝叹息。

“父皇,在我的心中,对我好的人,就是我不惜一切要去守护的东西,哪怕是天元大陆的命运,也不在我必须要去保护的范围中,如果娘亲最终与我为敌,那她就是我的敌人,如果她一如既往爱我,那我也会不惜一切保护她。”

花青瞳认真的看着大帝,“这样一说,我其实不是一个适合成为大帝的人,因为我很自私,我的眼中,只有对我好的人,我很自私,我想变强,想保卫天元,也许就是为了保护我想保护的人,而不是为了什么族群大义。”

大帝却不以为意,“等你成为大帝,你就会真正的明白,你要保护的,究竟是什么。现在不说那些,来看看这些碎片。”

见她情绪低落,大帝随手拿起一片银色碎片。

这种银色碎片,比最纯净的白银还雪白透亮,光芒璀璨,这样的金属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是巴掌大一块,却有万斤之重,其坚硬的程度,可想而知。

“这些虽然都碎片,但其本身是宇宙中十分珍贵的一种合金,其中的物质完美融合,其坚硬程度,攻击力,防御力,超越我们天元大陆的任何一种矿石,所以,这是最好的炼器材料,那么现在,器之传承开始,漓儿,过来,想办法融化它。”

大帝说着,将那块银色碎片扔给了花青瞳。

花青瞳瞪大了清灵灵的丹凤眼,脸色凝重,万斤大的碎片入手,她不禁感到一丝吃力,抱起来尚如此,想要炼化,何其容易?

花青瞳很严肃,她抱着碎片走到一旁,祭出白玉药火,包裹起那碎片开始炼化。

时间缓缓的流逝,大帝没再说话,而是坐在一旁安静的等待。

不知过去了多久,花青瞳感到疲累之时,大帝说话了,“去摸摸那碎片上的温度。”

花青瞳有些苦恼,这么久了,那块碎片在她的白玉药火炼化下,竟是没有丝毫变化,别说将它融化,它甚至连形状都没有变化一下。现在,大帝让她摸它,她收起了火焰,小心翼翼地去触摸它。

结果,花青瞳猛地瞪大了眼睛。

因为,那块碎片,只是微微有些温热。

“怎么可能,我的白玉药火温度极高,怎么在它这里没有用处?那可是火。”花青瞳震惊地看着大帝。

“你的火焰很厉害,可以炼化药材,煤出很不错的灵药。但是却不能奈何这种金属,它的坚硬程度无比令人赞叹。你再换一种方式,用天之力炼化它。”大帝道。

“天之力?”花青瞳更加吃惊。

“天之力,在宇宙中,被称为宇宙之力,我们天元大陆无比富饶,正是因为元脉丰富,天之力浓郁的原因,换句话说,我们天元大陆的宇宙之力很浓郁,天地间,没有什么比宇宙之力更俱备攻击力了。”

大帝说道。

花青瞳听罢,脑海不由闪过幻境中,大帝的最后一击。

那种强大的天之力,没有花哨的招式,只是一团质朴的能量,那团能量,却能摧毁数十艘这样的银色巨舰,其威力强大到何种程度,无法想象。

最质朴的,就是最简单的。花青瞳眼中微微发亮,也许,对于天之力的运用,她今天才摸到了真义。

返璞归真。

她没有调用自己体内的天之力,而感应天地间的元脉气息,以自己为燃料,天地为火炉,天地间无尽的天之力为火焰,炼化碎片。

大帝眼睛一亮,赞赏的看着她,默默等待。

此刻,那枚碎片渐渐的融化了,它化作了一滩液体,不止是那一块,在场所有的银色碎片,都开始了融化。

花青瞳完全陷入了那种美妙的境界当中。

专心与炼化碎片,沉浸在奇妙境界中的她,自然没有现,又有一道身影,无声的出现在此。

那也是大帝,只是他的身影无比的虚幻,仿佛只是一道影子。

“小丫头真不亏我的孩子。”影子骄傲的看着花青瞳。

“我的孩子。”大帝歪头,瞥了影子一眼。

影子被气笑了,“你真无耻,一来就骗走了小丫头的宇宙离魂诀。”

大帝残魂无辜眨眼,“怎么叫骗?是小丫头孝敬给她父皇我的。”大帝残魂丝毫不为所动。

影子脸色铁青,“你真无耻。”

“无耻什么?小丫头把宇宙离魂诀给我,终究是想要让我们复活,咱们可以共享的,你可不能把黑祸只扣在我身上,小丫头把宇宙离魂诀给我,你不也能受益吗?”大帝残魂微笑道。

“你只是一道残魂,我才是真正的……”

“行了行了,这话你说了很多遍了,时间太漫长,我这残魂诞生出自己的意志也不能怨我不是?我是你的残魂,要说无耻也是你无耻,你无耻我才无耻,等你我都复活了,小丫头有两个父皇,不是挺好?”

大帝残魂不耐的摆手,打断影子的话。

影子气的半晌说不出话。

“把宇宙离魂诀打开。”憋了半天,影子只能没好气的说。

大帝残魂微微一笑,“你看,这能是叫我骗来的吗?你也要看,这分明就是小丫头给我们一起看的东西嘛。”

影子瞪他。

“好好好,别瞪了。”大帝残魂摆手,操控帝元珠,帝元珠轻轻一震,七彩光芒流淌,一篇古老的经文浮现于虚空,化作两份,分别融入大帝残魂和影子体内。

“等漓儿醒来,你将离魂诀再给小丫头烙印一份,有备无患,未来生死难料,让她现在就开始修炼吧,以她的心性,出去后定会将此法传于她的兄姐们。”影子道。

“我知道了,你去吧,投影到这里挺费劲吧?”大帝残魂挥手。

影子有些气闷的瞪了他一眼,又看了花青瞳的身影一眼,这才渐渐淡去。

时间缓缓的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此处没有日夜,但是,堆积如山的银色碎片,已然化作一片银色的湖泊,花青瞳心意一动,将这些宛如湖水的银色液体,凝聚变化成一件件兵器,刀,剑,矛,盾等各种武器。

大帝残魂看着这一切,脸上露出惊讶之色,最后颇觉有趣,啧啧,小丫头弄出这么多刀剑来,三眼族看见了还不得吓的魂飞天外?

那些银色金属形成的武器,恐怕是无坚不摧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