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夺鼎(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色漩涡之中,赫然是另一副天地。

一座高高的山头之上,一尊鼎静静的立在上面。

山脚下,一堆人仰头望着那鼎,而那鼎,却仿佛高高在上的帝王般,静静地俯视着众人。

它通体青色,呈正方形,四足,四耳,鼎身上无一纹路,光滑如镜,约有半人多高,表面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青色灵雾,极其不凡。

“相传青风鼎乃是大帝年轻之时,机缘巧合之下所得,来历极为神秘。”人群中,有人轻声说道。

青风鼎的传说不是秘密,许多人都知道,因此,众人看向青风鼎的眼神才越发的灼热无比。

花青瞳也站在人群中,她的身边,秋殿诸使和一众天兽,将她和君踏天护在中央,他们与其他人赫然有几分泾渭分明之势,其他人亦是都防备的盯着他们,或者说是防备的盯着花青瞳。

“这青风鼎虽是大帝留下的传承,但是其最初来历却并非大帝,应该人人都有机会得之,今日,我们就各凭本事了。”人群中,又有一人开口。

这人应该是某一家族的子弟,他说这话的时候,还不时的看一眼花青瞳,显然,他是在担心花青瞳大帝返祖血脉的身份会招来青风鼎的偏颇,毕竟,如青风鼎这般灵物,都是极有灵性的。

但他话音一落后,他身边便有一名女子道:“王兄,你在担忧什么?那人是不是真的大帝返祖血脉还不好说呢,这灵物都是有缘者得之,可不是某人的专属。”

霎时间,人群中传来隐隐约约的附议声,显然,重宝当前,大多数人都是对花青瞳充满了敌意。

“他们这都是嫉妒!”金城云深愤愤道。

闻言,人君中有一名女子突然朝金城云深看来,这名女子穿着浅紫色绣铃兰花长裙,容颜美丽,眼神有种淡淡的忧郁之美,她看着金城云深,道:“三公子,云昊因何没来?”

金城云深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原来是百里姑娘,你是我大哥的未婚妻,你都不知他因何没来,我一直身在万象宫,又怎么能知道?”

百里樱略一沉吟,没有再说话。

百里樱身边的另一名女子百里菁这时开口说道:“三公子,你何不与我们一起行事?怎么说,我们两家也是姻亲,又是世交,理当一起。”

此话一落,百里家几名年轻男女都看向金城云深。

正如百里菁所说,金城家族和百里家族是世交,又有姻亲关系,按理说,这种时候,他们两家的子弟,是合该联手的。

此刻,金城云深就算不主动站到他们的队伍里,也该邀请他们与秋殿中人共同行事。

但是,在百里家几人注视下,金城云深却仿佛什么也不知,只是淡淡的道:“不麻烦几位了,我与几名兄长一起就好。”

他说完,便不再理会百里家几人。

百里家几人的脸色顿时就变了,尤其是百里樱,更是铁青一片,她是百里家的骄女,因着两家的交情,从小和金城家族的少族长金城云昊订下亲事,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以金城家族未来的少夫人自居,可是现下,金城云深的这番态度,真是令她颇觉没脸。

对方不给她脸面,她也不必给对方留情。

是以她又脆声开口,“云昊对炼器一道颇有兴趣,三公子,这青风鼎你可助我得之,送于云昊?”

她竟是要金城云深助她夺鼎,说是为了送给金城云深的大哥,但事实上,她如此一说,却难免让秋殿其他人对金城云深升起防备之心。

当然,百里樱的这番盘算注定要落空,秋殿之人,一个个的早已在心里认定了青风鼎定然是属于花青瞳的。

是以,听了此言,秋殿之人,连眉毛都没有动过一下。

金城云深更是脸色冷了几分,道:“百里姑娘想送礼物给我大哥,自己夺来才算有诚意。”

笑话,如果百里樱真的得到了青风鼎,又哪里会舍得送给他大哥?肯定是她自己和百里家族受益了,到时候还关他大哥什么事?

百里樱的脸色彻底寒峭下来,她不再说话,百里家其他人也都极其不满的看着金城云深,百里樱心想,等她回去了,定要将此事禀告家族长辈,让他们敲打金城家族一番,到时,金城云深定然讨不了好。

“十一,你要倒霉了。”盘银之目不斜视的开口,语气微带同情之意。

“二哥,你别乱说,我哪里会倒霉?我家人都说我是福星!”金城云深道,顿了顿,他却是又补充,“倒霉的是我大哥才对,跟百里家的女人订下亲事,真是麻烦!”

盘银之沉吟一瞬,道:“百里家族的确是不如以往了,十年前,各大势力在某一上古秘境中争夺元脉,与百里家交好的几个家族,竟是无人活着出来,只有他们百里家没有损失,其中猫腻,不用说众人也明白,只是百里家势大,无人敢惹罢了。你们金城家族碍于祖上情份,和这样的家族结为姻亲,的确要多加提防。”

“我爹也知道,但无奈两家老祖身份不凡,彼此都没有翻脸,婚姻难解,无可奈何啊。”金城云深叹气。

花青瞳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也不禁道:“娶妻一定要娶人品好的。”

“嗯,十二说的对。”金城云深笑盈盈的看着她道。

“娘亲,我以后不娶妻可以吗?”君踏天抬起头问道。

霎时间,秋殿诸使都看向他,一双双目光格外恐怖,花青瞳还不待说什么,摩九胤就连连摇头,“那不行,不娶妻岂不是要打光棍?天儿不能打光棍。”

“对啊,不行,小宝贝,你长大了自然会想媳妇的。”金城云深道。

“男子汉大丈夫,不娶媳妇怎么行,要打屁股的。”沃少冲直接扬起了下巴威胁。

“嗯,乖天儿,你还小,现在说不娶媳妇,那就是心想娶媳妇了,等你长大了,二舅舅给你选一堆媳妇。”盘银之宠溺的看着他。

君踏天面瘫着小脸看着舅舅们,顿时露出苦恼状。

塗兮羽歪着头看了君踏天一会儿,最后却是不大高兴的怒瞪盘银之,“二弟,别胡说,天儿不能娶一堆媳妇,有我闺女一个就够了!”

众人一愣,金城云深最先笑了起来,同情的看向君踏天,老大家那个贪吃的小胖娃,许配给天儿,哈哈哈,真是笑死他了。

君踏天瞪大了眼睛,看着塗兮羽:“大舅舅……”

“天儿,你是嫌弃你竺儿妹妹吗?”塗兮羽笑眯眯的看着他。

君踏天顿时僵着小脸连连摇头,求救般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却是面瘫着脸,眼睛亮晶晶,“竺儿很可爱。”

君踏天顿时绝望,面瘫着小脸,眼神深沉。

他这副模样,顿时逗笑了众人。

见他们有说有笑,神色轻松,百里家的人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璞女站在人群中央,她看着花青瞳被众星捧月般的对待,不禁看的有些出神,他想,花青瞳真是好命,大帝返祖血脉的身份且不说,最重要的,却是得了黑天魔君那般真心对待,而眼下,她更是被秋殿一众来历不凡的年轻人维护在中央,哪怕是她,心中也颇为羡慕。

更重要的是,那位乌云商会的小少爷,她从前是见过的,因为,乌云商会传自上古,大帝时代,乌云商会就是天元大陆第一皇商,沃家与皇室合作,她父亲曲水月经常与沃家接触,久而久之,曲家和乌云商会,也是有交情的。

哪怕是到了现在,两家也素有来往,几年前,她还见过沃少冲,当初,他爹甚至动过让她与沃少冲联姻的念头,只是后来不知又因何搁浅了。

璞女看着沃少冲的身影,对方的确是无比出色,哪怕是与姬泓夜等魔君相较,也是毫不逊色的。

璞女不禁微微有了些意动,但她的内心深处,却又总是不时闪过姬泓夜的身影,那个男人真有魄力,是什么样的决心让他对花青瞳立下上古婚契呢?

她看向沃少冲的目光更加专注了几分,如果有人也愿对她立下上古婚契,那么……

“青风鼎动了!”

有人一声大喝,沸腾的人群霎时将璞女满心的幻想皆打破,她抬头望去,果见那青色巨鼎正在山顶轻轻颤动,并且悬空而起,朝着下方飞来。

霎时间,一道道人影凌空跃起,皆朝那青风鼎飞去,有的人不惜大打出手,争抢青风鼎,场面一片混乱,有人受伤流血,有人被打落在地,有人惨叫出声,乱象纷呈。

百里家众人就在人群中,起先,那百里樱很是戒备的朝秋殿这方望来,生怕秋殿众人也来抢夺青风鼎,事实上,不只是百里家,在场许多人,都在抵防花青瞳。

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抵防,就能抵防的住的!

眼看人群打成一团,皆为抢夺青风鼎,那青风鼎却是忽尔一顿,青光大作,一股巨力将众人尽数弹开。

众人被弹飞出去,狼狈无比,而那青风鼎,却仿佛有灵性一般,仿佛不屑的看了众人一眼,一摇三晃间朝着花青瞳飞了过去。

它羞答答的在花青瞳的面前停了下来,青光闪烁,仿佛在炫耀自己的不凡。

花青瞳睁大眼睛,忍不住温柔的抚摸它。

青风鼎上青芒闪烁更加耀眼,十分欢喜。

这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

他们为了争抢此鼎,打作一团,丑态毕露,可有人竟是一动不动,那鼎就自动朝她飞去,真是……招人恨呐!

百里樱等一众百里家族的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们一个个的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那花青瞳有什么好,青风鼎这般巨器,怎就也认定了她呢?

不行,他们必须要得到此鼎。

想到家族老祖的叮嘱,一定要得到青风鼎,得到此宝,他们的老祖,说不定就能炼出半神器,或许不止一件,到时,他们家族的实力,将大大提升。

就在他们心中闪过诸多鬼蜮之法,想象着如何从花青瞳手中夺得此鼎时,花青瞳接下来的举动,却是让他们险些抓狂。

只见花青瞳突然后退一步,拱手认真的向青风鼎一拜,道:“多谢前辈垂爱,只是我已另有机缘,若是贪心得了此传承,恐是对前辈的不敬,就请前辈,另择他人为主吧。”

青风鼎有灵,又是大帝之物,称一声前辈亦不为过。

青风鼎向她投以善意,花青瞳心中感动,同样以善意敬意回报于它。

青风鼎飘立在半空中,仿佛在注视着花青瞳。

秋殿众人微微惊讶,他们看着花青瞳,十二竟然放弃了青风鼎。

而其他人,此刻却都是一个个的红了眼珠子,他们这么多人想抢都抢不到,可那花青瞳,宝物送上了门,她还拒绝,真是……天理何在!

就在这时,青风鼎轻轻一震,忽然不断缩小,缩至碗口大小时,飘到了君踏天的面前,不待君踏天反应,便没入了他的身体之中,看其样子,仿佛是生怕君踏天不要它一般。

君踏天呆愣了一会,大眼睛突然泛出光芒,欢喜道:“器之传承,我的了!”

众人本来以为,花青瞳拒绝后,他们这些人还能有机会得到青风鼎,可现下看来,那青风鼎还不是落在他们母子手中?

一众人神色各异,心中也都各怀心事,那百里家诸人,此刻均都是一言不发,看也不看这里一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