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9 傲娇的老宫主(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央殿,有数十人聚于一堂,个个面色凝重,均都在讨论那银色巨河的事情。原因无他,银色巨河的突然出现,让他们感觉到莫明的压力,甚至,他们清晰的感觉到,就连他们体内的天之力,都运行的缓慢了很多。

他们都不知那银色巨河的来历,但他们相信,不用多久,那条银色巨河,定会地中央大陆掀起激烈恐怖的风暴。

此事非同小可,就连常年闭关,鲜少出来的宫主都被惊动了,春夏秋冬四位殿主在前,其他一众长老和护法们在后,都望着大殿中央主位上的老者。

那老者白须白眉,眉毛和胡子一样长,从两旁长长垂下,和胡子混在一起,一起垂落到老者的腹部处。

虽然老者的眉毛和胡子都很长,但是他面色红润,眸若星辰,熠熠生辉。老者穿着华丽而厚重的天蓝色华服,让他显得朝气蓬勃。

“那银色巨河一定要想办法尽快除去,不然,整个中央大陆都会因此而陷入巨大的灾难中,我们这些老家伙们还好,可那年轻人,若因此而修为不前,进步缓慢,那中央大陆哪里还有未来可言?那些年轻人们,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未来啊。”

冬殿主说道,他同样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只是,他的胡子只是垂到胸口,眉毛也很正常,不像宫主那样夸张。

“可是,我们现在连那银色巨河是什么都不知道……”夏殿殿主开口。

夏殿主外表只有四十来岁,但容颜英俊,风度翩然,想见年轻时也是一个外表出众的英俊青年。

他的容色宛如夏季的清风一样,给人凉爽舒适之感,眉眼也格外的温和,没有攻击力。

春殿主则高大魁梧,身形修长,剑眉倒竖,眸若寒星,唇角却微微上翘,带着一些玩世不恭的味道,“等孩子们回来,他们应该能带给我们关于那银色巨河的一些信息。”他说。

众人一阵沉默。

这时,主位上的老宫主开口,问:“盘垣,你怎么看?”盘垣是秋殿主的名字。

一直不说话的秋殿主这时开口道:“等孩子们回来再说。”

他言简意骇,说完就不多说了。

春殿主看向了他一眼,轻哼冷笑道,“秋殿主倒是沉得住气。”

“彼此彼此。”盘垣淡笑,语气温和。

春殿主被噎了一下,冷哼一声不再多语。

“冯镜,盘垣,非常时候,你们都不能再像平时一样吵架。”主位上,老殿主淡淡开口,他目光明亮,智慧而沧桑,带着洞察世事的通透。

春殿主和秋殿主闻言都拱手一礼,谁也没有说话,表示对老宫主的尊敬。

而就在这时,一股古老的波动,突然传遍整个万象宫。

大殿内的一众老家伙,纷纷惊了一跳,春殿主道:“是兽神显灵!”

“我们万象宫莫非是出了一个绝世天才,会是哪个小家伙?”一名护法老者惊喜地道。

秋殿主眼中幽光一闪,唇角禁不住掀起一丝笑意,“也许,是孩子们回来了!”估计是,那个小丫头这次也回来了。

春殿主突然间想起了什么,猛地看向盘垣,果然看见了他唇角的那抹笑意,他忽地一挑眉,“难不成是秋十二使终于到了?”

“也许。”盘垣笑意浓郁。

“哈哈哈,好,本殿主等她多时了。”春殿主大笑起来,转身大步朝外走去。

盘垣脸上的笑意突然凝固,最后完全敛去,他眼中锐芒一闪,闪身挡在了春殿主身前,冷声道:“我们秋殿的使者,关春殿主什么事?”

“怎么不关本殿主的事?秋十二使可是能引动兽神显灵的天才,这样的天才我们整个万象宫都应认真对待,本殿主表示对十二秋使的看中怎么了?”

秋殿主冷哼一声,“谁不知道你老不正经,你们春殿的女娃娃被你祸害了多少?你现在有多少小妾你自己数得清吗?现在还想把手伸到我秋殿,冯镜,你活的不耐烦了吗?”盘垣怒声斥道。

“盘垣,你别血口喷人,玷污本殿主的名声,那些小姑娘可都是自己的愿意的。”冯镜怒道。

“我不管,反正你离我们秋殿的小十二远点。”盘垣大步冲了出去。

此刻,主位上的老宫主也站了起来,他眼中光芒闪闪,然后又一屁股坐了下去,一本正经的捋了捋胡须,暗道:本宫主就坐在这儿等吧!年轻人再优秀也不能捧着她,会骄傲的。

一伙长老护法们看了老宫主一眼,道:“宫主,我们都出去看看啊。”

说罢,一群老家伙们一轰而走,转眼,殿内空空。

老宫主凄凉的又站了起来,看着空荡荡的大殿吹胡子瞪眼,“一群不尊敬本宫主的混蛋!”

他眼眸灿灿的骂了一句,再次一屁股坐了回去。

此刻的万象宫大门口,一行人皆是停滞不前,围作一团,就连之前进去的春夏冬三殿的人,也均都折了回来。

两尊亘古沉睡的铜兽像,此刻竟是宛如活了一般,双眼中灵光涌动,双双转动头颅,看向花青瞳的方向,两束灵光从两尊铜兽像的眼中发出,将花青瞳包围。

花青瞳被灵光包裹,站在原地双眼半阖,一动不动,神情颇为享受。

自古以来,只有天赋绝佳者,才能引动兽神显灵洗礼,这两尊铜兽像显然比东大陆分殿的那两尊更加的威力庞大,花青瞳到达万象境这种境界的修为,在这两尊兽神像的灵光洗礼中,竟也觉得飘飘欲仙,从身体到灵魂都说不出的舒服。

但是,没有人发现,兽神的灵光,有很大一部分,都被花青瞳的腹部吸走了。

花青瞳也渐渐发现,她全身,最舒服的部位,莫过于小腹处,想到自己肚子里还有两个软软可爱的女娃娃,她就禁不住心中欢喜,多吸点,乖宝宝们多吸点。

兽神灵光十分难得,她恨不得自己肚子里的两个乖娃娃多吸点。

她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仿佛感受到了花青瞳的心意,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她腹部的位置,吸收灵光的速度更快了。

花青瞳的心中在这一刻充满了温柔和爱意。

她灵光裹身,对孩子们的爱意柔和了她的面瘫脸,看上去,她仿佛是灵光女神,一眼望去,美不胜收,神圣美好的让人不忍心多看,却又舍不得移开目光。

摩九胤眸光一暗,痴痴的看着她挪不开眼,眼中的情愫难以自持。

盘银之抬头,正好看到他的异样,他眼中闪过惊讶之色,老五……

君踏天眼中露出古怪之色,虽然那些灵光都是冲着娘亲瞳瞳去的,但是他总觉得,是娘亲瞳瞳肚子里的那两个小家伙占了便宜。

那两个小家才大约一个月大,但他毫不怀疑,他们已经生出灵智,毕竟,他当时就是极早的生出了灵智的,只是当时娘亲瞳瞳怀了他许久,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君踏天见那两只不断把灵光吸走,不禁抿了抿小唇,他走上前,双眼近距离盯着花青瞳的小腹,威严地道:“你们俩个,差不多就行了,不许再跟娘亲瞳瞳抢了。”

仿佛是感受到他的威严,果然,两个小家伙不再吸取灵光,那些灵光,便都进入了花青瞳的体内,滋养她五脏六腑,血肉筋脉。

花青瞳也发现小腹处不再被吸入灵光,她心中怜惜,小宝宝们果然太小了,吃不下太多灵光。

春夏冬三殿的使者们,都不太是滋味的看着花青瞳被兽神眷顾,他们在万象宫这么多年,也没见他们被兽神这般垂青,虽然早就听说秋殿十二使曾经引动过兽神显灵,是个天才,但如今亲眼所见,他们依然感到羡慕嫉妒恨。

相对于春夏冬三殿,秋殿诸使却骄傲极了,此刻,他们一个个的将三殿的人隔离开,护在花青瞳的周围,一个个昂首挺胸,仿佛高人一等。

他们这般姿态,令得其他三殿的使者,都暗自磨牙,这秋殿,真是忒招人恨了,偏偏他们揍不过他们。

“有什么了不起的,古里古怪。”秋殿人马后方,杜茵茵嫉妒地看着花青瞳,见沃少冲不理她,她眼珠子又骨碌碌的一转,落在了君踏天的身影上,然后露出一脸温柔之色,“哎,那个小娃儿,你过来!”

君踏天回头瞧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不屑之色,竟是理也不理她,又转头将注意力都放在花青瞳身上。

终于,花青瞳被彻底洗礼完毕,兽神灵光尽数没入花青瞳体内,然后又渐渐沉寂下去,化作为两尊普通的铜兽像。

浩浩荡荡冲出来的一众老家伙,正好看到最后一幕,不禁失望的叹息,“唉,我们出来的迟了,都结束了。”

花青瞳此刻从那种舒服无比的状态中转醒,她看向两尊兽神像,恭敬的弯腰一拜,“多谢前辈。”

本以沉寂的铜兽像,竟然仿佛是回应一般,再次灵光一闪,才又恢复沉寂。

众人不禁惊讶,“好啊,小丫头了不得啊!”

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

花青瞳和众人回头一看,却见说话的人,是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殿主!”冬殿的人见状,连忙参拜,春夏秋三殿的人也拜道:“冬殿主。”

然后,一众人又看向其他三位殿主,以及一众平日里不常见的护法和长老们。

花青瞳初来乍到,也跟着拜了,春殿主嗓门儿极大,连连招手,“哎哎哎,都且别拜了,小丫头,你过来!”

他朝花青瞳招手。

花青瞳看了他一眼,眼中闪过戒备之色,然后毫不迟疑的朝着旁边笑眯眯的秋殿主走去。

盘垣身形高大魁梧,容貌与独孤云有些相似,但并不完全一样,相较于独孤云的俊美,他的本来相貌,更多了一种粗犷,那眉心上的火焰印记,生动威严,宛如神祇。

见花青瞳朝他走去,秋殿主顿时笑了,“小丫头一来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连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都惊动了,真不愧是我们秋殿的人。”他语气骄傲得瑟。

众人听得一阵大翻眼,秋殿的人,都真不要脸。

一众人围着花青瞳说话,而此刻,老宫主看着空荡荡的大殿,屁股下面就仿佛扎了钉子,怎么也坐不安稳。

那些人还不回来,他不禁有些生气,那帮家伙,也太不尊重他这个宫主了,丢下他一个人在这里,好奇的等啊等啊,那个引动兽神显灵的小丫头也忒是骄傲自满了,难道就不知道先来拜见他这个宫主吗?万象宫不是他最大吗?

他等啊等啊,还是不见人回来,于是终于耐不住性子,朝外面狂吼一声:“都给本宫主进来,让那个小丫头快来参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