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老宫主在喊救命(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给本宫主进来,让那个小丫头快来参拜!”

苍老的声音隆隆传遍整个万象宫,正围着花青瞳无比热闹的一众人,霎时鸦雀无声,然后,秋殿主道:“丫头,你初次到来,先跟我去见过宫主。”

花青瞳面瘫着脸,有些忧心:“宫主好像凶巴巴的。”

盘垣嘴角一抽,正待说话,君踏天就道:“娘亲瞳瞳,宫主爷爷一点也不凶,他很和蔼的。”

君踏天仰起小脸,眼神带着一丝安慰之意,对花青瞳说道。

“真的吗?”花青瞳眼巴巴的看着君踏天。

君踏天目光温柔,点头道:“嗯,真的,娘亲瞳瞳你不要害怕。”君踏天伸出小手握住花青瞳的手,软软的小手,却让花青瞳的心一瞬间安慰无比。

盘垣笑看了他们一眼,伸手摸了摸花青瞳的头,“一转眼,天儿已经这么大了,想当初他被我抱到万象宫时,还是个襁褓里的小娃娃呢。”

花青瞳也点头,感激地道:“殿主辛苦了。”当初若不是殿主把天儿接到万象宫,凭她,是保护不好天儿的。

“哈哈哈,我不辛苦,一点也不辛苦,他有十一个舅舅,还有其他长老们和护法们,甚至还有老宫主,我着实没有插手带他的机会啊。”

盘垣大笑。

“娘亲瞳瞳,天儿很乖。”君踏天稳重的道。

花青瞳眼神无比柔和,她喜欢小娃娃,尤其喜欢与她血脉相连的小娃娃,他们都是自己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花青瞳默默抚上自己的小腹,也许,等他们出生后,她可以再找酒窝生一个……

到时候,她的身边一定很热闹。

而就在她的脑海中闪过热闹二字时,她的小腹微微发热,腹内,两团灵光微微一闪,此起彼伏,仿佛是在交流着什么。

转眼间,一行人就到了宫主的中央殿内,花青瞳跟在人群最后面,但她也遥遥的看见了高座主位之上,慈眉善目,双眼闪亮的老者。

他威严端坐,无奈一双眼睛却无比的闪亮夺人,哪怕花青瞳不注意都不行。

花青瞳双眼好奇地看了过去。

老宫主自认为威严无比地看着那小丫头,同时恶狠狠的瞪了一眼那群老家伙们,最后又把目光落在花青瞳的身上。

“你就是秋殿的十二丫头?”老殿主沉声开口,眼眸闪亮。

花青瞳默默看着老宫主,恭敬地道:“是,宫主,晚辈就是花青瞳。”

嘴上如此说着,她心中却是暗道:老宫主的眉毛和胡子好长啊!

“眉毛长!”

“胡子长!”

两个细弱的声音,或者说是两个灵魂意识,欢快的在她的脑海中回响起来。

花青瞳顿时呆住了。

什、什么声音?

“胡子长!”

“眉毛长!”

两个意识再次在她的脑海中回荡。

花青瞳面瘫的脸僵硬着,双眼也微微发直。

主位上的老宫主蹙眉,扭头问盘垣,“你们秋殿的这个丫头是不是傻的?”要不然怎么看上去呆呆的,傻里傻气的?

盘垣轻咳一声,走到花青瞳身边,叫了一声,“丫头?”

花青瞳呆傻傻的没有反应,过了片刻,她竟又轻轻颤抖起来,神色激动。

花青瞳的确是无比激动,因为她在短暂的惊讶之后,就明白,那是两个小宝宝在说话。

那幼嫩的声音,让她感动的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只是本能的激动的轻轻颤抖,孩子,她的孩子,她们出生后,一定是两个软软的,白白胖胖,可爱无比的小姑娘。

盘垣蹙眉,暗道,这丫头不是真傻了吧?他抬头,责备的看着老宫主,道:“宫主,你太凶了,吓到我们十二了。”

“秋殿主,我记得你们十二胆子很大啊,当初对我这个春殿主都毫不客气的。”冯镜毫不客气的开口揭穿。

“是的呀,本宫主不凶呀。”老宫主微微有些心虚,辩解道。

盘垣摇了摇头,伸手在花青瞳面前挥了挥,“丫头,回神!”

花青瞳这时才从小宝宝们会说话的惊喜状态中醒来,她眨了眨眼睛,有些紧张的看向老宫主。

“咳,其实,本宫主是很喜欢晚辈的。”老宫主不再刻意摆出威严的样子,以免再吓到这个傻乎乎的笨丫头。

花青瞳看着他不说话。

“本宫主之前问你,兽神可有与你交流?”老宫主开口。

花青瞳想了想,暗道,莫非兽神像还会与人交流不成,她如实的摇了摇头,道:“没有,兽神没有与我交流,只是发出灵光。”

老宫主顿时失望眨了眨眼,“哦,没有啊……”

“不对,兽神明明与秋十二丫头交流了!”冬殿主开口。其他长老和护法们也都点头附和。

花青瞳错愕地看着他们,他们怎么能说谎呢?明明兽神就没有和她说过话啊。

盘坦道:“宫主,灵光洗礼后,十二丫头同兽神道谢,兽神又闪烁灵光回应了十二,可见,兽神的意识正在苏醒中,并且,或许已经苏醒,也许是太虚弱,无法说话,但的确是交流过了。”

老宫主顿时双眼一亮,目光灼灼的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心中恍然,点头道:“的确是这样,宫主。”

“好好好!”老宫主激动连连,不自禁的搓了搓手,有些失态,威严全失,反而像是个顽童。

花青瞳面瘫着脸望着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咳。”老宫主许是意识到不对,兀又端正了神色,正经地道:“你们从器之传承之地归来,可知道那银色巨河是怎么回事?”

说到银色巨河,花青瞳的神色也不禁正了正,她道:“宫主,那银色巨河,是一件域外宝物所化,它的威力,应该就是封锁一方空间,还能隔绝天之力在外,让困在里面的人修为不断的消耗退化,十分恶毒。”

“的确是恶毒。”老宫主道:“你怎知那银色巨河是域外宝物所化?”

花青瞳道:“因为我进入过银色巨河,看清了它的本质,它的本体,是一条银色的锁链。”

老宫主目光连连闪烁:“你能进入那银色巨河中?那你可有办法除掉那宝物?”

“有,但是需要一些时间。”花青瞳毫不犹豫的答道,她的眼中露出坚决之色,她的亲人们,还有酒窝,还有许多上古大能,他们都被困在里面,她必须做到,炼化那条锁链,将里面的人都救出来。

她必须做到,没有余地。

见如此坚决,不仅是老宫主,殿内许多人都目露惊讶之色。

“哼,不自量力。”

一名春使发出不屑之声。

花青瞳没有看他,面瘫的脸上,眼神格外的坚定,“我的亲人们都在里面被困,我必须做到炼掉它,我有这样的能力。”

花青瞳说道。说罢,她蓦地一挥手,素手在空中缓缓滑过,一片璀璨的雪白银光闪烁,眨眼间,一堆耀眼的银色兵器出现在众人眼前。

“这?”一名护法惊讶又不敢置信地走上前来,他拿起一件兵器,那是一把长矛,他的脸色猛地变了。

他激动的说不出话,只是拿着那把长矛,轻轻的颤抖。

见状,殿内的老家伙们一个个的上前,纷纷震惊的拿起一件件兵器,握在手中激动的口不能言。

“都起开,让我看看。”就在这时,老宫主挤开众人,努力的挤到众人前面,也拿起一件兵器捧在眼前观看,片刻后,他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这,这是那些域外巨舰的碎片!”

老宫主一言断定,“这种坚硬到无敌的材质,只有那种上古大战时,残留的域外巨舰碎片才有!”

说罢,他激动的看着花青瞳,“丫头,你是怎么做到的?”

一时间,无数双激动的眼睛,都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想了想,如实道:“这的确是那些银色巨舰的碎片所炼,它们的确坚硬,火焰炼不化它们,所以我就用天之力炼化它们,以自身为燃料,以天地为火炉,以天地间无尽的天之力为火焰……”

人们听的有些懵,但也有一些人,眼中不禁闪过若有所思的明悟之色。

“你、你这丫头……”看起来傻傻的,悟性怎么这么恐怖?

以自身为燃料,以天地为火炉,以天地间无尽天之力为火焰……就是他们这些上古大能,也是极难悟到的东西,更不敢轻易偿试,一个不小心,也许就把自己给炼成灰烬了。

“是大帝残魂教导我的。”花青瞳这老实孩子,实诚的将大帝搬了出来。

激动中的众人一阵无言。

看着她面瘫的小脸,真诚的表情,还有那清澈,无伪的眼神,无一不在诉说着这个丫头的实诚。

不过,就算是大帝的指导,但能做到这一步,真的能将那些碎片完全的炼化成兵器,其悟性,也是极其可怕的。

最起码,若是大帝指导了他们,他们就做不到啊!

老宫主慧眼如炬,认真的上下打量了花青瞳一眼,哈哈笑道:“好,好,好丫头,你这丫头是个好孩子,比别的孩子们都乖,当然,你和天儿一样乖。”

老宫主很是喜爱的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抿了抿唇,眼底升起羞恼之意,天儿是她的孩子,老宫主却说她和天儿一样乖,怎么听,都有些奇怪,难不成她和天儿一样,也是小娃娃不成?老宫主也太不会说话了。

“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

“小娃娃!”

“不会说话!”

花青瞳的脑海中,那两个意识又响了起来。

花青瞳眼神一凝,大半心神又专注于听她的小宝宝们说话,眼神柔和闪亮至极。

“小姑娘们,你们好可爱呀,娘亲爱你们!”花青瞳也发出魂念,与她们交流。

“小姑娘!”

“可爱!”

“爱……娘亲……”

“爱娘亲……”

软软的意识再度传出。

花青瞳简直要醉了,幸福的无以言表,她们才一个月大,却已经会说爱她了。

“好丫头,那银色巨河中,被困了多少上古大能?”老宫主问。

花青瞳回神,眼神闪过一丝凝重,“二十一位!”

嘶!

霎时间,殿内响起一连串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二十一位,这是中央大陆一半的顶极战力啊!

“中央大陆,真的要变天了啊!”一位长老声音颤抖地道。

“乱了,要乱了啊!”

“三眼族,定会趁机作乱的!”

气氛一时间沉重无比。

花青瞳却发现,她与孩子交流了过后,竟感到有些疲惫,一直不动声色关注着她的摩九胤这时开口,“宫主,殿主,各位长辈,十二累了,我先带她去休息。”

众人看向这边,摩九胤道:“十二现在还怀有身孕,容易疲累,我带她去休息。”

“原来如此,那你们去吧,等小丫头休息好了,再来中央宫见我。”老宫主道。

摩九胤应下了,然后带着花青瞳朝外走,花青瞳不禁感激的看了他一眼,摩九胤却温柔的拍拍她的肩,不说什么。

盘银之眸光一闪,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宫主爷爷,殿主爷爷,各位长老爷爷,护法爷爷,奶奶,天儿也跟舅舅和娘亲一起去。”君踏天拱手,十分有礼的说道。

众人忍俊不禁地看着他小大人般的模样,老宫主笑眯眯的点头,“嗯,小娃娃就要多睡觉,才能长高高。”

君踏天面瘫着小脸看了宫主一眼,眼神略有些无奈,都说了很多遍了,他已经是男人了,可是宫主爷爷总说他是小娃娃,真让人无奈啊。

君踏天许久没有同花青瞳亲近,他只是想和娘亲瞳瞳一起去睡觉而已。

一路无话,因为花青瞳精神恹恹的,待回了秋殿,将花青瞳引进本就为十二秋使准备的寝殿,将她安顿好后,摩九胤和盘银之都退了出来。

软软的床上,母子二人亲密的睡了,花青瞳抱着君踏天,感受着肚子里的小家伙们,心中的喜悦和幸福,让她有些熏熏欲醉,面瘫的脸柔和无比。

“老五很关心十二啊。”到了外面,盘银之温和的笑道。

摩九胤看了他一眼,冷硬的面庞流露出一丝浅笑,“二哥想说什么?不如直说吧。”

盘银之哑然一瞬,道:“老五,你喜欢十二。”他的语气肯定。

摩九胤面不改色,反而十分坦然,“嗯,我喜欢十二,一眼钟情。”

盘银之为他的坦然心惊了一下,忍不住说:“老五,十二已经和黑天魔君结下上古婚契,而且,我观十二不是个容易变心的人,她既然接受了黑天魔君,是一定不会接受你的,你……”

“二哥,我知道。十二迟钝,短时间不会感受到,以后我也不会让她感受到,让她困扰。我是她的哥哥,更爱她的哥哥。”他的声音微微有些苦涩,但更多的却是温柔,“二哥不用担心我,爱一个人不是一件坏事,反而很甜蜜,很幸福。”

盘银之神色不解,“老五,即便得不到,你也还会觉得甜蜜幸福吗?”

“嗯,得到固然好,但得不到,看着她幸福,我就会觉得开心。”摩九胤微笑道,“二哥不必担心我和十二,我并非为情所困之人。”

盘银之松了一口气,也笑了,“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

二人的身影渐渐走远,看着他们走远,一道身影,缓缓的从拐角处走出,那是一个一身深紫裙装的冷艳女子。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原来的春十一使,后被春殿主骂为没用,被纳为小妾的班之婳。

班之婳眼神阴冷,艳丽的唇角却勾起一丝冷笑,手中的帕子被她绞的粉碎,“花青瞳,你终于来了……”

她低声呢喃,看向远处摩九胤的背影,她冷笑道:“真是有趣,摩九胤你居然喜欢花青瞳,不如,就让我成全你吧——”

……

是夜,万籁俱寂,大床上,花青瞳抱着君踏天睡的无比香甜。

突然,本应安睡到天亮的花青瞳睁开了双眼。

她的眼中,一只眼睛金光闪闪,另一只眼中紫光幽幽,她眨动眼睛,天真无邪,唇角缓缓上扬,露出一丝十分顽皮的笑容。

她的笑容,甜蜜可人,两颊边,竟是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

从来没有人见过她笑,她自己甚至也不知道自己笑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但是,在这个无声的夜里,她笑了。

她看了看身边睡着的君踏天,伸出一根手指戳了戳他的小脸,见君踏天睡的一无所知,她发出一阵窃喜的轻笑,然后又紧张的捂住嘴,小心翼翼的爬下了床。

她飞快的从窗户跳了出去,然后化作为一缕浅淡的紫烟,冲向了远方。

中央殿,寝宫里,老宫主满脸红光,打着呼噜,花青瞳手脚并用的爬上床,双眼闪烁顽皮光芒,她轻轻发笑,一把捏住老宫主的眉毛。

“眉毛长!”她念叨着,笨拙的将老宫主的眉毛拴在床架之上,打了个结。

然后她又爬到另一边,将老宫主另一边的眉毛也拴在了床架上,打了结。

“胡子也长,咯咯……”她开心的笑着,将老宫主的胡子用绳子绑起来,挂在了床顶之上。

“好啦。”

“娘亲瞳瞳会夸奖我们吗?”

“一定会的。”

“娘亲瞳瞳一定会很高兴……咯咯……”

在外人看来,花青瞳这就是自言自语,但事实上,她的双眼中,幽紫光芒和金色光芒不时交替闪烁。

“哎呀,好累呀。”

“我也困了。”

嘀咕了两声,花青瞳眼中紫色和金色的光芒黯淡,她身子一软,倒了下去。

……

“啊啊啊——救命啊……”

一大清早,中央宫里,老宫主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回荡在整个万象宫,春夏秋冬四殿,还有一从长老护法们,均被从睡梦中惊醒,他们脸色剧变,难不成,老宫主遇袭了?

嗖嗖嗖!

无数条身影,皆冲向中央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