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背黑祸的瞳瞳(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眨眼间中央宫人满为患,为首的是春夏秋冬四位殿主,其次是各位护法长老们,最后,一众四季使者们也都到了,最后面,还缀着一伙天兽,小娃儿,还有护卫们。

往远处看,就会发现,中央宫里,排了长长的一溜队伍,从强到弱,高到矮,一直排到最后,竟然还有一伙小娃娃们。

君踏天挤在一伙小娃娃们中间,他的小脸格外凝重,一觉醒来,娘亲瞳瞳不在身边了,他刚要去找娘亲瞳瞳,就被中央宫里的惨叫声吸引了过来。

“天儿哥哥……”有人扯了扯君踏天的袖子,他低头一看,两岁大的小不点塗一竺正仰着红扑扑胖乎乎的小脸,眼睛闪亮的看着他。

他目光一下子温和了起来,伸出小手拍了拍她的小脑瓜,“竺儿乖,我们在这儿等。”

“君踏天,你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吗?”一个同样四五岁的小娃娃好奇的开口。

君踏天看了他一眼,摇头,“不知道,耐心等着吧。”

老宫主的寝宫里,除了老宫主的惨叫声,其他人呆若木鸡。

过了片刻,老宫主的惨叫声停歇了,他急的眼中冒出泪珠儿,可怜兮兮,“快,你们快来个人,给我解开!”

老宫主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伤到他的胡子和眉毛。

但是,众人依旧木着脸呆呆地看着他这边。

确切的说,他们都一脸呆呆的看着床脚下正呼呼大睡的花青瞳。

“咳,盘垣啊,你们秋殿的十二丫头,很猛浪啊。”许久,春殿主轻咳一声,幸灾乐祸的开口道。

花青瞳蜷缩在床脚,这么大的动静,也没有吵醒她。

“不对劲。”盘垣喃喃了一句,大步上前,手掌搭在她的脉搏之上,发现她的身体微微有些虚弱,情况十分诡异。

盘垣弯腰将人抱了起来,眼珠子盯着这边的老宫主一见,瞪时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啊啊啊——她怎么会在我这里?她想干什么?我的眉毛和胡子,是她干的?”

花青瞳终于有了些反应,她睫毛一颤,被老宫主那穿耳的魔音吵的终于醒了过来,她眨巴了一下迷茫的眼睛,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十分诡异的环境之中。

她茫然的看着盘垣,“殿主?”

“臭丫头,我要杀了你——”老宫主在床上惨叫。

花青瞳扭头,看向老宫主的样子,她顿时瞪圆了眼睛,面瘫脸上流露出无比的震惊之色,“老宫主这是怎么了?”

盘垣低头,将她放下,挑眉问?“怎么了?丫头,这不是该问你吗?”

“问我?”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茫然。

“小丫头,你胆子可真不小,居然敢把宫主的胡子和眉毛都是绑在床架上,连本殿主都要佩服你了。”

春殿主幸灾乐祸地道。

老宫主有多爱惜他的眉毛和胡子,万象宫皆知,偏这丫头,触了老宫主的要害。

“不是我。”花青瞳说道,“我昨天明明和天儿在睡觉。”

“天儿呢,把天儿叫来问问。”春殿主唯恐天下不乱。

人群十分积极配合,兴奋非常的让开一条道,天儿和塗一竺被叫了进来,君踏天看见花青瞳,顿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娘亲瞳瞳,你怎么在这里?”

“美人儿!”塗一竺小胖娃当即抛弃了君踏天,扑向了花青瞳。

花青瞳连忙伸手去接她,看见这个女娃娃,她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但是——噗嗵!

花青瞳被扑倒了。

她直觉得天旋地转,本来应该稳稳接住小胖娃的花青瞳,脚下一个不稳,竟是被扑倒了。

她只觉得头晕目眩,甚至,脸色也微微发白。

塗一竺小姑娘顿时傻眼了,爬在她身上满脸茫然。

其他人也一阵茫然,众人再次目瞪口呆。

老宫主见众人都不理他,完全将他无视,不禁怒不可遏,再次叫道:“你们这帮浑蛋,谁来给我把胡子和眉毛解开啊!”

没有人理会。

“娘亲瞳瞳,你怎么了?”君踏天担忧看着花青瞳,花青瞳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有点虚弱,莫明奇妙的,我怎么会感觉这么累呢?”

“丫头,你这是坏事做多了,心虚吧?”春殿主幸灾乐祸的看着她。花青瞳回头,怒视于他,“春殿主,你别乱说,我没有做坏事。”

“你没有做坏事,为什么我们进来的时候,你会睡在宫主的床下,还有老宫主的胡子和眉毛……”说到这儿,春殿主唇角的笑意怎么也收不回去。

“不是我,我昨天明明和天儿在休息,怎么会在宫主这儿?”花青瞳抱着塗一竺小姑娘,坐了起来。

塗一竺小脸红扑扑的看着她,小手抓着她的衣服不松开。

君踏天严肃的看着花青瞳,开口道:“娘亲瞳瞳,今天早晨我醒来,你的确是不见了……”

花青瞳看向君踏天,眼中全是茫然和无辜,君踏天温柔的拍拍她的头,宠溺地道:“娘亲瞳瞳,原来你这么调皮啊。”

“我没有,天儿,你一定要相信我!”花青瞳急了,她坐在地上,仰头,看看老宫主惨不忍睹的眉毛和胡子,又看看黑压压的一伙人,又看看君踏天无奈的小脸,她顿觉乌云密布,有口莫辩,只能道:“真的不是我做的,一定是有人陷害我!”

回应她的是一阵无声的沉默,和不信的眼神。

“你们这伙浑蛋,什么时候来帮我把眉毛和胡子解开——”老宫主再次怒吼出声。

君踏天转头,无奈的看了花青瞳一眼,爬上床去解救老宫主的胡子和眉毛去了。

老宫主看着君踏天,顿时感动的泪眼汪汪,“呜呜,天儿,这万象宫上下,只有你最好……”

“宫主爷爷,您别哭,没事的,您的胡子和眉毛,都好好的呢。”君踏天温和的安慰,小手小心翼翼的在床架上给老宫主解眉毛,顺溜的眉毛,被搅成一团乱麻,他耐心的一点一点拨弄开,又缓缓捋顺。

“宫主爷爷,你看,你的眉毛好好的。”他拿了眉毛在老宫主眼前晃了晃。

老宫主眼珠子跟着转动,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连忙又道:“另一边,天儿,另一边……”

君踏天点头,“宫主爷爷,您别着急。”君踏天忙又跑到另一边,慢慢给老宫主解眉毛,然后又去解胡子。

花青瞳默默看着,面瘫着脸满眼无辜,“天儿,宫主,真的不是我干的,是有人陷害我,真的。”

君踏天扭头,看了花青瞳,温和地道:“娘亲瞳瞳,你别害怕,宫主爷爷不会责怪你的,你一会儿跟他道个歉就好了。”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天儿,你要相信我。”花青瞳眼中冒出了一层水汽,连天儿都不相信她……

君踏天摇头,“娘亲瞳瞳,不是天儿不信你,而是……”

顺着君踏天的目光看去,老宫主寝宫的一侧墙壁上,挂了一面银镜,银面上,倒印出花青瞳‘行凶’的场景,因为是晚上,画面略有些模糊,但却依然可以清晰的辨别出来,那作恶的人就是花青瞳。

花青瞳瞪大清灵灵的丹凤眼,错愕无比。

“我从来不知道,我还有梦游的习惯。”花青瞳喃喃道,认命的闭上了嘴不再多说,面瘫着脸等着老宫主接下来的怒火,但她还是想挣扎一下,看向盘垣,“殿主,我不是故意的。”

“嗯,没事,老宫主很大度的,不会把你怎么样!”盘垣摸了摸她的头,努力忍笑。

花青瞳觉得,她来到万象宫的第二天,就摊上了这种事,简直就是无比悲惨的事情,此刻,天儿已经给老宫主把胡子也解救出来,老宫主得了自主,一跃而起,咆哮道:“你们这伙见死不救的,都给老夫滚出去!”

众人不舍,但还是碍于老宫主的怒火,哗啦一声,都跑没影儿了。连盘垣都不例外。

花青瞳抱着塗一竺,也要跑,但一时腿软,没跑掉。

“哼哼……”老宫主转头,脸色狰狞的看向她。

花青瞳缩了缩脖子,面瘫的小脸有些发僵。

君踏天也露出担忧之色,拉了拉老宫主的手,“宫主爷爷,娘亲瞳瞳只是和你玩呢……你别怪娘亲瞳瞳。”

老宫主回头,拍了拍君踏天的小脑袋,“没事,宫主爷爷不会把你娘亲瞳瞳怎么样的。”

“美人儿……是我的……”塗一竺小姑娘见老宫主走来,护食般抱紧了花青瞳的脖子,歪着头凶巴巴的亮出了她的小白牙。

老宫主眼角一抽,怒道:“胖丫头,你跟天儿学学,天儿多乖巧啊。”

“天儿,我的。”塗一竺接道。

老宫主又是眼角一抽,伸手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喂给了花青瞳。

花青瞳猛不防被喂了一颗丹药,一时有些发懵。

老宫主冷哼一声,“这仇老夫记下了,等他们出生了,老夫再教训他们。”

花青瞳一愣,不解的看着老宫主。

老宫主道:“丫头,你肚子里的那两个小家伙不安份啊,昨天就是他们用你的身体,把老夫的胡子和眉毛都给绑起来的,那俩个小家伙性格顽劣,等出生后,恐怕顽皮的很。”

花青瞳恍然大悟,但她随后就瞪大眼睛,“她们这么厉害?居然能用我的身体玩闹了?她们那么小,没关系吗?”花青瞳却是担心两个小宝宝的安危。

“我刚给你吃的那颗灵药就是保护他们的,没事的,不过以后这样的事尽量少来,你得用意念和他们交流,让他们乖乖的,不然对你和对他们都不好,魔胎就是和一般人不同,果然是小魔头……”还在娘胎里,就开始为非作歹。

“天儿当初明明很乖。”花青瞳道。

“那是要看性格的,天儿天生就是好孩子。”老宫主温柔的抱起君踏天,嫌弃地摆手道:“丫头,快把这个小胖丫头抱走,老夫不想看见她,一看见她老夫的眉毛和胡子就疼。”

想当初,老宫主第一次见到塗一竺小胖娃时,也是喜欢的不得了的,但是,在被揪下一把胡子和好几根眉毛后,他就怕了那丫头了。

塗一竺对老宫主这种与美丽无关的老头儿一点兴趣也没有,她笑眯眯的环住花青瞳的脖子,一脸陶醉的任她将她抱了出去。

花青瞳一出门,就见一伙黑压压的人等在外面,一双双眼睛闪着熊熊的火焰,充满了八卦的意味。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喷出怒火,“殿主,还有大哥哥,二哥哥,四哥哥,五哥哥,十一哥哥,你们都太没义气了。”

秋殿一行干咳忍笑。

“丫头,老宫主说什么?你有没有被揍?”盘垣笑眯眯的开口问道。

“没有,老宫主才没有揍我呢。”花青瞳轻哼一声道。

众人怀疑的看着她,打量了片刻,见她果然不像是挨过揍的,均都发出失望的声音,缓缓散开了。

花青瞳面瘫的小脸微微发青,这些人,都是什么反应?

“十二别生气,这些人在万象宫憋的久了,有些喜欢看热闹,其实他们都不坏。”摩九胤开口安慰。

花青瞳瞪圆眼睛怒视了他一眼,又恶狠狠地瞪着其他人,“真的不是我干的。是我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用我的身体干的,我当时睡着了,没有意识。”

只剩下秋殿的人,她也没有必要隐藏肚子里两个小家伙的神奇,如实道出,给自己正名。

秋殿众人一愣,花青瞳咬牙切齿,“我可不是那种会把宫主的眉毛和胡子都绑起来的人。”

秋殿诸使目瞪口呆。

盘垣微笑,“只是误会一场,以后别让他们出来捣乱,安心成长才好。”

花青瞳眼中流露出委屈之意,“殿主,你早就看出来了是不是?你真是太过份了。”

“我总不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啊,这样有灵性的魔胎可不多见。咱们还是低调些好。”盘垣道。

花青瞳抿了抿唇,委屈地道:“以后,人家一定都会以为,我是那种半夜跑到宫主房里捣乱的人。”

盘垣忍笑,“丫头,那是你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干的,是他们让你背黑祸,你得跟他们去说道啊。”

“十二别生气了,小家伙们贪玩是正常的。你就认了吧。”金城云深开口劝慰,却怎么看,唇角的笑意都有些压不下去。

花青瞳看了他们一眼,抱着塗一竺小姑娘愤愤的转身走了,哥哥们,太没义气。

接下来的日子,花青瞳发现万象宫从上到下,看到她的人都会露出诡异的笑容,她甚至听到有人对身边的人说:晚上一定要关好门窗,别步了老宫主的后尘。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中觉得冤枉极了。

“哼,花青瞳倒是胆大,仗着兽神显灵,敢对老宫主大不敬,你且先骄傲着,一个月后,我等着你跌入深渊的那一刻。”

春殿某处,听到种种议论的班之婳咬牙切齿,眼中充满了对花青瞳的仇恨。

班家因花青瞳而灭,她也因花青瞳而从春使沦落为殿主的小妾,殿主看似多情温和,实质冷酷无情,玩世不恭,他随时可能翻脸无情,想想前几日被殿主一掌轰成渣的那两个妾,班之婳的心中就升起无尽怨愤。

她本来是春使啊!

一个月后,是万象宫千年一次的宫庆,每逢宫庆,万象宫都会招收新的弟子入宫,只要是六岁以下的小娃娃,哪怕是刚出生的孩子,也不拒。

到时候,必定是一番热闹景象,毕竟,千年一次的万象宫宫庆,自古以来都是极为浩大的日子,中央大陆上,不知有多少人挤破头的想要把家里的孩子送进万象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