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厨房里,宽敞明亮,中央的大锅里熬着粥,正往外冒着香气,凌墨寒不时的上前搅拌一番,旁边另一口大锅里,笼屉上蒸着几笼包子,包子是素包子,散发出浓郁的香味。

花青瞳坐在一旁小桌前,认真的喝那碗续命羹。

这续命羹也是天医族的八大宝药之一,十分珍贵,用材与做法,都是天医族独有的药材和手法。

金城云深和沃少冲走到门口,金城云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沃少冲则站在门外犹豫,沃少冲站在门外犹豫不前,金城云深回头,嫌弃地道:“四哥,走啊,你不是想让九哥给你开小灶吗?怎么不进来?”

沃少冲面色矜持,迟疑道:“厨房里有没有油烟?”

金城云深眼中的嫌弃意味更浓,他大翻了一个白眼,“厨房里当然有油烟了,那还用说,四哥你要是握油烟,我就不管你了。大男人,那么臭美,真是要命!”

金城云深不想再理他,转身自己进了厨房,凌墨寒正在忙无瑕理他,花青瞳正在低头吃东西,没注意他,金城云深鼻子动了动,双眼闪着锃亮的光,鼻子抽动,瞅向花青瞳所在方向。

一碗续命羹已经快要见底,金城云深双眼泛出绿光,“好香好香好香,这是什么要命的好东西,九哥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忒偏心,居然还藏着这种好东西,你居然给十二偷偷开小灶,我们这么多年兄弟,都没见你给我开过小灶!”

金城云深扑上前,伸手就去抢花青瞳面前的大瓷碗。

花青瞳连忙将碗搂进怀里,面瘫着脸抬头,“十一哥哥,你和我抢东西吃,丢不丢人?”

金城云深滞了一下,讪讪干笑,“十二,好妹妹,给哥哥藏一口。”

花青瞳看了一眼凌墨寒,见他忙碌着没有看向这边,便用小勺舀了一勺喂到他嘴边,这续命羹太香,金城云深双眼发绿,嗷呜一口,险些将勺子一切叨走。

花青瞳满脸黑线,金城云深含着灵羹在嘴,好半天回味才吞咽下去,一回神,就眼巴巴的看着花青瞳,“十二,看在哥哥对你很好的份上,再给哥哥吃一口,就再一口!”

他一脸陶醉的将大脸凑了上来,花青瞳面瘫着脸护住大碗,这时,又一人上前,一把将金城云深丢到一旁,花青瞳就见沃少冲那张淡淡冷傲,矜持的美丽面庞近在咫尺。

说一个男人美丽有些不恰当,但沃少冲的确是太美,他的美,不仅仅是容颜上的,还有言行举止,气质以及各方面的美丽矜贵。

他看着花青瞳没有说话,但那双紧盯着大碗的眼睛却无声诉说着渴望。

花青瞳僵硬着脸,舀了一勺灵羹喂给了他。他吃东西的动作很是优雅,但却隐隐有些迫不急待,纵然如此,却依旧保持着他的美好形象。

看着他不自觉的露出和金城云深一样的陶醉表情,花青瞳微微有些无语,不过她却可以理解,因为,的确是好喝,太好喝了。

“你不是嫌厨房里有油烟吗?你进来做什么?”金城云深跑回来,挤到他前面,然后笑的无比讨好的看着花青瞳,“呵呵,十二,再……”

“那碗羹叫做续命羹,乃我天医族八大宝药之一,你们俩个当真要跟十二抢?”凌墨寒手里拿着一根黄瓜,脸色淡淡的看着他们。

金城云深和沃少冲脸色一变,转过身看向凌墨寒,金城云深的脸上闪过一丝凝重,“十二的身体到了这种地步?”竟然须要喝续命羹?他当初教给她罗天锁魂,是对是错?

“罗天锁魂是上古禁法,修为越高,使用起来所须付出的代价越大,虽不至于短时间有性命之忧,但是既然我有续命羹,就给她喝了。”

凌墨寒道。

沃少冲斜着眼睛瞟了花青瞳一眼,然后对沃少冲说:“面瘫能治吗?”

“咳,咳咳!”花青瞳被呛住了,她一边咳,一边愤怒地瞪向沃少冲,面瘫怎么了,看不起面瘫是不是?

“她自己面瘫就算了,还把天儿给遗传成了面瘫,要是能治,就给她治一治。”沃少冲略嫌弃道。

“胡说,天儿刚出生的时候会笑,他笑的时候还有小酒窝,面瘫不遗传,四哥哥你别乱说。”花青瞳气结地道。

沃少冲斜眼瞟了她一眼,“那也是跟你这个当娘亲的学的。”

花青瞳无言。

凌墨寒轻笑一声,“你们俩个来厨房干什么?”他尤其看向沃少冲,“四哥真是稀客啊,不怕弄脏你的衣服吗?不怕身上沾染油烟味吗?”

沃少冲一阵无言,看向金城云深,金城云深腆着脸笑道:“九哥,我们这不是趁着大哥他们还没起来,找你来给我们开个小灶嘛……”

花青瞳面瘫着脸,好奇地看着他们。

凌墨寒道:“老规矩。”

“行,没问题,九哥你说。”金城云深拍拍胸脯,沃少冲也看了过去。

“听说金城家族有一株灵霞草?”凌墨寒道。

“有是有,没问题,等宫庆后我就回去偷。”金城云深自信地道。

凌墨寒点了点头,又看向了沃少冲,“乌云商会里无奇不有,八丈玄光玉有吗?”

“自然有!”沃少冲骄傲仰起头。

“好,四哥,十一弟,我相信你们的信誉,说吧,你们想吃什么?”凌墨寒笑眯眯地道。

花青瞳一边吃,一边看着他们痛快的达成了一场交易,眼中隐隐带上了一丝笑意。

“十二吃完了没,吃完就来帮九哥切菜。”凌墨寒叫道。

花青瞳喝完最后一口续命羹,快步起身去帮忙。

当天晚上,花青瞳又喝了一碗灵梦仙羹。

第二天,花青瞳一觉睡醒,直觉得心神宁静,心情格外舒适,那种舒服的感觉,很微妙,仿佛天大的事,都不会动摇她的心神半分,她看了看天空中的银色巨河,心中对炼化它,又多了几分信心,前世的锥心之痛,在她的心中,却仿佛只成为一场回忆,那些屈辱,难堪,恐惧等情绪,似乎都难以再撼动她的心神。

她眨了眨眼睛,不由暗想,原来这世上真有抹杀心魔,治疗灵魂的药?她跑去了厨房找凌墨寒。

凌墨寒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点了点头,道:“不错。”

花青瞳眼中闪过喜悦之意,她相信凌墨寒的医术,她说不错,那就是一定不错。

她心里喜滋滋的去帮忙切菜,不多时,塗兮羽来了。

花青瞳好奇的看了一眼,心想,大哥哥来,莫不是也是来开小灶的?

“老四……”

“大哥,你就直说吧,想吃什么?或者说,你想付出什么代价?”凌墨寒笑眯眯的打断他。

塗兮羽沉默了一会儿,翻手间,将一颗珠子抛了过去,凌墨寒接住一看,脸色微微一喜,“碧海兰心!”

天元之海的海底,孕育有一种万年神珠,名曰碧海兰心,这是至宝,也是圣药。

“大哥说想吃什么吧。”凌墨寒将珠子收起来,十分大方的开口。

……

第三天,花青瞳如常去厨房里帮忙,她不时看向门外,果然,不多一会儿,盘银之来了,他手里抱着一个匣子,他一进来就笑眯眯地道:“老九,这匣子里乃是一套万年药玉,我前不久刚得的,你要不要?”

“拿来,说你想吃什么!”凌墨寒将匣子收了起来。

第四天,花青瞳一大早来到厨房,“九哥哥,今天不会是殿主要来吧?他要是真来了,你可别客气,他是殿主,身上的宝贝一定更多。”

“坏丫头,你在这里撺掇你九哥哥坑我是不是?”殿主有些气恼的声音从外传来,花青瞳一回头,果见殿主来了,他臭着一张脸,怒瞪了花青瞳一眼,道:“本殿主来也要付出代价吗?我可是殿主。”他斜睨着凌墨寒。

凌墨寒并不买帐,笑容温和,“殿主,老规矩。”

盘垣气急,一边从怀里掏出一物扔给凌墨寒,一边骂道:“白养你们了,你们这帮没良心的东西。”

然后他噼里啪啦报出一长串菜名。

“五哥哥怎么不来?”第五天,花青瞳看着门外,问凌墨寒。

“你五哥哥和天儿研究器之传承,估计心思暂时不在吃上。”凌墨寒笑道。

厨房外,杜茵茵一身华衣,不屑地看着厨房里花青瞳切菜的身影,“哼,还十二秋使呢,不就是个切菜的嘛!”

这几天,她天天在暗中注意着花青瞳,可花青瞳这几天却是天天来厨房切菜,她心中对于一众秋使们为了吃,毫无形象的模样已经完全的看的麻木,一伙不成器的吃货,有什么了不起?

亏她之前还当秋使们有多厉害呢。

杜茵茵轻蔑的轻哼了一声,扭着腰,离开了此处。

她刚行走了不多时,迎面却遇到一名女子,那女子上下打量了她一眼,问:“听说姑娘是乌云深会的大小姐?”

杜茵茵一愣,然后受用地昂起了头,“没错,我就是乌云商会的大小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