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使坏(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真是幸会,早就听闻乌云商会找回了失散多年的大小姐,却无缘得见,今日遇上大小姐,之婳真是荣幸之致,不知大小姐可有空与之婳坐坐?”

班之婳露出一丝明艳的笑容,她梳着飞天髻,紫纱裙,身段窈窕,杜茵茵眼中滑过一丝嫉妒之意,眼前这女子明显是比自己要美上许多的。

但是,换句话说,被这样美的女子恭维,杜茵茵心中也是颇为得意的,想来,自己乌云商会大小姐的身份还是十分令人看重的。

身为庶奴,她早就知道,容貌不是最重要的,有一个好容貌固然为自身加分,但是高贵的出身,才更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只要有权有势,地位尊贵,她不要美貌也是可以的。  “有何不可?不知这位姑娘怎么称呼?”

杜茵茵轻轻笑了笑,容色矜持而淡然,这种姿态,是她观摩沃少冲,跟他学来的,她觉得,这副模样,会高人一等,会令所有人都感到敬畏,但她却不知,自己刻意做出这种模样,非但不像沃少冲,反而还十分的不伦不类。

班之婳将她的模样看中眼中,神色却没有丝毫异样,道:“我姓班,叫班之婳,是春殿主的妾。”

春殿主的妾?

杜茵茵眼中先是闪过一丝不屑,原来是个妾啊,不就是宠物吗?不过,那也要看是谁的妾,春殿主?那可是大人物啊。

杜茵茵眼中精光一闪,在她看来,纵使是殿主的妾,那也比只会做饭的秋使强啊!花青瞳有什么了不起?她算什么东西?

眼前这位,虽然是妾,或许只要她吹吹枕头风,就能说动一位殿主为她办事啊。

杜茵茵觉得,这位春殿主的妾,可比什么秋使更值得令人结交了,再说了,那些秋使一个个的对她不冷不热,花青瞳更是与她有仇,她与其在秋殿倍受冷落,还不如去和这位春殿主的妾结交呢。

杜茵茵想及此,当及露出一抹热情的笑容,“原来是班姑娘,我叫杜茵茵,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茵茵,我叫你之婳如何?说起来,至从来到了万象宫,小表哥就对我不理不睬,还不许我到处乱跑,害我只能呆在秋殿范围,之婳,你带我四处转转吧!”

班之婳闻言也露出欣喜的笑容,“那好啊,虽然我是殿主的妾,但我一看见茵茵姑娘就觉得十分抽投缘,茵茵姑娘果然不愧为乌云商会的大小姐,气度就是与旁人不同,不过,茵茵你可千万别看不起我。”

这话令杜茵茵更加的飘飘然,至从她被乌云商会认回去,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对她尊敬过呢?她心花刀怒放,连道不会,说话间,二女结伴走远。

万象宫很大,春夏秋冬四殿分别位于万象宫东西南北四个方位,东南方向有一片竹林,将春殿和秋殿隔开,竹林中,一座凉亭中,杜茵茵和班之婳坐着喝茶聊天。

“茵茵你是秋四使的表妹,我方才见你,怎么却是一个人,看上去颇为孤寂?明明秋十二使的那些朋友们,并不是如此啊。”

班之婳喝了一口茶,状似不经意的说。

她不说还好,她如此一说,杜茵茵顿时仿佛遇到了知音,也委屈的厉害,但心中更多的是对花青瞳的嫉妒和怨恨。

“哼,她是秋十二使有什么了不起?她朋友多有什么了不起?秋殿下那些不长眼的东西!”

杜茵茵愤愤地骂道,脸色微微扭曲,对花青瞳的嫉妒和恨意毫不掩饰的流露出来。

班之婳见状,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这位所谓的乌云商会的大小姐,超过她想象的愚蠢。

愚蠢不要紧,她认为,越是愚蠢的人,才能做出越是疯狂的,令人想象不到的事情。

她的笑容越发亲切,甚至露出一丝感同身受的怒意,“他们真是太过份了,那秋四使也不关心茵茵你吗?”

说起沃少冲,杜茵茵越发露出更加委屈的神色,“小表哥天性冷淡……”

“可是,我看他对秋十二使很好啊……”班之婳诧异地道。

杜茵茵一滞,脸上露出一丝难堪和不高兴,班之婳目光一闪,说道:“不瞒茵茵你,我也觉得那位十二秋使太过份,她不仅不对茵茵姑娘你好,还挑拨秋殿诸位秋使对你如此冷淡……”

杜茵茵绞紧了手中的帕子,脸色微微流露出一丝狰狞,随着班之婳的话,她心中越发对花表瞳的恨意不断加深,几欲发狂,恨不得上扑上去将花青瞳狠狠的打一顿。

“再过几天,就是万象宫宫庆的日子了,到时候来的客人必然不少,秋十二使第一次回到万象宫,若是出了什么漏子,给秋殿丢了人,秋殿主和一众秋使一定不会再看中她……”班之婳叹了口气,缓缓道。

杜茵茵一怔,眼底飞快闪过一丝亮色,她激动地一把抓住班之婳的手,道:“之婳,你有办法吧?”

班之婳诧异地看着她,“这、茵茵姑娘,我只是春殿主的小妾……再说了,我为什么要害十二秋使呢?虽然她对茵茵你不好,我心中也有些为茵茵你感到委屈,但是我胆子小……”

杜茵茵抓着她的手不放开,“之婳,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只要让花青瞳丢人,在秋殿失了宠,我一定会好好的感谢之婳你的。”

杜茵茵眼中流露出迫切之意。

班之婳面露为难之色,好半天才道:“茵茵,其实要让花青瞳丢人也容易,你知道吗?秋五使喜欢花青瞳,可花青瞳却与黑天魔群结下了上古婚契,秋五使爱而不得,他的心中一定十分难过……”

班之婳只说了一半,杜茵茵的眼中就精光连闪,她以往在西大陆,也识见了不少家族中的龌龊事,听到此处,她的脑海中几乎是极快的形成了一条毒计。

她抚掌笑道,接道:“如果让花青瞳和秋五使当着所有人的面做出什么丑事,那一定很精彩,到时候,估计所有人都会厌弃花青瞳。还大帝返祖血脉呢,哼,看她有几张脸好意思再提大帝后人,黑天魔君知道了,一定会休了她……”

班之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当然,只是让花青瞳出丑还不够,她要的是花青瞳痛不欲生,那个君踏天在万象宫三年,被众人保护的极好,秋殿众人就不说了,就连春殿主,夏殿主,冬殿主都隐隐对他有维护之意,她不仅找不到机会下手,反而连接近他都做不到。

既然伤不到君踏天,可听说花青瞳肚子里又怀上了,若是花青瞳做了什么丑事,伤了肚子里的孩子……

班之婳眼中闪过阴狠之色,她深知,杀了花青瞳虽然痛快,但却不够消她心头之恨,只有让花青瞳失去她最重视的东西,才能让她痛,让她像她这样痛不是吗?

杜茵茵此刻也很激动,但是激动过后,她就犯了难,“可是,要怎么做到,让花青瞳当众出丑呢?”她又看向了班之婳。

班之婳为难道,“其实,宫庆时,除了宴会,宴会后,还会持续十五天的时间用来进行其他事宜,比如选择出色的苗子到万象宫,到了那时,秋使们的食物,和客人们的食物是分开的。

到时若是秋殿的人不慎吃错了东西,也是有可能的,那时候人多,状况也乱,谁能知道他们是吃错了什么东西。”

“对啊,趁乱下药,让花青瞳出丑,那是多么的容易的事情啊,让花青瞳当着许多人的面大出其丑,一定很好玩……”杜茵茵捂着嘴笑了起来,突然,她笑声一止,蹙眉道:“可是,什么药能让花青瞳出丑呢?”

班之婳却是惊慌地看着她,“茵茵姑娘,你说什么呢?什么下药?下什么药?”

杜茵茵拧了拧眉,看着班之婳,“之婳,你应该是也看花青瞳不顺眼吧?要是你对她没意见,也不会和我说她的坏话了,别骗我,你只要给我药,其他的事情我来做,我只要得到药,自然有办法给花青瞳下药……”

“这、这怎么行?”班之婳惊慌道。

“之婳,就这么说定了,你给我药,你要是不给我药,我就去告诉花青瞳说你说她坏话了。”

杜茵茵微微仰起了下巴威威道。她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班之婳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摇头道:“不行……”

杜茵茵顿时不高兴了,“话已经说到这份儿上了,那药,我就跟你要定了。”

“这……”班之婳露出为难之色,杜茵茵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牵到你的。”

“好,我们是朋友,到时候我把药给你。”班之婳咬牙道。

杜茵茵这才满意。

------题外话------

娃最近好累好累,娃抓紧时间多休息,缓过来,多多更新哒,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