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灰孔雀(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渊和百里家众人的脸色都阴沉了下来,格外的不好看,那百里樱更是脸色阴沉似水,都说万象宫秋殿诸位使者之间的关系十分亲近,但正因如此,她认为,秋殿诸使对她更应该是万般的客气才对。

因为,她与秋十一使金城云深的兄长金城云昊有婚约,秋殿诸使哪怕是看在金城云深的面子上,也应该对她很好,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恰恰相反,秋殿诸使,甚至是金城云深本人,对她也是格外的冷淡。

“两位秋使莫不是看不起我百里家?”百里渊看着花青瞳二人沉声道。

花青瞳压根儿就没有看他,而是依然好奇的看向那位粉衣小姑娘,因为那小姑娘一直在看她。

她这般无视的态度越发让百里家诸人心头火起,而凌墨寒的脸色更是淡了下来,他只是想要带着妹妹吃顿饭,没想到也能遇到这种碍眼的人,他的脸色也不太好看了起来。

他是秋使,无须与旁人虚与委蛇,对于不愿意做的事,他们秋殿的人向来不会委屈自己,他一拂袖,淡淡道:“几位若是非要这样认为,本使也没办法。”说罢,他便牵着花青瞳往二楼走去。

一楼选好了食材,他们自然是要上二楼去享用的。

百里家的两名年轻人当即便要爆发,百里渊却淡淡一摆手,阻止了那两个年轻人,百里渊盯着花青瞳和凌墨寒的眼神缓缓眯起,无比危险。

而就在这时,花青瞳猛地转头,朝着后方看来。

百里家众人一怔,以为她是要和他们说话,却不想花青瞳的视线却是越过他们,看向墙角处关押着的一众凶禽。

那里关押着各种凶鸟,有的体型庞大,有的体型瘦小,但无一不是中央大陆天兽中的极品,它们目光锐利凶残,在笼子里不断的挣扎着煽动翅膀,但是那笼子上似乎有着某种术法,无法使他们发出太大响动。

“怎么了?”凌墨寒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疑惑地看着那些凶禽,摇了摇头,“可能是我的错觉,我刚才觉得它们中有谁在看我。”

凌墨寒看了那些凶禽一眼,道:“这些凶禽都是上古奇种,他们的血肉无比美味,不过正因如此,他们格外俱有灵性,天性也都无比凶残,它们知道自己的命运是什么,因而对来到此处的客人,都是带着无尽杀意的。”

花青瞳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转身跟着凌墨寒一起上了楼。

那仙子鱼个头极大,按理说花青瞳和凌墨寒两个人是吃不完的,但是,那鱼肉入口即化,纷纷化作一股股灵气滋养身体,花青瞳大吃一惊,凌墨寒笑道:“仙子鱼的确十分难得,我还是少年时吃过一回,十二快吃,趁热最是美味。”

两人埋头苦吃,无比幸福。

而另一间包厢之中,百里家人的脸色却是都十分的不好看。

“哼,那秋殿二人太过不识好歹。”百里家的一名年轻人恨恨说道。

“佑少爷说的不错,二爷,那秋殿诸使太不把我们放在眼中了。”那管事模样的中年人阴沉着脸道。

百里渊沉着脸点头,他沉吟半晌,看向百里樱,“刚才那女子就是秋十二使?器之传承就是被她的儿子得了?”

百里樱点头,“没错,当日夺鼎,那金城云深丝毫不把我放在眼中。”

“哼,原来我们颇为看好秋殿,因为万象宫四殿,要数秋殿最强,但是现在看来,我们应该重新选择了。”

“没错,我百里家注定要成为中央大陆第一大家族,若要将我们的势力蔓延进南洲,与万象宫的合作必不可少,秋殿这边看来是行不通了,那就只是从其他三殿入手了,听说那春夏二殿与秋殿不和……”

百里渊沉吟道。

“尤其是春殿,春殿主和秋殿主古自以来都不合。”那管事模样的中年人道。

百里渊更是道:“虽说秋殿最强,但春殿和夏殿屹立不倒,自然有其原因,谁说春殿就好欺负呢?我想,春殿主应该十分愿意和我们各作吧!”

百里渊不知想到了什么,看向了百里樱,“金城家族在东洲势力颇大,虽不比乌云商会这样的庞然大物,但他们家族掌握的上古秘境数量必然不少,此次若是见到金城云昊,樱儿你定要与他多多亲近。”

对于中央大陆那些大家族来说,掌握着多少上古秘境,就意味着掌握了多少上古元脉和上古至宝,甚至是上古天兽等一切上古资源。

百里樱眼中闪过势在必得的神色,“二叔放心,樱儿必不会叫你们失望。”

百里渊满意的点头,“事情不能急,成大事者,更要有耐心,不过区区一个金城家族,我们势必要掌控在手中。”

金城家族底蕴深厚,让他们百里家也羡慕不已,因着两家交好,他们对金城家的丰厚底蕴颇有几分了解,但因如此,他们早就眼红万分。

好在两家交好,二十年前,更是让两家的小辈订下亲事,等百里樱成了金城家族的少主母,金城家迟早是他们百里家囊中之物。

“那锁天河是域外至宝,除非是大帝重生,否则没有人可以炼化了它,那二十一位被困的上古能中,可是包括了大帝的三位子嗣,还有黑天魔君,戮天魔君这样的大人物。”百里樱道,神色中透着丝丝兴奋。

百里渊的眼中也闪过兴奋之意,“二十一位大能被困,真是天佑我百里家,就算那锁天河最终消失不见,那二十一人尽数出来,但那还不知要多久之后才能成,到了那时,那二十一位大能的修为退化,还能称之为大能吗?到了那时,这中央大陆,就是我们百里家说了算了。”

“哼,说起来,那九星家族可真是没有眼色,他们也不想想,他们九星家族的老祖已经被困入锁天河,他们还有什么资本负隅玩抗,与我们作对,他们可真是没有自知之明。”

那名叫百里佑的年轻人说道,他是百里渊的儿子,在百里家颇受重视,但他说这话时,却是看向另一名沉默的年轻人。

那名年轻人叫百里轩,乃是百里家族的少主,百里家族看上了九星家族的九星怜,只要得到了那九星怜,不仅是得到了一个寻宝天才,同时还能利用这份姻亲关系渐渐将九星家族掌控在手,但那九星怜才十一岁,他们非要强娶,就有些落人诟病,以至于,他们无法强硬出手,恐怕只能使用些迂回的手段了。

百里轩沉默了一会儿,道:“九星怜的年轻太小,我们已经与九星家族交恶,恐怕是多了一个敌人,而非助力。”

百里渊皱眉,想到了刚才遇到的九星家族三人,他沉吟道:“九星岩带了九星晨秀和九星怜到这里,想必是要投入万象宫了,一但九星怜进了万象宫,我们就不好出手了啊。”

与此同时,另一间包厢中。

九星岩看向两个小辈,“晨秀,怜儿,你们方才也看见了那秋殿的两位使者,你们觉得他们如何?”

九星怜毕竟还小,她当即道:“三长老,我觉得秋殿那个姐姐很有趣。”

九星岩略一挑眉,问道:“有趣?哪里有趣?”

“她是面瘫啊。”小姑娘乐呵呵地道。

九星岩哭笑不得,道:“那位姑娘不仅是秋十二使,还是大帝返祖血脉,我们九星家族这些年受百里家族蒙骗,虽然有所损失,但并不能动摇我九星家族什么。虽然我族老祖被困于锁天河,但你们别忘了,被困的人中,还有君泽太子。

君泽太子岂是简单人物?那锁天河,必然困不了他多久,听说君泽太子和花青瞳关系不错,而秋殿诸使间又十分团结,我们投靠秋殿,或者说是投靠花青瞳,就能得到秋殿和君泽太子的庇护,是个不错的选择。”

那白衣青年淡淡点头,“我观那秋殿二人都不错。只是,秋殿十二使者位满,怜儿入了万象宫,恐怕无法成为秋殿使者。”

怜儿不以为然道,“我就看上那位面瘫的姑娘了,我跟着她总行吧。反正我们九星家族现在要的是庇护,而不是非要我成为使者。”

“怜儿说的不错,但如何能得到那位姑娘的看中,还要从长计议。”九星岩道。

花青瞳和凌墨寒揉着肚子,看着桌上被吃的空空如野的盘子,二人相视一眼,花青瞳露出一丝羞赧之色,“九哥哥,我是不是吃太多了?”

“不多,十二现在可是怀着身孕呢。”凌墨寒宠溺地看着她。

花青瞳点了点头,依旧有些不好意思,但她此刻脸色红润,精神极好,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

他们到了一楼,结帐之时,花青瞳看到凌墨寒支付出去的千万极品天脉矿石时,眼前微微有些晕眩。

凌墨寒好笑的揉揉她的头,“仙子鱼绝对值这个价,十二,淡定。”

花青瞳面瘫着脸点了点头,心中还有些肉痛,他们竟是一顿饭吃了千万极品矿石,虽然她平时也不会把千万极品矿石放在眼中,但是要说一顿饭就吃掉这么多,她还是有些小小的不好接受的。

正在她心中肉痛那千万极品矿石时,直觉一双锐利的视线落在她的身上,她猛地转身,只见意愿凶禽的笼子里,一只灰色羽毛的鸟儿,正十分讨好的看着她。

花青瞳相信,之前看她的鸟,就是这只灰毛鸟儿,但之前,它的目光还很锐利,而此刻,在她看过来时,它的目光就变的如此讨好。

它是故意的,它在讨好她,难不成是想要让她救它?

花青瞳仔细打量了它一阵儿,发现这是一只灰毛孔雀,还是幼鸟,个头儿不大,但显然智商不低,心性也不佳,因为,它此刻眼中的讨好之色,已经变的十分的谄媚,而后更是直接张嘴,对她发出‘嘎’地一声鸣叫,带着悠悠颤音,销魂无比。

可花青瞳却觉得全身的汗毛倒竖,因为,那声音太刺耳难听,连一旁的掌柜和凌墨寒,都被这叫声吓了一跳,因为这只灰毛孔雀的叫声,竟是穿过笼子上面的禁制,传入了众人的耳中,这可不多见。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想,她为什么要救这样一只丑的孔雀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