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3 沃老的心魔(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仅是百里樱的脸色变的十分僵硬,百里家其他三人的脸色也在瞬息间阴沉下来。

秋殿一众秋使都无语的看着金城云深,如果百里樱和金城云昊真的结不成婚也就罢了,这要是百里樱最后嫁入了金城家,他这样对待未来大嫂真的没问题吗?

君踏天歪着头看着金城云深,难道十一舅舅是想让娘亲瞳瞳给他找很多父王吗?

“他只是随便说说。”金城云昊很是淡定,他微笑着看着百里樱,百里樱的脸色并没有好上多少,心中已经对花青瞳升起了杀意。

一旁,九星晨秀和九星怜都沉默着,但是两人对视一眼,均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笑意,如此看来,金城家也不是多么的喜欢百里樱。

场间的气息陷入了淡淡的尴尬中,过了片刻,凌墨寒看向那粉衣小姑娘道:“这位小姑娘就是九星家族的第一天才九星怜姑娘吧?”

说起九星怜,百里轩神色一动,百里樱也看向九星怜。

粉衣小姑娘歪头巧笑,笑容明媚,“我就是九星怜。”

“听说百里家欲同九星家结亲,而目标正是九星怜小姑娘你?”凌墨寒笑着开口,将目标和小字咬的极重。

百里家人的脸色微微一变,有些发青。

百里樱皱眉。

九星怜伸出小手掩唇笑道:“人家才十一岁呢,可不急着嫁人。”

拒绝的话由九星怜亲口说出,百里家的人脸色更加难看。

“九星怜,你别不识好歹,给脸不要脸。”早就有些憋不住了的百里菁尖着嗓子开口,脸色愤怒地瞪向九星怜。

家主早就说过了,无论如何,他们百里家都必须要得到九星怜,他们百里家是要成大事的家族,十分需要九星怜这样的寻宝天才。

只要九星怜嫁入了他们家,家主自然有办法让她给百里家效命。

“怎么,你们百里家恋童还是怎么着?”九星怜小姑娘也不是软包子,闻言抬起了秀气的小下巴,冷笑着看向百里菁。

百里轩沉默着,听到九星怜说出恋童二字后,他的嘴角微不可察的一抽。

百里家就是打算让他娶九星怜的,事实上,他心中也不愿娶,毕竟对方太小了,而且九星家的老祖没有被困之时,他们家和九星家也是相交甚密的,当时九星怜见了他,也是叫哥哥的。

可是现在事情突变,要让他娶九星怜,他也知道,自己的确是没有恋童的癖好的,可是为了家族大计,他也没有办法。

“你——”百里菁被九星怜咽的话音一滞,而后恼羞成怒,当下尖着嗓子大骂道:“九星怜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们百里家肯娶你,那是看得起你,要不是因为你……”

“菁菁,住口!”百里轩脸色微变,出声打断了百里菁,百里菁意识到自己有些失言,脸色微变,恶狠狠的瞪了九星怜一眼,不再出声了。

九星怜却并不放过她,道:“百里菁,从前你不是一口一个怜儿妹妹的叫我吗?还说我是最漂亮最优秀的小姑娘,当时我也把你当成好姐姐呢,怎么现在你就突然看不上我了呢?难不成你以前对我说的那些好听的话,都并非真心,而是在哄我吗?这就怪了,为什么你现在不继续哄着我了呢?”

百里菁闻言,再次大怒,她失声叫道:“九星怜,你们九星家现在没有完美境坐镇,你以为你还是从前的九星家大小姐吗,凭什么要我还哄着你……”

“住口!”百里轩厉声喝道。

百里菁回头,怒道:“轩哥哥,我们怕她做什么,我们百里家对他们九星家够仁至义尽了,我们要娶她,那是看得起她,她要是不识相,抓起来也不是不可,家主也说了,先礼后兵,九星怜既然不识相,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我们没有必要受她的气!”

百里菁也是百里家的嫡系,从小娇生惯养,从前更是嫉妒九星怜天赋好,但碍于对方的身份她不得不时时恭维,但是现在不同了,她没有理由再忍耐九星怜。

九星怜眼中闪过嘲讽的笑意。

九星晨秀却是沉了脸,看向百里菁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杀意,九星怜虽然不是他的亲妹妹,但也是他的堂妹,对方如此对待九星怜,就是看不起他们九星家,他本欲发作,但是他看了沉默不语的秋殿众人一眼,暗地里扯了九星怜一把,闭口不言。

百里轩和百里樱的脸色难看至极,他们同时出手,挥向百里菁的脸颊,因此,几乎是同时的,百里菁被二人同时甩了一巴掌,两边脸颊同时出现了红彤彤的手指印,百里菁不可置信的看着二人,正待叫嚷出声,百里轩就眼神恐怕的看着她,厉声喝道:“放肆,几位秋使面前,岂容你胡言乱语?”

“菁妹,你的脾气该改改了。”百里樱也淡淡道。

百里菁无比委屈,却低着头没有说话。

秋殿众人看够戏了,塗兮羽神色淡漠,道:“几位来我秋殿,莫不是就是为了吵架的?”

百里家众人的脸色当即一变,九星怜也小脸微变,有些不安看向秋殿众人。

百里轩忙道:“诸位秋使恕罪,我们并非有意……”

“不是有意,那就是无意的了,这位百里菁姑娘无意说出百里家的秘密,你们莫不是看人家九星家的老祖不在了,就欺负人家吧?啧啧,九星家和百里家也是世交吧,我真害怕啊,如果当时我们金城家的完美境也被困入锁天河,你们今天对待九得家的态度,是不是也会同样招呼在我们金城家身上?”

金城云深似笑非笑的开口,眼神带着些许戏谑和厌恶。

金城云昊没有开口,亲眼所见百里家的狰狞嘴脸,他毫不怀疑,若是真如云深所说,他们的爷爷这次也被困入锁天河,说不定百里家真的也会这样肆无忌惮的对待他们金城家。

这样翻脸无情,变脸比翻书还要快的人,与之联姻,真的好吗?

金城云昊是金城家族从小培养的继承人,一但事情有可能危害到家族时,他的心中就不免会多一些想法,他心中闪过无数个念头,面上却不动声色。

他本来对娶不娶百里樱都是无所谓的,但亲眼所见对百里家人的这副嘴脸,他还是觉得心凉,因为,那是九星家啊,与百里家关系十分亲厚的九星家,只因九星家的老家主被困了,对方就如此对待九星家,毫不顾念往日情份。

尤其,这还是在秋殿,他们有所收敛,可以想见私下里,会是如何的恶毒嘴脸。

百里轩被金城云深堵的一时无言,脸色十分的难看。

他不禁看向百里樱,百里渊让他们来,就是为了让百里樱和金城云昊见面,培养感情,眼下这种情况,就看百里樱的了。

百里樱眼圈红了,她看着金城云昊,无比委屈,“云昊,云深就是这样看待我的?我们百里家是和九星家有些误会,但完全不是云深说的那样,我、我还没有嫁给你呢,他就如此误会我,这要是以后我嫁给了你,可怎么是好?”

她说着,掩面哭泣起来。

九星怜不屑的看着她,这个百里樱,倒是会做戏。只是,谁信她无辜?

“怎么是好?你可以不嫁嘛!”金城云深高兴的道。

但金城云昊立即瞪了他一眼,“别胡说。”

百里樱嘤嘤哭着,眼角余光却一直在留意金城云昊的脸色,见他只是淡淡的阻止金城云深不要多说,并无多少怒意,更无维护她的意思,她的心中不由就凉了半截。

百里菁那个蠢货,在金城家族面前那样对待九星怜,不就是给百里家抹黑吗?

百里樱心中怒骂,眼中却是真的流下泪水,见金城云昊并没有立即安慰她,她当即心中更是不悦,索性她也不顾别的了,起身朝外跑去,道:“云昊,既然你和云深都看不上我,那我也不好厚着脸皮赖着你,既然你不喜欢我,那我、那我就去让爷爷退了这门亲事吧……”

她说着,朝外跑去。

“樱樱……”金城云昊唤了一声,却并没有起身,百里轩等人见状,也起身告退,追着百里樱出去了,再留下来,他们也是没脸。

百里樱跑到外面,直到百里轩等人都追上来了,也没见金城云昊追出来,她不禁沉下了脸色,眼中涌起一丝阴霾。

“金城家族当真对我们百里家起了芥蒂,我都这样哭着出来了,金城云昊居然也没有追出来……难不成,真如金城云深所说,金城家想和大帝返祖血脉联姻?”

没错,正如金城云深所言,寻常女子若是有多个男人相伴一定会被旁人闲话,但是花青瞳不一样,她是大帝返祖血脉,她若真要如大帝一样纳四个八个的男人,还真没有人会闲话什么。

百里家的人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

“云昊哥哥,你不追吗?”九星怜巴眨着大眼睛看向金城云昊。

在东洲,金城家,百里家,九星家,都是世交,只是百里家长袖善舞,主动来往于金城家和九星家,就显得百里家和两家的关系都很好,而金城家和九星家之间就淡一些,但事实上,三家的老祖都是故交,并非谁比谁近,谁比谁远。

金城云昊没有作声,金城云深嗤笑一声道,“追什么追,那女人哭的太假,连我都看出来了,大哥还去追什么追?这样正好,让他们知难而退,顺势退了大哥和那女人的婚约,这样的亲家,我们百里家可消受不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道:“我刚才看见百里樱一边哭一边偷偷用眼角偷看金城大哥了。”

她面瘫着脸告状。

“噗哧!”

九星怜轻笑出声。

众人顿时露出哭笑不得的神色,金城云深揉揉她的头,一脸笑意。

君踏天面瘫着小脸,眼神纠结的看着众人,他的目光尤其在金城云昊的身上打转,难不成十一舅舅想让娘亲瞳瞳把云昊舅舅娶回家?

唔,就算娘亲瞳瞳真的把云昊舅舅娶回家了,加上父王才两个了,十一舅舅可是说,想让娘亲瞳瞳娶四个八个的。还差六个呢?要娶谁凑数?

他的视线开始在一众舅舅们的身上游移。

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这时,九星晨秀道:“让诸位秋使见笑了,正如百里家所说,我们九星家的老祖被困,九星家现在没有完美境坐镇,在东洲的超级世家地位恐怕不保,百里家无情无义,趁机落井下石,看上了怜儿的天赋,欲逼她嫁入百里家,九星家势弱,希望诸位能够施以援手。”

他说着,起身拱手一拜。

九星怜也跟着起身一拜。

秋殿众人默然,但是金城云昊却不能不说话,“有金城家在,无人敢动九星家。”

“多谢云昊兄,可是怜儿……”九星晨秀面露为难之色。

是啊,金城家族想要护住九星家族在东洲的地位或许可以做到,但是想要时刻护住一个人的安危,却就难了,毕竟,一但百里家狗急跳墙,真要把九星怜抓回去,他们也防不住不是么。

“我要跟在公主殿下的身边,不知公主殿下要不要我?”九星怜突然脆生生的开口,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花青瞳。

她说的是公主殿下,而非秋十二使。

花青瞳一怔,看向九星怜。

“你要跟着我?”她诧异地看着这个小姑娘。

九星怜点头,“没错,我要跟着你,还望公主殿下收留。”

“我护不住你。”花青瞳道。

“公主殿下可以的。”九星怜固执的看着花青瞳。

众人都看向花青瞳,九星晨秀道:“公主殿下非是一般人,而且我们相信,太子殿下等人,一定不用多久就会脱困。”

花青瞳看着九星怜和九星晨秀,眼神渐渐松动。

“作为公主殿下收留怜儿的回报,我们九星家愿意效忠公主殿下,即便有着一日,我们九星家的老祖归来,效忠之心也不会改变。”

九星晨秀道。

“你能代表整个九星家?”花青瞳淡淡出声。

“是的,在下是九星家下一代继承人,在下能代表整个九星家,并且愿意发下誓言。”九星晨秀道。

花青瞳沉默不语,面瘫的脸上,眼神透着几分郑重,秋殿众人都没有说话,他们都默默看着,这种时候,他们只要看着她就好,她是大帝返祖血脉,早晚要面对这些,现在开始笼络势力,极好。

其实花青瞳对于九星怜也很有好感,她略一思索,就点头应了下来。

……

而与此同时,老宫主的寝殿中,三名老人也正在闲聊。

三人都是从上古之时就存在的大能,但相较起来,老宫主和沃星野年岁相当,金城家族的老族长金城太北却是要小上一些。

在上古年代,他见了如老宫主,沃星野这样的存在,也是要称上一声前辈的。只是时过境迁,万年过去了,他们都成了老家伙,也没有那么明显的礼数了。

三人平辈论交,相谈甚欢。

但金城太北对于老宫主和沃星野还是十分的尊敬。

老宫主坐于首位,沃星野次之,最后才是金城太北。

“沃老头你打算何时闭关?”老宫主没有什么正形,歪在榻椅上,屡着胡须看着沃星野。

沃星野来到万象宫,就是为了要借万象宫的一处上古秘境突破的。

他一身尊贵气质,锦衣华服,红润的面容上,依稀可见年轻时的风采,只是,他叹息道:“宫庆之后吧,老夫还有一道心魔未除,冒然闭关,讨不了好。”

老宫主幸灾乐祸的看着他。

金城太北却是眼神一动,想起了一条传闻。

多年前,乌云商会的老当家为了幻化出无边星海,入了凡尘去历炼,本来差不多了,但就在他突破的关键时刻,却见一伙人追杀一名弱女子,那女子正朝他所处的山洞跑来。

他当时正处于突破的关键时候,那女子跑来,自然将追击者引来,追击那女子的人都不是好人,见他坐着一动不动,当即提刀便砍,他当时一身修为都集中于突破上,身无防护,自然不能真的被砍杀,他当即出手反抗,打杀了那些追击者,但他也因此中断突破,气血逆行重伤。

只是,他当时因为正处于突破,血气鼎盛,容貌竟是恢复到了年轻之时,那女子见坏人被他杀死,又见他年轻强大,气度不凡,便动了心思。

而他当时正处于气血逆行之际,无法动弹,就见那女子突然脱光衣衫,偎了上来。

堂堂乌云商会的当家人,被一个凡人女子强了。

那女子也是好算计,她出身低贱,若至此能跟了这个强大的不似凡人的男子,自然是有了依靠,她不顾他当时危险的情况,强行与他颠鸾倒凤,他心中便怒极,却无法动弹,只能任人摆布。

事后,他本想杀了那女子一了百了,但不曾想,竟发现那女子腹中有了他的骨肉,他越发怒急攻心,当即一口鲜血喷出,晕倒在地,而与此同时,他也就此恢复老态,须发皆白。

那女子本以为自己遇到了良人,没想到对方一瞬间就变成了一个老翁。

她当即尖叫一声,掩面而逃。

后来,沃星野闭关修炼,等他一身伤势都恢复后,已经是二十多年后。

此时他冥冥中有种感应,后来果然在西大陆发出了他有一个女儿的消息。

只是,当时他的那个女儿已经成了别人的宠物,并且郁郁垂死,而他的外孙女却是已经出生长大,那个孩子心性狠辣,小小年纪,就露出凉薄的性情,端看她在暗地里时时咀咒生父和嫡夫人,以及嫡子不得好死,便可看出。

他当时完全的放弃了这条血脉。

只是三前年,他再次感受到了自己突破的契机,可他的脑海中却总是不由的闪过多年前的那次突破,那个强了他的女人成了他的心理阴影,虽然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她生的女儿也已经死了,但是,那个外孙女还活着。

让他杀死外孙女,斩去心魔,他做不到。但是若真论对那个外孙女有多少感情,那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杜茵茵的存在让他犯了难,无奈之下,他将杜茵茵认了回来,打算补偿她一些东西,了结这段本不该存在的亲缘。

“沃老打算如何了结那段亲缘?”金城太北问道。

沃星野脸上闪过微微的不自在,毕竟,他堂堂乌云商会的当家人,完美境强者,居然被一个心怀叵测的凡女所强,说出去无论如何也不好听,在儿孙们面前,也有些抬不起头。

只是他毕竟心性豁达,也不是不能接受旁人提及此事,听到金城太北如此问,他便叹了口气道:“若是那个孩子性情纯善,老夫真正的认下她,接纳她,也不是不行,毕竟,那也是老夫的血脉。只是,那个孩子天性凉薄,心狠手辣,唯利势图,恐怕是并非真心想要我这个外公。”

“那也好办,这样的人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就能买断她的亲情,沃老若需要帮助,太北义不容辞。”金城太北说道。

沃星野眉目一动,并未拒绝。

------题外话------

我今天偷偷的早更新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