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如此蘑菇/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个丫头老夫见过,眼神游移,猥琐奸诈,心中都是算计,跟我们万象宫的小娃娃们没法比。”老宫主哼哼着开口。

“如此,不防就唤了那个丫头来,见见她。”金城太北开口道。

老宫主闻言,也不推辞,直接开口大喊:“秋殿的四小子,把你表妹带来,你祖父要见她。”

老宫主隆隆的声音传入秋殿中。

正坐在屋中心情阴郁的杜茵茵突然听到这声中气十足,近在耳边的声音,阴沉的脸色猛然涌上一股狂喜,她走到镜前端量自己的模样,觉得自己足够楚楚可怜才满意,她就是要搏得外公的同情心,只有这样,外公才能给她出气,惩罚那些不把她放在眼中的人,尤其是花青瞳。

不多时,沃少冲便来到了门外,他的声音隔着门板传入杜茵茵的耳中,“出来,跟我走。”淡漠的声音,比对陌生人还不如。

杜茵茵不悦的撇了撇嘴,却无可奈何,总是这样,对她这么冷淡。

杜茵茵又理了理衣裙,打开门走了出去。

“小表哥……”

“走。”沃少冲看也没看她一眼,抬脚朝前走去。

杜茵茵只好一言不发的跟上。

途中,他们正好遇到从秋殿正殿出来的百里家和九星家一行,还有四位殿主。

显然几人也听到了宫主的声音,都不意外在此见到他们。

沃少冲略一见礼,便朝着中央殿行去。

“那是乌云商会的小少爷吧?听说沃老最宠爱的就是他了。”百里渊笑着开口,看向秋殿主。

他虽是笑着的,心中却郁闷不已,秋殿的几位秋使,有几位,的确是来历颇大,可惜他们拉拢的可能性不大,而且,乌云商会的确是个庞然大物。

秋殿主笑了笑,“正是,不过在这里,他只是我秋殿老四。”

百里樱等人已经回到了百里渊身边,听到此,他们心中均都是郁郁,秋殿的人,都太可恶。

金城东河笑了,“秋殿主,我家云深这几年让您多费心了。”

“哈哈,小十一很乖。”不乖就要挨揍,能不乖吗?

金城东河笑着摇头,回头看向百里樱,目光慈和,“樱樱,你们不是去过见过那几个小子了吗,怎么没见到云昊吗?”

百里樱本来沉默着,闻言,眼圈骤然一红。

“金城伯父,你这不是故意笑话我吗?你难道不知道,云昊跟那花青瞳,就是秋十二使……”她言语不详,却令在场众人都露出愕然之色。

另一边。

杜茵茵跟着沃少冲来到了中央殿,殿内只有三个老人,沃少冲一一拜见,“晚辈见过宫主,祖父,金城老前辈。”

三个老人都含笑点头,金城太北笑道:“乌云商会的小少爷,果然一表人材。”

“金城老前辈谬赞,晚辈愧不敢当!”沃少冲玉容含笑,星眸闪光,谦和有礼。

杜茵茵呆滞的站在他身后,在场三位老者的气息哪怕是已经收敛,对于她来说,都有些恐怖,她本能的拘促起来,再者是,她有些不敢相信,冷漠的小表哥居然也会有这样谦和的一面。

金城太北含笑,欣赏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行了,别假装了,你是什么德性,老夫还不知道?”老宫主不耐的挥手,当他不知道这小子傲的很,龟毛又傲娇。

一旁,沃星野猛地咳嗽出声,当着他这个当祖父的面,这样说他小孙子,他有些受刺激。

老宫主斜着眼睛睨了战星野一眼,轻咳几声不说话了。

金城太北笑呵呵的看着他们。

“祖父,您老可是决定了何时闭关?”沃星野问。

“等宫庆后吧,还有就是解决心魔。”沃星野也不避讳,直说道,对于自己的心魔,他从前还羞于启耻,但近几年,他的心态越发平和了。

沃少冲听到他说起心魔,眼中不禁闪过一丝寒光。

沃星野看在眼中,淡淡微笑,眼中却浮现暖意,这才是他的至亲之人,杜茵茵虽然从血缘上来说是他的外孙女,但是他们的关系,也仅止于那一点血缘了。

杜茵茵打从进来,就无人理会于她,她早已红了眼眶,眼中浮现委屈的泪花,却又忍不住流露出怨恨不满的神色,这几个老家伙,居然没有人理她。

她是乌云商会的大小姐,不是应该受到更多的宠爱吗?怎么这三个老东西都只顾着小表哥,而忽略了她?

她不由看向沃星野,希望得到他的注目。

沃星野也的确是看向了她,他微微一笑,向她招手,他的笑容虽然温和,却十分疏离,杜茵茵察觉不了那一丝微不可察的疏离,只是欢喜的走上前去,甜甜的叫了一声外公,然后就红了眼睛,眼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沃星野微笑,拿出帕子递给她,“茵茵,老宫主你知道吧,那位是金城老前辈,你跟他见个礼。”

杜茵茵忙收了委屈的眼泪,向金城太北屈膝行李,“茵茵见过金城老前辈。”

金城太北笑着连连点头,“好,小丫头不必多礼。”说着,他拿出一物,递给杜茵茵,“这是老夫的见面礼,小丫头可要收着。”

杜茵茵欢喜莫明,她接下一看,发现金城太北送给她的竟是一枚格外晶莹水润的灵玉,那灵玉是碧绿色,晶莹欲滴,仿佛轻轻一掐,就能掐出水来,通体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灵性。

杜茵茵的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无法掩饰的贪婪,这玉,可是好东西,一看就非常不凡,恐怕是无价之宝。

她小心翼翼地捧着灵玉,欢喜的合不拢嘴,连忙向金城太北屈膝道谢。

金城太北将她眼中那抹贪婪之色收在眼中,心中摇头,面上却不动声色,依然是笑眯眯的模样。

杜茵茵对给予她重礼的金城太北很有好感,心中的委屈也忘了大半,胆子也渐渐的放开了,她扯着沃星野的衣袖撒娇道:“外公,茵茵心里委屈,你可要给茵茵作主。”

“哦?谁欺负你了?”沃星野笑着反问。

杜茵茵看了沃少冲一眼,“是小表哥。”

“哦?你小表哥怎么欺负你了?”沃星野依然笑呵呵的,他看了沃少冲一眼,却见沃少冲仿佛不曾听见杜茵茵的话,眉眼都没有眨动一下。

杜茵茵道:“小表哥帮着外人欺负我。”

“外人?”沃星野诧异。

“花青瞳。小表哥帮着花青瞳欺负茵茵,那花青瞳太过份了,她挑拔了小表哥不理茵茵,茵茵这些日子在万象宫,总是被那花青瞳针对……”

杜茵茵哭哭啼啼说了一大串花青瞳的不是。

沃少冲额角的青筋不时的挑动一下,双手握拳,据他所知,十二都没见过她几回吧?

老宫主和金城太北都笑眯眯的欣赏着沃少冲这副明显被气到的模样,直觉有趣。

杜茵茵好不容易说完,扯着沃星野的袖子道:“外公,你一定要帮茵茵教训那花青瞳啊……”

沃星野笑道,“好,外公知道了,你都是大人了,这样会被长辈笑话的,少冲啊,你先带茵茵回去,爷爷还有话和宫主他们说。”

“是,爷爷。”沃少冲抬脚,走到杜茵茵身边,淡淡道:“跟我走。”

他语气淡漠,似有一股冷风刮过杜茵茵的耳畔,莫明就刺激的她一个激灵,她本还不想走,想再多说几句花青瞳的坏话,却不想被沃少冲这么一吓,竟是本能的抬脚,跟 着他走了。

看着二人出了门,屋内三个老人对视一眼,均都无奈摇头。

“虽然有从小生长环境的原故,但这姑娘天生不良的心性也是占了多半的。有的人出生草芥,依旧能够心胸宽广,成就大事,有的出身富贵,却同样败于狭隘心胸,沃老,您这位外孙女……”

金城太北连连摇头。

“她一点也不像沃家人,沃家人,从古至今没有一个是这样的。那丫头,估计是随了她的母族血统。”

沃星沃苦笑,“但凡她能有沃家人的一点样子,也断不会如此。”

“沃老打算如何做?”金城太北问。

“了断亲情,老夫也不想真的伤了她,只要解开心魔,给予她一生无忧的财富,她也就与老夫无干了。” 沃星野道。

除此之外,他别无选择,沃家,是接受不了这种心性的外孙女的,留着她,她只会贪图更多,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若留着她,保不准就会给乌云商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忧患。

“此事我来帮沃老办,只是沃老到时可不要伤心才好。”金城太北道。

“怎会?本就没有感情,她做出任何事,老夫都不意外,老夫要的,只是一个摆脱她的理由,这个理由,必须是她亲手做的才行。”沃星野淡淡道。

“摆脱了这道心魔,老夫也不会亏待了她。只要她自己惜福,这一生就会无忧,若是她不惜福……那也与老夫再无关系。”沃星野淡淡道。

杜茵茵自然不知道这些,她现在心中还十分的不满,外公到底有没有同意帮她教训花青瞳呢?

离宫庆的日子越来越近,客人们陆陆续续的抵达万象宫,春夏秋冬四殿的使者们都忙碌了起来,就连花青瞳,都与兄长们一起守在大门处,接待来客。

离宫庆还有三天的时候,门外来了一队行人,为首的是两名年轻男女,他们大概是兄妹,男子一身朴素青衣,面容略显清冷,女子则艳丽动人,一身水粉色的鱼鳞战甲,英姿飒爽,妖冶动人。

他们到来后,之前被迎进万象宫的人均都倒抽了一口冷气,“是战龙家族的人!”

花青瞳和几位哥哥们站在一处,见那一队人递上贴子,他们一看,果然是战龙家族来人。

塗兮羽笑着上前,“战龙家族的天骄到来,万象宫欢迎之致,几位请!”

几人却并没有动。

那为首的战甲女子微微仰起头,看着花青瞳淡淡道:“不急,大帝返祖血脉,秋十二使花青瞳想必就是这位了,本小姐要与你一战,你若在本小姐手中撑过五十招,战龙家族就进去,你若撑不过五十招……哼,战龙家族转身就走人。”

显然,只有花青瞳在她手中撑过了五十招,她才会赏脸进入万象宫,若是花青瞳在她手中撑不过五十招,那么,万象宫就没有资格令他们入内。

好一个傲慢的女子,好一个战龙家族!

人群传来窃语声,秋殿诸位使者的脸色都微微沉了下来。

花青瞳眉眼一动,看向那气质飞扬,明丽动人的女子。

女子与她的年纪差不多大,眉眼间都是飞扬的自信和骄傲,她不像一般女子柔婉,而是散发着勃勃战意,看着她,花青瞳竟也难得的起了战意。

“我与你一战,这位姑娘如何称呼?”花青瞳抬脚上前一步,走了出去,她声音冷冷的,却带着一丝软糯。

那女子轻笑一声,“龙清霜!”

龙清霜。

这是一个并不响亮的名字,但所有人都知道,龙清霜十岁时,就战败三眼族十大年轻勇士,杀的他们丢盔弃甲,狼狈而逃,最后还留下数人的性命。

“龙清霜,我与你一战。”花青瞳也不退避,她必须迎战,她知道,这是无可避免的,殿主先前问她准备好了没有,她说无须准备,接招就好,现在,她要接招了。

因为今日要迎接来宾,春夏秋冬诸使都是身着华装,花青瞳也不例外,她一身金色华服,大袖宽广,飘飘若仙。

金袍,是秋殿使者特有的颜色,春殿则是绿袍,夏殿为橙色,冬殿为白色。

花青瞳一挥手,巨大的银色斧头出现在手,轰地一声,抵在地面,整个地面都跟着晃了三晃。

“好斧!”龙清霜眼中猛地射出精光,目光灼灼的看向她手中银斧。

说着,她也抽出背后背负的双剑,那是两把宽约一掌,长约七尺的银色巨剑。

都是银色,花青瞳的巨斧却是雪白透亮,而龙清霜的双剑,则是银芒锐利,锋芒逼人。

周围已经进入万象宫的,陆续到来的,还有迎接客人的春夏秋冬四殿的人,均都凝眸望来,纷纷一言不发,都盯着二人。

“花青瞳跟着战龙家族的骄女对上了!”人群中,崔玉柔诧异地道。

崔青阳注视着战场,没有说话。

王伯家也有来人,王伯乔冷笑道:“现在可没有黑天魔君护着她,花青瞳是返祖血脉,挑战她的人,龙清霜只是第一个而已,龙清霜,代表了战龙家族。

只要花青瞳接下龙清霜的五十招,那么接下来挑战她的人,会少上一些;若是她能与龙清霜不分胜负,接下来挑战她的人,会少上一半;若是她能战胜龙清霜……那么敢于挑战她的人,将只剩下凤毛鳞角。”

类似于王伯乔此言的,人群中还有不少人,但是那些声音都无法传入花青瞳二人的耳中,花青瞳面瘫着脸,金袍鼓荡,银斧雪白,看上去倒也有几分令人不敢小觑的气势。

但龙清霜却要凌厉的多,她左右手各持一剑,双剑所指,正是花青瞳,她眼中战意凛凛,对于大帝返祖血脉,她从未小看。

战龙家族,祖上也是天元大陆的一大部落,不比青风部落差,但是青风部落出了君临,可是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比君临差。

战龙家族的战斗力,若是天元大陆第二,那么,就无人敢居第一。因为,这一家,都是好战的疯子。

龙清霜的气势,径直将花青瞳的气势压下去一大半,相较于龙清霜,花青瞳显得平平无奇,未免令人失望。

百里家族的人也在人群中,新投靠向花青瞳的九星家族也在人群中,秋殿众人都脸色凝重,他们不怕花青瞳会败,他们却是担心花青瞳腹中胎儿。

铿!

轰!

突然,花青瞳和龙清霜同时挥起武器,二人同时动了,花青瞳是抡起巨斧直劈龙清霜而去,而龙清霜的双剑则是交叉刺来,分上下直攻花青瞳胸口和腹部两处要害。

秋殿众人脸色一凝,摩九胤瞳孔不由紧缩。

花青瞳面对攻来的大剑不慌,而对方看着迎面劈来的巨斧也不怕,龙清霜唇角轻轻勾起,身体猛地后仰,形成一个常人无法完成的弧度,避开巨斧,同时她身体整个前冲,双剑变幻方向,双剑合并为一,同时刺向花青瞳的心脏要害。

花青瞳见状,也灵活一收巨斧,向一侧倾斜而去,同时她双手合并握斧,从侧面斩向龙清霜腰部。

巨斧重十数万斤,别说是真的被它砍中,就是它扫出的劲风,就足以腰斩一人,但龙清霜却硬是抗了下来。

但她也发现了巨斧的了得,未免受伤,她双剑转移,挡下巨斧。

当!

震耳的兵器交戈声后,花青瞳和龙清霜皆是连连后退数步,方才站稳身形。

众人看去,花青瞳双手握斧,一动不动,而龙清霜,双手虎口,均都震出了鲜血,她那银色双剑,此刻仍在轻嗡鸣,轻颤不已。

龙清霜双眼盯向花青瞳手中巨斧。

战龙家族的众人也都看向花青瞳手中的银色巨斧。

那名略显冷淡的青年,此刻更是眸中射出精光。

“好兵器!”龙清霜道。

她的双剑乃是千锤百炼的神兵,但对那银色巨斧,却是无甚优势。

花青瞳面瘫着脸不语。

突然,龙清霜的身影模糊起来,她似慢慢向花青瞳走来,但残影无数,似有一连串龙清霜向她走来,她还来不及分辨真假,她面前已经多了一人,银光闪烁,斩向她的颈项,花青瞳毫不怀疑,只要她再慢一拍,那银光就会削掉她的头颅。

啊!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发出惊呼。

但是,眨眼间,银光落下,花青瞳的身形突兀的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到了龙清霜的身后,她抡动巨斧,朝着女子头顶砍下,状若劈柴。

“是挪移术。”人群中有见识的人道。

龙清霜很是敏锐,连忙侧翻躲避,同时挥舞双剑,攻击花青瞳,花青瞳抡动大斧,不断砍下,并不花哨的斧法,暴力无比。

“你把我当什么了?”被接连不要命的砍,龙清霜有些怒。对方的斧法娴熟,却又不像是高等的战技,让她有种奇怪的感觉,不由得问出了声。

“柴!”花青瞳面瘫着脸吐出一个,平平淡淡的,龙清霜愣了一瞬,然后大怒。她终于明白对方的斧法哪里诡异了,没错,对方就是把她当柴砍了。

二人激战,不多时,就引来了老一辈们的注意,春夏秋冬四殿的殿主也纷纷现身观看,暗中,老宫主等人也纷纷在观战。

“不愧是大帝血脉,能与战龙家族的骄女激战这么久,不简单,听说她修炼的时间并不长。”有人低声赞道。

“战龙家族的骄女可不简单,谁胜谁输不好说。”

“看着吧,这二人都不简单。”

这一会儿功夫,剑光和斧影连成一片,银芒闪烁,几乎遮挡了二人的身影,五十招早已过了,但二人似乎都忘了那个战堵,均都战的不可开交,没有停歇的意思。

一片银光闪烁后,但听微不可察的一声脆响后,龙清霜的身影一闪,手中银色双剑,双双断裂,成为两截。

战龙家族诸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龙清霜的剑,被银色巨斧砍断了!

但龙清霜却没有丝毫停顿,花青瞳也没有丝毫留情,龙清霜收了断剑,双眼战意越发沸腾,轰隆一声,一棵参天巨树出现。

那是她的天礼。

那树通体金色,金光四射,强烈的光芒让在场众人眯起了双眼,竟是无法直视。

这树的金光,似乎比太阳更加的炽烈三分。

金树札根于虚空,枝叶繁茂,粗长的枝条在空中摇摆,洒下无尽金辉。

“龙血树,上古龙血树!”

人群中,一瞬间的寂静后,有人高喊出声。

“真的是龙血树,大帝共有四株天礼,其中一株就是龙血树。没想到战龙家族的骄女,与大帝有着同一种天礼。”

“了不得,太了不得了,龙血树是天礼中战力之最,便是大帝返祖血脉对上龙血树,恐怕也战不了便宜。”

“那不见得,花青瞳还没有招唤出她的天礼呢。大帝返祖血脉的天礼,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那可不一定,能比得上龙血树的天礼,可不多。”

再说那龙血树一出现,就摇摆枝条,向花青瞳刺来。

看似简单的一刺,花青瞳却看得心魂失守,那枝条仿佛带着某种玄妙的韵律,给她一种,不论她怎么躲,都无法避过的感觉。

花青瞳抿紧了唇,本欲挥动银色巨斧,便不知为何,她并未出手,这一瞬间,她忽觉,自己似乎又感受到了那种与天地融为一体,以天地为炉的奇妙感受,因而,她手持巨斧,没有动弹。

眼看那龙血树的枝条刺来,花青瞳还一动不动,观战的人群均都发出倒吸冷气的声音。

秋殿诸使更是纷纷变了脸色,随时准备冲上前去救人。

龙清霜并无真的杀死花青瞳的心思,见花青瞳危机到了近前还不躲,她正待心念一动收回龙血树的攻击,却在这时,花青瞳突然动了。

她并未动用那银色巨斧,反而是将巨斧收回。

龙清霜脸色一变。

就见花青瞳突然伸手,白嫩嫩的小手,一把握住了金光闪闪的龙血树枝条。

她的手以一种奇异的弧度,就那样,简单的一把将龙血树的枝条抓在了手中。

咦?

暗中的老宫主,沃星野等人,眼前一变,金城太北惊道:“那丫头竟能捕捉到天地元气的运动轨迹,她已经触摸到法则的痕迹了啊。”

龙血树的枝条入手冰冷,宛如金属,似乎寒意刺骨,又隐隐带着火焰般的灼热,枝条十分滑溜,一瞬间就要从花青瞳手中逃脱,但花青瞳握得极紧,对方并不能轻易溜走。

“你不必收起兵器,战斗中,向来没有公平可言。兵器,也是你实力的一部分!”龙清霜道。

“不用武器,我亦能战胜你!”花青瞳开口,声音极自信。冷冷的,软糯的声音,没有什么气势,却重重敲击在龙清霜的心头,她知道,对方没有说空话,因为,她感觉得到,花青瞳并未使出全力,她的天礼,还没有出现。

可是,天知道,花青瞳的丹田中,毛毛正在训斥晶晶。

“没出息的,你发什么抖?”仙人球不用断用尖刺戳着五彩胖蘑菇的身体。

蘑菇瑟瑟发抖,嘤嘤哭泣,“老大,俺害怕,那棵大树,好吓人,俺打不过它。”

“没用的东西,打不过也要打,至少要把它射成筛子。”毛毛怒道,“俺要出去帮主人了,你确定你还要继续在这里发抖吗?”

此时,观战的人群均都无比的兴奋起来,他们激动不已,精彩,厉害,这一战,他们算是开眼界了。

百里家族的人脸色难看,百里樱更是脸色苍白,花青瞳,好强!

龙血树的枝条,在花青瞳的掌心发出炽热金光,花青瞳被迫松开它,它轻轻一抖,这一次,有九根枝条同时向她袭来,每一根,都带着不同的轨迹而来,花青瞳的目光定定凝视着它们,身形高高跃起,踩在它们之上,避开了它们的攻击。

龙清霜面色冷然,大喝道:“花青瞳,唤出你的天礼!”

花青瞳面瘫着脸,目光冷冷的。

这一刻,她踩在龙血树的枝条之上,金袍烈烈作响,长发飞扬,气势骇人!

谁说花青瞳气势不如龙清霜?看此刻,她傲然而立,俯瞰人群,颇有君临天下之气度。

秋殿诸人看着她的身影,一个个流露出激动之情,十二,是他们秋殿的骄傲。

“花青瞳,唤出你的天礼!”龙清霜再次道。

见过花青瞳的天礼的塗兮羽金城云深,均都面色微微扭曲,他们此刻恨不得将自己的天礼唤出来,借给花青瞳撑门面。

花青瞳面瘫着脸,别人看不出她的情绪,但她的中,却是闪过淡淡纠结。

而此刻,她的丹田中,毛毛发出尖利的叫声,“晶晶,你个没用东西,你不动,俺先出去了!”

但是,毛毛还没有出来,花青瞳的头顶,就‘啵’地一声,冒出了一朵五彩晶莹,胖乎乎的蘑菇。

那蘑菇在她的头顶,轻轻的抖啊抖,十分……可笑。

观战的人群顿时傻眼。

“我、我看到了什么?”

“花青瞳的头顶那是出现了什么?我没眼花吧?”

“蘑、蘑菇!”

花青瞳威风凛凛的站在龙血树上,气质冷然,头顶一朵胖蘑菇迎风颤抖。

“俺出来了,主人瞳瞳,俺来帮你!”

就在这时,一棵圆滚滚,长满黑刺的仙人球从花青瞳的体内冲了出来,它一出来,就叮叮当当发出无数黑刺射向龙血树,但无一能刺入龙血树的体内。

龙血树上金芒一闪,巨大的树身,化作一名金发金眸的金衣女子,她容颜冷艳,和龙清霜长的极像,“主人,我不跟他们打。”跟他们打,简直就是丢树。

龙血树幻化成的女子,对龙清霜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没有表情,但事实上,她的脸颊已经涨红,红晕一路蔓延,连同整个肉乎乎的耳朵,还有修长的脖颈都红透了。

她也觉得十分丢人。

因为,此刻晶晶还在她的头顶颤抖,然后,蘑菇一颤,从她头顶跌落,在半空化作一个穿着五彩肚兜的小娃娃。

小娃娃的眼中还闪动着晶莹的泪珠儿。

龙血树化成的女子满头黑线的看着蘑菇小娃娃,又看向那仙人球,毛毛也光芒一闪,化作了一个扎着朝天小辫的小姑娘。

龙血树连连摇头,回头看向龙清霜,“主人,你要我欺负两个小孩子?”

龙清霜此刻也是额角的青筋暴跳,她脸色怪异的看向花青瞳,挥手将龙血树招回,嘴角抽搐的看着晶晶和毛毛。

“不打了。”任谁看着两个小娃娃,也没有战意了。

花青瞳面红耳赤,再无之前的气势,转身回了秋使的队伍中。

“战龙家族前来万象宫参加宫庆,诸位有礼!”龙清霜上前,递上贴子。

塗兮羽客气的微笑,抬手道:“诸位,请!”

龙清霜带领着战龙家族的人入内,经过花青瞳时,龙清霜回头,深深的看了花青瞳一眼,刚才的一战,她还没有尽兴,虽然花青瞳的天礼有些令人意外,但是,她相信即便没有天礼,花青瞳的战力也是很恐怖的。

甚至,她感觉到,花青瞳还未用了全力,自己,不一定是她的对手。

“哥,花青瞳果然很强。”她向身边的冷淡青年传音。

人人都道她龙清霜是战龙家族的骄女,孰不知,战龙家族的骄子,才是真恐怖。

龙无双,他的兄长,才是真恐怖,战龙家族的老祖曾说,龙无双是完美境以下第一人,甚至,可与无美境一战。

“的确很强,你不是她的对手,我……尚可与她一战。”

什么?

龙清霜面露愕然之色。

她堪称完美之下第一人的哥哥,居然说,他尚可与花青瞳一战?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