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有鬼(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两名体型高大的年轻人目标明确的朝着他们走来,花青瞳等人立即打起了精神,纷纷朝他们看去。

“雷神部落前来参加宫庆。”穿黑甲护卫打扮的男子朗声开口,语气中隐约带着几丝傲慢与不屑。

秋殿众人不为所动,只有盘银之挑了一下眉头,目光在二人眉心上的闪电印记上扫了一眼,接过贴子恍然道:“原来是雷神部落的雷炽王子到了,二位请!”

那身穿紫甲生银纹的高大男子目光一凝,眉心上的紫金闪电隐隐闪过一道电芒,他看向盘银之,削薄的唇角微微勾起一丝笑意,目光落在盘银之额心之上的金色火焰纹路上,“阁下竟然知道雷炽,幸会,盘族圣子。”

盘银之淡淡一笑,“雷神部落的王子,在下焉有不知之理,二位请。”

雷炽二人不再多说,抬步入内,那黑甲护卫压低了声音道:“王子,这秋殿藏龙卧虎,一个个的人皆颇有来历,不容小觑。”

雷炽冷笑一声,“盘族落没,盘垣所收的一众秋使,却一个个实力不俗,来历也都不俗,将来有的热闹了。”

二人的身影转眼走远,盘银之拧眉,“想不到连雷炽都出现了,此人不知实力如何,但雷神部落天生战力强大,恐怕是来者不善。”

塗兮羽沉思一瞬,道:“西大陆雷家已经被灭,其老祖出逃,雷神部落的人出现在此,估计与西大陆雷家老主有关。”

花青瞳眸光一凝,“大哥哥是说,西大陆雷家,和这个雷神部落有关?”

“自然有关。远古之时,只有雷神部落,天元皇朝成立后,雷神部落内部也出现了分裂,西大陆雷家,正是雷神部落的旁支。”塗兮羽道。

花青瞳摇头,“此次宫庆,事情真多。”

“无事,无非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塌下来有殿主和宫主在上头顶着,咱们什么都不用愁。”

盘银之很是光棍的说。

秋殿众人深以为然,纷纷点头。花青瞳巴眨着眼睛看着他们,模样颇为无辜。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天色暗了下来,但前来的客人依旧络绎不绝,花青瞳眉眼间露出疲态。

“十二,你回去睡吧,这儿有我们就够了。”摩九胤沉声开口,看着她眼中的困色露出关切之色。

盘银之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见花青瞳果然神萎靡,他也道:“五弟送十二回去。”

花青瞳怀胎两个月出头了,虽然天眷者的体质好,几日夜不睡都是常事,但花青瞳却依旧还是容易困乏。

花青瞳也没有勉强,乖乖跟着摩九胤回去了。

“我怎么不知老五几时那么细心了?”沃少冲盯着两人的背影淡淡开口,语气略感疑惑。

“凑巧吧。”金城云深不以为然。

盘银之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

凌墨寒却是若有所思。

塗兮羽神色微动,看着二人的背影却是没有多说,“别管他们了,不要多想,也不知老六和老十何时能回来。”

“他们应该快了吧,毕竟子时一过,宫庆就开始了,没几个时辰了。”金城云深道。

“子时一过就要开始宫庆,十二你好好休息,不用几个时辰,你又得起来。”摩九胤温声叮嘱,安顿好花青瞳他转身离去,走到门口时,他鼻间微动,十二房中点了什么香,挺好闻的。

花青瞳确实是累了,躺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殿外,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从阴影里出来,她盯着摩九胤离开的方向,眼中闪烁着算计的光芒,“之婳果然说的没错,这秋五使和花青瞳果然关系不一般。”

咔嚓!

轻微的响动传来,摩九胤脚步蓦地一停,转身锐利的眸光射向不远处的角落里,“谁在那儿?”

“救、救命……”一声微弱的呼救声传来,摩九胤抬脚缓步走了过去,天眷者的眸光在昏暗夜幕里,清晰的看到角落里一名女子坐在地上。

他眉头微蹙,那好像是老四的表妹?

他走了过去,目光如刀,居高临下的看着杜茵茵,“你怎么在这儿?”

“秋、秋五使,救救我,我脚扭了,我只是出来逛逛,谁知道,谁知道……”

杜茵茵泫然欲泣,委屈无比。

她仰头看着眼前的高大男子,心中一阵惋惜,这男子好生高大威猛,便宜了花青瞳了……

摩九胤眉头越蹙越紧,将人丢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此处又没有帮忙的人,最重要的,他不想有人打扰到十二休息。

因而,摩九胤虽然心中觉得不舒服,却还是一把将杜茵茵提了起来,抓着她向前走去。

杜茵茵却低呼一声,“秋五使,我的荷包……”

杜茵茵固执的挣扎着想要回头捡起她丢落的荷包,摩九胤不耐的回头,怕她吵闹,因而抬掌一吸,将那淡紫色绣兰花的荷包吸到掌中,然后丢给了杜茵茵,杜茵茵这才作罢,乖乖任由他抓着向前走去。

将杜茵茵送了回去,摩九胤也不管她伤的如何,转身便走。

他不喜此女,天性又冷淡,之前若不是怕她吵到花青瞳,他定然会见死不救,能将她送回来已经是仁至义尽。

从杜茵茵处出来后,摩九胤极快的往大门处走去,刚走了几步,他鼻间再次轻轻一动,只觉一股说不出的清香时有若无的传来。

他蹙着眉头,脑海中不由想到在花青瞳房中闻到的那股幽香,两种香不同,一种芬芳幽幽,一种清香淡雅,他忽尔抬手,发现那若有似无的清香,就是从他的掌间传来。

他蹙眉思索,想起这只手之前碰过杜茵茵的荷包。

他厌恶的摇了摇头,路遇一方莲池边,蹲下身将手清洗一遍,确定香味没有了,他才起身继续朝前走去,只是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手上隐隐有些微热,他只当是太过厌恶,心理排斥所至。

而他自然不知,他一走,杜茵茵就忙将那荷包将进一只花盆中,埋了起来。

班之婳给了她两种香料,两种香料不相遇则已,一但相遇,必定是干柴烈火,可让圣人化作禽兽,疯狂至死。

她之前已经在花青瞳房中放了葬地香,那种幽香十分淡,不仔细闻,是闻不到的。

花青瞳在房中睡觉,定然会吸上不少葬地香,而她的荷包上却涂了凌天香,想到之前摩九胤碰了他她的荷包,她不禁心中兴奋非常,想不到事情如此顺利,原来她是要想法让二人吞服此二香,但巧合之下,二人同时呼吸触碰了此香,等二人相见,二香必定发作。

杜茵茵也不傻,她已经明白了,那班之婳肯定是和花青瞳有仇,不然为什么利用她陷害花青瞳?还是用如此恶毒的手段?

哼,不过,被利用又如何,只要能让花青瞳倒霉,她乐见其成,左右她还有外公护着她。

摩九胤返回去的时候,秋殿这方又多了两人,“老六,老十!”

原来是秋六使和秋十使回来了。

二人看见摩九胤,叫了一声五哥,其中一人道:“唉,我还想见见十二呢,没想到没见着。”

他一声桃红色的华丽锦袍,桃红色的缎面上,绣着大朵大朵的银色和大红色的芙蓉花,美丽娇艳。再加上他那一张男女莫辨的绝世华颜,简直让人以为这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

他美丽的丹凤眼中流露出淡淡的失望,修长白嫩的指尖,把玩着自己长长的发辫,那发辫垂在胸前,上面系着几朵白玉兰花形铃铛,十分好看。

“老十,再过几个时辰,宫庆开始就见着了,不要急。”一旁温和的声音传来,却是一名黑发白衣的男子在说话。

这男子白衣如雪,飘逸出尘,一头黑发更是长至后腰,随意披散,颇为随性。

苏七香嫌弃的看了他一眼,“你看看你,衣服惨白,披头散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见鬼了。”

东月千辰脸色一滞,“老十,这就是你不对了,六哥好心好意和你说话,你怎能辱骂于我?”

苏七香蹙眉,“我是在辱骂你吗?我只是在说实话而已。”

东月千辰蹙眉,“老十,你的脾气太不好了,让老九给你配一幅平心静气的药降降火吧。你如此急躁,如何是好?”

苏七香翻了个白眼,“谁急躁了,我就是一看见你这种打扮就受不了。”

“老十,六哥这里有一颗平心静气的药丸,我先吃了吧……”东月千辰伸手在怀里搓了半晌,然后拿出一颗黑乎乎,黄豆粒儿大小的药丸。

众秋使嘴角一抽,那药丸谁敢吃?

苏七香脸色大变,闪身躲进了凌墨寒身后,“九哥,你看他……”

凌墨寒忍俊不禁,塗兮羽轻咳一声,道:“你们两个都回去换衣服,宫庆要开了,没看大家都穿使服吗?”

东月千辰和苏七香同时看向他们身上的金色大袍,面露嫌弃之色。

片刻,在塗兮羽安静的注视下,二人却不得不灰溜溜的回去换衣服。

不多时,二人复又回来了,东月千辰换了金袍后,头发亦扎了起来,这样看来,倒也正常起来,他走上前来,“诸位兄弟,我穿这身好不好看?”

众人嘴角一抽,对于他的磨叽有些受不了,众人直接别开脸,不予理会。

东月千辰见状,语重心长地道:“兄弟们,我们之间应该相互友爱,如此冷漠对待自己的兄弟,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秋殿兄弟失和呢。”

秋殿众人嘴角直抽,东月千辰皱眉,叹了口气道:“我知道,我气质如尘,宛如谪仙,你们有些小小的嫉妒也是正常……”

“谁嫉妒你?跟我比起来,你只是个渣!”清亮的声音传来,东月千辰一回头,只见苏七香一身华丽金服,同样的金袍,只是他的金袍上绣满大朵大朵的牡丹暗纹,在夜色中,那暗纹异常清晰,如同层层叠叠竞相绽放一般。

“老十,你怎么不按规矩来?你这样,是作弊,你的衣服比我的好看,不等于你比出色,相对于娘娘腔,姑娘们更喜欢我这种飘逸出尘的……”东月千辰喋喋不休。

苏七香大怒,“你说谁娘娘腔?想让老大揍死你吗?”

“老十,挑拨我和老大的关系是不对的,你的意思莫非是说,老大是娘娘腔不成……”东月千辰一脸的不赞同,这家伙说话不温不火的,但说出的话,往往能气死人。

苏七香脸色大变,“我可没有这么说,老六,你自己想找打,也别拖我下水啊!”

塗兮羽外表柔弱,看着的确没有什么攻击力,被人暗指娘娘腔,他额头青筋暴跳,脸色发黑,见状,其他秋使们纷纷四下散开,然后,两声接连的惨叫响起,两道身影便飞了出去。

其他人三殿的人都朝这边看来,不少来客也朝这里望了过来。

东月千辰和苏七香从地上爬起来,二人接连惨叫。

“我的脸!”

“我的脸!”

苏七香捂着脸,从怀里摸出一把精致的小镜子照了起来,在看见自己的一只眼睛变成熊猫兽的模样后,他大惊失色,凄厉的惨叫:“不——”

另一边,东月千辰年着苏七香的模样,自然联想到了自己的模样,他慢条斯理的从怀中抹出一条白巾,将自己的半边脸完全挡了起来,他理了理头发,“唉,风流的人儿就是我,我就是那风流的人儿……老十,你别这样大惊小怪,毁容有毁容的对付办法,你这样一惊一乍的,是想所有人都看到你变成熊猫兽吗?”

苏七香闻言,连忙捂住半边脸跑到凌墨寒身边,“九哥,好哥哥,求药……”

“不许给他们药。”塗兮羽淡淡发话。

凌墨寒无奈的看着苏七香,“你看,老大不让给,我也没办法。”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秋六使和秋十使都顶着半边脸迎接来客,秋六使是用白巾遮了半边脸,秋十使是用黑发遮了半边脸。

“老十,这样乍一看,你就跟那话本子里的艳鬼一般无二……”东月千辰不时看向苏七香,淡淡叹息。

“六哥,想不到你也会夸人,我喜欢艳鬼这个形容……”

当!

一声浑厚而低沉的钟响在万象宫深处回响,悠远飘荡,所有人一震,子时到了……

钟声响了十下,十下之后,钟声止,一名老者的声音传遍整个万象宫。

“宫庆开始,开放上古秘境,共浴上古元脉之气,凡童来前,接受天洗……”

老者的声音隆隆传来,无形中,一股肃穆的气势笼罩了整个万象宫。

一瞬间,众人静默,却一致的朝中央殿行去。

秋六使和秋十使却无声落后,然后,二人化作两道流光,‘嗖嗖’两声,脱队而去。

花青瞳睡的迷迷糊糊,第一声钟声传来时,她便醒了,一起身,只觉两股劲风射来,待她定睛一看,面前已多了两道身影。

待看清那二人的模样时,花青瞳一惊,再看窗口无风自动,阴风嗖嗖,顿时汗毛炸立。

鬼——

“十二,求药!”

“好妹妹,求药!”

二人同时出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