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雷炽邀战/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月千辰缓缓将半边脸上的白巾扯下,旁边,苏七香也将自己半边头发拂开。

花青瞳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眼上青黑的一圈。

“六哥哥?十哥哥?”花青瞳看着二人,面瘫着脸呆呆地问。

一人猛点头。

另一人道:“十二果然聪慧绝顶,一眼就猜到了六哥哥的身份,是不是六哥哥出尘脱俗,一眼就让你觉得与众不同?”

“滚,十二,大哥不让九哥给我们药,你快来救救十哥哥。”苏七香一闪身挤到东月千辰面前,凑近了花青瞳道。

他们可是知道,十二得了大帝药之传承,药术了得。既然指望不上老九,就只能指望十二了。

花青瞳瞪圆了眼睛,面瘫着脸看着二人,只见苏七香正眨巴着另一只完美的眼睛,水汪汪的向她不断抛来一个个眼波,花青瞳身上顿时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退,花青瞳连道:“两位哥哥不要着急,十二这就给两位哥哥配药。”

闻言,二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纷纷退坐到一旁默默等待。

此刻,花青瞳室内的幽香已经不存,几人都没有发现任何不妥,花青瞳拿出黄玉鼎,开始配药。

快速修复这种轻微瘀伤的药很是好配,不多时,花青瞳便将新出炉的药膏递给二人,二人抹了药,只觉清凉舒服,大约一刻钟后,二人便恢复了仙姿玉貎。

苏七香拿出小镜子照了照,满意的点头,笑容满面,春风得意,“十二,你看十哥哥长的好看不好看?”

花青瞳看着他男女莫辨的华丽容颜,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十哥哥长的确好看,不知道的话,她还以为是姐姐。

苏七香并不知道花青瞳内心的想法,见她点头,当即大喜,笑道:“乖,十哥哥以后会疼你的。”

一旁的东月千辰也走上前来,笑眯眯的道:“六哥哥也会疼你的,如果你相信六哥哥,以后就离你十哥哥远着些。”

苏七香容色微变,怒道:“你挑拔我和十二的关系?”

“从来就没有姑娘愿意离你五步近的距离,难道不是吗?十二是女孩儿,当然也不愿意和你挨的太近。”东月千辰嘲讽地看着他。

苏七香长的太好看,好看到许多姑娘家都不愿接近他,原因无他,接近他,受虐的一定是自己。

想啊,娇滴滴的小姑娘,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却被一个男人从皮肤到五官,从气质到身材,都压制的毫无还手之力,哪个小姑娘愿意和他接近?若说秋殿最有可能打光棍的人是谁,那么一定是老十苏七香莫属了。

“十二是妹妹,不会嫌弃哥哥我的。”苏七香丹凤眼真诚的看着花青瞳。

花青瞳刚想点头,就听东月千辰说:“你好像有两个姐姐,一个妹妹吧?听说她们谁都不愿意和你靠近五步之内?从小到大,一和你接近,你的那些个姐姐妹妹,就要一脸尴尬的默默退走,确有其事吧?”

“你——”苏七香怒瞪了他一眼,转头一脸委屈的看向花青瞳,只是,美人做出委屈的神色,更是风姿楚楚,风情无法形容。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苏七香美丽的容颜一阵无语。

东月千辰道:“十二,走,六哥带你去参加宫庆,咱们一定要离他远一些。”

花青瞳被东月千辰牵着走了,苏七香气急败坏的追了出去,“十二,你别听你六哥哥的,他那个人最喜欢抹黑我了,十二,你长的很好看,比十哥哥还要好看,你别抛弃十哥哥!”

他一边吼着,一边快步追了上去,走到花青瞳另一边,一把握住她的手,紧紧不松,生怕花青瞳嫌弃她。

真是的,长的美丽又不是他的错?这些长相平凡,愚蠢的人类又怎么会懂美丽的孤独?

花青瞳等人到达中央殿时,所有人几乎都是盘腿而坐,万象宫上空的虚空里,约摸有十来个上古秘境的洞口敞开,从中射出的元脉气息,宛如神光一样洒了下来,照耀在所有人的身上。

花青瞳三人快速走到秋殿的队伍中,依次按坐位安静的盘腿坐了下来,花青瞳抬头,甚至看见了上古秘境的洞口处,隐隐有着各种天兽的虚影在奔跑,在咆哮,甚至在默默俯视着这里的一切。

那些天兽的身影,大约是元脉幻化而出的元脉之兽,就如同她和君泽上次在上古秘境中遇到的那头元脉大虎一样。

万象宫最早时期,就是掌控天下元气,福泽天下人的圣地,哪怕到了如今,万象宫里掌握元脉之气也是最多的势力,那些后来形成的上古秘境,万象宫更是掌控了不少。

当元气沐浴到了一半的时候,最前排接受元脉洗礼最多的一批孩童中,有近乎一半的人开始觉醒天礼,这些孩子们都是万象宫之前纳入宫中的孤儿,他们无牵无挂,在万象宫长大后,会是万象宫真正的中坚力量。

又过了约摸两柱香的时间后,又有一些孩子们相继觉醒,当元脉之气进行到最后时,只有少数孩子们没有觉醒。

但纵然如此,他们依然没有放弃。

因为还有最后一环没有进行。

轰隆隆!

突然,所有的上古秘境洞口一一合拢,消失不见。但紧接着,取而代之的就是一个新的洞口出现,在那洞口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那是一个人的身影。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昂首望去,就连高位之上的老宫主,都恭敬的俯身跪了下去。

“拜见圣主。”所有人,万象宫内部的,还是其他地方的来客,均都恭敬的拜了下去。

“世上真的有圣主存在。”花青瞳吃惊低喃。

圣主并非人类,而元脉之气幻化而出的人形生物。

但是,这个人形生物却是从很久远的时代便已经存在,传说,他掌握着天下的元脉之气,是这个世界元脉之气的根源所在,也传说,只要有他在,天之力就永远不会枯竭。

对于天元大陆的人来说,圣主就是神。

但是,圣主存在是虚幻的,因他每逢千年才会现身一次,千年,是一个漫长的岁月,千年后,谁会把圣主出现过的事当真呢?

所以,当人们真的看到那道模糊的人影时,仍然还是有一部分人是不相信的,但也有一部分人是相信的。

因为,那些经历了万年岁月的上古大能们,都是见过圣主的身影不止一次。

人群中,不少人看向圣主的目光有的流露出敬畏之色,也有的,则是贪婪之色。

圣主,说白了也就只是元脉之气所幻化的生物罢了,就如同任何一种兽形,只要吞了他,也许,他们就能取而代之,成为掌控天下元气的老祖,与神无异。

人群中存在这种心思,野心勃勃的人不在少数。

花青瞳抬头,好奇的看着虚空中那道模糊的人形,不知是男是女,只见他一挥手,便有一片璀璨如星光般的种子洒了下来,那些种子融入了那部分没有觉醒的孩子们体内,也有一些洒落向人群,却是有好几颗星光般的种子,融入了花青瞳的体内,札根在她的丹田之中。

融入那些孩子们体内的种子,不多时便令那些孩子相继觉醒天之力。

花青瞳吃惊的看着,不由得内视自己的体内,那些融入她丹田中的种子大多都化作了浓郁的元脉之气四下散开,巩固了她的修为,却有一颗,十分顽固,它并没有散开,而是钻进了她的丹田世界的土地里,仿佛要慢慢成长一般。

花青瞳的丹田中,是一片天元大陆远古时期最鼎盛之时的繁荣景象,但是,这个世界只有形,而没有神,并且许多细枝末节还都没有成形,但是有了这颗种子之后,就仿佛凡人的世界里,有了元脉的种子,假以时日,或许会诞生出另一条完整的,天元大陆最鼎盛时期的完整天元矿脉,相当于给这个世界,注入了魂。

有了魂,这个世界才真正有了雏形。

花青瞳被自己的这种意识吓了一跳,如果真的那样的话,那自己的体内,岂不是会真的出现第二个天元大陆?

到时候,她的丹田中承载着一个完整的天元大陆和元脉,那将是多么的恐怖?

花青瞳压下自己的心思,将心神回归到外面,心神刚一归笼,就发现似有一道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花青瞳一惊,抬头望去,那望着她的目光,似乎正是那虚空洞口处,那道模糊的身影。

老宫主恭敬的跪拜着,四位殿主,以及万象宫无数的护法和长老们,都恭敬的跪拜着,他们的眼中,充斥着外人看不懂的忧虑,因为,就在刚才,他们跪拜圣主之时,清晰的感受到,圣主很虚弱。

圣主虚弱,意味着只要有人有心,就可以与他一拼,将他吞噬。

吞噬圣主,那是多么恐怖的事情,但是万象宫没有人会怀疑,若是这个消息散布与天下,便会有无数上古大能付诸于形动。

圣主也许是知道自己的虚弱,因而才洒下元脉种子,打算创建一批资质优秀的孩子。

除了花青瞳,那种星光璀璨的种子,大多数都融入万象宫众人的体内,也有少部分,融入进对于圣主没有威胁的外人体内。

宫庆的第一步,沐浴上古元脉之气,就此结束。

看着虚空中,那道人形生物的身影缓缓消失,洞口合拢,不少人露出遗撼的神色,甚至有人的确角露出诡异的笑容,显然是对圣主动了心。

花青瞳不经意瞥见了圣王唇角那缕势在必得的笑容,她心中一惊,眸光四下扫视,发现不少人均都盯着那人形生物消失的身影,眼中流露出贪婪之色。

曲水月,圣王,首当其冲,然后便是各大家族的高手。

花青瞳垂眸,心中感到疑惑不解,那些人莫非是对那被称之为圣主的人形生物起了贪念不成?

要知,那可是元脉本源所幻化的人形生物,他们想吞噬他,那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花青瞳不由想到了那颗融进自己丹田世界土壤里的种子,那颗种子,是否会诞生出第二位圣主?

“礼毕——拜兽神——”

沐浴完上古元脉之气,见识过圣主的身影,便是拜祭兽神的时候了。

兽神,在天元大陆之初,是降下祥瑞,守护天元大陆的兽神,是所有天兽的鼻祖,花青瞳的一从天兽朋友,在听到拜兽神时,纷纷激动无比。

厄珞看着身边激动的双眼发光的阿蓝一眼,眉头微蹙,眼中流露出不解的神色。

厄族是外来客,据说,他们并不是天元大陆的原住民,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是误入天元大陆的兽族,他们的来历,与三眼族银翼族无异,同样是来自于域外,只是,厄族并无危害天元大陆之心的打算。

厄珞并不能理解阿蓝等人对于兽神的崇敬。

当老宫率领众人来到万象宫最深处的大殿时,花青瞳看见,大殿上方挂着一个大大的匾额,上面古朴沉厚的写着三个古老的大字:兽神殿。

兽神殿是兽神沉睡的地方,进了大殿,一头兽形的生物,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人们的眼前,那只是雕像,却宛如真正的兽神再现。

它驾着七彩祥云,足下火焰腾腾,一身鳞甲,龙头、鹿角、狮眼、虎背、熊腰、蛇鳞、马蹄、牛尾于一身,几乎是集中了所有天兽们的特征。

“这是麒麟。”厄珞看到兽神的一瞬间,就诧异的低呼出来。

阿蓝看了它一眼,没错,兽神就是麒麟,可是厄珞为何如此大惊小怪?

显然厄珞也是见过麒麟的,只不过,那是在他的传承记忆中,在茫茫星空中,他们厄兽一族,也是见过麒麟一族的。

只是麒麟一族数量甚少,但却无比强大。

“拜——”

一声虔诚的高呼后,所有人都拜了下去。

兽神不仅仅是万象宫的兽神,还是整个天元大陆的兽神,所有生活在天元大陆之上的生灵,都理当拜兽神。

所有人拜下,花青瞳也不例外。

秋殿使者们中,花青瞳最小,排十二,因此她的位置在秋殿最末,她的左右两边,却是夏殿和冬殿的使者。

突然,花青瞳的身子,轻轻的颤了颤,险些软倒在地。

她左手边的是夏殿七使乌神祈,乌神祈察觉她的异样,不禁投来关切的目光。

花青瞳无声的摇了摇头,她也不知为何,突然间身体有些不适。

乌神祈见她额头冒出汗珠,脸色潮红,忧虑的皱了下眉,却碍于他们正在拜兽神,因而没有多说什么。

她的右手边,是冬殿的使者,冬殿的使者人数也不全,和花青瞳紧挨着的是冬十使星红蝶,她一身白衣,此刻也有些诧异的朝花青瞳看来。

而此时此刻,排在前面的摩九胤,高大的身体也有些焦躁不安,只是,没有人发现他的异样。

杜茵茵跟在沃老的身边,此刻沃老等人都虔诚无比地跪伏下去深深拜祭兽神,自然没有发现,杜茵茵抬起头,冷笑着看向秋殿的队伍。

见摩九胤和花青瞳都隐隐露出异样,杜茵茵唇角不禁绽出得意的冷笑。

这种拜祭兽神和之前沐浴元脉之气的形式,殿主的小妾们是没有资格参加的,因而,班之婳并不在此列。

待拜完了兽神,众人退出兽神殿,关合上大门,花青瞳用天之力压下体内的异样,默默跟着人群往宫庆的宴客厅走去。

到了这时,肃穆的气息才放松了下来,众人寒暄客套,隐隐传来欢声笑语。

老宫主和沃星野,金城太北,四大亲王,以及曲水月,圣王,四位殿主等这样的上古大能们自然是聚在一起,其余的人都以各自的阵营一一列座,众人入座后,宽敞无比的大殿内,上来美酒佳肴,鲜香瓜果,最后便是音乐舞姬。

整个万象宫瞬息间热闹无比。

秋殿这方,一众天兽,秋使们各自的家族来客,以及新投靠向花青瞳的九星家,还有与金城云昊有着婚约的百里家,也都坐在这边。

另一边,春夏冬三殿也各自招待着他们的亲朋好友。

白凤铃隔着遥遥的位置,和白鸟亲王互相瞪眼。

花青瞳担忧的看着白凤铃,正待说话,就忽然察觉一道怨毒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花青瞳猛然抬眸扫去,就看不远处冬殿那边,玉家的人正恨恨的盯着她,那向她投来怨毒目光的,正是玉家的家主,玉庆阳。

花青瞳目光一冷,小小玉家,也敢这般瞪她,他们是有了什么依仗不成?

就在这时,一曲舞毕,正有新的歌舞和舞姬上场,一个冷冷的,略有些高傲的声音突然响起,“歌舞稍后,请容许在下与人一战,为大家助兴,之前见十二秋使与战龙家族的骄女一战,实力非凡,在下也想领教十二秋使,大帝返祖血脉的高招,还望各位前辈允许!”

花青瞳正身体酸软灼热,此刻闻言,更是心中不悦,但见说话之人,竟是雷神部落的王子雷炽。

众人闻言,气氛先是一静,然后便隐隐传来叫好之声。显然,人们是同意雷炽与花青瞳一战的。

对于在场之人来说,看人真招比斗,比歌舞更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无法,花青瞳只得起身上场,与雷炽一战。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