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猪头脸/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的上场,引来了秋殿诸使的担忧目光,他们都知道,花青瞳可是怀着身孕呢,那雷炽可不是好相与的,既然他亲口提出要与花青瞳一战,想必是实力不差,而且看他的态度,对花青瞳颇有敌意。要不然也不会向花青瞳邀战了,他就是冲着花青瞳去的。

“十二!”塗兮羽出声,企图阻止花青瞳,花青瞳却是回头用眼神安慰他们,示意她无事,不必担心。

塗兮羽知道花青瞳体内有一头十分了不得的天雷蛟龙,但他担心的是,十二怀有身孕,不宜久战。

花青瞳并非是逞强,若是换了别的对手,花青瞳碍于有孕在身,又或者此时身体有异,或许她会心有迟疑,但是对方雷神部落的王子,端看他眉心上的雷电印记,花青瞳就可断定,这雷炽最拿手的定然是雷电。

只是可惜,她很擅长的,也是雷电,而且是天雷!

大哥知道她有一条天雷蛟龙,却是不知她的那头天雷蛟龙,是何等的了不得,花青瞳隐隐知道天雷蛟龙,从最除的黑蛇,到后来的黑蛟,再到现在,已经有了龙形,它不是普通的天雷,恐怕是天雷之祖。

虽然得到了花青瞳安抚的眼神,但是秋殿众人依旧还是很担心她,因为他们知道,花青瞳现在正处在非常时期,她肚子里的孩子,才两个多月,正是非常虚弱的时候。

秋殿诸使的目光都落在花青瞳的身上,因此没有人发现,平时最留意花青瞳动向的摩九胤,此刻竟是面色潮红,高大的身体因为隐忍着一些什么而微不可察的颤抖着,更甚至,他的眼睛有着不正常的赤红色,正死死的盯着花青瞳的身影。

花青瞳入场了。

热闹的宴会霎时一静。

站在沃星野身后杜茵茵看着花青瞳,又看看摩九胤,唇角微微绽出一丝冷笑,她倒要看看,等花青瞳和摩九胤同时出丑,这场中又会是如何一番热闹的景象。

“秋殿主,你说他们谁会赢?”一旁,炼神部落的老者炼神武笑着开口道。

盘垣看了他一眼,傲然道:“自然是我们十二赢。”

炼神武笑了笑,不再说话,转而看向场中,眼中却闪过一丝冷色。

那名叫炼神晴的炼神部落神女,此刻依旧戴着那顶洁白的帷帽,让人窥不到真容,只是看她歪头的角度,也是看向场中无疑。

“哥,你觉得那雷炽如何?”战龙家族的骄女龙清霜看向一旁不太起眼的青年。

其实这青年之所以说不太起眼,是因为他的气息几乎可以令人忽略不计,但事实上,他的长相十分出色,与龙清霜有着七分相像,而且,相较于龙清霜的明艳动人,龙无双显然是十分的低调,如果他不主动说话,甚至会让人下意识的忽略他的存在。

龙无双看着雷炽,沉默片刻道:“他可与我一战。”

龙清霜一怔,她哥往往说可与他一战,那么就意味着,此人的实力不下于他。

“雷炽今年也就二十来岁吧?”龙清霜惊叹地道。

龙无双道:“不过,他的天赋不比花青瞳,这世上,没有人的天赋能与大帝返祖血脉相比,而且,雷炽赢不了花青瞳。”

龙清霜好奇地道:“为何?”

龙无双道:“看花青瞳的神情,很是自信轻松。”

龙清霜一怔,细观花青瞳的神色,果然见她虽然脸色不好,但眼中却毫无压力。

此刻,雷炽站在场中,昂首挺胸,华丽的战甲将他高大魁梧的身躯衬的越发威武,仿佛雷神降世,他面色冷冽,眉心上的闪电印记为他更添尊贵与威严,光是这般气势,就足以让人心生畏惧,换了一般人,或许会先在气势上输上几分。

不过,花青瞳那圆圆的面瘫脸和清灵灵的丹凤眼往往都是令人只觉可爱呆萌,而无什么气势的。因此,在场许多人都不看好花青瞳。

雷炽近距离之下打量对面的女子,看着她面瘫的脸,雷炽恶意勾了一下唇角,“这张面瘫脸很有意思,本王子不介意把你打成猪头脸。”

猪头脸?

花青瞳眼神一动,脑海中下意识闪过小时候她在乡下时,过年的时候兰婆子让她煮的那只完整的卤猪头。

当时她吃不饱饭,看着那被卤的红润油亮的卤猪头馋的口水横流,但是直到现在,前世今生两辈子,她依旧没有吃过卤猪头。

她的目光下意识的在场中扫了一圈,今天的宴会上,美味佳肴无数,但却依旧没有卤猪头那种东西。

雷炽脸色发黑,因为,他发现对面的女子居然走神了,而且,看她的表情,分明就是一幅很饥饿的表情。

那张面瘫的圆脸上露出这种表情,其实挺可爱的,但他却觉得尤其可恨,她是傲慢还是不将他看在眼里,居然跟他对战时还在走神。

花青瞳一时想卤猪头想的出神,竟然自身不适的状况也暂时被忽略遗忘,她知道,她似乎是中了什么不好的药,但是她现在还能压制,但是等跟这个雷炽打完架,她就必须要解决自己的身体情况,不然,恐怕捱不过这个宴会。

见对面的女子兀自走神走的回不来了,雷炽眉头紧蹙,眼中寒光一闪,闪身向前袭来。

在危险来临之时,花青瞳便本能的闪身避退,但是雷炽眉心闪电印记猛地光芒大亮,宛如要跳出他的眉心一般,一道紫金色的电弧已经向她劈来。

劈啪!

那闪电劈在花青瞳的身上,让她的衣服一片焦黑,好在衣袍宽大,虽然破了洞,但还不至于裸露身体。

花青瞳终于也黑了脸,她打算速战速决。

事实上,高手过招,往往是一招定输赢,雷炽显然同样没有和花青瞳周旋的意思,他要一招将花青瞳打爬,让所谓的大帝返祖血脉丢人至极,才是他想要的。

雷炽双眼突然暴射出宛如可以凝成实质般的精芒,精芒爆闪之余,两束恐怖的电光飞射向花青瞳,快的宛如残影。

花青瞳这次有了防备,几乎是雷炽双眼中的雷光射出之时,她的双手之中,也凝出了两道银色的电芒。

雷炽的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花青瞳也有雷电宝物,而且是与天雷有关,但是没有想到,她抬手间,竟然就出现两团天雷光束。

轰!

咔嚓!

转眼间,雷炽眼中射出的电弧和花青瞳的银色电芒相撞,雷光四溅,一击战平,谁也没有耐何了谁。

但事实上,却是雷炽落了下风。

谁都知道,雷神部落,天生就是从雷电中出生的天赋者,他们天生对雷电有着极佳的掌控力,说是雷神的化身也不为过,但现在,雷炽却在花青瞳这个‘外行’面前,一击持平,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与一个不专业的人战成平手,这显然与胜利无关。

雷炽的脸色变了,变的十分凝。

“你有一件天雷至宝,或是你曾炼化了一缕天雷?”雷炽开口,双眸灼灼地盯着花青瞳。

花青瞳瞪着他不说话,事实上,只有雷炽在近距离之下看得清,花青瞳此刻双眼是放空的,根本就没有焦躁,她又在走神!

雷炽的脸完全的黑了,他觉得,这个花青瞳太不知死活,也太不把他放在眼里,但是他绝不是那种气急败坏就会失态的人,因此,他只是轻轻的冷笑一声,双手掐印,天空之上突然响起轰隆隆的雷电巨响。

乌云黑沉沉的压了下来,黎明的光亮转瞬被乌云遮盖,天地间陷入一片阴沉沉的黑暗,恐怖的威压,从厚重的乌云中压迫而来,无端端的令人心生惶恐,觉得不安。

而雷炽本身,在这一刻,也宛如化身成真正的雷神,只见他整个人浑身电光闪烁游走,面孔威严冷肃,令人心中生畏。

是天雷,雷炽居然引来了天雷。

场中不少年轻一辈的人都倒抽一口冷气,畏惧的看着那宛如雷神的青年。

“他引来了天雷,嘶,花青瞳完了。”有人小声呢喃。

君踏天坐在秋殿一行人中,此刻见状,也不禁紧张的崩紧了小脸,眉心的第三眼已经隐隐快要开启。

“呵,大帝返祖血脉,不过如此。”清悦动听的女子声音轻轻响起,眼看着紫金色的恐怖雷电在厚沉的乌云中翻滚,可花青瞳却一动不动,俨然一副不知所以的模样,那炼神部落的神女炼神晴终于轻笑出声。

在场不少人都注视着场中,对花青瞳流露出惋惜的神色。

天雷,乃是天罚之雷,又是天劫之雷,哪怕是大帝返祖血脉对上了,也无可耐何吧!

就连秋殿主,此刻面上都隐隐露出一丝忧色。

花青瞳感觉天空上的异样,眼神微动,缓缓回过了神,她刚一回神,她体内那头雷电蛟龙就动了,它从她的体内飞出,从一尺左右的黑蛇模样,不断壮大,变作了水缸粗细,数丈长短的庞然大物。

乌黑的鳞片闪着乌光,头顶一支独角,腹部中央一只龙爪,它一出来,就发出震天的龙吟声,气势堪称惊天动地。

“龙,蛟龙!”场中有人惊呼出声,有的人甚至惊的站了起来。

“那不是真的蛟龙,你们仔细看它。”有人指着那黑色的庞然大物道。

“是雷——龙——是雷电所化的龙——”终于,有人惊呼出声。

巨大的黑色蛟龙盘旋在空中,他俯视着雷炽,眼中闪烁着冷漠无情的光芒,如看一只小小的蝼蚁。

雷炽此刻完全的目瞪口呆。

因为在这雷龙一出现的时候,他施法召唤而来的乌云和天雷,就被它一个龙摆尾,扫的无影无踪了。

雷炽仰头看着那恐怖的巨大黑色蛟龙,他清晰的感觉到它每一个鳞片都是由黑色天雷组成,他身上每一丝血肉,也都是由雷光凝成,这是一条雷电化身而成的蛟龙,它散发的威压,让他这个天生对于雷电精通无比的人,感觉到了无与伦比的恐怖与威压,他甚至有种向它诚服跪拜的冲动。

“天雷之祖。”雷炽喃喃道。

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此见到他们雷神部落的图腾,天雷之祖!

也只有他们雷神部落的第一代祖先,降服过天雷之祖,天雷之祖,顾名思议,他是天雷的极致,是一切雷电的本源。

雷炽的眼中渐渐又震骇浮现了激动,他呆呆地看着那巨大的黑色蛟龙,完全忘了战斗。

黑色蛟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它一张口,一道黑色的雷电劈了出来,噼啪一声,击在了雷炽的身上。

雷炽闷哼一声,一个跟头栽倒在地,奄奄一息。

“王子!”与雷炽同来的那个黑甲护卫打扮的青年见状,惊慌的叫出了声。

他虽然是护卫,但是身为雷神部落的勇士,对于黑色蛟龙的真正来历也心中明白几分,正因如此,他在震骇之余,看到那黑色雷龙重伤了雷炽,这才无比的惊慌失措,当即起身朝着场中跑来,但是刚跑了没几步,就被那黑色蛟龙淡淡望来的一眼,逼得他无法再前进一步,甚至,无法动弹一下。

场中鸦雀无声,大多数人的眼神甚至是茫然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太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花青瞳缓缓朝着此刻虚弱的雷炽走了过去。

雷炽仰面躺在地上,看见花青瞳向他走来,他瞪大了眼睛,眼中闪烁着莫明的光芒。

花青瞳走到他的面前,蹲下了身,面瘫着脸认真的看着他那张无比英俊冷峭的面庞。

“你之前说,要把我打成猪头脸?”花青瞳盯着他反问,雷炽眸光一凝,心中顿时生出不好的预感。

本来这种战斗,即便是真的要了对方的性命,也是无不可的,他不怕花青瞳会杀了他,但是到了此刻,他心中却有种比杀了他还要恐怖的感觉在他的心间升腾。

下一刻,花青瞳猛扬起了粉嫩嫩的小拳头,砰地一声,挥在了雷炽那张刀削斧刻般的完美俊脸之色。

那响亮的撞击声,令得整个大殿中的人,都听得十分清楚,所有人本能的一阵牙酸,声音如此响亮,这一拳下去,那位雷神部落的王子别不是毁容了吧?

而可怜的雷神部落的王子,此刻已经疼晕了过去。

花青瞳一拳招呼完,定睛一看,雷炽的半边脸果然高高鼓起,颜色红亮。

花青瞳面瘫着脸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再次挥起了粉嫩的拳头,招呼在了他的另半边脸上。

完了花青瞳一看,雷炽英俊的面庞,此刻两边都是又红又肿,颜色十分漂亮,形状也圆润的十分完美。

而雷炽,也被这一拳,打的醒了过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心想,虽然雷炽现在模样接近于猪头脸,但和真正的猪头模样还差了太多,于是,花青瞳想了一会儿,指尖渐渐跳跃起一团五彩的光芒。

啪的一声,那团五彩的光芒打在了雷炽的鼻子和嘴上。

雷炽瞪大眼睛,他的鼻子和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肿涨,转眼,猪鼻子和香肠嘴便新鲜出炉。

到了此时,好好一个俊美青年,竟是真的变成了猪头脸。

花青瞳面瘫着脸起身,拍拍衣襟,召回了黑色蛟龙,转身走回了座位。

众人目瞪口呆,都盯着雷炽那肖似猪头的模样。

若非亲眼所见,他们简直不敢相信,那个顶着猪头的家伙,就是之前威风凛凛的雷神部落王子。

那位雷神部落的黑甲青年,此刻早已是傻在当场,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将雷炽救了回去,他拿出伤药给雷炽涂抹上,雷炽脸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好,只是那恐怖鼻子和香肠嘴,他却是无论无何都无法消去。

雷炽果然是个人物,哪怕出丑至此,他也依旧镇定非常,并不遮掩自己猪鼻子和香肠嘴,反而是目光恐怖的盯着花青瞳。

君踏天宠溺看着花青瞳,娘亲瞳瞳真是太调皮了,把人整成那样,连他都要同情对方了。

“十二秋使,切磋而已,你怎么对我们王子下如此毒手?”那黑甲青年,悲愤的怒瞪向花青瞳,事实上,他却是在竭力的忍笑,不是他不尊敬他们王子,实在是,王子这副样子太让人想笑了。

“哈哈哈哈——”一声忍不住的大笑声突然在殿内炸开,雷炽抬头一看,竟是花青瞳身边的一个黑衣女子正拍桌大笑。

花青瞳默默的看向小聂。

接着,吉宝厄珞等人也毫不客气的大笑出声。

接着,另一个方向,也有一道大笑声传来,雷炽回头一看,正好看赤虎亲王的女儿赤若若笑的收不拢嘴,见他望来,正面对上那恐怖的鼻子和嘴巴,赤若若只是愣了一下,就再次忍不住大笑起来,笑的眼泪横飞,脸庞扭曲,显然,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几人大笑声如此,换来雷炽越发恐怖的眼神。

而场中,不少人都是埋头闷笑,双肩颤抖。

秋殿不少人也都笑控制不住,金城云深,苏七香,东月千辰,此刻都笑打跌,西门无瑕和白凤铃,也笑的毫不客气。

蓦地,摩九胤浑身颤抖着大步朝外走去,却没有人过多留意他。只当他也是有些无法忍受雷炽那可笑的模样,这才忍着笑到外面去了。

毕竟,摩九胤天生冷淡,从来没有大笑过。

因为雷炽的猪头脸,殿内的气氛有些怪异起来。

“咳,十二,你把解药送给雷神王子吧。”宫庆还要继续,总不能让雷炽一直顶着这个猪头脸影响此次宴会的质量吧?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雷炽一眼,抬手间将一朵白玉蘑菇丢了过去。

看到那圆胖的蘑菇,有人不由想起花青瞳的天礼,‘噗哧’一声,有人没忍住噗笑出声,雷炽眼神扭曲的瞪了过去,见人是龙清霜,龙清霜无辜遭殃,她其实并不是在笑他,而是在笑花青瞳的蘑菇好吗?

现在回想起来,她越想越是觉得花青瞳的天礼好笑。

花青瞳又结了一朵白玉蘑菇出来,自己吃下。

可是,百吃百灵的蘑菇这次吃下去,却并没有什么效果。

而且,她隐隐有些压制不住自己体内的异样了。

花青瞳身体酸软的很,体内更是有种异常的空虚和灼热,她有些受不了的动了动身子,却发衣服布料和肌肤的摩擦,更加让她失控。

她的眼神出现一瞬的迷离和失焦。

雷炽吃了那朵白玉蘑菇,猪鼻子和香肠嘴转瞬恢复如初,他面色恐怖,阴沉沉的坐在坐位上不再出声。

万象宫的一名主事者刚想宣布歌舞继续,却听一人的声音突然响起,“如果老夫没有看错,十二秋使之色召唤出来的,那应该是雷神部落才有可能会召唤出现的天雷之祖吧?”

花青瞳有些意识模糊的抬头,看向说话之人,是那个炼神部落的老者,炼神武。

花青瞳看着他不说话,此刻,她不敢开口说话,因为她怀疑,只要她一开口,发出的声音也许不是话音,而是异样的呻吟。

因此,花青瞳只是面瘫着脸,冷冷的望着他,但若是此刻有人仔细看来,就会发现她的瞳孔是没有焦距的。

但是,有一人却是看清了她的反应,雷炽皱眉,这个花青瞳怎么如此爱走神?

他虽然败了,还是惨败,还被花青瞳打成了猪头脸,但他虽然高傲,却并非心胸狭小之辈,知道是自己先口出恶言,说要把人家打成猪头脸,这才招来对方的报复。

而他败在天雷之祖的雷电蛟龙手中,更是没有话说。

他到是不恨花青瞳,只是他也对于花青瞳居然拥有天雷之祖这样的恐怖存在而感到震惊。

若是传回部落里,估计整个雷神部落都会震惊,长老们甚至估计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得到花青瞳的天雷之祖。

炼神武见花青瞳不说话,转而看向雷炽道:“雷神王子,此事你怎么看,毕竟那天雷之祖,应当是属于你们雷神部落的,老夫与雷炀相交多年,是莫逆之交,炼神和雷神两大部落也关系亲厚,此事被老夫撞上,老夫断不可能袖手旁观。”

雷炽眉头微微一皱,虽然炼神武这番话好像是想要帮助他们雷神部落,但是,这样霸道的话,却让他有些微微的不舒服。

他不觉得炼神武是想帮他们雷神部落,反而倒是觉得炼神武在借口找花青瞳的麻烦。

他刚想开口,炼神武已经起了身,他盯着花青瞳道:“花青瞳,你并非雷神部落之人,那天雷之祖本应是属于雷神部落之物,你还不速速归还?”

他厉声喝道,声音直入花青瞳脑海,反而令她有些失控的意志清晰了几分。

花青瞳眼中升腾起熊熊怒火。

君踏天小拳头紧紧握起,这个人真坏,分明就是在故意欺负娘亲瞳瞳啊。

秋殿主眉头一皱,唇角露出一丝冷笑,秋殿诸使也一个个坐直了身体,面色都在瞬息间变的冷肃起来,一双双目光都盯向炼神武。

虽然这是他们万象宫的宫庆,但若是有人不识好歹敢欺负他们秋殿的人,那么,就算他是炼神部落的大能,他们也能留下他。

诸位秋使跟秋殿主不动声色的交换了一个眼神,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心照不宣的神色,如果对方欺人太甚,就动手干掉他!

花青瞳盯着炼神武,眼中浮现一丝不耐,“你多管闲事,雷神部落的人都没有开口说这种厚颜无耻的话,你算什么?”

炼神武被花青瞳如此不客气的顶了回去,当下眼中寒光一闪,杀机腾腾,闪身便朝花青瞳这边挥出一道掌风。

那掌风无比凌厉,带着明显的杀机。

花青瞳若是躲不过这一击,不死也要重伤。

好狠,对方明显是想要她的命。

花青瞳目光一寒,秋殿众人大怒。

就在炼神武向花青瞳挥出一掌之际,一直在花青瞳的草房子里睡觉的白魔小人儿,突然推开了草房子的大门,从里面钻了出来,将炼神武的掌风挡了回去。

二人都是完美境的大能,掌风相对,不分胜负。

众人诧异地看着花青瞳桌案上的小人儿,眼中都浮现浓浓的震惊之色。

“那是一个傀儡小人儿吧。”

“看样子怎么好像是赫赫大名的白魔?”

白魔虽然变成了小人儿,但他的修为还在,只要不是危害花青瞳事,他还是行动自由的。

白魔也是一个奇葩,堂堂完美境大能,居然在花青瞳的草房子里当老大当的上了瘾,竟是毫无羞耻之心的安心住了下来,此刻他看到面前美味大山,顿时口水横流。

“小丫头,你快把我变大了些,我要吃光这些好吃的。”白魔开口,盯着满桌美味激动无比。

花青瞳见状,竟也当真将他变大,白魔一恢复庞大的体型,就和桌上的美味佳肴对上了。

炼神武蹙眉,眼中闪过阴郁之色,“白魔,你堂堂上古大魔,居然堕落至此!”

“你懂什么?”白魔不屑的看了他一眼,继续埋头猛吃,住在草房子里当老大,因为变成傀儡小人儿,视角上对周围的事物产生了极大了变化,从前在他看起来很小的东西,在他变小后,竟也变的无比庞大。

在这种大和小的转换中,他竟是渐渐有所领悟。

他隐隐意识到,哪怕被当作傀儡小人儿控制起来,也并非是祸,祸福常相依,他隐隐意识到,自己遇到了机缘,他多年未曾有过进步的修为,竟是在这种大和小的转换中,有了松动的迹象。

比如此刻,他恢复了本来的大小,吃着满桌的美味,可他之前是小人儿时,明明觉得盘中的美味是大山,可现在,大山却是盘中微不足道的一盘可以任他取用的食物罢了。

事物的本身没有变化,变化的只是他看待事物的眼光而已。

白魔乐在其中。

转眼,他将桌前美味吃光,拍了拍肚子,笑眯眯的看向花青瞳,“我吃饱了,小丫头你可以把我变回去了。”

众人嘴角一抽,花青瞳也颇觉无语。

她将白魔变小,放回了草房子里。

“好,好,好!”炼神武冷笑几声,闪身飞到场中,怒视着花青瞳道:“花青瞳,你可敢与老夫一战?”

太不要脸了,这完美境的老家伙,居然邀花青瞳一战,还要不要脸?

“炼神武,你以大能的身份,挑战我秋殿小辈,未免失了身份,不如就让本殿主陪你过过招如何?”

秋殿主懒洋洋的开口,语语中已经带上了丝丝杀气。

就算杀了他,炼神部落又能将他们万象宫如何?

炼神武的神色微微一变,他只想见此机会,杀了花青瞳,可不想和盘垣交手,别看盘垣身为秋殿主,但是盘垣是什么样的狠辣角色,他还是了解的。

“不用秋殿主出手,就让在下替我的主人出手吧。”突然,一个十分温煦的声音传来,众人一惊,抬头望去,却见说话之人,乃是一个白衣青年,他正从外面走来,身材颀长,面容如玉,端得是翩翩君子。

但是在场不少大能们,却是一眼看透了他的真身。

翩翩如玉的佳公子表皮下,掩藏着似龙非龙,似蛇非蛇的怪物头颅,十分的恐怖。

“阳龙!”

一位上古大能惊呼出声。

此时,那炼神部落的神女终于手上一僵,居然连阳龙这等邪恶的神物,都认了花青瞳为主,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自古以来,这还是头一次听说阳龙居然也肯认人为主。

炼神武惊骇的看着那白衣翩然的阳龙朝他走来,阳龙的身后,还跟着两名黑衣年轻人。

他们都是魔卫,花青瞳认出,他们一人是黑衣,一人则是小风风。

小风风朝花青瞳眨眼睛。

“老夫却是不知,上古阳龙,如此神物,居然唤花青瞳为主人?”炼神武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可置信。

阳龙轻轻一笑,转头朝花青瞳抛了一个暧昧的眼神,“我主风华绝代,就连本神都甘愿臣服在她的无上风采之下。”

花青瞳无言的看着阳龙,当初他们去往紫焰山,阳龙并没有去,花青瞳也没有理会他,因此他一直留在无尽黑海,只是没有想到,此刻他竟然和两名魔卫来了万象宫。

“武长老,你退下,本神女来和十二秋使一战。”炼神晴并不愿让炼神武和阳龙交手,阳龙这种邪恶的神物,他们本能的怵的慌,而且她有种直觉,与阳龙交手,一定讨不了好。

炼神武也不想和阳龙交手,闻言正待转身回到座位上,却不想阳龙开口道:“老头儿你别走,你来与本公子一战,让那个美人儿和我主人一战,殿内如此大,互不影响。”

阳龙笑容宛如三月春风,却一句话让炼神武变了脸色。

“你我都是完美境,还是算了吧。”炼神武道。

“你的意思是,让本神和这个小美人儿比?”阳龙满脸恶意的看向炼神晴。

炼神晴帷幕下的脸色微微一变,炼神武也脸色铁青。

阳龙得意的冷笑出声道:“老不要脸,之前不是挺神气吗?你一个完美境的大能,挑战我主万象境,怎么见了本公子就要逃了,你们炼神部落还要脸吗?”

炼神武眼中闪过一丝怒意,却更多的是忌惮。

却在这时,一直在花青瞳身上睡觉的阴龙,感受到阳龙的气息后,竟是突然转醒过来,黑影一闪,它飞了出来。

“叽——”

它发出尖锐鸣啸声,诡异狰狞的人面,盯向炼神睛。

显然,它要替主人出战。

“阴龙!”炼神武惊呼出声,脸色剧变。

花青瞳此刻已经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况,她有心想让九哥哥帮自己看看,但却有些不敢发出声音,她知道,自己一但开口,定然是话不成音,必然会出丑于人前。

到底是何时中了招?花青瞳努力思索,企图慢慢朝凌墨寒身边挪去,但她只是稍稍动了一下,就忽觉一股醉人的清香从远处传来。

那清香是从殿外传来的,却对于此刻的她,有着窒命的吸引力。

花青瞳忍不住起身,朝外走去。

炼神武和炼神晴脸色难看无比,花青瞳让阴阳二龙对付他们,她居然要走人?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藐视!

------题外话------

今天早晨我家大狗病了,四肢抽搐,感觉快要死了,它躲了起来,不想让主人看见它的样子,泪点低的我掉了几滴眼泪,然后去给它买药,打针,还有,她有五只小奶狗~都是土狗,但是萌的不行不行的,下章小猫要出来鸟~

今天没有二更,啊啊,给狗打完针,折腾到现在,更新迟了~亲们见谅,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