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0 守护者之誓/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突然朝殿外走的动作不止令炼神武和炼神晴十分愤怒,就连秋殿一行人都十分的不解。

花青瞳背对着所有人,眼中有阴冷的黑雾闪烁,罗天锁魂运用之下,将体内那种异样的感觉暂时压了下去,她淡淡道:“我且有事,一会儿回来。”

秋殿众人都疑惑的看着花青瞳,拧眉看着她的背影离开。

炼神晴和炼神武均是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但是阳龙和阴龙却并不给他们再开口的机会,双双朝着二人扑去,霎时间,殿内身影闪烁,巨响轰鸣,上古阴阳二龙联手对敌,这是史无前例的事情,人们都专注的欣赏场中对战,一时间倒是将花青瞳这个正主的离开不甚放在心上了。

“外公,茵茵不想看他们打架,茵茵想要出去走走。”杜茵茵扯住沃野星的衣袖撒娇。

沃星野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了一句让她快去快回,便不再多说了。

杜茵茵欢喜而去,待她出了大殿,果然与候在外面的班之婳碰了头。

“摩九胤和花青瞳都出来了,之婳,你看到他们没有?”杜茵茵看着班之婳。

班之婳微微一笑,拉住她道:“跟我走。”

二人来到与大殿不远处的一座亭子附近。

杜茵茵顺着班之婳的目光朝那亭子望了过去,果然见亭子里有一道高大的身影立在其中,清晨的阳光洒落在那亭子里,紫气东来,亭子周围鲜花怒放,沁香袭人。

但是周围的花香又怎能抵得上那越来越近的幽香?

摩九胤双眼血红,诡异而危险,他死死的盯着一个方向,呼吸急促。

杜茵茵脸上顿时绽出欢快的笑容,眼中是无法抑制的兴奋,花青瞳也有今天,哼,她可想过,她会栽在她的手上?

杜茵茵心中的得意之情让她越想越激动,而班之婳心中的激动同样不比她少,班之婳知道,不用多久,秋殿的人就会找到这里来,或许花青瞳和摩九胤都死不了,但是花青瞳腹中的孩子,一定保不住了。到时候,花青瞳会比死了更加的痛苦。

花青瞳让她生不如死,她也要让花青瞳痛不欲生。

随着花青瞳向那清香所在的位置走去,她的罗天锁魂也压制不住身体的异样,很快的,她看到了那座亭子,和亭子里的人,以及那人身上不断发出的清香。

随着二人的接近,那种迫切的情绪越发澎湃不可收拾。

嗖!

花青瞳化作一道光影,快速的闪身进了亭中,而就在花青瞳进入亭子里的刹那,亭子的上方,一张硕大无比的银色光网从天而降。

那银色光网不是实物,而是虚幻的能量凝结,它落下来,将整个亭子包围封锁,化作透明,霎时间,亭子被笼在一个朦胧的银色空间里。

“那是什么?”杜茵茵诧异的看向班之婳。

班之婳微笑,声音轻和:“那是照天镜,催动它之后,亭子里发生的一切,就能在整个万象宫上演,尤其是大殿里……再美的歌舞,又怎么及得上秋殿的两位使者在此苟合,呈现于人前来的精彩?”

杜茵茵眼睛一亮,死死盯着亭中。

亭中,花青瞳一进来就扑向了那清香传来之处,一把将摩九胤抱了个结实,死死抱着,不肯撒手,不断嗅闻他身上传来的阵阵清香,连灵魂都兴奋的不断战栗。

摩九胤在看见花青瞳的身影扑进来时,如血的眼眸中,闪过刹那的清明,因而,他任由她扑进他的怀中,他却只是轻轻护住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动作。

血色的眼眸,翻涌起剧烈的波涛,面色微微扭曲,隐忍而痛苦。

花青瞳却简单的多了,她不断嗅吸着那阵阵清香,就满足的没有动弹过了,反正只要让她闻着这香味,她就满足了。

亭外,见二人只是抱着再没有了任何动作,杜茵茵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之婳,他们怎么不动?”只是抱着,怎么看都与那种事无关吧?这二人是怎么回事,这种时候不是应该干柴烈火,立即燃烧吗?

班之婳愣了一瞬,眼中随即闪过一丝了然的冷笑,“花青瞳和摩九胤都是修为高深的万象境高手,到了这个境界,他们的心志自然不弱,此时,他们仍然保持着一丝清明,也不出我的所料。

不过,花青瞳和摩九胤分别吸收了葬地香和凌天香,二香相遇,就会变成焚天绝地香,他们没有的退路了,不痴缠到死,不会罢休。”当然,万象宫不会真让他们死,但是,一但破了那道防线,花青瞳腹中胎儿保不住是肯定的。

杜茵茵闻言,这才放下了心。

二女站在此处默默观赏,不多时,一道低低的轻吟从花青瞳口中传出,因为,吸了太多的清香,她的身体,真的开始燃烧起来。

她太熟悉这种感觉,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放纵自己,强自隐忍之下,从喉咙深处,不由得发出一阵轻吟。

可她的这声轻吟,对于摩九胤来说,就如同窒命的毒药,他痛苦的闷哼一声,狠狠一咬舌尖,一丝鲜血从唇角溢了出来,血红的眼眸霎时清明。

他知道,怀中的人儿,是他心上的人,他更知道,她是他的妹妹,他绝对的不能伤害她。

哪怕体内的毒焰将他折磨的意志模糊,只剩下本能,也却使终坚定着一个信念,无伦如何,只要抱着她就好,什么都不做。

“他们撑不了多久。”班之婳说道。她说完,果见花青瞳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

班之婳见状,冷笑一声,“我们走。”

随着她们转身离去,笼罩在亭子周围的朦胧银光,霎时间爆射出耀眼的光芒,光芒之后,一层银色的光罩出现。

而与此同时。

大殿间,阴阳二龙和共炼神武炼神晴的正战的激烈,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他们而移动。

但是秋殿一行人却是有些心神不宁。

“老四,老九,你们出去看看十二,还有老五,他出去这么久干什么去了?”塗兮羽盯着场中战斗,口中却对身旁的人低声说道。

“我也去。”盘银之开口,不知为何,他心中十分的不安。

“三个人的目标太大了,我们这边不断有人离场,会引人注意的。”塗兮羽道。

“我和老九去。”盘银之道,他起身,唤了凌墨寒离开。

盘银之和凌墨寒刚一起身准备离开,忽地,一阵银光爆闪,银色的光芒将整个大殿都映照在一片银色的光晕之中,大殿顶部,银光聚拢,银光中,清晰出现一幕画面。

画面中,花青瞳和摩九胤抱在一起,连声音都清晰可闻。

同时间,这样的画面,在整个万象宫每一个地方和角落都出现。

阴阳二龙和炼神武炼神晴的战斗不约而同的停止,他们都纷纷抬头,看着上面银光里的画面。

“老五和十二!”秋殿主猛地站了起来,盯着那画面中的二人,眼闪过浓浓的不可置信,虽然二人只是抱着,但也太诡异了一些。

“不对,是照天镜,老五和十二这是被人算计了!”秋殿主愤怒的低吼,他盯着那团银光,只有照天镜,才能将别处画面,在此放映出来。

“照天镜不是我们万象宫的宝贝吗?是谁干的?”老宫主气急败坏的跳了起来,宫庆之时,万象宫发生了这种事情,看看那画面中搂抱在一起的二人,简直就是丢人啊丢人啊。

万象宫一众人的目光,落在了冬殿主的身上,前段时间,他们都知道,是冬殿主拿了照天镜在用。

冬殿主连忙看向春殿主,“照天镜是你的小妾跟我拿走的,说是你要用。”

春殿主的脸色立即阴沉下来,他不用想也知道是哪个小妾,但他还是问:“谁?”

“就是你最小的那个小妾,姓班的。”

他们在此说话间,秋殿一行人已经朝外跑了出去,同时跑出去的还有摩家的人,阳龙阴龙,以及小风风和黑衣。

开玩笑,他们的王后被人算计了,这要是真的和那个秋殿的使者发生点什么,他们王岂不是要哭死?

但是,不用多久,大殿内所有人都朝外涌了出去。

因为那画面中只有两个人影,而并无他们所处的背景,众人一时间也找不到他们在哪儿,都涌了出去找人了。

万象宫众人,都盼望着他们能在外人之前找到摩九胤和花青瞳,更盼望他们千万别真的做出点什么事来,到时候可就真的无法收场了。

在万象宫千年一次的宫庆上,二人若是真的出了什么事,那万象宫是真的留不下二人了。

秋殿众人疯了一般寻找二人,最后,还是阳龙凭借罗天锁魂的感应,最先找到了花青瞳和摩九胤所处的亭子。

亭子离大殿并不远,但是,罩在外面的照天镜,却无法被破开。

不多时,一道道身影都朝着这边涌来。

“十二,老五!”秋殿一行人赶到,疯狂的攻击照天镜,呼唤里面的人。

里面的二人,此刻抱在一起,虽然没有做出什么不该有行为,但是二人的衣衫都微微凌乱了。

花青瞳的脸,埋在摩九胤的胸前,身体轻轻颤抖,而摩九胤的手,紧紧抓着花青瞳的肩头。

秋殿众人目光充血,塗兮羽狠狠的挥出一拳,砸在了照天镜上,银色光罩颤动,发出低沉的嗡鸣声,却无法振动它分毫,反而是亭中的二人,因为他这一击,双双被震的吐出一口鲜血,意识微有清明。

“放、放开我……”花青瞳努力睁大眼睛,退出摩九胤的怀抱,却因为身体虚软,跌座在身后的矮榻上。

摩九胤眼神痛苦的盯着她,血红的眼眸万分骇人。

摩九胤情不自禁迈动脚步朝花青瞳走了过去。

“不,不要,五哥哥……”花青瞳喘息,脸色潮红,眼神而隐忍而痛苦。

“哥哥不会伤害你。”摩九胤说了一句,抬头看向外面,外面已经站满了人,他抬手,狠狠在自己心口拍了一掌,噗地一声,他喷出一口鲜血,鲜血中夹杂着一些内脏的碎沫,可见这一掌,有多狠。

“五哥哥!”花青瞳浑身一声,朝他扑去,因为,他正要挥出第二掌,再度朝自己身上拍去,他是用自残这样的行为,来保持自己的清明。

花青瞳周身蓦地涌起丝丝缕缕的黑雾,阴冷的黑雾,让她眼眸被血色和黑雾弥漫,她一把握住摩九胤的手,看向光罩外,眼神阴冷。

“到底是谁算计我们?”她咬牙切齿。

摩九胤拭去嘴角的血迹,僵硬着身体不敢动弹,“不论是谁,我们一定要报此仇,碎尸万段方可以消心疼之恨。”

“老五,十二,你们冷静,别自残,十二,快收回罗天锁魂。”外面,秋殿诸使大喊,但是,外面的声音,里面是听不见的。

花青瞳和摩九胤,只能看到他们在对他们说话,却是无法分辨他们在说什么。况且他们就算听到了他们在说什么,也无法做到什么,他们此刻的清明,也是用摩九胤的自残和花青瞳不断运用罗天锁魂而换来的。

“冯镜,他们的状态,分明是中了你冯家的焚天绝地二香,你来想办法,若是我们秋殿的两个孩子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屠你冯家满门!”盘垣急了,大声怒吼。

黑衣和小风风两个魔卫也急了,“你们不是应该先把这光罩打开,把他们救出来再说吗?”

老宫老眼中闪过无措之闪,“照天镜一但施出,没有一个时辰,谁也解不开。”

“什么?”二魔卫大惊失色,纷纷看向亭中二人。

春殿主听到秋殿主的威胁,脸色阴沉,但此事的确是他理亏,他眼中翻涌着恨毒的光芒,班之婳,他真是疏忽了,居然让她偷了他的焚天绝地香,还以他的名义,骗取了照天镜。

此刻,杜茵茵早已回到了沃星野的身边,她脸色有些不好的看着亭中场景,因为这么久都过去了,那亭中二人除了二人衣衫微微有些松乱外,居然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生。

“老宫主,我们几人联手,强行破除这照天镜可否?”沃星野看向老宫主。

老宫主急的快要哭了,“不行,不行啊,强行破除肯定可以,但是里面两个小娃娃的命就保不住了,这照天镜很是鸡肋,打架的时候没有什么攻击力,只是一但设下,却是极难破除。”

众人围在外面束手无策。

一部分人是真心担忧,但也有一部分人,却是乐得看笑话。

而万象宫,他们不可能真的为了万象宫的面子,就此打破照天镜,让里面的两个人去死。

炼神武冷笑:“老夫之前还当花青瞳出去干什么,原来是来此和情郎幽会。”

“老匹夫,闭嘴!”小风风和黑衣同时满脸戾色的朝他厉声吼道。

炼神武见二人神色恐怖,冷笑一声,没有再多说。

而百里家的百里樱,此刻却是一脸喜色,她看着花青狼狈的样子,眼中的喜色藏也藏不住,她不由看向金城云昊,仿佛在得意着什么。

无奈金城云昊并没有看她,但是金城东河却恰巧将她的眼神看在眼中,顿时脸色一沉。

“嗯……”

正在这时,亭子里传出一声轻吟,低低的,宛如猫儿般娇憨的轻吟,让不少人心神一荡,一时间,不少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亭子里,阳龙目光如刀,死死盯着亭中的女子,双拳紧握,面目失控,人类的头颅和真身不断交替。

“叽——”阴龙悲愤的在光罩在游走,不断用身躯撞击光罩。

君踏天上前,一把抱住阴龙,大眼睛死死的盯了一眼亭中的景象,抱着阴龙转龙便走。

他要离开这里,即便娘亲瞳瞳和五舅舅真的发生了什么,他相信,娘亲瞳瞳一定不会希望,他在场亲眼看到。

即便天下人都看到了,也没什么,但是,他不能。

“我去照顾天儿。”西门无瑕抱着塗兮羽,转身追了上去。

塗兮羽点了点头,眼神腥红。

“十二……”摩九胤死死盯着面前的女子,情绪失控。

这是他喜欢的女子,为什么要忍,为什么不能碰她?心中的欲望在叫嚣,可也有一个声音不断的提醒他,那是妹妹,是妹妹……

花青瞳腹中突然传来一阵绞痛,这阵绞痛宛如雪上加霜,让她潮红的脸上冒出细密的冷汗,她本能的抱住肚子,眼中阴冷的黑雾翻涌,一丝恐惧的情绪漫上心头,她的孩子,可千万不能有事。

“过去多久了,还要多久才能一个时辰过去?”金城云深冲到了老宫主面前,焦急的问道。

老宫主抓耳挠腮,周围一众大能均都无措,他们从来没有觉得时间过的这么慢过。

“十二,老五!”盘银之拍打光罩,却见摩九胤俯下身,抱住了花青瞳,看样子,是要亲吻下去。

“老五,你别冲动,你快醒醒,你会后悔的!”盘银之大吼,无奈,里面的人听不见。

凌墨寒一把拉住沃少冲,“老四,跟我走,去给他们配药。”

沃少冲慌乱的点点头,被凌墨寒抓着走了,不管二人几时能出来,但是他们出来后,需要药物治疗身体是肯定的。

“给我封锁万象宫所有出口和阵法,任何人不得离开万象宫。”春殿主冯镜找了班之婳一圈没有找到,传下了命令。

亭中,摩九胤抱住花青瞳,怀中香软一片,他越发入魔,看着眼地近在咫尺的唇瓣,粉嘟嘟的唇,让他疯狂,但是,他的吻,最终却是落在她的眉心上。

他的脸色因为隐忍而扭曲着,他痛苦的瞪大眼睛,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一丝清明了,如果他再不做点什么,也许真的会做出后悔终身的事情。

花青瞳仍有一线清明,却无力反抗,只是紧紧护着腹部,心中惶恐莫明。

最终,摩九胤似乎想到了什么,他的眼中微微暴出一丝光亮,他睁大眼睛,抬手,一指点在自己的眉心之上。

一颗血珠,顺着他的手指从眉心飞出,他的手指,牵引着这颗血珠在虚空画着什么,血光闪烁,一个复杂而古老的符文的在空中形成。

待看清那个符文的瞬间,外面的摩家人,脸色纷纷一变。

一些有见识的上古大能,也变了脸色,脸上露出震撼的神色。

转瞬,那个血色的字符完全形成,光芒一闪,一分为二,分别没入花青瞳和摩九胤的眉心。

同时间,一股玄而又玄的能量波动在二人之间形成,一圈圈神秘的符文,在能量中旋转,将二人包围。

“守护者之誓,以我之血为引,苍天见证,从此,你是我一生守护之人。”摩九胤一把抱住身下的人,将她抱在怀中,闭眸,睡了过去。

花青瞳努力看了他一眼,眼睛一闭,也睡了过去,两行眼泪无声滑落。

神秘的符阵将二人包围,缓缓的旋转着,它的力量,将二人保护起来,连同二人体内的焚天绝地香,也暂时被压制,甚至,一点点的消磨。

这是守护者之誓的力量。

光罩外,所有人沉默,气氛死寂一片。

震撼的情绪,在所有人的心中回荡,上古守护者之誓,不是所有人有这种勇气。

因为,发出守护者之誓的人,将一生只守护一人,无妻,无子,只为一人而活,只成一人的守护者,甚至,以守护之人的意志为意志,可以说,他将不再为自己而活,而只为守护一人,以那人的意志而活。

这比上古婚契更令人震撼,也更霸道惨烈。

秋殿众人沉默,他们可以理解摩九胤的做法,因为换了他们,他们无疑也会这样做。

所有人都无声的看着那亭中二人,摩九胤抱着花青瞳,将她纳入自己的怀中,二人睡颜安祥,宛如一个大哥哥,抱着自己最疼爱的妹妹,保护着她,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他高大的身躯在所有人的眼中越发的高大挺拔,在他怀中的人,是那么的令人羡慕,那么的幸福。

杜茵茵脸色已然扭曲。

而某个角落里,看着这一切的班之婳,也一脸绝望,摩九胤,好狠!

“如果我没记错,秋五使是摩家这一代的独子吧?摩家这是要断子绝孙啊!”许久的沉默,人群中传出一个艰难的声音。

他们周围的守护者符阵一直在旋转着,时间慢慢流逝,照天镜自动散去,化作一张银色的小网,落入老宫主手中。

秋殿众人当先冲入亭中,将二人保护起来。

------题外话------

原来狗狗是产后风,昨天一位读者宝宝提醒了我,我百度了一下,果然和我家狗狗的症状一样,把小狗隔离开,又给喂了药,狗妈妈果然好了起来~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