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厄族到来/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大一小来到床边,花青瞳还在睡,脸色有些苍白。

摩九胤探了探她的脉,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君踏天认真的看着摩九胤,眼睛圆溜溜的,“五舅舅,你是不是喜欢娘亲瞳瞳?”

摩九胤一滞,回头严肃地看着他道:“你才四岁,懂什么叫喜欢?”

“五舅舅你别不承认,你要是真的喜欢娘亲瞳瞳,我也是会支持你的,我绝对不会偏帮酒窝的。”

五舅舅对娘亲瞳瞳那么好,他从小跟五舅舅呆在一起的时间也很长,情同父子,感情更胜过和姬泓夜这个亲生父亲的。

摩九胤脸色微微有些僵硬,片刻,他露出一丝微笑,捏了一把小孩儿圆圆的小脸蛋,“臭小子,看来五舅舅真是没白疼你啊。五舅舅的确是很喜欢你娘亲,不过,也仅止于兄长对妹妹的喜欢,你娘亲对我,也只是对兄长的感情,不会有别的。”

君踏天拍掉他的大手,严肃地道:“五舅舅,你别捏我的脸,男人的脸岂能随便捏来捏去,不过我能理解你的心情,就像我,我也很喜欢娘亲瞳瞳,却偏偏要看着他被别的男人抢走。”

他叹了口气,眼神有些忧郁。

摩九胤一滞。

就听君踏天继续道:“说白了,都是身份惹的祸,你是她哥哥,我是她儿子,如果我不是她儿子,我一定不会看着她被别的男人抢走的。”

“噗!”面无表情的坐在角落里当隐形人的阳龙大人,刚喝了一口茶水,闻言惨烈的全喷了出来。

摩九胤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这个四岁的男人忧郁的表情。

君踏天回头看了阳龙一眼,拍了拍摩九胤的肩膀,语重心长:“五舅舅,天儿能够体会到你的心情。”

“呵呵,原来天儿和五舅舅的心情一样啊。”摩九胤干笑。

“唉,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我也会永远守护在娘亲瞳瞳身边的,五舅舅,那个守护者之誓,你能不能教给我啊?”君踏天认真的看着摩九胤,眼神无比诚恳。

说了这么多,原来是为着这个来的。

摩九胤的脸色猛地严肃起来,他严厉的看着他,“天儿,你才四岁,有些事情,等你二十年后再做决定。”

“就算是二百年后,也还是这样啊。”君踏天叹气,固执地看着他。

“天儿,乖,别胡闹,这件事情,你永远不要再提,不然你娘亲瞳瞳会生气的。”摩九胤严肃地看着他。

“五舅舅,你能为什么我不能?”君踏天反问,语气不满。

“因为等你长大了,一定会遇到自己喜欢的姑娘,你要守护的人,也是你未来会喜欢上的姑娘,而非你的娘亲。”你娘亲自有别的男人来守护。

君踏天小脸严肃,“五舅舅,娘亲瞳瞳就是我喜欢的姑娘。”

“好吧,这件事等我们二十年后再说。”摩九胤无奈叹息,这小子固执的很,和他讲下去,他也讨不到什么好。

“那就二十年后再说,二十年后,我要是没有喜欢上娘亲瞳瞳以外的姑娘,那五舅舅你就把那个守护者之誓教给我。”君踏天严肃地应道,然后扑进摩九胤里,将小脸埋进了他的怀里,十分依恋。

摩九胤抱住他,唇角上翘,露出一丝慈爱的弧度。

花青瞳默默握紧了双拳,她是被他们俩个吵醒的,只是,听着他们说话,她一时没有睁开眼睛,到了这时,她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她险些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丑事,险些被天儿看到,如果她真做了什么,天儿以后将如何抬得起头?虽然最后什么也没有发生,但是,她连累了五哥哥,害他立下那个守护者之誓。

但她控制好了自己的气息,身边的两个人都没有发现她的异样,但是敏锐的阴龙却是第一时间蹿到了她的身上,发出欣喜的声音:“主人,你醒了,太好啦。”

这实诚孩子,一点也体会不到她此刻的复杂心情,就这么揭破了她装睡偷听的事实。

霎时间,摩九胤和君踏天双双回头,都紧张又关切的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无奈的睁开眼睛,在欢喜的阴龙头上摸了摸,阴龙撒娇的在她手心蹭了蹭,钻进了她的衣服里睡觉去了。

阳龙有些复杂的看着阴龙,阴龙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钻进花青瞳衣服里,从小到大不知占了多少便宜吧?

花青瞳自然不介意阴龙睡在她的怀里。

在她心中,阴龙永远都是最初见到的那个小虫子,是个小家伙,她全无太过复杂的心思。

花青瞳转头,有些无措的对上摩九胤和君踏天双双投来的目光。

五哥哥喜欢她,是那种喜欢,经历了这次的事情,她又怎么会不明白?

五哥哥立下那样的重誓,无法再娶妻生子,这让她无比愧疚。

只是,她已经有了酒窝,酒窝在前,她更是无法做出那种抛弃酒窝,因为愧疚去和五哥哥在一起的事情。

君踏天眼睛转了转,跳下床朝阳龙打了一眼色,朝外走去。

阳龙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小娃儿,有趣的跟着他朝外走去。

屋里只剩下花青瞳和摩九胤二人。

花青瞳觉得气氛有些压抑的窒息。

摩九胤却是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十二别想那么多。也不必有心理负担,五哥哥所做一切,都是五哥哥一个人的选择,只是,五哥哥希望我做的一切,都不会给你带来负担。”

花青瞳沉默,怎么能没有负担?怎么能不愧疚?

“我知道幕后的人是为了害我才连累了五哥哥,一切都是因我而起,五哥哥,你不该立下那样的誓约,就算当时真的发生了什么,我也不会怪你。”

花青瞳道。

“傻丫头,别胡说,做为哥哥,又怎么会真的伤害你?当时便是换了你任何一个哥哥,他们也不会伤害你的。你什么也不须要多想,哥哥就是用来保护妹妹的,不是吗?至于其他的,你不要多想,哥哥永远都是你的哥哥。”

摩九胤责怪的看着她,目光温柔。

花青瞳眼睛微红,“能有哥哥们,是我的幸运,可是……”一想摩九胤立下的那个重誓,她就心如刀绞。

“即便没有那个誓言,五哥哥这一生也不会娶妻,立不立那个守护者之誓,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任何区别,总之十二不会伤害哥哥对不对?”他认真的看着她,温和的目光望进了她的眼底,没有任何复杂的情绪,只有最真诚的呵护。

花青瞳沉默,事情已经发生了,她还能做什么?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任何事。

她伸一只手,无声的握住摩九胤的大手。

摩九胤莞尔一笑,在她圆圆的脸上捏了一把,“啧,大哥和十一当初就和我们说,十二脸圆,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五哥哥就想捏一把了,唔,跟天儿的一样。”

花青瞳腾地一下红了脸,什么叫跟天儿的一样?天儿才四岁,她可是天儿的娘亲,能相提并论吗?

见她又气又怒,摩九胤不禁轻笑一声,“你九哥哥的药可真是管用,明天宫庆还会继续,不如我们再去跟他讨碗药,明天可是热闹的很。”

花青瞳点了点头,压下一切心事,准备去找凌墨寒讨药,但他们都知道,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处置幕后黑手。

……

另一边,君踏天将阳龙领了出去,阳龙看着这个跟花青瞳同样面瘫的小娃儿,唇角的笑容很是玩味,“你就不怕我将你给抓起来?”

君踏天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开什么玩笑,你现在才是我娘亲瞳瞳的人吧?”

“小魔祖果然聪慧过人。”阳龙赞道。

君踏天傲然的仰起头,伸出小手拍了拍他的大腿,威严地说:“本魔祖自然聪慧过人,不过,我娘亲瞳瞳也是很厉害的人,你跟着她好好干,你放心,不论是娘亲瞳瞳还是本魔祖,都不会亏待你的。”

阳龙嘴角一抽,若是放在以前,有人敢对他这样说话,他一定吃掉他。

可是现在,他却只能瞪着这个小娃儿磨牙。

“我们现在去看看欺负娘亲瞳瞳的坏人怎么样了,敢算计娘亲瞳瞳,我不会放过她们的。”君踏天转身朝着秋殿地牢走去,阳龙挑了下眉,看着那小娃儿的挺直的背影,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

看着花青瞳和摩九胤双双到来,秋殿众人的脸色都微一变,“十二怎么起来了?身体怎么样了?”

凌墨寒当先上前给她探脉。

花青瞳愧疚的看着他们,微微有些无措。

“无大碍了,等一会儿再喝一碗汤药,就没事了。”凌墨寒拍拍她的头顶,笑着安慰。

其他人也都关切的看着她,花青瞳低下头,心中被一片温暖包裹。

“哼,既然老五和十二都醒了,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去跟某些人算算帐了?”苏七香冷哼一声,声音狠戾。

花青瞳一震,眼中露出冷意。

地牢里,班之婳和杜茵茵被分别关在两个牢笼之中。

二女身上多了不少伤,血迹斑斑。

班之婳面若冰霜,而杜茵茵则恐惧的瑟瑟发抖。

阴暗潮湿的地牢,加上身上的伤痕,让她们的确是不好过,突然,沉重的铁门被打开,两名侍卫入内,将她们提了起来,带了出去。

“你们要带我们去哪里?是不是外公来救我了?”杜茵茵希冀地说。

班之婳无声牵了牵唇角,露出嘲讽之意,有时候愚蠢无知也是一种幸福。以秋殿的狠毒和护短,又怎么会放过害除些害了秋殿两名使者的她们?

果然,很快的,二人被丢在了冰冷的地上。

她们抬头,看见大厅里,坐了许多人。

秋殿诸使,还有摩家的一位长辈,以及一个小孩和阳龙。

一双双目光都虎视耽耽的盯着她们。

……

南洲大地,多古林巨河,野兽纵横,天材地宝巨多。天元之海必经南洲大陆,往北行,便是一座座古老盘踞的古老城池,这些城池,大部都是万象宫的势力范围。

南洲上古丛林的外围的一座巨城外,硕大的传送阵发出剧烈的光芒,光芒快速闪烁,片刻后,三道身影凭空出现在地。

三人两男一女,均是长发拽地,身披长袍,他们的额心,都长着一根尖锐独角。

他们的皮肤比一般人苍白,唇更鲜血,无形中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

同时从传送阵中出来的一些人,下意识的避开这三人。

这三人,正是前来中央大陆参加宫庆的厄兽一族,女人正是厄伦的妻子厄姗,而另两人,一人是族长厄伦,而另一名男子,则是看起来年纪更大一些,他是厄伦的闭关已久的父亲,厄刚。只是他们在传送的途中,出了一点小意外,来迟了。

虽然来迟了,但还是要来。

厄姗打量了一眼周围,叹息道:“中央大陆的天之力,比西大陆真是浓郁了不止一点半点。”

她陶醉的呼吸了一口气。

“那是什么?”突然,厄伦看着天空之上的那条银巨河。

厄伦的父亲厄刚仰头,幽静的双眼之中漩涡出现,那漩涡在他的眼中极速旋转,令他整个人看起来诡异而莫测,片刻,他幽幽道,“是锁天河。”

“万象宫宫主跟我们说中央大陆出了意外,想来就是指这锁天河了。”厄伦道。

就在这时,厄姗张嘴,巨大的黑洞中,三只小小的身影迫不急待的相继飞去,三只小家伙相继落在厄姗怀中,嘴里发出‘喵喵喵’的稚嫩叫声。

三只小家伙在阿娘的怀里东张西望,好半晌,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人,它们齐齐仰头,用湿漉漉的眼睛看向厄姗,不是说能见到瞳瞳吗?人呢?

------题外话------

晚上尽量有二更,超过八点还更就没有了,但我努力会有二更的,估计小猫和君踏天小宝宝之间会有一场战争~嗯,再加上塗一竺小姑娘和瞳瞳肚子里的两个怎么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