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打架/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软软的小嘴贴在脸上,花青瞳整颗心都要软化了。

花花和黄黄也不落下风,双双噘起小嘴朝她脸上亲下。

君踏天面瘫着脸,眼神纠结的看着眼前一幕,三个光着屁股,长着猫耳朵猫尾巴的小娃娃争先恐后的亲吻他的娘亲瞳瞳,小拳头紧握,他都没有好好亲过娘亲瞳瞳呢,这三只猫崽子是哪儿冒出来的?

别说是君踏天,一旁的一众秋使们也是瞠目结舌,如果他们没认错,那、那是厄兽吧?

除了塗兮羽,其他几位秋使们皆是浑身紧崩,双眼戒备又紧张的盯着花青瞳怀里那三只,生怕它们会突然暴起吃人。

摩九胤更是小心翼翼的将君踏天捞进了自己怀里。

而老宫主,看着三只小厄兽围着花青瞳亲啊亲啊,他捧心的动作已然僵硬,他伸出一只手戳了戳身旁的伦刚,忧心地问:“那个,没问题吗?”

孰不知,厄刚此时也正目瞪口呆,他梦寐以求的,被爱孙们撒娇亲吻的场景,为什么发生在一个人族丫头身上?

他的小孙孙们,不是应该到他的怀里来撒娇欢闹吗?他们不是应该用小嘴亲吻他吗?

凶恶的目光瞪向厄伦和厄姗,“你们到底是怎么教我的小孙孙们的?”

厄姗此刻心中无比失落,她的孩子们,第一次学会走路是在花青瞳身边,第一次学会说话也是在花青瞳身,三年成长是在花青瞳身边,第一次化成人形,也是在花青瞳的面前……这让她这个阿娘情何以堪?

厄伦却是一脸苦闷,苦笑着看向他的阿父道:“阿父,你看到了,孩子们是在公主殿下的身边长大的,跟她亲也是正常的,真不怨我们……”

花青瞳被涂了满脸口水,心中却欢喜无比,捏捏一只小娃儿的小耳朵,“小宝宝们,快变回来,我抱不下了。”

小猫们听话的变成了巴掌大的小猫,花青瞳抱着三只,欢喜地看着厄伦和厄姗,“厄族长,夫人,你们终于来了,我很想三个小家伙。”

“他们也很想你。”厄姗无奈的笑着说。

厄刚目光灼灼,“你就是大帝返祖血脉?”

花青瞳一怔,“前辈莫非是厄伦族长的阿父?”

“正是。”他目光幽幽的看向她怀里的三只,“老夫的小孙孙们,跟你的关系很好啊。”

“是啊。”花青瞳丝毫没有听出他话语中阴阳怪气的酸意,一行人干脆就在此坐了下来说话。

坐下来后,三只小猫便如过去那样,乖巧的在她怀里蹲成一排,整整齐齐的三只小脑袋和小尾巴,三只的眼睛都亮晶晶的,它们已经长大了,虽然它们吃了寂空石身体变小了,但它们其实是大孩子了,很懂事。

三只骄傲的小眼神都示威般的看向君踏天,在它们心中,这个人类的小娃儿,极有可能会跟它们抢瞳瞳。

但是,他们认为这个人类小娃儿根本就不是它们的对手,因为,瞳瞳现在是抱着他们的,哼,手下败将,不足为虑。

君踏天坐在摩九胤的怀里,面瘫的小脸一片纠结,他能跟三只小猫计较吗?能吗?当然不能,他怎么能跟三只小奶猫计较?

那三只小猫似乎很喜欢娘亲瞳瞳,既然这样,让它们和娘亲瞳瞳玩也不是不行。

“传送途中出了一点小意外,错过了宫庆,真是抱歉。”厄刚开口,看着老宫主。

老宫主长眉毛,长胡子,依旧眼神诡异的看着花青瞳和她怀里的三只,早年,他可是知道厄兽一族的恐怖,可是现在,那种恐怖的兽族,正如同猫儿一般窝在她的怀中撒娇,真是世风日下。

“没有错过,宫庆时也出了一点小意外,改为明天了,明天大家正好一起热闹热闹,最近因为锁天河的出现,中央大陆的可能要出不小的乱子,二十一位完美境被困,我们万象宫这次要出面震慑一些不安份的人,你来了,正好给我们出一把力。”

老宫主毫不客气地说道。

厄刚这只老兽,除了力气大的不靠谱,手下没轻没重的,为人还是很可靠的。

厄刚到是没有拒绝的意思,“老夫就喜欢这样的热闹,越热闹越好,人族强者们,很是美味,但愿多几个不长眼的。”

就在这时,有声音在外面响起,“阿蓝,你怎么来了又要走?”

阿蓝是想要找花青瞳的,可是里面似乎有客人,而且还是厄族的客人,于是,她当即逝返而逃。

她可是不敢面对厄兽的,万一厄珞跟他的阿父和阿娘说了什么,厄族长一个不乐意,把她吃了怎么办?

“白姑娘,西门姑娘,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情,就进去了,你们去吧,我先走了。”阿蓝化作一阵风,飞快的逃了。

屋中的厄珞听到阿蓝的声音,唇角紧抿,那只黑狼的胆子未免太小了,他们厄族又不是饿了就会饥不择食,狼肉虽然美味,但也不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食欲?

不过,他的确是要找个机会和长辈说一说他想要和黑狼结为伴侣的想法,也不知他们是否会赞同。

白凤铃和西门无瑕相继走来,她们是看到班之婳和杜茵茵被处死的画面,才来看望花青瞳的,只是没有想到,居然来了客人。

塗一竺好几天没有看到花青瞳了,被娘亲怀孕了,她被白凤铃抱着,这一进来,就瞅见了花青瞳,但是,花青瞳怀抱似乎被三只小东西霸占了。

她咧开小嘴,露出可爱的笑容,从白凤铃的怀里爬下来,爬着不太稳的小短腿,走到了花青瞳的身边。

花青瞳目光温柔的看着她,伸手就要抱她过来,虽然怀里有了三只小猫,但是再抱一个小姑娘还是没问题的。

但是,塗一竺小姑娘并没有理会花青瞳伸出去的手,而是笑眯眯的,可爱又无害的伸出手,以令人措不及防的速度,一手揪住一只小猫的尾巴,将两只远远的扔了出去,干脆又利落。

只剩下花花还在花青瞳的怀里,自己的两个兄弟被不知明的小怪物扔掉了,厄兽敏锐的本能让它意识到危机,它猛地转身,就对着身后的危机张开了血盆大口。

吼!

它发出低沉而稚嫩的兽吼。

巨大的黑洞出现在一只小奶猫的身上,场景的确怪异恐怖,所有人都吓的一呆,连花青瞳都是一愣,连忙阻止,生怕塗一竺受到伤害。

但是,塗一竺小姑娘竟也是胆大包天的主儿,她面对突然出现的血盆大口,竟是丝毫不惧,小手一挥,一大堆肉骨头便从她的储物空间里飞去,齐齐被小厄兽吸进了嘴里。

那些,都是她偷吃肉棒骨,积攒了许久的骨头棒子。

那些骨头棒子着实数目可观,若是堆在一起,可以堪称一座小山,西门无瑕看着那些骨头棒子,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她气的浑身颤抖,眼神凶狠的盯着塗一竺。

让她少吃,让她减肥,她倒好,偷吃,还偷吃了那么多。

看着骨头棒子源源不断的被小厄兽吸进了黑洞之中,西门无瑕颤抖的身躯如同中风中落叶,越发剧烈,塗小竺小姑娘却十分淡定,终于,骨头棒子丢完了,她摸摸空了的储物容器,轻呼出一口气,一身轻松。

但是,恐怖的吸力,却是朝她涌来。

塗一竺小姑娘淡定的站在原地,脚下涌起一层浅黄色的光晕,一瞬间,她小小的身体就仿佛在地上生了根一般,纹丝不动,任凭小厄兽如何传出吸力,都动不了她分毫。

老宫主嘴角一抽,“这小祸害,越来越逆天了。”

“那是上古之时,古族的不动神王之术,这小娃娃是古族之人?”厄刚看着塗一竺脚底的光晕,吃了一惊。

“她爹有缪日部落的血脉,她娘有拓拔氏血脉,这个小娃出生后,就血脉返祖了。”老宫主愤愤地道,然后不由自主的摸摸自己的胡子和眉毛,生怕那小胖娃娃突然扑过来似的。

小花花眼看吃不掉这个突然出现的敌人,它索性闭合了黑洞大口,闪身挥爪扑向塗一竺,塗一竺的体表也漫上了一层黄色的光晕,小厄兽的利爪和尖齿碰上那光晕,竟是发出刺耳的金属磨擦声。

花花觉得自己的体型小,有点吃亏,便噗地一声,化作了人形,一时间,两个胖乎乎的小娃儿便扭打在一起,滚作一团,战况好不激烈。

塗一塗的小胖手毫不犹豫的在小猫儿的小屁股上狠掐了一把,不解恨,又一把揪住了它的尾巴,拼命的晃。

花花瞳双手掐住塗一竺脸蛋,誓要把她撕碎。

正在这时,被扔掉的白白和黄黄也都风风火火的冲了回来,见花花和一个胖丫头战的正激烈,它们毫不犹豫的变成小娃,一起扑了上去,围攻塗一竺。

气咬牙切齿,恨不女儿瘦个十斤八斤,变成小淑女的西门无瑕傻眼了,再气人,那也是她闺女啊,怎么能让人欺负?

事情到了此时,一众大人们也都看傻了眼,三只小猫显然是真怒了,杀招不断,塗一竺小姑娘确实是个猛人,竟也不要命的和三只拼了。

花青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扑上前去阻止。

但是,三只打的正凶,三只小厄兽完全被激发出了凶性,塗一竺小姑娘只有两岁,眼中却完全都是兴奋的战意,还有,她为什么在流口水?

她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强的兽。

它们的肉一定很好吃。

啊呜!

她一口咬住了小白白尖利的爪子。

咔嚓!

一声脆响,白白尖锐的指甲断成了两截。

小白白一愣,发出‘喵’地一声惨叫,疯了一般扑了上去。

塗一竺也更兴奋,目光所及,是小猫们的小手臂。

花青瞳的脸色终于变了,她怒吼一声,“都给我停下,不许再打了!”

没有人理会她,她再次提高了声音,“再打,我要生气了,不喜欢你们了!”

扭打成一团,气势正盛的三猫一人,齐齐停下了一切动作,塗一竺从地上爬起来,头发乱成鸟窝,她咧开小嘴,朝她露出乖巧的笑容,天真无邪,软萌可人,两排小米粒大小的小白牙,发出森森白光。

三只猫耳小娃,噗噗噗地化作三只小奶猫,白白跳到花青瞳身上,将被咬断了指甲的前爪伸到花青瞳面前,圆圆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她,泪水在打转。

它的肉垫有些发红,断掉的利爪更是凄惨。

花青瞳有些心软。

黄黄和花花一身柔顺的茸毛此刻也是乱糟糟的,狼狈的望着她。

花青瞳伸手握住白白的小爪子,用天之力给它揉了揉发肉的肉垫,实在说不出责怪的话,因为,这次的事情,的确是塗一竺小姑娘先动的手。

一来就二话不说将人家扔了出去,能怪人家小猫吗?

“竺儿,你怎么一来就扔掉小猫猫呢?小猫猫很可爱。”花青瞳试图教育塗一竺。

塗一竺小姑娘依旧笑眯眯胖乎乎的小脸蛋格外讨人喜欢,她望着花青瞳,眼神痴迷,神情略有些骄傲,“竺儿才是最可爱的,美人儿,你别喜欢猫,猫没有竺儿可爱。”她不屑的看了一眼三只猫,将痴迷的目光落在花青瞳的身上,又补充了一句:“美人儿,是我的。”

西门无瑕一脸愤恨的走到塗兮羽身边,愤愤地道:“就知道这个小祸害吃不了亏。”

塗兮羽安抚地给她顺了顺气,笑道:“竺儿厉害一点儿是好事。”

“除了天儿,以后谁还敢娶她?”西门无瑕气的脸色铁青。

君踏天闻言,立即回头,眼睛瞪圆,他也没说敢娶竺儿啊?

但是,看着塗一竺小姑娘霸气的宣言,丝毫没有意识到被自己娘亲嫌弃的样子,他还是好心的朝她招了招手,威严地说:“竺儿你过来哥哥身边,哥哥给你梳头。”

小姑娘头发都乱了,像什么话!

塗一竺小姑娘暂时抛弃了花青瞳,走到了君踏天的身边,任由他给她梳头。

花青瞳会心的看着小哥哥给小妹妹梳头的样子,虽然笨拙,她的眼中却露出温柔的光芒,就这样看着他们,真好。

再低头看向怀里三只,花青瞳无奈地捏捏他们的小耳朵,看来她要让几只小的好好相处一下,以后不能再打架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