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 各方心事/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厄族的到来并无人知晓,说了一会儿话,厄刚就跟着老宫主走了,塗兮羽安排了厄伦夫妻的住处,而三只小奶猫自然就留在了花青瞳的身边,连眼神儿都没有丢给它们的父母一眼。

厄珞也心事匆匆的走了。

白凤铃也起身告辞,她刚出了秋殿范围,便见一白衣身影站在秋殿外,这人不是别人,正是白鸟亲王无疑。

白凤铃看见白鸟亲王,心中并不惊讶,她就知道,这老家伙一定按捺不住会来找她。

不过,这也正是她所期望的,想要得到聚元阵,她总得找个台阶跟着他回到王鸟王宫里去,他的到来,正合她意。

只是此刻,父女二人目光相对,一时无言。

白鸟亲王的目光很复杂,这个女儿从小就性情桀骜,恣意而为,不受管束,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会走到今天这种父女相见宛如路人的局面。

白凤铃则全然没有想太多,她的眼中,唇角,都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嘲讽。

“白鸟亲王这是在等我吗?”白凤铃戏谑着开口,眼中毫无对父亲的孺慕之情,甚至,她的眼神很冷,冷的除了嘲讽,再也没有其他的情绪。

白鸟亲王只觉胸腔中一股郁气翻涌,这种被自己的亲生女儿嘲讽的处境,让他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

“混帐,我是你父王!”白鸟亲王怒声开口。

白凤铃作恍然状,白衣翩跹,黑发如墨,唇角的笑意洒脱中带着几分漠然,“哦,对,你是我父王,亲手把我送给血魔当宠物的父王。”

她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怨气,仿佛对父亲的不满和受伤。

但是事实上,她的心中却是平静如水,她要让对方误以为自己只是在生气,而不是真的要和他决裂,只有这样,她才能有理由重新跟他回去。

果然,听到她满是怨气的话,白鸟亲王心中微微一松,他就说嘛,这丫头怎能如此冷心冷情,父女之情说断说断,原来是还在生气而已。

“哼,血魔有什么不好,上古大能,又是三魔之一,你跟了他,自然能有不小的造化。为父也是为你好,只是为父没有料到,那血魔太过魔性,居然把你当成了宠物,这也不在我的预料当中。”

白鸟亲王冷哼一声道。

白凤铃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当初她被送给血魔,那血魔居然和他的徒弟邪魔子想一起玩弄于她,她拼死反抗,才趁机逃走。

她当时受过的辱,又怎么会忘?而那一切,都是眼前这个自称是她父王的人所赐。她怎能原谅?

不原谅,但是为了拿取聚元阵,她必须与他虚于委蛇。

“什么都不要说了,我与你没什么好说的。”白凤铃冷冷的道,转身便欲离开。

“站住!”白鸟亲王怒喝一声,“宫庆之后,你随我一同回宫。”

白凤铃转身,嘲讽地道:“哦?莫非是父王又为我寻了恩主,要把我送过去?”

白鸟亲王脸色一黑,顿了顿,压下心中的怒火,才道:“你哥哥回来了,你回去见见他。”

白凤铃沉默,原来是哥哥回来了。

哥哥离开时,她还只有十岁,但是在她的记忆中,哥哥是极爱护她的。

“我知道了,我会跟你回去。”白凤铃沉声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从现在开始,你搬去我那里去住,堂堂白鸟郡主,天天和一群天兽厮混算怎么回事!”

白鸟亲王冷冷道。

白凤铃勾唇冷笑,这段时间,她的确是和阿蓝小聂等人住在一起,但是那又如何?不过,她并未反驳,反正已经答应了他要回去,也不必在这等小事上与他争吵。

见她答应,白鸟亲王这才露出满意的神色。

另一边,厄珞找到了阿蓝。

阿蓝觉得自己很可怜,无原无故,厄珞说不吃她了,反而向她示爱。

天知道,自己面对他时,总是怀疑下一刻他就会把自己吃掉。

而现在,厄珞的阿父和阿娘也来了,无端端的,她有些心慌意乱。

天兽的本能让她变回了原形,身为天兽,只有恢复本体,才能让她真正觉得自在和舒服,他们天兽虽然经常以人形生活,但是事实上,骨子里兽性本能他们从未忘却。

厄珞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那头漂亮的黑色巨狼爬卧在床榻之上,华丽的皮毛闪着乌光,看着蓬松而柔软,黑狼巨大的头颅的埋在两只前肢里,蓬松的尾巴垂拉在身后,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但那双立着的耳朵,却是在他进来的时候,轻轻的抖了一下,显然,她并不是真的睡着。

厄珞目光深沉地注视着黑狼的身影。

他站在门口没有继续前进,他认真的打量着它,从前,它也吃过许多其他种族的天兽,其中不乏黑狼族,但是,这却是他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一头黑狼。

她的确是很漂亮,不论是原形还是人形。

他勾了勾唇,朝它走去。

待他到了近前,那爬着的,仿佛睡着了一般的黑狼的猛地一跃而起,黑毛炸立,十分警惕地盯着它。

厄珞的脸顿时黑透了。

阿蓝蓝水晶一般的美丽眼睛里闪过一丝懊恼,它只是本能反应。

对于厄族,她本能的恐惧戒备。

厄珞沉默地看着她,心中也明白,也许是他想的太乐观了,他不是黑狼,他没有处于弱势,所以他忽略了种族和实力的差距在她心中造成的巨大鸿沟。

试想,设身处地站在她的立场,自己的反应估计比她好不了多久。

他喜欢她,就想和她结为伴侣,却不知,她对他又是何种心事?

厄珞默默地想着,也许,是他太想当然了。

阿蓝极快的变作了人形,它觉得,变成人形,会更有安全感一些,因为她总觉得厄兽一族相较于人,更喜欢吃狼。

“我阿父和阿娘来了,我会找机会和他们坦白我对你的心事。”厄珞开口,声音难得温柔。

阿蓝闻言,面色僵硬,惊的完全面瘫了。

“不,不要,厄族长和夫人绝对不会同意的。”阿蓝狂猛摇头。

“你放心,他们一定会同意的。”厄珞看着她道。

阿蓝摇头,可是,她并不想啊。

看到厄珞眼中流露出凶狠的光芒,阿蓝心中一惊,本能的沉默下来,不敢再反抗。

天兽的世界和人族还是不同的,人族要讲个你情我愿,可是天兽的世界却更残酷直接,除非她有实力打败对方,否则,弱者臣服于强者,是天兽界最基本生存法则。

“厄珞,你忘了,我的主人是花青瞳,她要是不同意,你也不能勉强我。”阿蓝开口,心脏紧缩,她紧张极了,不知用她的主人压制厄珞,会不会触怒他。

厄珞眼神阴晴不定的看着她,“花青瞳会同意的。”

阿蓝沉默,不再说话。

厄珞欺身上前,将人扑倒。

阿蓝浑身僵硬,她、她她她又被厄兽扑倒了。

上次被扑倒的经历还清晰的在脑海中回荡,每每回想起来,就让她恐惧的战栗不止,可是眼下,她正在被一头厄兽压在身下。

看清她眼中的本能的恐惧和警惕,厄珞轻笑,“没事,习惯就好了,你总有不再害怕我的一天。”

阿蓝抿唇,怎么可能?黑狼族能不怕厄族吗?不可能的。

但下一刻,厄珞低头,轻轻在她腮边落下一个吻。

阿蓝瞬息间呆住了,厄兽的嘴触碰到了她,但不是为了吃她,而是……好诡异。阿蓝眨了眨眼睛,面色僵硬。

厄珞却是悄然红了耳尖,起身大步朝外走去,走了几步,厄珞转身,道:“少跟花青瞳在一起,面瘫不好。”

阿蓝宛如石化一般,僵在原处,久久未动。

……

“大帝返祖血脉果然不简单。”看着照天镜中的景象,炼神晴淡淡说道。

此处只有她和炼神武二人,她摘下了帷帽,没有了白纱的遮挡,一张宛如银月般皎美的面庞便露了出来。

不愧为炼神部落的神女,她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灵秀动人,从里到外都透着一丝仙意,仿佛真正的神女降世。

“大长老卜算的出不了错,天元大陆未来的皇者,依然是姓君,但是却没有明言是君家哪位,但是,既然神女已经成为了君泽的未婚妻,那么,那个人,一定要君泽莫属。”

炼神武开口,语气不容置疑。

“晴儿知晓。万年岁月,上古部落凋零的凋零,灭绝的灭绝,仅存的强大的部落所剩无几,我们炼神部落也日渐没落,想要重新崛起,扶持君泽成为第二位大帝,势在必行。”

炼神晴容色绝丽,气质灵秀如烟,略带飘渺。

“君泽要上位,花青瞳就是最大的阻力,此女,必除不可。”炼神武声音平淡,目中射出两道冷电。

“但是显然,花青瞳并不好杀。”炼神晴道。

且不说她的身后有无尽黑海,弄不好,其他魔君都会护着她,谁让她是黑天之妻,魔祖之母呢?

而且,除此之外,还有阴阳二龙都认她为主,即便是上古时候,阴阳二龙也是从来不和的,哪能同时认一人为主呢?

难不成,天元大陆未来的第二位大帝,真是花青瞳不成?

还有,让她震惊的是,秋殿之人对那花青瞳,似乎都无比爱护。

那位摩家的少爷,宁愿立下那等重誓,也不愿伤害花青瞳分毫,那是一种怎么样的爱护之情?

不得不说,炼神晴的心中,是有一丝羡慕的。

似乎知道她心中所想,炼神武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杀花青瞳不难,找到机会我亲自出手,一击必杀。不过,眼下有另一件事……”

“武长老是说那定元宫?”炼神晴心中微微一动,眼底浮起一丝波动。

“不错。君泽被困锁天河,出是肯定能出来,但是他若要出来,没个几十上百年怕是不可能。而这段时间里,定元宫就是无主的。你是君泽的未婚妻,未来的太子妃,定元宫的主母,现在提前入主定元宫,为君泽打理定元宫,发展势力,也是合理的。”

炼神武抚须而笑,语气坚定。

只要炼神晴能成功入主定元宫,那么,她未来太子妃的身份,甚至是皇后的身份,就真正落实了。

“晴儿知晓了,等宫庆事罢,武长老,我们就去定元宫走一遭吧。”炼神晴眼底闪过一丝隐隐的激动,入主定元宫,成为定元宫的主母……那定元宫,可是相当于曾经的太子东宫!

“君泽虽然被困,但是君泽手下还有诸多势力,当先便是毒部,毒部众人虽是暗卫,但手掌大权,也许明天毒部会派人来万象宫贺庆,介时我们定要交好毒部,想要入主定元宫,交好毒部是第一步。”炼神武道。

……

所谓千万万剐,并非虚言,不够一万刀,是断不会让人死去的。

行刑到五千多刀时,两个女人已经成了血人,但偏偏她们都被喂了保命的药,并不会立时死去。

这种残酷的情影,通过照天镜,令得万象宫每一个角落都看得清清楚楚。

“秋殿主,你就任由他们胡闹?”冬殿主找上了秋殿主,“那样血腥的场景,终归是影响不好,又是宫庆,你们秋殿的孩子们,太过份了。”

“过份?”盘垣挑眉看着冬殿主,“我们秋殿的两个孩子险些被毁,只是惩罚作俑者出一口恶气,怎么就过份了?”

“行刑就行刑,何须再用那照天镜,搞的整个万象宫到处都是血腥场景。”冬殿主无奈苦笑。

“有何不可的?伤我秋殿之人,受到报复是应当的。让那些人看看也好,也不知有多少人对我秋殿十二心怀叵测,那些人若是受到警示收敛也就罢了,可若是不知收敛……”盘垣冷笑。

冬殿主明白了,盘垣这是在借机震慑一些对花青瞳有恶意的人。

不过这一手一出,恐怕不少人都会打了退堂鼓吧。

事实上,这一场震慑是有用的。

但只是对一部分人而已。

战龙家族的住处内,向来低调至极,不喜说话的龙无双这次竟是主动开口,他严肃地看着龙清霜,“妹妹,那花青瞳,你不要再去挑衅她。万象宫对她的纵容和保护,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龙清霜点头,“哥哥说的有理,不过,我却觉得那花青瞳很是有趣,我们战龙家族,不防交好于她。”

龙无双皱眉,域外之人再次出现,天元大陆将乱,第二位大帝即将诞生,他们这些上古势力,的确是该到了选择站位的时候了,只是,到底是花青瞳还是君泽,亦或是君泱或君湘,就令人难以抉择了。

虽然那花青瞳是大帝返祖血脉,但是与君泽等这些活了万年,经营了万年的人相比,还是太弱了。

可是现在,妹妹却有意支持花青瞳,这让他觉得十分草率。

“听说君泽和花青瞳的关系很好。”龙清霜道。

龙无双沉默,片刻,她问:“妹妹,你相信吗?”

龙清霜沉默。

事实上,他们这些上古势力,都不会相信君泽真的和花青瞳关系很好。

怎么可能真的很好?他们的立场,注定了他们无法真正的很好。

这是他们的一致认知。

“且看着吧,我还是比较看好花青瞳的。左右君泽被困锁天河,我们还有充足的时间做出选择。”龙清霜叹了口气道,她是真的对花青瞳颇有好感的。

同时间,雷神部落的王子,也沉默地看着照天镜中的场景。

那名黑甲护卫道:“王子,你看那……那花青瞳如何?”

他简直不敢在王子面前提及花青瞳这三个字,实在是,花青瞳之前让王子殿下变成猪头脸的事实,太过于惊悚,他至今,仍然还有一种荒谬感。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王子的脸色。

果然,听到花青瞳三个字时,王子的脸色顿时黑了,甚至扭曲了一下,不过,倒还不至于失控,他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护卫不甘心,又道:“王子,那天雷之祖……”

说到天雷之祖,雷炽的目光微微一凝。事实上,若论修为,他不一定就能输给那花青瞳,但是对方的天雷之祖,正好压制于他,让他毫无反手之力。

护卫见状,忙道:“天雷之祖,为何会认花青瞳为主?莫非是天意授意,她就是长老卦相中的那个人?”

雷炽蹙眉,沉默半晌,才淡淡道:“此事不急,等我们回去禀报了族中长辈再说。”

顿了顿,雷炽似想到了什么,“雷星,提防炼神部落的人。”

雷星一怔,然后了然,“属下知道,炼神部落定然是意在定元宫,与花青瞳必然为敌。”而他们,却是不能急于绑在任何一方上的。

各方心思复杂,春殿主正坐于殿内观赏照天镜中情形,两名女子一左一右服侍于他,那二女曾经都是春殿的使者,只是因为办不好事,被收服成为小妾,眼看着殿主兴致勃勃的欣赏着他近年来最宠爱的小妾班之婳被凌迟,她们的心中,都笼上浓浓的寒意。

殿主,太过无情。

正在这时,有人来报,说是百里渊求见。

百里渊,东洲百里家族族长的亲弟,百里家是上古巨族,但是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却让人发现,这个百里家并不如曾经表现出来的那样风光霁月,相反,他们野心勃勃,图谋不小。

冯镜饶有兴趣的命那传话之人请百里渊入内。

不多时,百里渊来了,当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女,正是百里菁。

说来,百里菁长的也很是清秀美丽,水汪汪的眼睛灵动可人,朝气勃勃。

冯镜狭长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精芒,他也未起身,而是坐在原处,懒懒的看着百里渊,道:“不知百里先生前来找本殿主,所为何事?”

百里渊并不为对方的轻慢而生气,事实上,他也不敢有丝毫不满,毕竟,对方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份,都高于自己。

百里渊笑的很是客气而讨好,“春殿主,在下前来,意在与春殿主合作,甚至,在下还能帮助春殿主,压制秋殿主。”

“帮我压制秋殿主?”冯镜诧异地看着他,如看白痴。

百里渊却是道:“春夏秋冬四位殿主都掌管着万象宫的产业,近些年,秋殿主的风头,一直胜过春殿主,可是事实?”

春殿主和秋殿主,所管的均都是万象宫的矿脉和宝器,二人素来竟争激烈,这些年,冯镜一直被盘垣压了一头,二人之间又颇多矛盾,一言不合就要开吵,春殿主更是屡找秋殿麻烦,可见二人不和乃是事实。

百里渊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来找冯镜,想要通过他,打入南洲。

“是事实,盘垣这些年一直压在本殿主头上,好生令人气恼。不过,据本殿主所知,百里家和秋殿十一使者的家族,订有婚约,按理说,你们不是该站在盘垣那边更有道理吗?”

闯镜反问道。

百里渊连忙道:“春殿主所说不假,可是百里家想要帮助春殿主的心却是真,再者,那金城家族并不把我们百里家看在眼中……”

闯镜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忽尔看向他身后的百里菁,“这小姑娘是你们百里家的?”

百里渊心中一喜,忙道:“是,在下想让她入春殿,还望春殿主能收下她。”

百里菁脸红的低下了头。

实在是,虽然春殿主年纪大了,但他的外形却正当壮年,俊美邪肆,更有着一种成熟的气韵,和不羁的风流,格外的吸引人。

“百里先生所说的收下是指什么?春殿现有使者六名,还须六名才能位满,可本殿刚刚痛失了一位爱妾,再添一人补上,也无不可。这小姑娘资质一般,若是成为使者恐怕不够资格,但若是成为本殿的爱妾,倒显得本殿主好色……”

“不会不会,春殿主乃是何等人物,美人投怀,才是正常,在下知道这丫头资质一般,原也不敢妄想使者之位,是以,就是打算将她送于殿主,任凭殿主处置……”

百里渊道。

春殿主饶有兴趣的盯着那百里菁越来越红的脸,好半晌,见小姑娘连脖子都红了,他不由得轻笑一声,“很好,那就留下吧。”

百里渊大喜。

“殿主,那合作之事……”

“不急,再谈……”冯镜不耐摆手,目光不离少女左右。

百里渊了然,当即出言告辞,他给了百里菁一个眼神,这才大步离去。

“玉儿,欣儿,你们又有新妹妹了!”

冯镜看向两名女子,调笑说道,两名女子连道恭喜殿主,一女道:“殿主,那我们姐妹二人就不打扰殿主和新妹妹聊天了。”

她们说着便欲退下。

“诶,新来的小丫头想必不懂事,本殿主性致正好,不如你们教教她如何服侍本殿主吧。”冯镜道。

百里菁一脸茫然。

但当发现两名女子笑盈盈的朝她走来,并且将衣衫褪尽时,她顿时变了脸。

“新来的妹妹,咱们今天就一起伺候殿主吧……”

百里菁闻言,脸色煞白,她还是个小姑娘,刚来就面临这般局面,她顿时羞愤欲死。

两名女子虽然都笑着,但眼神却带着同情。

殿主可是变脸比变天还快,伺候他,她们是小心又小心,才能活命到现在,看这小姑娘一脸懵懂,估计活不了多久。

……

夜晚,君踏天站在床前,看着月光下,床上歪七八扭的几道身影。

花青瞳睡相还好,她的左边躺着塗一竺,塗一竺小姑娘,哪怕睡着了也很是霸道,小手紧紧抱着花青瞳的一只胳膊,宣示所有权。

可是花青瞳的右边,一只小花猫爬卧着睡的正香。

但是,花青瞳的身上,小白猫四肢朝天,脑袋歪斜到一边,半个舌头搭拉在外面,睡相实在不忍直视。

而且,花青瞳的脚上还挂了一只小黄猫,小黄猫软软的挂在花青瞳的脚上,脑袋和两只肥短前腿都软软的搭拉在脚背上,也不知它是怎样以这种姿势睡的这么香的。

君踏天左看看右看看,从上到下,都没有在床上发现他的地儿,他嘴角不自禁的抽了抽,心中疑惑,白天还打成一团的几只小的,到了晚上是如何相安无事的睡在一张床上的。

好半天,他叹了口气,给花青瞳掖了掖被子,转身朝外走了。

他熟门熟路的进了某位舅舅的房间,爬上床,睡了。

------题外话------

忧伤,这一章昨天就码好了,但是因为了锁了大神,到现在才出来,泪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