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6 母女再相见/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大早,万象宫就再次热闹了起来,忙了一天,到了晚上,宴会正式开席了。

有了前面的意外,今天万象宫的守卫格外严格,老宫老端座中央主位,他左下手,乃是四位殿主以及一众长老,右下手的主宾之位,乃是如厄刚,金城太北,四大亲王,曲水月,圣王等这些上古大能。

其次依次是各大家族的天之骄子骄女们。

美酒美食,乐声和歌舞缓缓入了大殿,气氛渐渐进入佳境,但在场众人却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有些人的目光,依旧落在秋殿一行身上,实在是,前天发生的那件事,依旧让花青瞳和摩九胤颇为受人关注。

老宫老看着满殿众人,缓缓道:“前天宫庆出了意外,今次重新举办宴会,望各位都吃喝尽兴。”

满殿众人闻言,连连举杯,“多谢宫主款待!”

众举杯一饮而尽,而后有一人突然站了起来,望着老宫主道:“宫主,万象乃是天元大陆的老势力了,现在锁天河出现,被困在里面的二十一位大能恐怕是没有百年无法出来,这百年间,我们中央大陆的实力总是要发展的,那些失去上古大能的家族霸占着绝多的资源也是浪费,不如分出来,提供给其他上古大能享用,提升实力,老宫主觉得可否?”

这人所说,话中之意说白了就是想要瓜分那些失去完美境大能的势力,落井下石。

此问一出,众人皆都将目光投向老宫主。

花青瞳盯着那问话之人,那人不是别人,正是玉家的家主,玉庆阳。

玉家在西洲只是一方二流家族,算不得豪霸,但看玉庆阳此刻的态度,显然是颇有依持。

当然,此刻没有人在意玉庆阳是何人,大家的目光都盯着老宫主呢。

事实上,玉庆阳这一问,也就是探探万象宫的想法,事实上,他的心中是十分的激动的,二十一位完美境被困,预示着二十一方的势力即将落没,但同时,也意味着机会的来临,有人没落,有人就要崛起。

现今的局势,不正是他们玉家这等二流家族崛起的机会吗?

不用说,中央大陆的势力必然会出现大变革,那些完美镜被困的大能家族,定然会被趁机瓜分,一落千丈,而相应的,一些家族将会趁势而起。

那些被困锁天河的完美境百年出不来,而百年,足以改变整个中央大陆的格局。

那些完美境被困的超级大家族,他们的底蕴是无比可怕的,那是任何人和势利都无法抵御的诱惑。

比如说那九星家,他们的老祖刚一被困,百里家就反手一刀,不仅要谋夺九星家的资源,还要强娶九星家的幼女。

但事实上,类似的事情,在短短几天,已经在各处上演。

老宫主面上没有丝毫异色,他没有说可,也没有说不可,只是淡淡反问:“如果那些被困的完美境大能们,在十年内,甚至更短的时间内出来了呢?”

此问一出,满殿皆静。

但是反应过来的众人,却是都纷纷大摇其头,“不可能。”

那是锁天河,域外神器,二十一位大能联手,也至少要百年才能挣脱。

他们肯定,那些人不可能在百年内出来。

“老宫主说笑了。”一人道,正是炼神武。

“也许,那些被困的大能们,真有在百年内,甚至是十年内出来呢?你们这些趁机对他们的家族落井下石的人,就不怕被报复吗?”

突然,一个少年清亮的声音响起。

众人不由得看去,却见说话的是一个长相格外清秀标志的红衣少年。只是无奈,人家穿红衣多是热烈或妖娆,他却偏偏显出几分纯真之气。

鲜红的衣衫,趁的少年的皮肤雪白,甚至有晶莹的光晕,就越发让他那双宛如黑葡萄一般的眼睛明亮动人。

此刻,他看着众人,昂着下巴,挺着胸膛,像是欲上战场的小公鸡。

花青瞳不认识这少年,这少年和他的家人到来时,她那时正回去睡觉了,塗兮羽歪头,低声对她道:“这少年名叫东桥君,是东后家族的独子。”

东后家族的人!花青瞳心中微微惊讶,抬头认真打量那少年,却不想,正好对上那少年也正悄悄朝她望来的眼神。

对上她的目光,少年慌乱的转开了目光,仿佛受惊的小兽。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闪过疑惑,自己很吓人吗?

坐在她身后的李昌锦突然眼中光芒一闪,扯了扯她的衣袖道:“花姐姐,那个少年喜欢你。”

花青瞳面瘫着脸,无言道,“昌锦,别胡说,我不认识他的。”

李昌锦微微红了脸,低头道:“可是,他看你的眼神,分明就是喜欢你啊。”

花青瞳伸手揉揉他的头,“别胡说。”她怀里还有三只小猫和塗一竺,身边还有君踏天,他们都在竖起耳朵偷听呢。

君踏天虽然没有看像花青瞳这边,耳朵却已经高高竖了起来。

花青瞳的怀里泾渭分明,肩膀上蹲了一只小猫,左边蹲了两只,右边,被塗一竺完全霸占,可谓是互不侵犯。

昨天在花青瞳的威慑之下,四个小家伙在她不知道的情况达成了诡异的和平。

李昌锦脸颊通红,被花姐姐当成小孩子一样对待,他十分难为情,心中还有些微微的发闷。

他从十二三岁的年纪到现在,几乎是跟在花青瞳身边长大的,对她的感情,早已宛如亲人,更甚至,还有一种他说不出来的酸涩。

现在看到另一个少年看向花青瞳的目光,他几乎是在那个少年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另一边,看到花青瞳对待李昌锦的亲密动作,又看到花青瞳身后黑衣和小风风两名魔卫,那红衣少年不禁神情委屈。

“花心大萝卜。”他噘嘴嘀咕。

“傻孩子,花青瞳是大帝返祖血脉,纵然有了黑天魔君,但她身边肯定少不了人。我们东后家族,想要对抗南北二家,只能依附于她,也只有她。”一名老者慈爱的拍拍他的肩膀,低声安慰道。

少年沉默。

南家有君泱,北家有君泽君湘,可是他们东后家族,却是没有大帝子嗣存活下来。不论是君泽和君泱谁登位,都没有他们东后家族什么事,甚至,南北二家会趁机打压毁灭他们。

而最要命的是,他们东后家族那位幻化出星海的完美境,寿数无多了。

没有那样的完美境坐镇的帝后家族,将成为南北二家,还有一些超级大势力砧板上的肥肉。

他们想要家族长盛不衰,甚至是保住家族的一切根基,就只能选一个人依附。

而花青瞳,正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将他送于花青瞳,向她投诚,就是他们东后家族所选的路。

因为祖上卜卦算出,未来的大帝,还是姓君。

东桥君虽然委屈,但是心中倒也并不排斥,左右那花青瞳看起来也不讨厌,而巧的是,他也很喜欢养猫啊!

看到蹲坐在花青瞳肩头的那只小黄猫正瞪着圆溜溜的眼睛看向他,少年心中不由得有些痒痒。

“瞳瞳,那个人类一直在看你,要不要我帮你吃了他?”小黄黄看了那少年一会儿,见那少年一直偷看花青瞳,还偷看它,便低头对花青瞳悄悄说道,小奶音里透出几分凶狠。

花青瞳顿时哭笑不得,揉了揉黄黄毛茸茸的小脑瓜,道:“黄黄,不要随便吃人,那个少年,他愿看,就让他看好了,不防事的,还有,要叫我姨姨。”

小黄黄歪头,挺了挺小胸膛,它才不叫姨姨,它就喜欢叫瞳瞳。

“瞳瞳……”听到她的话,怀里的小白白也扭过了头,有些赖皮的将小爪子递上前来,湿漉漉的小眼神格外可怜。

花青瞳黑线,小白白伸来的爪子上绑了白色的纱布,那是白白撒娇,非要让她绑的,事实上,那只爪子只是断了几根指甲而已。

但是小家伙要撒娇,花青瞳也没辙,只能温柔的握住小爪给它吹吹,小白白这才吸了吸小鼻子,满足的扭头和花花排排坐了。

看到这一幕,厄刚老眼一抽,怎么回事,他的小孙孙怎么是这副德性?

而一直偷看花青瞳的东桥君,视线不可避免的被几只小家伙灵性又可爱的模样吸引。

跟着花青瞳有猫养!

“想不到,十二秋使居然喜欢养猫!”炼神晴隔着白纱,看向花青瞳的方向。

此言一出,厄伦夫妻,甚至是厄刚再度面部抽搐,真是瞎了眼了,那是猫吗?明明是强大的厄兽好吗?

花青瞳看了那炼神晴一眼,没有说话。

“神女不知,那并非小猫,而是厄兽。”北鸿峰开口,脸色略带笑意,看向花青瞳道:“公主殿下,在下说的可对?”

花青瞳看了北鸿峰一眼,淡淡道:“不错。”

炼神晴不再说话,隔着白纱,双眼死死的盯着花青瞳,她居然连厄兽都能交好,而她,居然将厄兽认做猫,颇为丢人。

炼神武也神色一凝。

小猫们大概是知道人们在议论它们,竟是一个个的都扬起了毛茸茸的小脸,眼神骄傲的看向四周,小毛巴一甩一甩的。

许是甩的有些欢了,白白和花花的尾巴打结在了一起,两只顿时齐齐转身,朝着花青瞳喵喵叫了起来,湿漉漉的小眼神说不出的可怜。

花青瞳无奈又宠溺的伸手给它们将尾巴解开,两只这才重新排排坐好。

厄伦夫妻捂脸。

不少人哑然失笑,花青瞳抱着小厄兽,并不理会众人的目光,那东后家族的少年十分热切的看着小猫们,“叔爷爷,原来那就是厄兽,没什么可怕的嘛。”跟小猫一样。

他却不知,之前还有只小猫跟花青瞳商量着要吃他呢。

“不要被事物的表象所迷惑,那几只小厄兽虽然看起来无害,但也许只因一人而起,若是换了别人,说不定就是另一副面孔。”东桥君身边的老者,微笑着说道。

东桥君小脸一肃,有些忧心的看着向老者,“叔爷爷,你说花青瞳会接受我们吗?”

老者沉默一瞬,“也许会吧。”

东桥君小脸微皱。

“祈长老在说什么如此专心?”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祈长老和东桥君双双看去,见说话之人乃是北家的一名长老,日月星三境的完美境大能北惊啸。

“没说什么,不过是与小辈闲话罢了。”祈长老淡淡道。

“祈长老真是好兴致。”北惊啸看着他们道,视线在东桥君身上来回几圈,叹道:“一转眼,桥君也长这么大了啊。”

祈长老眼中寒光一闪,他们东后家族,之所以只有东桥君一个小辈,并非是因为只生了这一个,而是之前的那些孩子们,不是没有机会出生,就是纷纷夭折,若不是怕他们家绝后做出疯狂的事情来,或许,桥君这个孩子也无法健健康康的活到现在。

东桥君不喜欢北家的人,愤愤的一扭头,轻哼一声不理人。

祈长老也没有好脸色,淡淡看着北惊啸,“不敢劳你挂心。”

北惊啸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而秋殿这边,塗兮羽却是轻声开口道:“十二,那东后家族与北家和南家自古以来多有不和,如果我没料错,他们极有可能会找上你,依附于你。”

花青瞳闻言,略略一想,便明白过来,“东后家族没有皇脉存活下来啊。”

南后家族有君泱,北后家族有君泽君湘,西后虽然没有生过大帝子嗣,但崔氏西后家族更多是倾向于维护西后圣母,与南北二家恕来交往不多。

只有东后家族,被南北二家视为眼中钉。

“据说,东后家族是四后家族中,实力最强者,他们的老祖,十分恐怖?”花青瞳道。

塗兮羽道:“也许,那是曾经。”

花青瞳没有再多说。

“南北二家,还有东家,他们为什么会以为君泽会和我对立?”花青瞳不解,“他们就没有想过,君家的人,是团结的么?不论他们做什么,我和君泽都不会反目呢?”

“十二,人心难测。”其实,塗兮羽仍然有些不太看好君泽。

那位太子殿下可是霸道至极,据说上古之时,为了守住太子之位,其他皇子皇女,没少被他针对。

花青瞳摇头,“不,君泽不会伤害我。”花青笃定。

他们不是第一次说这个话题,花青瞳始终坚信,君泽不会伤害她。

塗兮羽道:“如果君泽真的不愿与你争,放弃帝位,那北家的地位将大受损失,这种传承万年的家族,他们不会允许那样的事情发生。如果君泽无法达成他们的心愿,十二,你以为他们会怎么做?”

花青瞳一惊,脸色一沉,“他们会背叛君泽,甚至除去君泽,自己登位。”

“不错。”塗兮羽摸摸她的头。

花青瞳冷哼一声,有些霸道地道:“谁也不能欺负君家人。他们要是敢欺负君泽,我饶不了他们。”

塗兮羽一怔。

十二竟是如此维护君泽,或者说是君家人。

“定元宫前来恭贺万象宫佳节。”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朗朗传来,花青瞳猛地一抬头,就看到一头灰白头发的黑衣青年和同样一身黑衣的娃娃脸毒猫一前一后而来,他们的身后,还有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也是一身黑衣,此刻,她正睁着大眼睛,在殿内四处扫视。

定元宫来人,满殿皆都望来,对于定元宫,中央大陆任何势力都对之十分重视。

来人是定元宫毒部首领毒魂,和影子杀手毒猫,而那个小女孩,却是被人无视了。

花青瞳的目光,却是凝在那个小女孩的身上。

她四岁了,但看起来只有三岁左右的样子,瘦瘦小小的,小脸十分苍白,但一段时间没见,她的眼中已经有了一丝暗卫独有的冷漠和坚韧。

是蜜儿。

许是察觉到她的视线,蜜儿终于朝她望了过来,她的异瞳中闪过一丝激动,却按捺住自己的心情,硬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但一双眼睛却始终定定的望着花青瞳。

花青瞳想对她笑一下,但最终她没有露出什么表情。

不知是不是出于小家伙们之间的直觉,君踏天,塗一竺,甚至是三只小猫,都敏锐的将视线投向了那个突然出现,望着花青瞳的小姑娘。

都说情敌之间会有某种感应,但现在,几只小家伙们之间,也有某种诡异的感应。

塗一竺笑眯眯的盯着蜜儿,但实则随时都会干坏事。

三只小猫则是思索着要不要把那个瘦巴巴的小丫头吃掉。

而君踏天却是看着蜜儿那只青色的瞳孔,眼中闪过思索的神色,他很肯定,娘亲瞳瞳目前只生出了他,还有就是肚子里的两个弟弟,绝对没有生别的孩子。

所以,那个小丫头是定元宫那位舅舅的孩子吗?

毒魂拿出一只盒子,盒子自动飞向老宫主,老宫主接下盒子,笑眯眯地抚须,“定元宫有礼了。”

“应该的,万象宫对公主殿下多有照拂,定元宫理应答谢。”毒魂冷冷道。

此言一出,老宫主眼中霎时精光一闪,一旁,正欲起身与毒魂搭话的炼神武眼眸微微一眯。

“哪里,秋十二丫头也是我们万象宫的人,照顾她是应该的。”老宫主笑眯眯地道。

毒魂不再多说,向老宫主抱着一礼后,转身向花青瞳走来。

但是,他们没走几步,炼神武就开口了,“可是毒魂首领?”

毒魂回头,看向炼神,冷竣的容颜露出疑惑,“这位是?”他当然知道这是炼神家族的人,不过,他不会在此场合表现出对他们的热情。毕竟,那炼神部落的神女,还未过门,未过门,就有太多的未知变故。

炼神武神的神色微微一僵,片刻后还是道:“老夫炼神武。”

毒魂微一沉吟,道:“原来是炼神部落的长老,有礼了。”

“毒魂首领前来老夫身边入坐吧。”炼神武邀请道。

“多谢,不过,我们还要去拜见公主殿下,失礼了。”毒魂道。

炼神武眼神微微一沉,按理说,定元宫的人,不该与花青瞳亲近才是,不过,也不排除他们是别有用意。

炼神武不甘心,又道:“我部落神女殿下也在此。”

毒魂顺着炼神武所指,看向了那头戴帷帽的白衣女子,毒魂微一拱手,道:“原来是神女殿下,失礼了。”

“毒魂首领不必客气,请毒魂首领前来入坐。”炼神晴也开口邀道。

毒魂淡淡道:“多谢神女好意,在下还要去见过公主殿下,就不过去了。”

再次拒绝,白纱下炼神晴的目光一沉,脸色变的有些难看,她是未来的太子妃,作为太子的属下,毒魂不是应当遵从她的命令吗?

炼神武的神色也很不好看,毒魂当众给了炼神晴没脸,这让他们颜面何存?炼神武当即便沉声道:“毒魂首领一再拒绝,可是不将我炼神部落看在眼中?”

毒魂被一再逼问,心中也生出不耐,他道:“并非,而是我等要先去拜见主人才好。”

炼神武一窒。

称呼由公主殿下,变为了主人,这是什么意思?

毒魂三人已经朝花青瞳走去。

“毒魂,毒猫,见过公主殿下。”二人行礼。

“蜜儿见过姑姑。”蜜儿也行礼道。

花青瞳当即将塗一竺和三只小猫都放到一边,并叮嘱他们要乖乖的,便起身将蜜儿抱进了怀里,对毒魂毒猫道:“你们免礼吧。”

“谢公主殿下。”毒魂和毒猫没有入座,道谢后,与黑衣和小风风一同站在了花青瞳的身后。

按理说,他们是代表君泽太子而来,理当入座,以礼相待,可此刻,他们却是以花青瞳护卫自居,这番姿态,令不少人心中震惊。

炼神武和炼神晴,简直不敢相信他们看到的。

君泽的属下,竟是去保护花青瞳去了,花青瞳竟真的敢将后背交给他们?

到底,有什么是他们不知道的?

还有,那个叫花青瞳姑姑的小丫头,是谁?他们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

“蜜儿好像长高了一点哦。”花青瞳心疼的将瘦小的小姑娘抱在怀里,捏捏她没有多少肉的小脸,指着君踏天等一众小家伙们说:“这个是姑姑的孩子,蜜儿要叫他天儿哥哥,还有这个,蜜儿可以叫她竺儿妹妹,这三只小猫,蜜儿也可以和他们一起玩哦。天儿,这是大舅舅的女儿,你要叫蜜儿妹妹。”

蜜儿依恋的窝在花青瞳的怀里,有些怯怯的看着君踏天等几个小家伙,但还是十分乖巧的叫道:“天儿哥哥好,竺儿妹妹好,小猫猫好。”

“蜜儿妹妹好。”君踏天开口,看着这个瘦弱的小姑娘,对方和他有着相近的血缘,是他的亲表妹。

君踏天很稳重,见花青瞳对这个小姑娘很关心,他的神色也柔和了一些,娘亲瞳瞳喜欢的人,他也会对她好。

蜜儿不禁多看了君踏天一眼,这就是哥哥啊。

“喵!”见这个小姑娘胆子这么小,小猫们有些看不起她,不过,这个瘦巴巴的,身上没有多少肉的小丫头,比塗一竺那个胖丫头可爱多了,它们可以不欺负她。

“小猫猫真可爱。”蜜儿见小猫向她叫,仿佛是在和她说话,不禁看向花青瞳高兴地说。

花青瞳摸摸她的头,“小猫也喜欢蜜儿呀。”

说完,花青瞳警告地看向三只。

三只接受到花青瞳的眼神,机灵的花花顿时迈着小短腿跳进了蜜儿的怀里,小奶音响起:“是的呀,我们也喜欢你。”

小猫会说话!

蜜儿呆住了。

“是的呀,瞳瞳说我们喜欢你。”

“瞳瞳说我们喜欢你。”

小白白和小黄黄也不落下风的跳了进来,一起对蜜儿说。

花青瞳面瘫着脸,一脸无言。什么叫她说……

蜜儿已然被三只会说话的小猫惊住,有些呆呆的。

“这小姑娘真乖巧。”西门无瑕眼热地看着君蜜儿。如果她家胖丫头有这个小姑娘一半乖巧就好了。

花青瞳无法跟西门无瑕说蜜儿的遭遇,她只是摸摸蜜儿的头,说道:“是呀,蜜儿很乖的。”

一旁,塗一竺小姑娘笑眯眯的看着蜜儿,呵呵,乖巧是吗?

竺儿才是最乖巧,最可爱的小姑娘呀!

毒魂和毒猫的举动,的确是在不少人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北惊啸看向北鸿峰,“少主,怎么回事?太子的人,怎么对花青瞳……”

北鸿峰默不作声,不知在想什么。

不远处,南家的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南家一位长老看向南玉华,“少主,你不是和花青瞳接触过,你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吗?”

南玉华摇头,“不知。”事实个,他大约知道一些,花青瞳和君泽君泱的关系,远不如外人猜想的那样,就他所知,君泱是很在乎花青瞳的。

正在这时,只听又有一道声音大声传来,“天元之海前来贺万象宫佳节!”

来者四十来岁,面容英俊,留着半尺青须,一身黑袍,绣着祥云银边,身形高大,修为高深。

众人看去,只见此人随手一抛,一只闪闪发光的宝盒便被他甩出,向老宫主飞去,“此乃贺礼,多谢万象宫对公主殿下的照拂。”

此言一出,所有人一震,因为,刚不久前,定元宫的人也说过类似的话。

老宫主笑眯眯的接过盒子,回了同样的话,“哪里,秋十二丫头也是我们万象……”

“凤鸾山前来恭贺万象宫佳节,以此薄礼,多谢万象宫对小公主殿下的照拂。”一名宫装丽人飘然而来,一只长形盒子也自动飞向老宫主。

老宫主麻利的接过盒子,笑眯眯的继续道,“……宫的人。”他将未说完的话补全。

不过,不论是那青须男子,还是这宫装丽人,都不在意这些,二人均是转身,朝花青瞳走来。

见状,花青瞳忙放下蜜儿,起身去迎。

这二人她都不认识,但无疑,二人都是最起码跟着二哥和四皇姐活了万年的前辈。

二人走上前来一起行礼,花青瞳将二人扶起,那宫装丽人打量了花青瞳一阵,笑道:“在下凤九英,是凤鸾山第九凤,小公主殿下可唤我名。”

“在下庄清,是天元之海一黄龙,公主殿下亦可唤我名。”

众人听的心惊,因为这二人,均不是人族,那凤九英,本体乃是上古凤凰的支脉,蓝孔雀,实力超绝。

而那庄清,本是天元之海中的一头黄蛟,后遇君泱,得君泱相助,化蛟为龙,故而一飞冲天,乃是天元之海一霸。

然而现在,这二者,竟是都对花青瞳示以善意。

定元宫,天元之海,凤鸾山,分别是君泽,君泱,君湘的势力所在,可现在,这三者竟都对花青瞳示以善意,这到底作何解释?

满殿众人,无人能够平静了。

而偏偏在这时,又有一道女声传来,“三眼族前来贺万象宫佳节,区区薄礼,还望不弃。”

众人懵了,怎么三眼族的人也来凑热闹,还真是好胆,就不怕他们将他们留在此地吗?

而花青瞳却是突然心中一跳,似有某种感应,她几乎是本能的抬头望去,就见两名女子同时而来。

其中一人乃是圣母无疑,而另一人……

看着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容颜,花青瞳呼吸一窒,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西门清雨,她的娘亲。

西门清雨更年轻美丽了,以往那有些冷漠高傲的容颜,变的温和柔婉,尤其是她眉心上的那只橙色横目,更是流露出温暖的光晕,与其他的三眼族不同,她的第三眼,让人一看之下,就觉得十分的舒服。

老宫主,以及满殿的所有人族来客,在这一刻,都无比警惕地盯着这两名三眼族来客,不管之前他们之间如何明争暗斗,但是此刻,都一致敌视地盯着前来的异族。

老宫主缓缓开口:“圣母和三祖亲自前来奉上贺礼,万象宫哪有言弃的道理。”却是没有邀二人入座的意思。

“场中还有座位供我二人入坐,宫主莫非是吝啬两杯薄酒?”圣母开口,笑意宴宴。

而西门清雨却一直没有说话,她在场中扫视一圈,终于看到了人群中,那个已经长成大姑娘,出落的越发美丽的人儿。

瞳瞳,她的孩子。

她的三眼族血脉苏醒之时,在最后那一刻,她的脑海中莫明多了一段‘前世’的记忆,前世,她没有机会觉醒三眼族血脉,而是被奸人所害,眼睁睁看着西门家灭门,儿子屈辱而死,女儿……身在西晋,到最后也没有见到她一面,但是她知道,她的女儿,在西晋过的不好,极其不好。

西门清雨,或者说三祖卡琳,她激动的看着花青瞳,花青瞳亦望着她,没有人知道,这名三眼族女子,她衣袖下的双手在颤抖,心脏更是怦怦乱跳,几乎快要跳出胸口。

老宫主眼角抽了抽,他实在是不太愿意让这二人留下,不过,对方既然来了,他也不能落了下风,于是道:“堂堂万象宫,岂会吝啬一杯薄酒,二位,请座吧。”

立时有侍人添了座位,但邮于这二位身份特殊,座位却是单独设下,离殿内所有人都极远。

圣母淡淡扫了一眼,没有动。

西门清雨看了一眼,道:“老宫主不必另设座位,我们去那边入座即可。”

西门清雨指向秋殿那边,确切的说,是花青瞳的身边,她想近距离的,看看她的女儿。

花青瞳终于从怔愣中回过神,她将蜜儿放下,缓缓起身。她身边的人都不解地看着她,她要做什么?

但是,认出西门清雨身份的塗兮羽和金城云深,却是都脸色凝重,塗兮羽一把拉住她的手,花青瞳看向他,塗兮羽摇头,这种场合,若是认三眼族为母,恐怕对十二的名声,极为不利。

没有人会愿意接受,未来的大帝,有一个三眼族的母亲。

虽然,他们也很震惊西门清雨竟是三眼族,但那是瞳瞳的娘亲没错。

花青瞳哪里不知塗兮羽心中的担忧,但是,既然她们已经来了,她又怎么能逃避,怎么能不问?

这一刻,花青瞳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兰妃和塗兮阙的事情,兰妃为了族群,对塗兮阙极尽伤害,出卖,利用,甚至让他被八祖夺舍,那样疯狂,那样让人心冷,而此刻,她的母亲也到了近前,她是三眼族,她也会如兰妃那样对她吗?

不论是与不是,花青瞳都想直面她,看清她的心。

她不怕世人知道她的母亲是一个三眼族,也不怕世人质疑她的身份来历,她是君家人,身上流着大帝血,但是生身之母,又岂能说弃就弃?是敌对还是一如往常,她总得去亲自验证。

花青瞳缓缓走出座位,朝着圣母和西门清雨走去。

在这一刻,很多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不解的神色,花青瞳要干什么?难不成,她要代表人族,杀死这两个三眼族?

坐位上,君踏天小脸紧崩,他还记得,那个女子,是外婆,但是她为什么会变成三眼族呢?

花青瞳经过圣母身边,没有理会于她,而是直直朝西门清雨走去。

西门清雨看着花青瞳朝她一步步走来,眼中终于闪过害怕之色,她在不安,本能的后退着,一个在前进,一个在后退。

眼看着西门清雨被花青瞳逼的步步后退,殿内众人不禁个个露出古怪之色,怎么回事?

花青瞳面瘫着脸,双眼紧紧锁住西门清雨,她不断往前逼近,西门清雨满眼惊慌,她不知该如何面对她,她可怜的女儿,好不容易这一世认回了娘亲,找回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她的娘亲转眼又成一个三眼族,她可以想象,这对她来说,是多么沉重的打击。

她后悔来这一趟了,她不该,不该出现在她的面前……

可是,她又忍不住贪婪的看着她的样子,她长大了,长高了,更美丽了,虽然一如既往的面瘫……

眼看着西门清雨快要退出大殿了。

花青瞳停下逼近她的脚步,面瘫着脸,问:“娘亲,你要退到什么时候?”

轰!

西门清雨只觉得脑海中有一记惊雷乍响,劈的她完全的惊愣在原地,愣愣的看着花青瞳。

她,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叫她娘亲。

“娘亲,莫非,你成为三眼族之后,就不再认我了吗?”花青瞳眼中流露出一丝晦暗的光,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对于娘亲,她都有种深深的执念。她记忆中的娘亲,一直是前世那个,因思念她而亡的娘亲。

“不,不是的!”西门清雨连忙摇头,“不是的,瞳瞳……”西门清雨眼中流出泪水,痴痴的看着她,她伸出手,想触碰她,却又颤抖着无法前进一步。

花青瞳蓦地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紧紧的,牵着她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西门清雨坐下后,才浑浑噩噩地发现,自己已经被牵着坐下了。

花青瞳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西门清雨的反应,只能说明了她是在乎她这个女儿的,只有在乎,才会如此紧张。

圣母被晾在了原地,她淡淡一笑,朝着崔氏几人中间走去。

崔氏,西后家族,本就是圣母背后的人族势力。

然而,直到此刻,所有人才从惊愕中回过神来。

“想不到大帝返祖血脉,居然与三眼族有这种关系!”开口之人,乃是炼神武,他的眼神阴狠而得意,花青瞳完了,哪怕她是大帝返祖血脉,但是,有一个三眼族母亲在身后,几乎可见的,帝位与她无缘。

“真是太奇怪了,大帝返祖血脉,怎会投身于三眼族女子之腹?”开口之人,乃是圣王。

圣王怀抱圣子红雪,淡笑着望着花青瞳。言下之意,颇有花青瞳并非真正大帝返祖血脉的嫌疑。

花青瞳目光一凝,看向圣王。

“上古之时,大帝西后同样是三眼族女子,大帝返祖血脉为何不能投身于三眼族女子之腹?”突然,坐在花青瞳身后的李昌锦开口,他不悦地瞪着圣王,不知为何,看到这个人挤兑花姐姐,他就觉得十分生气。

圣王目光一凝,第一次正眼落在花青瞳身后这个少年身上。

四目相对,圣王脑海中一阵轰鸣,突然变了脸色。

------题外话------

明天更新时间,上午九点。

*

亲们,强推好友阿莱的《重生天才军妻》,超级精彩,大家一定一定要去支持哦!正在2PK,去收藏评论全部都有奖励!简介:

【女扮男装,男强女强】

七夜倾覆,重生后的她绝色潋滟,成为神秘大咖。

混入男子军校,枪林弹雨,远程狙击,“他”明明可以靠颜值,却偏偏有实力,晋升军营全能王、佣兵界神话。

要报仇就自己动手,别指望什么恶有恶报,没这回事。

她报复了仇人,他却一睡成瘾。

她避他如蛇蝎,他却缠她如缠藤,百般粘人,真特么烦啊。

抱抱亲亲举高高,他势在必得:“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跟老婆用尽所有姿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