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 那不是鹅/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圣王瞳孔剧烈的收缩了一下,额头冒出层层冷汗,抱着红雪圣子的手臂无意识的收紧,惹得圣子发出一声轻轻地低哼。

李昌锦冷冷的瞪了圣王一眼,眼中闪过不屑之色,轻哼一声别开了脸,他本能的不喜欢这个人。

但是,圣王却一直死死的盯着李昌锦,眼底翻涌起惊滔骇浪,无比恐怖。

首座之上,看着西门清雨,老宫主也陷入了短暂的震惊,实在是,他也没有想到,花青瞳的生母,居然会是一名三眼族。

但是他并不给殿内众人攻击花青瞳的机会,他径直开口道:“现万象宫春,夏,秋三殿使者位未满,春殿还须六人,夏殿还须五人,冬殿还须八人,共须十九人,不知前来诸位,可有有意进入万象宫四季殿中的少年人?”

老宫主此言一出,顿时就将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到了竞选四季使者之事上,反而将花青瞳的生母是三眼族女子的事情暂时压下。

在场众人皆是人精,若有所思地看了老宫主一眼,各大势力和家族开始推举自家少年。

最后结果一出来,包括圣王寺圣子红雪在内,共有五十七名十八岁以下的少年人被推了出来。

但是万象宫所须只有十九人,也就意味着,有大半人会落选,但是谁落选,就成了一个问题,如此一来,一场比试是必不可少的。

中央大陆,各大家族,山门,还有一些上古部落众多,每一家的少年人物,都是天才人物。

第一场比试,就定在万象宫的炼武场上,看着一众少年天才一涌而上,混战开始,两柱香后,还能留在擂台上的人自然就能进入下一场比试。

一行人也从大殿转移到了观望台上。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心事观看比试的。至少,春夏冬三殿选谁,都与秋殿没有太大的关系。

花青瞳牵着西门清雨,走到僻静处。

看着她们的背影,秋殿诸使不禁脸色凝重非常,“真没有想到,十二的娘亲,居然是一名三眼族。”

盘银之叹息。

众秋使没有接话,个个眉头紧蹙。

凌墨寒道:“若十二只是我们秋殿的十二使者倒也好说,可她还是大帝返祖血脉,恐怕,有心人免不了会利用这件事来做文章,对十二不利。”

“你们这伙小子们到是有趣,你们就对她的身份都没有一丝质疑吗?”一旁,那名来自凤鸾山的宫装丽人凤九英不由笑着问道。

这话问的,来自天元之海的黄龙庄清,定元宫的两名毒部暗卫,还有无尽黑海的两名魔卫,皆都好奇的看向一众秋使。

“她是我们秋殿之人,是我们的妹妹,光凭这一点,我们就不会对她有任何一丝质疑,别说她的母亲是三眼族,便是她也是三眼族,我们也不会质疑她什么。到是诸位,会不会因为此事对十二的身份生出质疑?”

塗兮羽抬头,看向众人,目光锐利

凤九英掩唇而笑,“我们当然不会对小公主的身份生出质疑,我主虽被困在锁天河,但还是有办法向我传回询息,我主可不会认错妹妹。”

的确,收到君湘传回的消息后,凤鸾山都很吃惊,但随后,整个凤鸾山上下,都轰动了,因为,四公主将号令凤鸾山的令牌给了小公主殿下,现在,主子被困锁天河,小公主就是他们的新主子。

嗯,虽然小公主殿下的母亲,身份有些麻烦。

“不错,二殿下不会认错妹妹。”庄清也笑道,“虽然小公主殿下的娘亲身份有些特别,但是上古之时,大帝也曾娶圣母为后,这一点,依我看,倒也不足为虑。”

毒魂和毒猫自然是不会说什么,他们和花青瞳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早已在心中认可了君漓的身份,在他们看来,太子不在,定元宫的主人就是公主殿下。

“但是恐怕其他人不这样认为。”塗兮羽沉声道,他抬眸看向不远处,炼神晴和炼神武正朝这边走来。

二人前来,看也没看秋殿众人一眼,反而颇为友好的朝凤九英和庄清略一点头,然后径直对毒魂和毒猫道:“二位,我们有话想跟你们单独谈谈。”

毒魂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眉,不过却也没有拒绝,抬脚跟了上去。

炼神武眼中闪过一丝满意之色,转身带着毒部二人走了。

“炼神部落吃相太难看,他们想趁着太子被困锁天河,入主定元宫,想的到是美。”

凤九英轻轻摇头冷笑,目光露出不屑,“他们以为定元宫是那么好进的吗?太子殿下这门亲,真是订的不好,那炼神晴,太不矜持,未婚妻可不是妻子,单凭一纸婚约就想觊觎定元宫,不自量力。”

秋殿众人相视一眼,没有接话,只要凤鸾山和天元之海,还有定元宫支持十二,那么其他人的质疑,都无所畏惧。

……

“娘亲以为,你会怨恨我。”母女二人坐下,花青瞳给西门清雨倒了热茶,西门清雨有些受宠若惊,端着茶杯的手有些微微的发抖,也不觉得烫,端着杯子就喝了个精光。

花青瞳摇了摇头,如实道:“自己的血脉身份,是无法选择的,我怎么会因为这个怨恨娘亲?反而是我,担心娘亲从此就不认我这个女儿。”

“不,娘亲怎么会不认你?你永远都是娘亲的女儿!”西门清雨连忙摇头,顿了顿,她眼中流露出温柔的光芒,慈爱的看着她,欣慰道:“瞳瞳长大了,是大姑娘了,上次分别时,还是你被人追杀,娘亲却无力观望,若是放在现在,娘亲又怎么容许有人伤害于你?只是,你万万不该当众与我相认……”

“怎么不该?你是我的娘亲,不论走到哪里,只要你认我,我就会认你。”花青瞳打断她,斩钉截铁。

西门清雨怔住,眼中涌起欢喜的泪水,她回味着那句‘只要你认我,我就会认你’的话,心中五味杂陈。

“瞳瞳,关于娘亲的身份……”

“我知道娘亲的身份,三眼族三祖,黑岩星三公主卡琳。”花青瞳道,顿了顿,她又道:“事实上,我并不在乎娘亲是三眼族,我在乎的是……娘亲你的态度。”

西门清雨沉默。

花青瞳目光变的有些深沉,“三年前在西大陆,兰妃为了复活第八老祖,将自己的亲生儿子献祭出来供第八老祖夺舍复活,全然不顾塗兮阙的自我意愿,后来,塗兮阙逃走了,母子反目成仇,娘亲,你也会那样对我吗?为了三眼族,为了自己的族人,你会那样对我吗?”

花青瞳定定的望着西门清雨,一瞬不瞬。

西门清雨摇头,她不断的摇头,“兰妃的事情,我也听说过。只要你不愿意做的事,娘亲绝对不会逼你,娘亲宁愿伤害自己,也不会伤害你,哪怕是族群的生死存亡,都无法让我伤害你分毫。瞳瞳,娘亲不会伤害你,绝对不会。”

西门清雨有些激动,认真的望着花青瞳。

花青瞳心中是喜悦的,她的眼睛亮晶晶的:“我也不会伤害娘亲。昔年大帝向圣母承诺,有着一日会带着三眼族在宇宙中占领一席之地,可是后来大帝殒落了,在圣母看来,大帝无法做到他的承诺了。我不知道圣母会怎么做,但是我想知道,娘亲你会怎么做?”

西门清雨目露复杂,“瞳瞳,娘亲不会无故伤害人族,但娘亲一个人的意愿,不能代表整个族群。”

花青瞳心中是愉悦的,至少,她的娘亲,不会如其他三眼族一样,灭绝人性,滥杀人族,她闭了闭眼,沉声道:“如果,我像当年大帝向圣母承诺的那样,向娘亲承诺,有着一日,我会带着三眼族,走进宇宙,在宇宙中寻得一席之地,娘亲可愿信我?”

“小丫头,连大帝都做不到的事,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做到?”不待西门清雨作答,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

花青瞳和西门清雨同时回头看去,就见圣母和崔玉柔一起行来。

圣母虽然身为三眼族,不若人族女子白皙柔美,但却有着一种高傲和野性的美,那种异域风情,别有一番滋味,尤其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宛如金玉撞击之音,清脆而有力。

花青瞳抿紧了唇,严肃地看着她,“就凭我是大帝的孩子,是他生命的延续,他没有完成的事,我来替他完成。”更何况,大帝并未真正死亡,他会在宇宙中复活,当然,这个秘密花青瞳不会告诉任何人。

“哼,当年大帝是如何信誓旦旦,向我承诺,可最终,他还是殒落了,承诺化为昨日烟云,留给我的,只有万年苦痛,因为相信他,我残杀同族,因为相信他,我放弃太多,也背弃太多。如今,你一个小丫头,只凭你这一句话,叫我如何信你?”

圣母笑了,但花青瞳却觉得她像是在哭。

“选择相信我,在天元大陆蛰伏,等待时机来临,总比你们三眼族残杀人族,被人族剿灭来的好,我倒不是自大,我若一心要屠尽三眼族,是完全做得到的。

当然,也许人族也会伤亡惨重,但我相信,三眼族死光了,人族却不会死光,多年后,人族依然会繁衍兴盛,而三眼族却早就成为历史的尘埃,圣母,你说是不是?我希望圣母能够好好考虑,与我合作。”

花青瞳认真地看着她道。

圣母笑了,转头看向西门清雨,“你看看你生的女儿,到是够狠辣。”

西门清雨微笑,目中流露出一丝骄傲。

“瞳瞳,圣母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你不要担心我们,我们都愿意相信你,即便不相信你,我们也不会与人族为敌,但是,我们并不能代表整个三眼族,大王兄转世为人,不知在何处,更不知几时觉醒,可是二王兄,他马上就要复活了。瞳瞳,你该担心的人是他,同样的,我们也担心他会如同万年前一样,残杀人族。”

西门清雨缓缓地道。

西门清雨口中的二王兄,就是三眼族的二祖卡诺,二祖卡诺的残忍,花青瞳也有一些了解,她眼中露出寒光,“他若残杀人族,人族又岂是好惹的?”

“我只要知道圣母和娘亲的态度就好。”

花青瞳转瞬又放柔了声音,看向西门清雨。

正在这时,有脚步传来,由远及近,花青瞳转头,就见两道身影站在不远处看着她们,似乎是顾及到她们在说话,没有继续靠近。

花青瞳认出那两人,正是东后家族的那名老者和少年。

“娘亲和圣母此次前来万象宫,只是为了贺庆吗?”花青瞳看了那二人一眼,没有急于理会,转头看向圣母和西门清雨。

“当然不是。”圣母笑道,“我们的目的,终究还是为了你。”

花青瞳凝眸看向她。

“你是大帝返祖血脉,未来的大帝,我们选择相信你,也只能相信你,也许正如你所说,你能完成大帝未完成的事。”

圣母道。

花青瞳闻言,心中一松,眼中真正流露出喜悦的笑意,“为了圣母和娘亲的这份信任,我也不会辜负你们的。”

见状,圣母也微笑,“那我和你娘亲就先走了,你忙得很。”圣母转头,看向不远处的东后家族二人,有些唏嘘,“当年最强的家族东后家族,虽然落没了,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不过,丫头你到是不防用他们。他们比南北二家可爱一些。”

花青瞳点了点头,看向圣母的目光流露出一丝凶光,“圣母可否为我解释一件事?”

圣母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她指得是崔姨娘调换她和花风染的事。

圣母眼中流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神色,“那件事,不过是有人借我那恶念之手所为罢了。冤有头债有主,丫头你若是想报仇,不防自己去将仇人找出来。”

花青瞳拧眉,面瘫的小脸有些愤恨。

圣母却不再多说,起身和西门清雨就要离去。

花青瞳不禁急了,“娘亲要离开吗?”

圣母似笑非笑的转身,此刻的花青瞳就是个依恋母亲的孩子。

西门清雨眼中流露出温柔慈爱之色,上前将她搂进怀里,摸摸她的头,“傻孩子,娘亲当然要走,留在人族的地盘,终究是不合适,你要是想娘亲了,就去圣山找娘亲。”

花青瞳沉默着点了点头,不再挽留。

目送她们的背影离去,花青瞳心中反而生出无穷豪气,终有一天,她会实现今天的诺言。

身后有脚步声靠近,花青瞳转身,看向二人。

“在下东神祈,携少主桥君,参见公主殿下。”老者和少年抱拳弓身行礼,老者的声音很是苍老,态度无比真诚。

“二位无须多礼,请坐吧。”花青瞳开口,转身走到桌前坐下,换了杯,给二人斟了茶。

看着放到面前的两杯热茶,二人均是眼神复杂,那叫东桥君的少年,低着头,盯着面前的杯子,一动不动,双手却微不可察的有些颤抖。

那老者到是平静,缓缓开口道:“想必公主殿下知道我们的来意,东后家族虽不比当年,但愿意为公主殿下效犬马之劳,不知公主殿下,意下如何?”

老者的眼中微微流露出一丝笑意,花青瞳道:“你们也看见了,我与三眼族关系匪浅,你们投效于我,就不担心吗?”

“担心?担心什么?公主殿下是大帝返祖血脉,这一点不会变。想当年大帝西后,不正是三眼族圣母转世的女子吗?更何况,公主殿下只是借卡琳之腹出生而已。”

老者道。

花青瞳点头,“长老说的不错,不过,我与娘亲实有母女情义在。”

老者道:“如果卡琳对公主殿下,也有母爱真情,就断不会做出令公主为难之事。”

“长老说的有理,反之,我亦然。”花青瞳道。

“但不论怎么说,公主都是大帝返祖血脉,绝不会做危害人族之事,可对?”老者又道。

“不错。”花青瞳点头。

“公主实乃我东家愿投效之人,还望公主不弃。”老者道。

“怎会,倒是我应该感激东家的选择。”花青瞳道。

老者苦笑,东家是别无选择才会如此,不过,这位公主谦逊态度让他们心中极为好受,老者道:“为表诚意,家主命在下将少主带来,献于公主。”

花青瞳愣了那么一瞬,有些没有搞清楚什么叫献于她。

一个大活人,怎么就献于她了呢?

花青瞳有些茫然。

东桥君早已面红耳赤,久久不见花青瞳回应,那少年不禁朝他偷看而来。

一眼之下,花青瞳面瘫着脸,两眼无神。

“呆鹅。”少年忍不住嘀咕一句,这么呆的人,靠的住吗?

花青瞳疑惑地看向少年,左右看了看,没有看到鹅,反而是看见一只灰孔雀蹲在不远处的角落里,她没有理那灰孔雀,回头想说那不是鹅,是孔雀,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她觉得,她应当先向老者问清,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到了此时,老者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位公主殿下,恐怕压根儿就没有意会他的话,想不到这位公主殿下如此迟钝,他不由轻咳一声,重新道:“在下的意思是,希望让少主跟在公主殿下身边,受公主殿下照拂一二。”

原来是这样,花青瞳道:“跟着我,恐怕不是受我照拂,而是会受我连累颇多。”

“我不怕。”少年开口,声音清亮,目光带着些许倔强。

花青瞳看着他,见他长的极好,目光清亮,着实喜人,一时间眼神也温和了几分,“不怕那你就跟在我身边吧。”花青瞳无奈的摇了摇头,她也知道,留下少年,便是与东后家族达成了某种默契,拒绝的话,不太好。

索性,她身边朋友颇多,多一个少年,也没什么。

见她答应,东桥君的手指抖了抖,不由得抱住茶杯喝了一口,这才压下紧张的心情。

老者却是看着他们,无声的一笑,这位公主颇为有趣,而他家少主也颇有几分意思,这二人凑在一起,估计有些乐子,不过,这位公主殿下,意外的好相处。

“长老,你对南家和北家有何看法?”气氛沉默了一瞬,花青瞳开口问道。

老者闻言,也不迟疑,直言道:“南家向来机敏,做事绝不肯吃亏,北家则颇为强势。”

花青瞳听了心中一阵无言,说南家机敏,做事不肯吃亏,事实上却是告诉她南家狡猾奸诈,而北家强势,说的好听是强势,说难听就是野心勃勃了。

东神祈微笑着看着花青瞳的面瘫脸,花青瞳又问:“那崔氏和东家呢?”

“崔氏效忠于圣母,可谓是人族中的异类,他们的立场,就是圣母的立场,至于东家,东家只是想生存下去。”

东神祈道,说到东家时,目光微微有些黯然。想当年,东家是何等风光,就连南家和北家都不敢与他们争夺光芒,可也正因如此,东家的实力太强,反而乎略了小人作祟,子嗣难存,落到如今这步田地。

花青瞳点了点头,没有再问,见少年杯中空了,她又执壶,给他续了一杯。

少年顿时一阵手足无措,面颊涨红。

“嘎!”就在这时,一声沙哑难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歪头一看,蹲在角落里的灰孔雀竟是上了矮蹲儿,双眼烔烔有神地盯着花青瞳面前的杯子。

花青瞳索性又拿了一只杯了,给它倒了一杯茶。

东神祈和东桥君有些呆怔地看着这头灰孔雀。

灰孔雀欢喜地冲花青瞳叫了一声,低头去喝杯中茶水,花青瞳见东桥君十分感兴趣的盯着灰孔雀,她便道:“这是孔雀,不是鹅。”

气氛顿时一静。

“噗!”

片刻后,老者满嘴茶水当即喷了出来。好在他反应快,将头歪到一边,茶水喷在了一旁的花圃里。

东桥君也呆怔了一瞬,片刻后,他面颊涨红,眼神古怪的看着花青瞳,“我当然知道这不是鹅。”

花青瞳无奈的摇头,分明之前是他说鹅的。

但花青瞳觉得二人看向她的目光都有些奇怪,好在这样的奇怪气氛没有维持了多久,就有声音传来,“比试结束了!”

花青瞳起身,朝着声音传来处望去,只见十来名少年男女站在一处,有六人被春殿选去,三男三女,有五人被夏殿选去,四男一女,还有八人,六男两女,只能归属于冬殿了。

本来事情到了此刻,就结束了,但是,不想被那选入冬殿的人群中,有一名少女突然站了出来,道:“我不愿进入冬殿,我想进入秋殿。”

此话一出,众人一愣。

塗兮羽淡淡道:“我秋殿位满,不缺人。”

那少女不以为然道:“我当然知道秋殿位满,不过,我要和花青瞳换。”

众人一阵无言以对,纷纷看好戏一般看向秋殿。

花青瞳听到此言,也颇为好奇的看向那少女。

那少女大约只有十五六岁,穿着一身紫色衣裙,脸蛋圆圆,杏眼桃腮,十分娇俏可人。

此刻,她正目光灼灼的盯着秋殿众人,一脸渴慕。

“哼,原来是她,我当是谁这么爱搞事。”东桥君冷哼一声,语气里满是嫌弃。

“你认识她?”花青瞳歪头看向少年。

东桥君道:“她叫蓝诗语,是中洲蓝家的人,刁蛮任性,十分不讲理。”

中洲何奇大,家族林立,蓝家不过其中之一,但蓝家的确是中洲的超级世家。

东神祈这时却是道:“公主殿下,蓝家的完美镜大能,已达星海境,并没有去过紫焰山。”

花青瞳沉默,没有去过紫焰山,那就是说明,没有被困锁天河。但东神祈想告诉她的,绝不仅仅是浮于表白的消息。东神祈特意说明蓝家的老祖没有被困锁天河,也就是说,蓝家,倾向于吞噬一些大能被困的家族。

“放肆,你当万象宫的四季使者什么?岂能说换就换?”一旁,苏七香冷喝出声,秋殿其他人,也都无语地看着那个有些任性的少女。

“为什么不能换?我偏要换,我就想去秋殿。”少女固执地道。

众人皆是无语,少女却是目光灼灼的看着摩九胤,又看向其他秋使,蓝诗语心中羡慕极了,也渴望极了,她渴望自己能取代花青瞳,被秋殿这么多哥哥宠爱着。

那日花青瞳出事,她亲耳听见了秋殿诸使对花青瞳的关怀,更亲眼看见了摩九胤宁愿自残,甚至是立下重誓也不愿伤害花青瞳的经过,那时,她便无比的羡慕嫉妒花青瞳,不由就想,取代她,自己也能成为秋殿的使者。

“我秋殿的十二使者,只能是花青瞳,小姑娘,冬使和秋使一样,都是万象宫的四季使者,没有区别。”凌墨寒微笑着说。

“既然没有区别,那我要和花青瞳换。”少女噘起小嘴,固执地看着他们。

“不论你为什么非要进入秋殿,但我们可以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沃少冲不喜这样刁蛮的少女,他觉得,还是自己面瘫的十二可爱。

那少女闻言顿时红了眼眶,委屈地道:“花青瞳有什么好?她的娘亲,还是三眼族呢,你们宁愿要一个和三眼族有关的女子,也不愿意接纳我吗?”

秋殿众人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这种时候,他们并不愿意有人提及十二娘亲的事。

“我们秋殿十二的身份如何,是我们秋殿的事情,不劳外人操心。”好脾气的盘银之也沉下了脸,冷冷地道。

蓝诗语从小被家里娇惯着长大,何时受过如此冷言冷语,顿时就不干了。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在维护花青瞳,哼,她是三眼族,还怕人说不成?还大帝返祖血脉,我看是三眼族的奸细还差不多。你们秋殿的人都是被她迷惑了才会喜欢她的。”

少女义愤添膺,觉得自己哪儿都比花青瞳强,为什么这些人就是看不到自己比花青瞳的好呢?

她想,被秋殿呵护宠溺着的人,应该是她才对。

随着少女所言,秋殿众人的目光不禁一个个的冒出寒光,一旁,花青瞳也终于起身,朝这边走来。

事关她,她怎能不来。

东神祈和东桥君也跟在花青瞳的身后一起来了。

而那只灰孔雀,却是吸溜完杯里的水,展翅飞来,嘎地一声,从少女的头顶一掠而过,快如一阵疾风。

灰影一闪,落在秋殿诸使身后,灰孔雀合拢翅膀,有些猥琐地从摩九胤身后探出头来偷看,而蓝诗语,整个人都呆立了。

因为,正有一坨屎,从少女的额头滑落,啪嗒一声落在地上。

“啊——”蓝诗语呆了半晌,张嘴发出惊天惨叫。

周围所有人都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

花青瞳面瘫的脸上充满了错愕之色,金城云深突然笑了,“哈哈,灰灰,你干的好!”

“我要杀了它,杀了它!”蓝诗语反应过来,脸色不禁扭曲了,伸手怒指着灰孔雀的眼露杀意。

蓝家人当即走了过来,那是一名老妪和一名中年男子,二人俨然都十分宠爱蓝诗语,那老妪更是二话不说,就射出一根飞针,射向灰孔雀。

叮的一声,飞针将长剑挡下,摩九胤面孔冷肃,塗兮羽眼眸微微一眯,走上前,“二位是想攻击我秋殿使者?我五弟重伤未愈,那暗器要是伤到我五弟,蓝家可担当得起?”

那老妪脸色一变,被问的说不出话来,刚才的确是她冲动了,不过她转瞬又冷静下来,“秋一使多想了,老婆子只是想教训教训那灰鸟而已。”

“只是教训,何必出杀招?”那飞针上,绿芒熠熠,显然是剧毒无比。

那老妪一怔,既而彻底沉下了脸,“不过一头畜牲罢了,那畜牲对我蓝家小姐不敬,着实该死。”

塗兮羽眯了眯眼,这蓝家好是霸道,“我秋殿护定了那灰孔雀,你蓝家当如何?”

老妪脸色一变,“你们——”

一时间,一众秋使们纷纷上前,气势骇人。

老妪和那中年男人的脸色顿时无比难看,他们知道,在一众秋使面前,他们根本就讨不到什么好。

灰孔雀躲在一众秋使身后,见他们都维护它,感动的泪眼汪汪,突然,翅膀被人一把捏住,它一惊,张嘴就发出刺耳尖叫,众人一惊,回头看去,就见灰孔雀被凤九英抓在手中。

凤九英脸上带着微笑,抓着灰孔雀,实则看着蓝家那老妪,“你刚才说,这灰孔雀是畜牲?”

“不是畜牲是什么?”老妪答道,顿时,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气。

凤九英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二话不说,挥掌就是一道光芒飞射而出,细看之下,那一片光芒之下,竟是无数蓝色羽刺飞刺向老妪。

老妪脸色大变,到了此刻,她也反应过来,那凤鸾山的凤九英,本体乃是蓝孔雀,她骂那灰孔雀是畜牲,同样也骂了这位蓝孔雀。

老妪连连躲闪,却无奈,那蓝色羽刺太过强势,密集如同雨点,有一部分,竟是飞射向那中年男人和蓝诗语。

“啊啊啊——”蓝诗语连连尖叫,那中年男人和老妪忙看向她,将她护在身后,不慎之下,那老妪和中年男子身上分别都被几根蓝羽刺中。

老妪身上顿时有几处受伤,好在凤九英没有再出手为难,只是冷漠地看着他们,“本座也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你们蓝家冒犯于本座,本座不予计较,若你们敢心怀怨恨找再麻烦,那么,凤鸾山必不手软。”

老妪脸色铁青,怎么就上升到整个凤鸾山了?她只是想杀那灰孔雀泄愤而已。

灰孔雀也不顾自己是被凤九英捏在手中了,此刻不禁昂起了头颅,十分得意的看着蓝家几人。

蓝家老妪也不敢真的开罪凤鸾山,只能捂着受伤的身体转身离开,“我们走。”

那蓝诗语见两位长辈都因为保护她而受了伤,心中更是不愤,又见花青瞳就站在一旁看热闹,她顿时眼睛红了,尖叫一声,就朝花青瞳攻来。

烈火宛如毒蛇的信子一般向花青瞳袭卷而来,有人惊呼,“是烈火拳,蓝家的烈火拳。”

花青瞳不管什么烈火拳,脸色冷漠,眼中闪过寒芒,对于这种无端端就被挑衅攻击遭遇,她也很是窝火,当她好欺负吗?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花青瞳也以拳攻之,只是,她那粉嫩的拳头之上,在瞬息间布满了黑色的纹路,那纹路看上去有些不祥,带着诅咒的意味。

“滚!”

花青瞳怒喝一声。

瞬息间,黑色的纹路宛如活了一般在她的拳头上游蹿,最后形成一股无形的黑雾,朝对面的烈焰涌去。

“啊!”蓝诗语惨叫一声,当真‘滚’了出去。

烈焰包裹了她全身,宛如巨大的火球越滚越远。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连花青瞳也有些发愣。

她举着拳头,惊愕地看着那大火球滚远,事实上,她是因为身体还有些虚弱,没有恢复,所以才会使用诅咒这项神通。

那开在她的丹田中的黑色小花,也是第一次发出如此威力。

只是,没想到如此的立竿见影,她说滚,对方就真的滚了。

“小姐!”那老妪和中年男子连忙去追变成火球滚了的蓝诗语。花青瞳看到周围人诡异又惊惧的目光,悻悻的收回拳头,黑色的诅咒纹路缓缓消失。

另一边,一声凄惨的哭嚎声响起,只见蓝诗语已经被那老妪和中年男子救起,烈焰毕竟是蓝家的神通,少女倒是没有受什么伤,但衣衫破损,形容狼狈,哭的无比凄惨。

那老妪正待回头斥责花青瞳,却忽见秋殿一众使者凶狠的,带着杀意的目光,本能的,老妪悻悻的转头,没敢再吭声。

秋殿一行人已然动了杀意,老妪意识到,如果他再敢做什么,一定会死人。

老妪心疼的扶起蓝诗语,不敢再招惹秋殿一众秋使,却是看向冬殿主,“冬殿主,我们家小姐是冬殿的使者,此事你怎么看?”

冬殿主此时的脸色着实有些不好看,听得老妪如此问,冬殿主直接道:“方才听蓝小姐说不想来我冬殿,要去往秋殿,既然如此,那我们冬殿也不敢强留,我冬殿的最后一名使者……小家伙,就是你吧。”

冬殿主,看向人群中一名少年。

少年方才在比试中仅落后蓝诗语一名。

倒不是这少年实力弱于蓝诗语,而是蓝诗语之前在比斗中,用了不甚光彩的手段,才险胜少年一招。

那少年见自己又被点名了,顿时大喜过望,惊喜地走了出来,见冬殿主向他点头微笑,他不禁激动地来到冬殿主身边。

少年的家族只是二流家族,是中洲大陆夜家的附庸,他此次能够前来万象宫,正是跟在夜家的队伍中一起到来的。

那蓝家几人此刻完全傻立当场,那叫蓝诗语的少女显然是从来没有受过这种打击,气的脸色煞白,一口气没上来,竟是厥了过去。

而那老妪和中年男人,更是气的脸色铁青,“好!好!好!好一个万象宫,我蓝家高攀不起!”

说罢,老妪和中年男子便带着昏过去的蓝诗语离开了。

看了一场热闹,众人暗道过瘾,冬殿主对于蓝家老妪的话丝毫不放在心里,笑话,万象宫岂会怕一个蓝家?

不过,蓝家睚眦必报的做风到是真的,冬殿主看向秋殿一行人,和冬殿新选的那名少年,“你们以后出行都小心点,虽然我们万象宫不怕他们,但你们若是落单遭了毒手,岂不是白白丢了性命。就算事后万象宫为你们报仇,也挽不回你们的性命了。”

众人闻言都抱拳道谢,“多谢冬殿主提醒。”

“哼,小公主别怕,那蓝家若是敢欺你,我凤鸾山灭他们满门!”凤九英轻哼一声,锐利的凤眸扫过周遭,令得不少人目光闪烁。

凤九英冷笑一声,掂了掂手中拎着的灰孔雀,笑道:“这小家伙挺有意思,让它跟着我如何?”

“能跟着前辈你,是它的造化。”花青瞳点头。

……

圣母和西门清雨离开万象宫不久后,迎头便行来一人。

看清那人是谁后,二人都是吃了一惊,圣母厉喝道,“阁下想做什么?莫非是要截杀我们?你就不怕花青瞳知道了怨恨你?”

那人没有说话,眉心处却是缓缓张开一只碧绿横目,那碧绿横目中隐隐有金芒闪烁,令人震骇。

“大王兄!”西门清雨惊呼出声,眼中露出惊喜之色。

------题外话------

国庆了,大家出去玩了咩?

娃说一下修炼境界的划分:

天洗:觉醒天礼,从此成为天眷者;

天洗之后,由低到高分别是:天灵境,天泉境,天珠境,碧海境,万象境(瞳瞳目前是万象境巅峰),完美境,破天境

其中完美境又分为:基础境,日月星三境,星海境,虚空境,巅峰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