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 帮你杀人(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司玄身后出现一棵巨大的血桃树,如血如火的桃树,散发出骇人的威压。

“魔祖之力!”卡诺惊呼一声,脸色铁青一片,当然,这并非是真正的魔祖之力,而是血天不顾一切之下,借用而来的魔祖之力。

这股力量,已经不是血天一个的力量,而是他通过某种联系,从另九位魔君身上借用而来的,再加上他本身的力量为主导,十股力量合一,形成短暂的魔祖之力。

但是,短暂的力量,也足以杀死他。

魔祖之力是什么?那是堪与大帝一击的力量,他卡诺就算再自负,也知道对抗不了,当然,也逃脱不了。

巨大的血桃树宛如魔祖复生,枝桠舞动间,发出可以令人飞灰湮灭般的力量。

花青瞳被那股不可想象的力量骇的生生停下了脚步。

只到那股力量缓缓的散去一些后,她才继续朝着那边冲去。

她到达之际,就见白发男子身躯挺拔,给人以巍峨之感,那恐怖的威压,正是从他的身上散出,此刻还没有完全的散去。

再看卡诺,额心第三目被生生击穿,肢体更是四分五裂,任是谁看了,也知道他必然是活不了了。

花青瞳瞪圆了清灵灵的丹凤眼,惊骇地看着这一幕。

巨大的威压令得周围的空间极不稳定,许是上古秘境不足以容纳之前那恐怖的力量威压,虚空里竟是自动裂开许多裂缝。

卡诺的肢体,被不同的裂缝吞噬进去。

头颅和上身,四肢,以及他的第三目。都分别落入不同的虚空缝隙中。

东大陆,一名身穿喜服的少年新郎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胸前戴着一朵红彤彤的大红花,新郎容颜俊美不似凡人,虽然年少,但风姿出众,在四周不绝于耳的鞭炮声和喜乐声下,他脸上的笑容也一直没有停下过。

少年姓林,名君泽,今天是他迎娶心上人过门的日子。想起和他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的表妹王宝莲,少年脸上的喜悦不禁又更浓郁了几分。

突然,原本晴朗的天空在这一刻突地响起一声闷雷,那闷雷实在不同寻常,竟将锣鼓喧天的喜乐和鞭炮都压了下去,清晰地在所有人耳边乍响,众人皆是一惊,纷纷下意识地抬头望天,只见明朗的天空并无异样,天高云旷,风和日暖。

但是坐在马上的少年新郎却是觉得空中似有一束红芒一闪而过,快的令人以为是错觉。

只是,少年却忽觉眉心一痛,接着便是如火般的灼烧。

他揉了揉眉心,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但这并不能影响他迎娶心上人的喜悦,只是他的心中,不知如何,总是有种隐隐的不安。

同时间,天元大陆各处,均有诡异的雷声回荡。

一个头颅连着上身,从空中掉落在无人的山脉,这本该是个残破的尸体,但在落下的一瞬,这尸体却是重新焕发生机,生出肢体,变成一个壮硕高大的俊美青年,他愤怒无比,扬天怒骂,“血天,我卡诺必报此仇!”

一条河里,一只手臂蓦地从天而降,但不多时,这手臂便成了一个俊美少年。少年扬唇,向着不远处的小船游去。

一座小屋里,又一只手臂从天而降,化作一只雪白的兔子,一名猎户刚欲出门,便被门口的小兔子吓了一跳,猎户一愣。

同时,一个老翁无声的出现在西大陆的黑漠里,他喃喃自语,“血天,你杀了我,可又如何不是成全了我?”这老翁,是一条腿所化。

天上的飞鸟,水里游鱼,均都莫明出现,根本无人在意。

半柱香前。

锁天河中,姬泓夜,花紫辰,离宿,三人闭合的眸子突然张开,一丝旁人看不见的魔祖之力从他们的体内溢出,涌向不知名的方向。

三人对视一眼,神情凝重。

是哪位兄弟向他们借了魔祖之力,又是出了何事,遇到了何等敌人,须要向他们借助魔祖之力?

但是,他们被困在此,心中虽然惊疑,却也没有办法。

北大陆,一名衣衫脏乱不堪乞丐,和一名浑身都金灿灿的小胖子正在斗嘴,突然,二人皆是身体一震,一丝常人看不见的气息他们身上溢出,飘向不知明的方向。

小胖子挠了挠头,看向对面的乞丐,“苏猫猫,小爷刚才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人跟小爷借了什么东西一般。”

这小胖子,正是月弯弯,几年过去了,他还是十二岁的模样,只是更胖了。

苏猫猫依然是一幅乞丐打扮,他罕见的没有嘲笑月弯弯,而是也有些惊怔,“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啊,苏猫猫,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盯上了咱们了吧,莫非是有什么精怪在吸我们的精气?”小胖子大惊失色。

苏猫猫鄙视地看着他,“要吸也是吸我的啊,大爷我玉树临风,仪表堂堂,可不是某个只长肉,不长个的小胖子。”

“……苏猫猫你欠抽是不是?小爷才是玉树临风,仪表堂堂,而且小爷金尊玉贵,又岂是你一个乞丐能比的?”

“也许,那东西的确是看上了你一身肥肉,才对你下口的。”

西大陆,杜清随也眉心一跳,他面前,三名美人儿见他神情异样,雪灵玉便问:“封天大人怎么了?可是我们姐妹三人伺候的不周到?”

杜清随看了她一眼,笑着摇头,但心中却是掀起惊滔骇浪,是哪位兄弟跟他们借了魔祖之力?

压下心底忧心,他不再多想,反正,借了魔祖之力,总不会吃亏就是,他也无须担心,遂又与三女调笑起来,美人在怀,享受不已。

各方各地,其他的魔君们纷纷有着相同的疑惑和担忧,但最终又没有过多思想,毕竟,借了魔祖之力,总不会打不过敌人才是。

他们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司玄也知道他借了魔祖之力,一定会引起其他几位兄弟的担忧,但面对卡诺,他也只能出这一招,卡诺是必须要杀的。

卡诺的尸体四分五裂,总算是将他杀死,他的心中却并没有放松,而是生起别的隐忧。

他缓缓收敛身上恐怖的气势,转身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惊怔地看着卡诺的尸体四下分裂,虽然卡诺死了,但她心中却没有放松,总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结束。

她想的出神,只到那白发男子走近了,她才蓦然惊醒,吓了一跳,本能后退。

白发男子见状,没再继续向前,而是生生停下了脚步,忙道:“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是谁?”花青瞳抿了抿唇,看着他脸上的面具。

“我……只是一个无名散修。”他面具后的眼眸望着她,轻声说道。

“卡诺死了?”花青瞳顿了顿,有些不安地问。

“我的确杀了他,但是,我觉得卡诺没有死,但是,短期内,他翻不出什么大风浪了。”玄司轻声安抚道。

闻言,花青瞳心中本能一松。

对,虽然隐患犹存,但至少短期间,不会有问题。

“你还怀着身孕,不宜与人打架,万一伤到了自己可怎么办?”他轻声说道,声音带着浓浓的关切。

花青瞳面色发冷,“那关你什么事?你到底是谁?”

若是陌生人,说出这样的话,未免十分奇怪。

可若是熟人,她也实在不记得何时见过此人。

“我与一位魔君相识,感觉你怀的是魔胎,所以才出言关心。”知她心中疑惑不解,他遂如此说道。

花青瞳没有说话,想到此人之前的强大恐怖,她终究不想得罪于他,不再多说,转身便走。

“等等。”白发男子忍不住出言叫住他。

花青瞳转身,就见那人飞快朝她逼近,花青瞳大惊,待反应过来,她已被那人抱了个满怀。

花青瞳大惊,忙挣扎起来,却发现体内天之力一瞬间竟是无法运转,“你,你干什么?”

“别害怕,我没有恶意。”吓到了她,他手下微微一松,却仍旧没有放开她。

他的手掌有些轻微的颤抖,小心翼翼地探向她的脖颈,抚摸她精致的锁骨,他越发激动,双眼死死盯着的那一对形状漂亮优美的锁骨,是好的,是完好无损的,没有一点伤痕,没有被他洞穿。

他又摸向她的双手,胖乎乎粉嫩嫩的一双手,手臂纤长,手腕也颇为圆润,他笑了,这双手,也是健康的,也没有被他挑断手筋。

他又看向她站的笔直的双腿,她的腿,也是好的,没有被他抽去腿骨,可以正常行走。

他高兴极了。

记忆觉醒之后,他终于亲眼看到了她健康完好的身体。

只是,他抬头,看向她十分惊惶,但却依旧面瘫的小脸,心中再次抽痛,她这样面瘫,也是被他所赐。

但很快,他又探向了她的脉,两个胎儿健康的在她的肚子里成长着。

他又觉得欣慰,前世她中了毒,不能生育,所以,她一直没有过孩子。可是这一世,终究是不同了,天眷者的体质纯净无比,一切毒素和杂质都被排了出去,自然伤不到她。

“好,很好,一切都很好。”他很喜悦,见她在他怀中惊骇的瞪大眼睛,看他的目光就宛如在看一个疯子,他不禁心中一软,将她放了开来。

她果然迫不急待地远远退开,戒备地看着他。

但是,他的心中却是无比喜悦。

看着她健康完好,他还有什么不满足?

“你,你你你——”花青瞳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但想来想去,她都觉得自己不该跟一个疯子计较。

“我不跟你计较。”说罢,她转身便走。

“你还有没有想杀的人?我帮你去杀。”他突然开口,语气认真。对,他能帮她做的,也是唯一能为她做的,也就只有帮她杀人了,杀光一切敌人。

花青瞳脚步一顿,转身眼神古怪地看着他。

他安静地站着,面具后的双眼,静静地望着她,无比的真诚。

“那你就帮我把炼神部落的人杀了吧。”花青瞳带着一种奇异的情绪,也许是试探,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

他毫不犹豫,径直跟着她返回战场。

花青瞳心里直打鼓,这个人太奇怪了,奇怪的让她不知说什么好。

她同意让他帮她杀人,不会惹了不该惹的人吧?万一这个人以后以此要挟,她要怎么办?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有任何要求和图谋。”

似乎是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他的声音又轻轻传来,带着说不出的温和和安抚。

花青瞳却觉得有些惊悚,有些后悔,正想说不用他杀人了,他们却已经回到了战场,炼神部落和银翼部落的战争还持续,喊杀声震天。

一头白发的男子无声融入战圈,手持长刀,刀锋所过之处,是片鲜血和残尸。

一刀,两刀,三刀……一片刀影闪烁,刀刀无虚,每一刀,都斩杀一名敌人。

他仿佛是收割人命的死神,他的身影所过之处,只余一地死尸。他的周围,渐渐空出一大块。

周围的声音突然安静了,同时,所有人都没有了动作,所有人都呆呆地看着那杀神一般的男人。

他的身上没有杀气,没有煞气,他平静的可怕,他的目的,只有杀。

当然,他杀的只有炼神部落的人。

可是,银翼部落的人却觉得遍体生寒。

“十二,这人是谁?”一众秋使神情凝重地将花青瞳围了起来。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中也有些发慌,她吞了吞口水,声音干涩地说:“我也不认识他啊,他说要帮我杀人,问我想杀谁,我就说要杀炼神部落的人,他就这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