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 祖血(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谁也没有料到,这一场大战,会沦为一个人的屠杀,炼神部落的人简直心胆俱裂,他们再也没有了战下去的勇气,转身便逃。

但是那人却并不给他们逃走的机会,他的身形快如鬼魅,转眼便将那些人砍杀在地。

很快,整个战场都干干净净的了,炼神部落的人无一还活着,全军覆没。

司玄收了刀,身上纤尘不染,白发如云,玄色的面具给增添浓重的神秘感。但所有人都觉得这个人太可怕了。

尤其是花青瞳,这个人之前可以杀死卡诺,现在又以一己之力如此轻易地杀死那么多炼神部落的人,他的恐怖强大,毋庸置疑。

但是,最心惊胆颤的人,也是她无疑。

这个人可是说帮她杀人的。可是,帮是帮了,现在要怎么办?

花青瞳面瘫着脸,瞪大眼睛惊呆地看着那人。

司玄转身,静静地凝视着花青瞳,看见她无措的神色,他便安静地站着没有动,心想,自己一定吓到她了。

也罢,先给她些时间缓缓。

如此想罢,他竟是转身离开。

所有人都给他让开了一条道,无人敢靠近他,看着他的背影默默离开,银翼部落陷入了久久的安静。

只到一声软糯的撒娇声打破死寂。

“王子,我要洗澡,感觉身上好脏,难受死了,咩!”小羊走到雷炽身边,用嘴含住他的一边衣角撒娇。

众人嘴角一抽,默默转头看去,就见一只粉红色的小羊糕,俏生生的站在雷炽面前。

雷炽弯腰抱起它,小羊细声细气地将头埋进他怀里,撒娇道,“王子,我的蹄差点被人咬掉。”

说着,它将那只蹄伸到雷炽面前。

雷炽伸出大手握住羊蹄揉了揉,温声道:“没事了,揉揉就不疼了。”

“哞,这只羊真是太娇气了,羊蹄不是还好好的长在上面的吗。”哞哞嫌弃地瞥了小羊一眼,小声对花青瞳说。

小羊耳朵一颤,却是没有理会,自顾自地在雷炽怀中撒娇。

“哞哞,你不要招惹它,它耳朵灵的很,这只羊很记仇的,被它听见了,以后会找你麻烦的。”花青瞳无奈地看着小牛。

哞哞小姑娘点了点头,“我记住了姐姐,姐姐,还是你聪明。”说完,哞哞在她怀里蹭了蹭。

苏七香将哞哞从花青瞳怀里拉出来,好奇地将她上下打量了个遍,然后转向花青瞳,“十二,这是怎么回事?”

“我是姐姐失散多年的妹妹。”哞哞不等花青瞳说话,便脆生生地答道,说完,朝花青瞳挤眉弄眼。

众秋使目光一闪,看着哞哞那张和花青瞳长的一样,却表情丰富的脸蛋,齐齐滑下一头黑线。

他们果然还是比较适应面瘫脸。

“十二秋使,既然此处战事已了,我想去趟炼神部落。”雷炽道。

花青瞳脸色一沉,道:“我也跟你们一起去。”

“十二,我们也跟你一起去吧。”苏七香开口道。

“不行,银翼部落不能没有人守着。”花青瞳摇头道。

银白月道:“十二,让你十哥哥和八哥哥跟你去。”

见银白月神色认真,花青瞳没有拒绝。

炼神部落,炼神极的头颅被人提在手中。

整个炼神部落的人,以及在此袭击炼神部落的雷神部落勇士们,此刻皆骇的宛如雕像。

炼神玉天和仅剩的几名长老,此刻更是面无人色,他们看着那个突然出现的人,他一头白发,戴着面具,强大又恐怖,一来这里,当先什么也不说,就先取了炼神极的头颅,其手段瞬息间震慑了所有人。

“我要杀光炼神部落的人,其他人退散。”突然,他淡淡发话,语气平静。但是说了来的话,却让所有人都是心头一寒,恐惧入骨。

雷神部落的人二话不说,出于本能的连连后退,转瞬就退散了。

司玄淡淡地扫了一眼,一把将炼神极的头颅拍成粉碎,手中出现长刀,杀戮将起。

炼神部落的人看见此等情景,不少人吓的尖叫连连,开始不顾一切地埋头仓遑奔逃,司玄目光一寒,挥刀劈过,那些奔逃的人,当先被斩杀在地,霎时间,整个炼神部落,死寂一片。

他们怎会招惹如此杀神?

大多数人骇的瑟瑟的发抖,却不敢有丝毫动弹,司玄挥刀,打算收割人命,瞳瞳说了,要杀光炼神部落的人,他一定要帮她这个忙。这是她向他提的第一个要求呢。

司玄目光平静如水,血天嗜杀,杀人从来都会让他兴奋,但是,现在他杀人,心中却是平静如水,无比清明。能帮她做些事,他很开心很开心。

司玄举刀,正要劈杀下去,突然一声哭求声远远传来,“阁下,刀下留情啊!”

众人骇了一跳,竟有人这般不要命,在这个时候给炼神部落求情,胆子可真是逆了天了。

司玄转身,看向来人。

只见远处,浩浩荡荡来了无数人马,一眼看去,火焰,吉风,流金,圭土,灵木,五大部落竟是齐齐到了。

炼神玉天眼神一亮,想张口说什么,却是又看到那白发男子,竟是不敢发出一个音节。

五大部落的人转眼到了近前,五个部落的首领在最前方,他们五人连连上前求饶,“求阁下放过炼神部落的人吧。”

司玄面具下的面庞一片冷然,淡淡道:“你们给炼神部落求情,是想要跟他们一起去死吗?”

五位首领之前清楚地看到这人将炼神极的头颅捏成粉碎,知道这是一个修为恐怖且心性狠辣的人,他们完全不敢与他强横,只是道,“阁下明鉴,不是我等要与阁下为难,而是,我们五大部落的祖血,就在炼神部落手中,阁下杀了他们,我们也没有活路啊。”

司玄惊讶。

祖血是何等重要的东西,相当于一族命脉,竟然交了出去。

不过,“那与我何干?”

五大部落的首领一窒,炼神玉天和炼神部落的人,心中再次充满了惶恐。

但是,炼神玉天却不敢号令五大部落的人围杀司玄,因为他知道,那样最先死的人,肯定是他。

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情况下,远处雷神部落的人和花青瞳快速到来。

花青瞳显然也听到了祖血一事,她目光沉沉地盯了五大部落一眼,直看的五大部落胆颤心惊,五大部落还不知,雷劈他们的人,正是眼前女子。

“炼神首领,把五大部落的祖血,交出来。”花青瞳开口,看着炼神玉天。

她想让上古秘境里的各大部落平静,就必须处理了炼神部落,而五大部落的祖血,她也必须得到,这样一来,就等于掌控了五大部落。

“交出五大部落的祖血,饶你一命。”司玄淡声开口,长刀指向炼神玉天。

花青瞳看了那白发男子一眼,眼神复杂,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帮她?

五大部落胆颤心惊,不知如何是好。

炼神玉天面如菜色,煞白一片,他唯唯诺诺地道:“实不相瞒,五大部落的祖血,不在我的手里……”

“你不愿交?”花青瞳面瘫着脸沉声道。

“不,不是……”

“既然这样,就把你们炼神部落的祖血交出来吧。”花青瞳又道。

炼神玉天的脸色更难看了。

“我族的祖血,也不在我手中……”炼神玉天吓的噗通一声跌跪下去,“我真的没有骗你们,真的,我发誓,我以炼神部落的生死存亡来发誓,如果我有半句虚言,就让炼神部落从此消失。”

花青瞳眼中浮现深深的诧异,她上前,要走到炼神玉天面前,却被那白发男子一把拦住,“不要靠近他,小心有诈。”

花青瞳看着他拦在自己面前的手臂,一阵无言。

司玄看了她一眼,收回手,上前走到炼神玉天面前,冷声问:“把话说清楚,你们炼神部落的祖血怎么可能不在你们手中。还有,五大部落的祖血在何处?”

炼神玉天惊恐地看着面前的白发男子,道:“五大部落的祖血在我族神女手中,神女被银翼部落扣下了,至于我族祖血……”

炼神玉天说到这里,眼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我族祖血被一个神秘人拿走了,我也不知那人是什么人,我没有见过他的真容,老祖或许知道一二,可,可……”

老祖炼神极已经被杀了。

“十二,此事另有蹊跷。”赵云景道。这三年他一直在银翼部落,对于炼神部落和五大部落也有些了解,见炼神玉天这般姿态,并不像是说谎。

花青瞳沉声道:“如果是这样,那事情岂不是复杂了?”

炼神玉天忙道:“秋八使,这三年你一直在银翼部落,你应该对我们炼神部落有所了解,我们虽然有些野心,但我们的野心还不足以称霸上古秘境,非要跟你们银翼部落过不去,我们也是受人命令,不得不为啊。”

赵云景冷冷看着他,心知他说的有几分道理。

花青瞳一言不发,从草房子里将炼神晴拿了出来。

炼神晴一出现,炼神玉天就瞪大了眼睛,“晴儿,你怎么……”

炼神晴这几天在草房子简直要崩溃了,她要在一伙男人的目光下解决生理需求,还要眼睁睁看着一伙男人在她的面前换衣睡觉,更甚至,她还要伺候白魔,给他捏肩捶背,还要时不时被碧水千叶那个傻子吃豆腐。

虽然大家都是一伙小人儿,但是……她真的受不了了!

此刻被花青瞳拿手中,炼神晴简直有种大哭着求她放了她,只要不再把她和一伙男人关在一起,让她做什么都行的冲动。

可是,她一定神,就看见了炼神玉天。

“二叔。”炼神晴看着炼神玉天。

炼神玉天跌跪在地,呆呆地看着炼神晴,他们宛如仙子的神女,此刻蓬头垢面,狼狈的不堪入目。

“炼神玉天,你说五大部落的祖血在炼神晴手中,现在炼神晴在此,你让她交出五大部落的祖血,她若是拿不出来,你知道后果的。”

花青瞳冷冷地道。

炼神玉天浑身一个激灵,看着炼神晴道:“晴儿,你把五大部落的祖血交出来吧,不然……不然我们炼神部落就完了……”

炼神晴被花青瞳捏在手中,闻言浑身一震,她不可置信地说:“二叔,你疯了,我若是交出了五大部落的祖血,我们炼神部落又能讨到什么好?那人不会放过我们的。”

炼神玉天目光一闪,“那人至少留着我们还有用,不会赶尽杀绝,可、可是我们若是现在不交出五大部落的祖血,现在就……就会被杀光。”

炼神晴惊呆了。

花青瞳捏着炼神晴的手微微收紧,“炼神晴,把五大部落的祖血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们炼神部落不死,不然,今天我就让你们彻底消失。”

“晴儿,把五大部落的祖血交给他们吧。”炼神玉天看着炼神晴又说道。

炼神晴也看着炼神玉天,二人目光交汇,神色一闪,快的不易察觉。

炼神晴看懂了炼神玉天那一瞬间的神色,她心中会意,暗自冷笑一声,默不作声地将五大部落的祖血交了出来。

那是五滴光芒闪烁的鲜血。

火,风,金,土,木,五滴鲜血光芒不一,但这五滴鲜血,就是可以掌控五大部落的祖血。

花青瞳将这五滴鲜血交给了赵云景,“八哥哥,你拿着,回去把他们交给三哥哥。”

五大部落的人看到那五滴鲜血先是一喜,待听到花青瞳的话后,脸色又苍白下来。

求来求去,他们的祖血,还是被别人掌控,从炼神部落变成银翼部落,对他们有何区别?

不,还是有区别的。

银翼部落恨他们入骨,一定不会饶过他们的。

五大部落的五位首领对视一眼,满脸绝望。

炼神玉天道:“求十二秋使放过我们吧,也放了神女吧。”他一脸诚恳的求饶。

花青瞳不理他,十分淡定地将炼神晴又放回了草房子里,也不理炼神晴有何反应。

花青瞳冷冷道:“炼神玉天,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炼神晴在打什么主意,你们之所以把五大部落的祖血交出来,不过是想惹来那背后之人的怒火,想让那人出手对付我们,是也不是?”

炼神玉天一惊,正要摇头否认,一眨眼却对上花青瞳无比澄净的目光,到嘴的话却是又生生咽了下去。

她猜到了他的心思。

“不过,我的确不会再对你们炼神部落动手了,我就等着你说的那人出现。”花青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