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 古怪山村1(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花青瞳没有再对炼神部落出手,但是如今的炼神部落,损失了许多勇士,又失去了近二十位高手,甚至,连神女和老祖都没有保住,可谓是大伤元气,远不如前。

花青瞳回到了银翼部落里,整个银翼部落全身心戒备,只等那炼神部落背后的神秘人找上门来,然而,这一等,就是两个月过去了,那所谓的神秘人,还是没有出现。

花青瞳因怀的是双胎,近五个月的肚子已经显怀,并且比寻常要大上一些。

看着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银白月叫来几位兄弟,说道:“十二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我不能再让她冒任何风险,我想把她送回万象宫去,二哥修为强大,老十的空间之术也十分厉害,我想让你们把十二护送回去。”

几人都没有反对,事实上,银白月不说,他们也都有了这份心思,他们总不好让十二再留下来冒险,万一有个闪失,他们可就悔之莫及了。

盘银之和苏七香都没有异议,只是,他们走了,银翼部落这边,少不得要少了两个强大战力。万一那神秘人出现,他们又如何应对?最重要的是,首领和夫人都还在沉睡,服了丹药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十二恐怕不会同意的。银翼部落现在情况看似胜了一筹,但那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却着实是个威胁。”东月千辰摇头道。

银白月道:“不论银翼部落的情况如何,都不能再让十二留下来,她应该回到万象宫去养胎,直到把孩子平安生下来为止。这件事,她必须同意。”

“我们现在应该想想,怎么说服十二让她同意此事。”赵云舒难得正经。

花青瞳并不知道哥哥们已经在盘算着要把她送回去了,此刻她正坐在船床上,蹙着眉头,努力的内视自己的肚子,但是,与刚发现怀孕时一样,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一直被一团雾气包裹着,看不真切,害她想看看孩子们的模样也看不清。

两个小家伙除了很小的时候调皮过一回后,后来一直十分乖巧,最近一段时间更是在一直沉睡,十分安静。

花青瞳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们沉稳有力的心跳。

虽然看不到两个小家伙,但是她的眉眼却十分的柔和,唇角微抿,脸上一片温柔慈爱。

哞哞‘咚咚咚’地从外面跑进来,发出一声格外悠长的牛叫,“哞——姐姐,那个人还坐在银翼部落外面,一动不动,跟雕像似的。”

哞哞说的是那个白头发的人。

花青瞳脸色的神情收敛,有些无奈,那个人真是太奇怪了,不过,花青瞳还是敏锐地感觉到,那个人似乎是奔着她而来。

“姐姐,那个人不用吃饭和睡觉吗?我数过了,他已经十天没有动过了,也没有吃过饭。”

哞哞好奇地说。

花青瞳沉默了一会儿,说:“那哞哞就去给她送点水和吃的吧。”

哞哞苦恼地摇头,“哞,我送了啊,他一动不动的,哞——”最后那些吃的都进了她的肚子,哞,最近胖了几斤肉,她心里高兴极了,她又壮实了一些啊。

花青瞳想了想,起身,亲自拿了吃食和水,带着哞哞走了出去。

远远的,花青瞳和哞哞就看到了那不论风吹雨打,都一直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人,离上次所见,他的姿势都没有变过一下,他的衣服上,甚至积了薄薄一层灰。

随着她们的靠近,他似乎有所感,面具后的睫毛轻轻的颤了颤,然后他睁开了眼,果然看到了花青瞳的身影。

他轻轻动了一下身体,将身上的灰尘尽数震去。

待看到花青瞳挺着的肚子时,他的目光不由凝住了。

花青瞳和哞哞走过来,将吃食和水都放在他面前。

“哞哞说你好几天没有动过了,我们来给你送点吃的。”花青瞳说,然后好奇地看着他。

篮子里放着两碟精致的点心,还有一壶茶水。

司玄面具下的唇角微微弯起,但随即,笑容又消失,如果她知道了自己是谁,恐怕别说是给他给送吃的,就是多看他一眼,都是不可能的。甚至她会恨不得杀了他。

将心里蔓延开的钝痛压下,他声音温和的开口,“多谢瞳瞳和哞哞。”

花青瞳有些别扭,被陌生人叫做瞳瞳,她是有些排斥的,不过她并没有在这种小事上计较,见他拿了点心和水吃了起来,便也坐在了他对面。

静静地等他吃完,她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他沉默了一瞬,道:“我吃完了,谢谢你们。”

他将空篮子往她们的方向推了推。

花青瞳没有动,问:“你还要在这儿坐下去?”

他没有说话,却是默认的态度。

花青瞳顿时蹙眉,不悦地道:“你这样很奇怪的。”

他面具后的目光温和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你为什么经常戴着面具?”连之前吃东西,都戴着面具,那面具也是神异,竟然毫不影响他进食。

他不语。

“你是不是认识我?可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啊。”花青瞳蹙着眉,苦恼地说。

“不认识的。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他温声道。

“那你为何……帮我杀人?”甚至,就连一直坐在银翼部落外,也是因有她在。她很肯定。

“我只是一介散修,在哪儿都一样,就正好坐在这儿了。”他说。

“你能把面具拿下来吗?”

“我长的丑陋,十分自卑,戴习惯面具了。”他说。

花青瞳“……”

“瞳瞳不要赶我走,我在这儿坐着,不会影响到银翼部落的。”他又继续说道。

到了这份儿上,花青瞳是问不出什么了,也不好意思把人赶走,只好悻悻地拿了篮子准备离开。

他突然上前,一把扯住她的袖子,花青瞳一惊,他却已经伸手,十分轻柔地将手贴在她的肚子上。

这种举动,令她骇了一跳,连忙后退,脸色忽青忽白,十分难看。

而诡异的是,她肚子里的小家伙们,居然在这时有了些微反应。

花青瞳惊异不安,盯着他道:“你、你、你你你……你是谁?”

见她吓的都结巴了,他心中顿时后悔,忙道:“我是一个无名散修,之前是我冒昧了,抱歉,我没有恶意。”

花青瞳细细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快步离去。

眸眸看着花青瞳走了,她眨了眨水汪汪的黑眼睛,狡黠地说:“哞,你这个人真奇怪啊,你是在暗恋我姐姐的吧?”

司玄望着花青瞳的身影走远,回过头,看着凑到面前来的牛脸,十分无奈,虽然她变成了瞳瞳的样子,但依旧改变不了她是一头牛的事实。

但是,也因为它变成了瞳瞳的样子,他对这头牛生不出恶感,无奈地将牛脸推远了一些,“你还是一头小牛吧?成年了吗?你懂什么叫暗恋?”

哞哞很是骄傲地挺起了胸膛:“哞,我当然知道什么叫暗恋了,暗恋我的兽可多了,墨羽雕就每天蹲在我家门口的大树外,还有银翼虎,雪斑豹他们,跟你现在的样子一模一样。”

“那只墨羽雕多大了?”司玄问。

“它出壳三个月了……哞,现在五个月了。”哞哞道。

才出壳不到半年……“你们早恋啊?”

哞哞眨眨眼,早恋是什么?

但是这个人已经不再理会她了。

哞哞盯着他看了半晌,然后茫然地挠了挠头,哞,其实,暗恋是什么,她根本就不懂的,她就是随口说说。

花青瞳忧心忡忡地回到了银翼部落,迎面遇到了银白月,看见她,银白月笑着走上来,“十二,出去了?”

花青瞳点点头,也不隐瞒,“那个人真是太奇怪了,三哥哥,你说他到底是什么人啊。”她十分苦恼。

银白月想了想道:“我觉得那个人虽然可怕了一些,但是却对你没有恶意。”

花青瞳也能感觉到,但是,有个人就这样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的身边,是很令人不解和不安的。

“十二,你要是离开这儿,那个人自然不能再盯着你了。”银白月突然道。

花青瞳一愣,抬头疑惑地看向银白月。

银白月叹了口气,“十二,孩子已经快要五个月了,三哥想让你二哥哥和十哥哥送你回万象宫去。”

花青瞳要说什么,银白月打断她:“你不要担心的银翼部落,哥哥们总是能够应付的。如果你在这儿,哥哥们心中委实难安。”

花青瞳蹙眉,“那个拿走炼神部落祖血的人还没有出现。那个人针对银翼部落,分明就是不安好心。”

银白月心中也十分震惊,没有想到炼神部落背后还有神秘之人。但震惊过后,他们该应对的还得应对。

眼下,是应该把十二送回去他才放心。

“十二,那个人这么久都没有出现,想必短期内不会出现了,你听三哥哥的话,你回万象宫安心养胎吧,等你把孩子生下来了在来就是,更何况,殿主已经传来消息,说要派你大哥哥,四哥哥,还有五哥哥,十一哥哥过来,银翼部落这边不缺人的。”

花青瞳沉默不语。

银白月又道:“更何况,中央大陆那边,你就不担心吗?锁天河,定元宫,都是你要操心的事吧?”

花青瞳无奈地看了银白月一眼,叹气。

见她面瘫着脸叹气,银白月眼中不由闪过一丝笑意,随即又很愧疚,“让你怀着孩子为三哥哥操心,三哥哥心里很是不好受,本该是三哥哥保护你才对,可是现在却反而要让你为三哥哥操心。你放心,银翼部落一定不会有事,很快,三哥哥就会回到中央大陆去看你。”

花青瞳面瘫着脸,问:“大哥哥他们真的要来?”

见她松动,银白月点头,“嗯,你和你二哥哥他们离开,你大哥哥他们就能过来。”

“那我再等几天,那个人几天内不出现,我再走也不迟。”花青瞳道。她的确是记挂着中央大陆的事情。

只要大哥哥他们过来,银翼部落有没有她都没关系。

又过了几天,一切还是风平浪静。

花青瞳无奈之下,和盘银之,苏七香三人准备返回中央大陆。离开前,花青瞳特意去见了那个白发男子,告诉她自己要离开了。

花青瞳三人来到银翼部落的传送阵前,淡淡的空间之力传来,不属于上古秘境的气息传出,三人踏入传送阵,就此消失在银翼部落。

司玄默默凝望她离开的方向,坐着没有动。

她不放心银翼部落,他知道,那他不妨就帮她继续守在这里。

传送的过程中,苏七香用空间之术使得传送的过程更加的平稳,花青瞳被两个哥护在间,十分安全。

这样的传送是短暂的,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但是这次,却似乎格外漫长。

周围传来轻微的震荡,三人的身形似被无形的手推了一把,稍稍偏离了方向,虽然只是偏离了一点点方向,但是在这种空间传送的过程中,一点点的偏离,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

三人均是心中惊骇,盘银之和苏七香不约而同的将花青瞳护住,三人同时被空间乱流卷入不知名的地方。

花青瞳是被一阵孩童们尖锐的叫骂声和踢打声吵醒的。

她揉了揉眼睛,渐渐适应眼前的光线。

阳光明媚,她躺在一片碧绿色的草丛里,浑身酸痛,但好在,她的孩子们都好好的。

摸了摸肚子,她从地上坐起来,心中忽地想起哥哥们。

她左右四下看望,却是没有发现盘银之和苏七香,心中沉了沉,但是还没有等她多想,一声少年的尖锐声音突然又响起:“捅瞎他的那只眼睛,给他一个教训,看他还敢不敢再偷吃。”

花青瞳循声望去,就见说话的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号令着三四个年龄不等孩童,殴打另一个孩童。

那孩童瘦小的很,被一伙孩子们压在身下,十分狼狈。此时,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听到少年的话,正拿了树枝,要捅向那个瘦小孩子的眼睛。

花青瞳心想,这伙孩子们也太过份了,只是偷吃而已,何必要捅瞎那个孩子的眼睛。

他不禁朝那个瘦小的孩子仔细看去,这一看,她的瞳孔就是狠狠一缩,因为,那个要被捅瞎眼睛的孩子,是一名三眼族。

此刻,那个拿着树枝的孩子,正是要捅瞎他的第三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