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 三眼贱奴(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几乎是想也不想,就破门而入,那从里反锁的门,几乎是一下子就被她推开,门锁瞬间断裂。

不大不小的声响顿时令得坑上的二人抬头看来。

苏七香是狂喜激动,那女子则是满面怒色。

而花青瞳看清那女子的容貌时,顿时吓的面瘫脸一呆。

脑袋有西瓜那么大,猪头那么肥,眼睛比绿豆大不了多少,鼻子秤砣小不了多少,嘴巴薄薄的两片,皮肤暗黄油亮,一脸豆大的麻子。

花青瞳是真的被吓到了,惊悚中升起更大的怒火,这样的人,多看她十哥哥一眼都不配!她怎么能,怎么能靠十哥哥那么近!

花青瞳忙转头看向苏七香,只见美丽漂亮绝色倾城的十哥哥正眼神晶亮,如玉般的面庞露出惊喜的红晕,狭长的桃花眼里含着水光,晶莹红润的唇轻轻颤抖,好一个谪仙般的美人儿。

花青瞳长长的舒出一口气,瞬间被治愈了,她揉了揉自己有点受到摧残的心脏,十分同情怜惜,并且贪婪地看着她的十哥哥。

她从来没有如这一刻,觉得人长的美,是一件令人如此感动的事。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闯入我王牡丹的家里?”

女人愤怒极了,淡的几乎没有的眉毛倒竖起来,长相复杂的面庞顿时因扭曲而更加可怖,她声音落下时,已经挥舞着巨大的双拳,朝着花青瞳迎面挥来。

花青瞳连忙将视线从她的脸上移开,移到她的胸口,两团恐怖的波涛汹涌让花青瞳脸色一白,露出惊恐的神色来。

花青瞳霎时间浑身一颤,脚步微微踉跄,喉咙一哽,险险吐出酸水。她再一次被吓到了。

真的真的被吓的不轻。

她一脸惊悚。

苏七香躺在坑上无力的,楚楚可怜的看着花青瞳,十二你倒是快点啊,我已经被吓坏了啊啊啊,你到底还在磨蹭什么啊。

花青瞳挥手扔出一把黑刺,仙人球的黑刺闪着幽幽毒光,将女子刺了个满怀中,女子身体一僵,砰地一声仰倒在地。

花青瞳看也不看女子一眼,将晶晶唤了出来,“晶晶,去,帮十哥哥把毒放出来。”

晶晶欢呼一声,小娃娃从手心里蔓延出一根藤须,刺入苏七香的手臂,毒素一点一点被的吸了出来,待恢复修为的那一刻,苏七香几乎是立刻翻身而起,扑到角落里吐了个昏天暗地。

花青瞳同情地倒了一杯茶水递给他。

苏七香漱完口,眼泪婆挲地看着花青瞳。一时间,兄妹二人大眼瞪小眼,一个可怜巴巴,一个面瘫着脸。

片刻,花青瞳开口安慰,“十哥哥,都已经过去了,你千万别留下心理阴影啊,忘了吧。”

苏七香越发泪眼汪汪,“十二,哥哥心里苦。”

花青瞳想到那女人的长相,顿时也心疼的红了眼圈,“十哥哥,我能理解,你别说了,忘了吧,反正你也没少一块肉不是?”

“十二你要是今天没找来,十哥哥就……就要被糟蹋了,到时候,十哥哥肯定活不下去了。”

苏七香声音哽咽,他可不是矫情,如果花青瞳今天没来,他真被那女人给上了,恐怕这辈子,对于他来说都是不可抹灭的阴影和耻辱,对于他这样爱美的人,被一个丑的不能更丑的女人给上了,肯定生不如死,可不就是活不成了吗?

他想想就有些后怕。

花青瞳见他脸色白的吓人,忙上前抱住他,连声安慰,“没事的,十哥哥我这不是来了吗,你别害怕,你还好好的,没事,没事啊!”她一下一下地拍抚着他的后背,柔声安慰。

苏七香把脑袋搁在花青瞳肩膀上,眼睛依然水汪汪的,十二身上浅浅的药香,让他的心神渐渐安宁,脸色终于好转了不少。

“十哥哥,二哥哥呢?你有没有见过他?”见苏七香平静了不少,花青瞳才担忧地询问盘银之的下落,亲眼见到了苏七香的处境,她真担心二哥哥也遭遇到什么李牡丹张牡丹的。

苏七香直起身道:“你二哥哥暂无性命之忧,我迷迷糊糊听到他们说,把二哥送到矿洞里去了,好像是挖矿去了。”

事实上,他和盘银之落在一起,这个村子里的女人似乎特别少,男子多,所以他们并不稀罕男子,男子大多被送到矿洞里去,而女子则要轮流着给很多个男人生孩子。

他和盘银之都是男人,本来那个村长是要把他们都送到矿洞里去的,但是自己长的好看,就被那个王牡丹留下来了……不,不能再想牡丹,他以后对牡丹都有心理阴影了。

苏七香从怀里摸出镜子,仔细地将自己照了一遍,除了脸色有点苍白外,他还是那么美。

陶醉又治愈地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美貌后,苏七香的脸色终于好看了不少。

花青瞳也十分满足地欣赏着他的脸,十哥哥的美貌,真治愈啊。

兄妹二人又一次大眼瞪小眼。

“我是从柴房里逃出来的,万一他们半夜去柴房发现我不在了,一定会伤害二哥哥的,趁着他们现在还没找来,不如我们去找二哥哥吧。”花青瞳顿了顿道。

“也好。不过,这个村子十分古怪,能不能顺利找到你二哥哥还不好说。”苏七香神色凝重地道。

花青瞳也脸色沉凝下来,“我是被骗去村长家喝了断魂茶,假装中药被关起来的,他们的心事十分险恶,这个村子里,似乎有些我们知道的秘密,还有,这里有三眼族。”

“三眼族?”

苏七香吃了一惊。

花青瞳点点头,兄妹二人都默契地没再看王牡丹,便相携出了王牡丹的家,朝着夜幕深处奔去。

夜色静谧而深沉,花青瞳和苏七香展开修为,二人都对挪移和空间之术有了解,苏七香更是精通,几个挪移之后,二人便已经远离了村子。

说是远离了村子,但实际上也没走多远。

村子本就不大,村子百里地之外,就是一片群山,他们猜想,若是采矿,矿山应该就在这片山脉之中。

二人的身影飞快在山脉中穿行,寻找有可能是矿山的位置。

二人心中都记挂盘银之的安危,因此一路上很少说话,只是默默赶路,无形的急迫将二人笼罩。

很快天色蒙蒙亮了,苏七香看到花青瞳高挺的肚子,停下脚步,一脸自责,“十二,坐下休息一会儿吧,我们也不差这一点时间。”

“我不累。天眷者并不脆弱。”花青瞳摇头,她已经是完美境了,就算怀着孩子,但是这些疲累,根本就不算什么。

苏七香正要说话,就在这时,远处响起杂乱的脚步声和怒吼声。

“这里有脚印,快,他们往那边去了!”一个男子的声音隐隐传来。

花青瞳和苏七香对视一眼,二人眼神都是微微一变,必须要尽快找到盘银之,不然若是那些人找不到他们,反而对盘银之下手,可就糟糕了。

二人往前跑了没几步,迎面一个小小的身影跑了出来,张开双臂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二人一惊,发现那拦住他们的是一个小孩子,三眼族的小孩子。

花青瞳仔细一看,认出了这个小孩子正是之前被她救下来的那个。

“你们跑不了的,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跑来跑去也只能在他们的地盘里转悠。”

小孩子说道,沙哑的声音透着几许稚嫩。

花青瞳眸光一闪,“小弟弟,你知道矿山在哪儿吗?我还有一个同伴被他们抓去挖矿了,我必须找到他,不然他会有危险的。”

小男孩眼中闪过一丝深深的惊异,然后便是无措。

因为,这个人类居然叫他小弟弟。而且之前这个人类还救了他。她难到看不见他是三眼贱民吗?

小男孩虽然心中十分惊讶于花青瞳的反应,但是,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和怒骂声,小男孩还是说道:“我知道矿洞在哪儿,也知道今天新抓来的人在哪儿,你们跟我走吧。”

花青瞳和苏七香对视一眼,苏七香还是十分的吃惊此处竟有三眼族,但眼下,他们没有选择,只能相信这个三眼族小男孩。

三眼族小男孩看了他们一眼,转身小跑起来。

花青瞳和苏七香只得跟上。

三人的身形很快消失在原地,三眼族小男孩带着他们钻进附近一个半人多高的小洞,进了小洞,里面的空间稍稍大一点,可容一人行走,三人先后呈一条直线,往前走去。

走了大约几百米后,他们听到了一声又一声,叮叮当当,连绵起伏的凿击声。

一片朦胧的光从里矿山里传来,那是浓郁的元脉矿石。

比天脉感矿石更珍贵无数倍的元脉矿石。

花青瞳和苏七香跟着三眼族小孩转眼跑进了矿洞里,看清眼前的情形时,他们顿时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这里有许多三眼族。

一眼望去,大约有好几千人。

但是,这好几千人不分男女老幼,均都举着铁具,在山体上敲打着,然后将大块大块的元脉矿石搬运到角落里。

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这些三眼族的注意,他们的脸上尽是麻木的表情,挥汗如雨,一下也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锤子。

工头的喝骂声在转角后的山洞里响起,角落里两名手拿软鞭的男子正提着酒坛喝的尽兴,并没有注意到这边。

一名瘦骨嶙峋的老人将开采出来的矿石搬运到一旁放好,然后接着去开采下一块,但是,他手中的锤子只挥舞了一下,这个老人就毫无征兆地倒了下去,久久没有动弹一下。

角落里那两个喝酒男子终于发现了老人,其中一个上前狠狠的挥舞鞭子在老人身上抽打了几下,鲜血斑斑也不见老人有任何动静,那人便朝另一人招手,“狗蛋子,这个三眼贱奴死了,把他抬出去吧。”

另一人闻言走上前,和那人一起把老人抬了出去。

周围挖矿的三眼族人看都没看一眼,仍是一脸麻木的不停工作。

花青瞳和苏七香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些三眼族看似还活着,但实际上,他们已经麻木的和死人差不多了。

世人都道三眼族凶残无比,可是眼前的这些,他们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花青瞳不由看像那个引他们进来的小男孩。

小男孩大大的眼睛里有着一丝神彩,“今天新抓来的那人在后面的矿洞里,我带你们过去。那些人迟早会追到这儿来的,你们要自己想办法打败他们,不过,你们打败他们后,要答应我一个条件,这是我帮你们引路的报酬。”

花青瞳惊讶地看了小男孩一眼,也不犹豫,径直点头,“好,你带我们去。”

三人转过拐角,另一个矿洞呈现眼前,好几千人数的三眼族不停的劳作着,不时有人族将倒下的三眼族的尸体抬出去。

但是,花青瞳却看到一个少年明明还活着,却依旧被当成尸体处理了,扔进了远处的尸坑里。

“他就在那儿。是你们要找的人吗?”三眼族小男孩指向一个角落,那里,一个赤裸着上身,只穿了短裤的男子正在卖力挥舞大锤,他的背后有着纵横交错,不下十来道的鞭痕,血肉模糊。

虽然样子看起来有点惨,但是根据他的侧脸,花青瞳和苏七香还是一眼认出他就是盘银之。

想不到盘银之居然落得如此狼狈的境地。

二人正要过去,那提着长鞭的工头一转身,就看到了花青瞳三人。

那工头是一身肥肉的中年汉子,身穿锦衣,而可笑的是,他身上锦衣正是盘银之之前穿的。

那工头见他们突兀地出现在矿洞里,顿时一愣,然后便是脸色阴沉似水,“你们是什么人?”

一转眼,他又看到了花青瞳身前的三眼族小男孩,那工头顿时脸色一变,“小刺头儿,又是你捣乱是不是?看我不打死你!”

工头说着就耍着鞭子朝他们快步走来。

花青瞳一惊,正要将小男孩护到身后,没想到小男孩却是一挺胸膛,气势十足,“你打啊,你打我啊,你要是敢打我,我阿妈就不活了,到时候,就没有人能给你们指出哪里有矿了。”

工头挥鞭的手生生顿在半空。

工头有火发不出来,一转眼,就对上了花青瞳二人,他露出一阵冷笑,嘲讽道:“看二位想必是身份不凡吧?不过没关系,只要来了这桃源村,是虎得爬着,是龙得卧着。就是大帝的皇子皇女来了,男的也得给我乖乖去挖矿,女的也得乖乖给我们村生孩子。”

“现在,你们快把身上的衣服脱下来,领了工具去采矿!”工头说着,挥鞭吓唬他们,双眼却是十分垂涎地盯着他们身上的衣服,还有饰品。

花青瞳皱眉,按理说,此处如此多的元脉矿石,这个村子里的人应该修为高强,锦衣华服才对,可事实上,他们大多衣着朴素破旧,村长穿的最好了,也就是一件棉布袍,而且衣角还打了一块补丁。

这些可观的元脉矿石,抵得上好几个大家族的底蕴了,怎么看也不该是这样的。

而眼下,这个工头更是盯上了他们的衣服和饰品。

“你很想要我们身上的衣服?”花青瞳开口发问。

工头看向花青瞳,意味不明的笑了,在看到花青瞳的模样时,他眼中的贪婪和欲望几乎毫不掩饰,又见她挺着大肚子,眼中更是荡出了层层笑意,“姑娘,你可一定要生个女儿出来啊,这样你们母女就都是我们村的香饽饽了。”

“你别信他的,他没安好心,他们村坏事做尽,遭了报应,只有男人没有女人,而且年轻一代只有凡人而没有天眷者,他们快要灭绝了,所以,他们十分需要女人给他们生育后代。”

三眼族小男孩大声说道。

工头咬牙切齿地瞪了小男孩一眼,不过却没有怒骂,而是笑了,“这小子说的不错,我们村太需要女人了。十年前误入我们这儿的那个女人,这几年已经给我们生了十个孩子了。未来,她会一直给我们生下去,我们都好吃好喝的供着她的。”

这边的动静并没有引来三眼族的注意,那些人都一下也不停的开采着矿脉,而盘银之,却是在这时发现了他们,一看到他们,眼中便射出亮光来。

花青瞳连忙唤出晶晶,穿着五彩小肚兜的小娃娃便飞快朝着盘银之扑去。

盘银之显然也是中了毒被控制起来了,不然也不会这般狼狈,晶晶快速将盘银之的毒吸了出来,同样是断魂茶,晶晶吸完毒,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又回到了花青瞳休内。

盘银之眼中精芒一闪,大步上前,二话不说,一把将那工头拍成死人。

工头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就成了一堆烂肉。

抬着尸体刚回来的狗蛋子二人一看见这般场景,顿时骇的脸色剧变,“你们干什么?”

花青瞳和苏七香不等他再叫喊出声,便双双出手,要了他们的命。

而就在这时,杂乱的脚步已经闯进了矿洞,他们都知道,是追他们的人来了。

三人没有多说,对视一眼,道:“走。”走时,花青瞳一把拉住了那三眼族小孩的手。

那小孩眼睛一亮,迈着小腿跟着他们朝外冲。

此刻,那些采矿的三眼族人,手下的动作悄然慢了下来,有人抬头,朝他们看了过来,眼中闪着莫明的光芒,有些可怕。

花青瞳神色一动,突然开口道:“今天我们和桃源村的人不死不休,有愿意跟我们走的,现在就拿着工具跟我们冲出一条活路来,不愿意的,就继续在这里采矿。”

“不过,我们是不会输的,跟我们出去的三眼族人,一定能得到自由,自由的生活,没有人打骂,没有人逼迫,开采出来的矿,可以你们自己享用。”

“现在,我们要与桃源村的人去开战了,是要自由,还是继续为奴,你们自己选择。”

说完,花青瞳便不再多说了。

如何选择,端看这些三眼族人自己了。

她的声音冷冷糯糯的,但是在死气沉沉的矿洞里,却是如同一滩死水里跃入的一汪清泉,生机盎然,让他们死寂麻木的心,荡起一丝丝细微的波澜。

花青瞳想了一下,最终释放出了完美境的修为,强大的修为,令得矿洞发出一阵阵轻晃,那迫人的威压,没有令一众三眼族害怕,反而使他们眼中的光采更盛。

盘银之和苏七香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十二要做什么?她要救这些三眼族吗?

这些三眼族一得获得自由,将是一股十分可怕的力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