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9 毒城/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花青瞳此言一出,盘银之和苏七香都十分不赞同地看着她,“十二,别胡闹。”

毒城,别说是去了,就是靠近毒城方圆百里之内,人都会化成一滩尸水,尸骨无存,死的无声无息。

见他们如此,花青瞳的面色也严肃起来:“我并不是在无的放矢,我有自信,天下之毒,无毒能让我忌惮。”

见她如此自信,他们心中也都暗松了一口气。花青瞳看了身后的众人一眼,眼中闪过坚定之色,“我说过,一定会给他们寻一处地方落脚,获得安稳的生活,我就一定会做到。二哥哥,十哥哥,恐怕还要你们带路去毒城。”

“我们自然要给你带路,你这丫头,真是敢想敢做。”苏七香白了她一眼道。

花青瞳面瘫着脸眨眨眼,神情颇为无辜,心想十哥哥翻白眼的样子也是很美的,嗯,长的美就是好,她以后一定要肩负保护十哥哥的重任,不能让他被居心不良的女子觊觎。

苏七香眼中盈满笑意,盘银之道,“我先给父亲传送消息回去,告知他我们已经回来了。”

花青瞳忙道:“二哥哥,银翼部落危局已解,让殿主传消息去银翼部落告知三哥哥他们,炼神部落和驭兽部落的祖血,现在我这儿。”

盘银之点了点头,拿出传音石给秋殿主传送消息,不久后,花青瞳一行长长的队伍,踏上了去往东洲的传送阵。

中央大陆无边大,东洲在中央大陆的东面,地域同样无比辽阔,充斥着许多神秘又未知的事物。就比如曾经的安城,为何一场雨水过后,就开遍毒花?

这些都无人能解。

安城在东洲的边境,地域辽阔,土壤肥沃,河水清冽,草肥水美,野兽不计其数,气候也四季如春,矿产丰富,灵气逼人。当然,那是曾经的安城。

现在的安城,叫做毒城。

东洲有无数传送阵,今日,最靠近毒城的传送阵突然发出夺目的亮光,看守传送阵的月城使者一个激灵从昏沉的睡意中惊醒,惊奇地瞪大眼珠子看着亮了的传送阵。

嘿,这儿的传送阵,大概有五百年没有亮过了吧?今儿个倒是奇了,居然又有人来。

五百年守在这儿,没有一个人来,要知他也是很孤独寂寞的,如今终于有人来了,他一定要逮着说道说道。

光芒直亮不灭,终于,当先有三人走了出来,使者瞪大眼睛,哟,好俊俏的年轻人,两男一女,女的显然怀着身子,肚子好好隆起。

使者脸上露出大大和笑容,再不昏沉了,精神抖擞地走了上去,他五百年没跟人说过话,现在一看到来人,舌头都不由得痒了起来,很想想滔滔不绝。

他正要开口,就见传送阵中又是光芒一闪,这次,出来两个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老者。

他愣了愣,又要上前说话,就在这时,传送阵突然光芒越发刺目,还有人?

使者一愣,紧接着,人就像倒豆一样,密密麻麻地从传送阵里倒了出来。

成千上万,黑压压的一大片。

终于,传送阵暗了下来,他这处地方,但站满了黑压压的一片人。

这、这莫不是要去攻打毒花吧?

使者吞咽了一口口水,常年看守传送阵,令他整个人都死气沉沉的,两眼无神,形容也不多么整齐,看起来四十来岁的样子,皮肤腊黄。

使者走向最先出来的三个人,脸上堆满笑容,“敢问几位,这是要做什么?”

他问的自然是看起来最稳重的盘银之,盘银之看了使者一眼,也不说谎,“我们打算去毒城。”

嘶!

使者倒抽了一口气,还真被他说中了,这些人真的是要攻入毒城啊?不过,不是他看不起这些人,为首的少数几人倒是还行,可是其余人,老的老,小的小,一个个蔫头耷脑,皮包骨头,就没有一个看起来精神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难民来了呢。

使者惊的说不出话,眼睛滴溜溜地直转,盘银之又道:“近些年,毒城有什么异动吗?”

“还能有什么异动,除了毒花越来越艳,越来越多,越长越高,什么异动都没有。”使者苦着脸道。

他守在这儿,离毒城太近,起初时整个天担惊受怕,生怕有哪朵毒花长到他跟前儿来,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大家一直相安无事,他也渐渐放松了了。

“看来毒花这些年一直在成长,只会比从前更强,毒也更猛,十二你真要去吗?”盘银之严肃地看向花青瞳。

花青瞳点头,转头眺望毒城,远远望去,一片姹紫嫣红的花海,无边无际,甚至的房屋建筑,早已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毒花的腐蚀下,除了土地,一物不存,恐怕就连曾经的无数尸骨,如今也尽都成泥。

姜凡也望着那边花海,眼浮现复杂的光芒。离开之时还是安城最兴盛的时代,现在归来,过往的所有,已经一丝痕迹也不存。

使者瞪大光芒略呆滞的眼睛,视线一下就落在了花青瞳身上,什么意思,是这个怀着孩子的姑娘要去毒城?她不要命了?

他清了清嗓子,看着花青瞳道:“姑娘啊,不是我吓唬你,至从两千年前我看守这毒城,所有去往毒城的人,都没有能再出来过的,那毒城里,你瞧见了没,就连房屋瓦舍都没有留存下来,一则是时间太久,有些东西都风化了,二则是毒花毒素太强,将东西都腐蚀了。姑娘你可别犯傻,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自己肚子里的娃儿着想吧?”

花青瞳转头,打量这个人,见他眼中明显闪着不赞同的光芒,她道:“多谢提醒,不过,这毒城我是一定要去的,这毒城里,除了毒花,难道就一样活物都没有吗?”

“当然没有。这些毒花一夜之前凭空而降,着实怪异,三千年前,毒花盛开,安城生灵死绝,仿佛末日到来,但好在,这些毒花只在毒城落脚,并不侵犯别的地方,毒香也只是弥漫毒城方圆百里之地,时间长了,渐渐的,生活这毒城周边的城池才渐渐安下心来。”

使者说道。

花青瞳又问:“就没有人想过毁灭它们的办法吗?比如放把火?”

“怎么没试过?毒花刚出现之时,人们不知想了多少毁灭它们的办法,可最后人们都发现,这些毒花水火不惧,因为其毒性之强,人们无法靠近毒城方圆百里之地,若是试图去攻击它们,反而会遭来它们的疯狂攻击,十死无生。久而久之,人们都怕了它们,也都不敢再接近它们了。”

花青瞳默默听着,眼中突然出现亮光,“如此说来,这些毒花也是有灵智的。凡是生灵成群,必有其主导者,这些毒花霸道盘踞在此三千多年,行事颇有章法,如无意外,它们中或许就有花王存在。”

“十二,如果毒花有了灵智,将更难对付,你……”盘银之开口,却被花青瞳打断,“二哥哥,我就看上这座毒城了!”

她的眸光异常明亮夺目,“二哥哥,你想想,如果我拿下了这座毒城,那些毒花,岂不是天然的守城屏障,这座毒城,任何人都攻之不下,住在里面的人,安居乐业,提高修为,岂不是很好?”

盘银之被她话中的欢悦震的说不出话来,他实在是不忍心打击她,毒城岂是那么好拿下的?

“十二,不是二哥哥不信你,只是,二哥哥实在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冒险,万一有个什么闪失,你想想,你还有孩子。”

盘银之现在已经开始后悔,之前为什么就同意带她来这里了?

苏七香把玩着一缕头发,神色若有所思,“二哥哥,人家觉得十二说的有道理啊。”

盘银之心情正凝重,乍一听苏七香肉麻发喋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尤其是那句二哥哥,简直激起他一身鸡皮疙瘩。

盘银之脸色难看又恐怖地瞪了过去,“老十,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苏七香恶作剧成功,见盘银之一脸受不了,他轻笑一声,然后郑重道:“我觉得十二不会拿自己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随意冒险的。”

盘银之气结。

使者在旁听着,眼睛滴溜溜地直转,他转身掏出传音石,给月城的城主大人传音去了。

毒城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焉有不上报的道理?

不过,依他看,结果顶多就是毒城多一具尸体当花肥罢了。

“公主,我们也不想让你冒险,你若有事,我们都随你而去,我们宁愿不要安稳的居所,也不想你去冒此风险。”

姜凡开口说道。

三眼族老者古桑也点头,二人缓缓跪了下去,神色无比凝重。

其他人见状,也默默跪了下去,对,他们不能让主人出事,一定不能。

花青瞳回头看着他们,目光坚毅,“你们听说我,我一定不会有事,你们等我三天,三天内,我一定会走出毒城。”

盘银之蹙眉,十二还是要进去?

“姜凡,古桑,你们相信我,我一定能将毒城变成我们安居的净土。”她冷糯的声音清朗入耳,在每一个人的耳畔回响,余音不绝。

姜凡和古桑抬起头,看向她,只见她轻轻抚着肚子,目光自信,“我绝对不会让自己和孩子出事。”

她说罢,又看向盘银之和苏七香,“二哥哥,十哥哥,等我三天,你们要相信我。”

二人沉默不语,目光中信任和忧虑交加,盘银之沉声道:“我们跟你一起进去。”

“那不行,二哥哥,我体内的天之力天生就是毒药融合,不惧任何剧毒,我的天礼也颇为喜欢吃毒,正是毒花的克星,我自保尚可,可我们进去,我就得分神保护你们,不行。”花青瞳连连摇头。

“是啊,二哥,我们就不要去给十二添麻烦了,我们相信她,等她三天吧。”苏七香劝道。

然后,他话音一转,看向花青瞳:“不过十二啊,你要是三天还没出来,哥哥们可就要进去找你了。”

花青瞳面瘫脸一变,然后咬牙道:“十哥哥放心,三天内我一定出来。”

说罢,花青瞳转身朝着毒城而去。

留在原地的一行人默默握紧了双拳。

她的身影转瞬远去,离毒城越来越近。终于,她的身影走进了毒城方圆百里之地。

“她真的进去了。”使者惊呼一声,眼中浮现怜悯。可惜了,好好一个姑娘,肚子里还怀着孩子,这是有多想不开啊。

月城和安城自古以来毗邻而居,收到使者传信时,月城城主正在会客,大殿内歌舞升平,美酒佳肴,一派热闹景象。

见月城城主脸色古怪,坐客座上的华衣中年男子道:“颜城主,可是出了什么事?”

月城城主笑着摇头,“不是什么大事,又有人去毒城送死去了,百里家主远道而来,本城主十分高兴,来,共饮此杯。”

颜城主笑着举杯。

百里象举杯轻笑,“颜城主请。”

二人转眼就将毒城的事抛却脑后,谁也不曾在意此事。去毒城?不过是去当花肥罢了。

------题外话------

今天娃家里很忙很忙,我妈已经住院输液好几天了,这阵子家里的家务都是我在做,不过今天格外忙,娃要管十来个人的饭,所以,今天如果过了六点没有二更,那就是没有了。娃会尽力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