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 封天之森(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樱转身离开,惨白着脸,眼中尽是不甘。

父亲要把她嫁给月城城主颜晨之她本来也觉得十分屈辱,毕竟颜晨之的年纪也不小,可是见了人之后,她发现那颜城主虽然不如金城云昊年轻,但却十分风流倜傥,成熟稳重,在她看来,比金城云昊更让她动心。

尤其,嫁给颜晨之,她就是月城的城主夫人。

可是,颜晨之不要她。

那日回去后,父亲骂她没用,连个男人都不会哄,先是被金城家退婚,又被颜晨之嫌恶,父亲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件废物,让她不寒而栗。

而就在他们来到天照城后,那须发灰白的天照城城主竟是一眼就看上了她,父亲看向她的眼神才重新温和慈爱起来。

脑海中想到天照城城主那已经略显老态的模样,和发福的身材,百里樱忽觉胃里一阵翻滚,她跑到不远处的大树下,扶着树干狂呕不止。

吐完了,她煞白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冰冷来,父亲想拿她笼络天照城,休想!

花青瞳五人来到天照城,看着人来人往热闹无比的景象,花青瞳的眼眸不禁亮了亮。

苏七香见她这幅模样,不禁暗自发笑,笑眯眯的上前拉住她的手腕,道:“十二,是不是觉得天照城有趣?要不十哥哥带你去玩?”一幅哄小孩的语气。

花青瞳没反应过来,被拉走了。

盘银之拧眉大声叮嘱,“老十,你小心着点,照顾好十二。”

苏七香将手在背后挥了挥,带着花青瞳没入人群。

颜晨之哑然失笑,“秋二使,你们感情真是好。”都说秋殿的人十分护短,今日一见,果然非同寻常。

盘银之笑了笑没有多说,问:“阵之传承出世,怎么无声无息,竟是没有什么异象显现?”

颜晨之也摇头,道:“听说是封天之森附近的一户猎人,为了追一只兔子,跑进了山中,跑的太急,不小心摔下了大坑,那日又下了大雨,雨水蓄满大坑,猎户险些被雨水淹死。

生死关头,猎户抓住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他就是凭借那东西上了大坑,哪知,他刚上了大坑,那大坑里就传出嘎吱嘎吱的异响,猎户吓的撒腿就跑,匆忙中回头一瞧,发现一本大书从的大坑中飘了出来。”

那大书,就是阵之传承。

盘银之听得津津有味,“那兔子跑了?”

“谁知道呢,据说兔子也跳进了大坑,估计是淹死了。”

苏七香领着花青瞳在人群中穿梭,两人看了不少热闹,又一人买了一份汤饺坐在角落里吃了起来。

不多时,盘银之和颜晨之两人便寻了过来,见两人均是吃的满头大汗,脸蛋红扑扑的,他们不禁觉得好笑。

吃完了,苏七香拿出帕子擦擦嘴,又从怀里掏出小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依旧美艳无双,才又心满意足的将小镜子塞进了怀里。

花青瞳吃的慢,等了一会儿才喝完最后一口汤,见她只是随意抹了把嘴,苏七香顿时责怪道:“十二,你是女孩子,怎么身上也不带个小镜子?”

花青瞳十分无奈,朝他伸出手,“那十哥哥把你的镜子借给我照照。”

盘银之和颜晨之顿时失笑。

苏七香将镜子递给花青瞳,花青瞳拿起精致的水银镜照了起来,但是她看的却不是自己的样子,而是镜子里出现的一只白毛兔子。

那兔子就蹲在他们身后的墙头上,血红的双眼幽幽的盯着她的后心。

花青瞳心头一寒,猛地转身朝身后的墙头看去,墙头上却空空如野,仿佛她看到的兔子只是她的错觉。

“十二,怎么了?”见她神色有异,盘银之忙询问道。

“我看到了一只兔子,刚才就蹲在那儿。”花青瞳指了指那墙头,然后转身再次拿镜子照了照,但这次镜子里没有再出现兔子。

“不是吧,十二你照镜子,看见的应该是松鼠才对,哪儿来的兔子?”苏七香抢过镜子,又照了照自己,才满意的收了起来。

“我可没眼花。”花青瞳严肃地说道,几人又等了一会儿,没看见兔子,才离开此地。

几人又在天照城逛了一会儿,却是听说了天照城城主即将大婚的消息,颜晨之十分惊讶。

“真是想不到,夏候照竟然要成亲了。”颜晨之十分唏嘘。

花青瞳好奇,“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吗?”

颜晨之道:“夏候照发妻亡故,已经多年不娶,我一直以为,他这辈子都不娶妻了呢。”

花青瞳一听,没什么兴趣了。

可是,当听到人群议论未来的新夫人姓百里,还是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时,花青瞳和颜晨之对视一眼,二人眼中都闪过惊讶之色。

“百里象可够狠心,那夏候照看外表,都比百里象都要老一些。”颜晨之感慨。

花青瞳却是没有一丝同情,“兴许百里樱乐意呢。”

几人没有耽搁太久,便出了城,朝着封天之森而去。

……

白鸟亲王府。

“凤铃,你给我好好在府里思过,哪儿也不许去。”白鸟亲王威严的叮嘱完白凤铃,便带着一名长相邪魅的青年朝外走去。

白凤铃看着他的背影冷笑连连,“你放心,我哪儿也不会去的。我还等着父王你再给我寻个恩主,把我送过去呢。”

白鸟亲王气的眼睛一翻,对于白凤铃一出口就是讽刺的话,他已经习以为常,但仍然还是时不时的被气个倒仰。

一旁的邪魅青年沉默着不说话。

等白鸟亲王和那邪魅青年一起离开后,白凤铃嘲讽的眼神立即变的兴奋起来。

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她父王不在的时候了。

当晚,白凤铃便出房间,来到了库房之中。

郡主要逛库房,府中侍卫并不敢阻拦。

因而,白凤铃很是顺利的拿到了那套聚元阵,将聚元阵收了起来,白凤铃回了自己的房间。

她的房中有一套传送阵。

空间剧烈波动,白凤铃的身影悄然消失在房里,没有惊动任何一名守卫。

而早已离去多时的白鸟亲王和邪魅青年,却是在此时无声出现。

“父王,凤铃拿了聚元阵做什么?”邪魅青年好奇的问道。

白鸟亲王异常沉默。

“别磨蹭了,我们该出发去往封天之森了。”白鸟亲王开口,竟是没有再说别的。

邪魅青年看着他的背影,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疑惑,他总有种,父王早就知道的感觉,不然,他为什么要隐在暗中看着凤铃做这一切而不阻止呢。

封天之森。

白凤铃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这一传送,竟是传送到了封天之森里,她脸色大变,当即一动也不敢动。

封天之森,据说是封天魔君当年居住的地方,这个地方,有着许多魔藤守护,外来者闯入,无人能够活着出去。

果然,还不待她有别的动作,从茂密的森林里,就冒出了无数宛如蟒蛇般的藤蔓,根根藤蔓都散发着黑色的魔气,森冷诡异。

白凤铃简直快哭了,眼看那些魔藤就要刺穿她的身体,她一把从怀中拿出一根紫色的的长鞭,“你们不能杀我,我是吞天魔君的朋友,信物在此。”

那紫色长鞭无风自舞,散发出吞天的气息,乃是花紫宸的发丝所化。

说来也奇,感受到吞天的气息,那些魔藤迟疑了一瞬,果然没有再想要杀了白凤铃,而是将她捆了起来,吊在了一棵大树上。

白凤铃欲哭无泪。

一棵大树化成人形,变成一个满头树藤和绿叶的魁梧大汉,大汉憨厚的看着白凤铃,嗡声嗡气地说:“既然你是吞天魔君的朋友,那就不如在这里等他来找你吧。”

说完,也不管被吊在树上的白凤铃,大汉又变成树不动了。

白凤铃脸色大变,那她就要一直被吊在这儿吗?

而此时,花青瞳一行人也抵达了封天之森。

颜晨之说:“封天之森是封天魔君的地盘,封天魔君一直不曾归来,但所有进入封天之森的人都不能活着出来,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太靠近那里。”

花青瞳点了点头,正要离去,而就在这时,她脚步一顿,伸手摸向肚子。

“进去。”

“进去。”

两个幼小的声音同时在花青瞳脑海中响起。

花青瞳眼神一柔,喜悦又无奈地摸着肚子,问:“小宝宝们,为什么要进去?里面危险呀。”

“不危险,里面有果果。”

“不危险,吃果果。”

两个幼嫩的声音再次同时响起,花青瞳听得心都要软化了。

花青瞳眨眨眼睛,看向众人,“我要进去。”

几人都诧异的看着她。

“你们也可以跟我一起进去。”花青瞳又道。

最后,几人都跟着她一起进去了,没问原由。

一踏入封天之森,花青瞳身上,便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魔气,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发出软糯的笑声,花青瞳的目光柔和无比。

白凤铃惊讶的发现,她周围的无数藤蔓突然都缩了回去,危险的森林里,顿时变得和普通的林子无异。

然后,她又看见先前那棵变成大汉的树,又变成了大汉,大汉欢喜的招呼一声,又有好几棵树和花变成了一些男人和女子,眼巴巴的望着林子外的方向。

白凤铃心中惊奇,也不禁朝着森子外望去。

然后,她惊喜的瞪大了眼。

她正要张口叫出花青瞳的名字,那个大汉眉头一动,一把树叶甩了出去,将她的嘴堵上了。

然后,白凤铃就见大汉和那些男女们,都紧张又欢喜的看着花青瞳,大汉更是上前恭敬行礼,“参见黑天魔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