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傲娇的大书/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百里象狼狈无比。

那大书似乎就认准了他,通体金光大作,威武至极,不停地追着他,威势滔天。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骇然地看着这一幕。

百里象被大书逼的绕着大坑跑圈圈,脚下生风,他此刻简直要气的吐血了,今日丢人可谓是真的丢大发了,被这么多人看着,他以后的颜面要往哪里放?

大书越发金光大作,忽地,大书射出一束金芒,金芒打在百里象后心上,百里象‘哇’地一声,被打飞了出去,口中喷出一道血箭,‘噗通’一声,掉进了大坑里,溅起半尺泥花。

大坑里还有半坑雨水没有消下去,和着污泥,成为半坑泥水,百里象顿时一身湿透,掺着污泥,狼狈至极。

“干的好呀!”花青瞳面瘫着脸赞道,冷冷糯糯的声音在落针可闻的人群中荡开,令所有人都扭头朝她看了过去。

花青瞳浑然不觉,双眼灼灼地看着那大书,这大书,下一刻就该扑进她怀里了吧?

哪知,大书是动了,可并非是扑进她怀里,而是又倏地一下,飞回了原来的位置,光芒忽闪了几下,停着不动了。

花青瞳的面瘫脸不着痕迹地僵了一下。

啥意思?

见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阵之传承是可以公平竞争的嘛,并非像器之传承那样,专冲花青瞳而去。

这阵之传承,真好!

人群再次起了争夺之心,一个个都信心满满,瞬息间,一道道身影都朝大书扑去,争抢作一团。

花青瞳几人站在原地,看着那些人一个个都被大书弹飞出去。

百里象刚从大坑里冒出头,就被一个正在抢夺大书的人脚下一个借力,又将他踹进了坑里,霎时间,百里象的鼻孔和嘴巴里也灌满了污泥。

“爹!”百里轩惊呼一声,就朝着坑里的百里象冲去,百里象刚从坑里冒出头,就见他儿子冲了过来,忙道:“别管我,去抢传承。”

百里轩看着他爹从头到脚成了黑泥人,嘴角不禁一抽,转身去抢大书了。

“樱儿,来救我!”百里象转身,招呼百里樱。

百里樱此刻正忙着瞪花青瞳,瞪完花青瞳,又去瞪金城云昊。

金城云昊身边有个美丽女子,看到金城云昊和那美丽女子站在一起,宛如碧人,百里樱的心顿时如有一万只蚂蚁在咬,让她痛苦不堪。

金城云昊年轻俊美,与那美丽女子站在一起,让百里樱的心中不禁生起了一丝对比,想到自己和半老头儿夏候照站在一起的场景,这一两相对比,百里樱的脸色顿时扭曲了。

金城云昊身边的那美丽女子戏谑地看着百里樱。

金城云昊作为金城家的少主,本就到了该成婚生子的年纪,所以,在退了和百里樱的亲事后,金城家主便给他跟虹城城主的女儿陆雯儿重新订下了亲事。

金城家的根基在虹城,与城主陆其然一直多有来往,陆雯儿和金城云昊又重小相识,这两家如今结成姻亲,似乎并不意外。

百里樱自然也认识陆雯儿。

陆雯儿美丽,但百里樱自信,对方并不如自己娇艳,是个男人,都应该喜欢自己这类型的,陆雯儿美则美矣,但她的气质却并不娇柔,说好听点是端庄大气,说难听点就是强势了。

百里樱就不信金城云昊会喜欢陆雯儿,而不对她还留有旧情。

于是,百里樱几乎是使出浑身解数,用楚楚动人的目光盯着金城云昊,他盯着专注,又哪里听得到百里象正在喊她救命。

忽然,金城云昊眉眼一动,他身边的陆雯儿也‘噗呲’一声喷笑出来。

“美人儿,你在看什么?你爹在喊你救命呢!”百里照略有些苍老的声音忽地在百里樱头顶响起。

百里樱浑身一颤,仿佛美梦被打破,从幻想被拉回现实,她一转头,先是对上夏候照苍老的脸和灰白的胡子,然后再一转头,就看到百里象顶着漆黑污泥的头,伸出同样满是污泥的胳膊在泥坑里朝她招手。

百里樱一瞬间有种想骂娘的冲动。

什么老子,什么家族,她统统都不想要了,尤其是身后还有一个半老头子的手正搭在她腰上,轻轻的来回磨蹭着。

百里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禁又幽怨的看了金城云昊一眼,见金城云昊正一脸微笑的和陆雯儿说话,那场景令她眼睛一红,眼神阴郁痛恨,她一把拍开夏候照的手,飞身朝百里象扑去。

如果百里象就这样淹死在大坑里就好了,那样就没有人逼他嫁给夏候照了。

一个念头闪过脑海,还不待百里樱反应过来,她的手就猛地挥出,一掌拍在百里象头顶,将他重新拍进了大坑里。

百里象满眼错愕,他完全没有防备,本来是以为百里樱伸手要救他,他正欲伸手,可哪知,她竟是一巴掌又将他拍了进去。

百里樱拍完那一掌,才反应过来,心中一惊,可转而,她的眼中就闪过狠辣,她身形飞快,朝大坑里扑去,一脚将百里象又扑腾起来的身子重新踩了下去。

大坑下面好像有吸力,不断的吸着他的身体下沉,纵然他有一身修为都挣脱不了,再加上百里樱作乱,此刻他是真的急了。

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竟对自己起了杀机,百里象怒火滔天,伸出胳膊,一把抓住百里樱的脚踝,将她也拉下了大坑,父女两个顿时在坑里纠缠起来。

“他们——”花青瞳面瘫着脸,瞪圆了眼睛,“……在玩什么?”

众人都惊的说不出话来,齐齐看着大坑里的那对父女,花青瞳突然转头,看向天照城城主夏候照,自己的未婚妻和未来岳丈都掉大坑里了,他该有所表示了吧?

哪知,夏候照面色平常,并无异色,仿佛坑里的人与他完全无关。而他身后的一双儿女,此刻竟是双双兴味昂然的盯着大坑里,夏候婵还说:“完了完了,百里樱这下泡臭了吧?还怎么嫁给咱爹?”

夏候鸣说:“别瞎操心,那是爹的事,兴许爹不嫌臭呢。”

花青瞳十分高兴,她觉得百里樱就应该嫁给夏候照,不说夏候照年纪如何,光是他这份不在乎,还有他的一双儿女的轻慢态度,就说明百里樱嫁过去估计是没有好日子过。

百里象想通过联姻掌控天照城,估计是做梦了。

抢夺大书的百里轩一低头看见了百里象和百里樱的惨况,顿时瞪大了双眼,险些也没掉进去。

之前还对百里象一呼即应的那伙人,此刻竟是仿佛没有看见一般,都冲着那大书而去,对百里象的处境恍若未见。

突然,大书大力一震,将所有人都震飞,金光大作,仿若发怒。

花青瞳和金城东河等人站在一起,包括颜晨之,陆其然,以及九星家族的家主九星苍,还有另两位不知名的城主,以及几位家主。

见那些人都被震飞,他们的视线均落在花青瞳身上,一个个目光复杂,复杂之余,又露出催促之色。

花青瞳耳朵一颤,面瘫着脸盯着那大书,金城东河笑道:“丫头,果然还是得你去啊。”

花青瞳道:“我看不一定啊,它要是真的想跟我,刚才就自己飞进我怀里了!”

此言一落,不说众人无语,那大书也忽地一颤,一束金光飞来,砸在了花青瞳脑门儿上,花青瞳没防备,脑门儿顿时被砸出了一片红,然后飞快起了一个包。

花青瞳捂住脑门儿,躲在了众人身后。

众人一阵无言,对视一眼,都朝大书飞去。他得亲自上阵了。

见又有人飞来,大书浑身一震,再度飞出金光,将接近它的人一一震飞。

可是那众人对阵之传承的执着又岂是容易放弃的,一拨人被震飞,又有一拨人飞过去。

一拨接一拨,大书似乎被惹毛了,不耐的又开始拍人。

谁靠近它,它就拍谁。

之前对花青瞳十分不善的几人,尤其被拍的狠,摔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众人渐渐回过味来,意识到不对。

夏候照目光一闪,不信邪的朝大书飞去,大书金光一闪,朝他拍下,夏候照转身就退。

大书拍完了人,痛快地转了一圈,发现所有人都不敢再上前骚扰它了,于是它的正面,缓缓转向了花青瞳。

顿时是,包括盘银之和苏七香在内,所有人都离花青瞳一丈远。

花青瞳正捂着脑门儿躲在众人身后,面瘫脸上泪眼汪汪,她一抬头,见众人都躲她远远的,再一抬头,正好对上金光闪闪的大书。

明明大书没有眼睛,她却有种大书在看她的感觉,而且还是用那种傲娇的眼神看着她。

花青瞳面瘫着脸,眼神凶巴巴地回瞪大书,把她脑门儿拍出了大包,太过份了,她四下张望,药之传承和器之传承里都有父皇的残魂,为何这阵之传承一直不见父皇的残魂出现?

花青瞳的目光再次落在大书上,却没有上前去抢的意思。

但在场所有人却再也没有人敢再靠近大书,那大书太凶了,拍起人来让人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一身修为都仿佛被禁锢了似的。

大书等了一会儿,见花青瞳还不上来抢它,顿时生气了,一转身,倏地飞回大坑上方,又飘着不动了。

花青瞳瞪圆了眸子,所有人嘴角一抽。

大书似有些生气了,它飞回了大坑上飘好后,突然金光一闪,一行字在书上显现,所有人顿时凝神看去,只见上前写着一列竖排着的字迹:“坏丫头,你还不快来抢我?”

噗!

看清那行字,本来就被大书拍伤的那些人,顿时白眼一翻,口中再度喷出一口鲜血。

刚从水坑里冒出头的百里象,正好看到了那行字,身子一颤,又噗通一声跌回了大坑里。

“你刚才敲我头!”花青瞳面瘫着脸委屈道。

“活该,谁让你不来抢我?”金光一闪,又一行字出现。

花青瞳里外看了看,见所有人都离她远远的,也没有人跟她抢的意思,她便飞身而起,将着大书飞去。

大书光芒一闪,又一行字出现:“这还差不多。”

花青瞳眼中闪过气愤的光芒,这本大书太傲娇了。

明明器之传承的青风鼎,就是主动朝她飞过来的嘛。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阵之传承一定会落入花青瞳手里时,一道白光却突然从大坑里飞了出来。

那是一只双眼血红的白兔。

那兔子血红的双眼怨毒的盯着花青瞳,兔子的前爪,伸出锋利的尖刺,刺向花青瞳的心口。

太突然了。

花青瞳反应很快,几乎是看到白兔的霎那就闪身飞退,但还是有些慢了,兔子速度很快,一个跳跃,就已经逼至她的近前,花青瞳正欲反击,却忽然的,一只手掌闪电般伸来,一把捏住那兔子的脖子。

大手一个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兔子的脖子被拧断了,兔头软答答的垂了下去,失了生机。

然后,那白兔在所有人惊愕的目光下,变成了一条手臂。

花青瞳的眼神一缩,忽然想起二祖卡诺四分五裂的身体。

“是卡诺的手臂,是我的错,没能将他斩草除根。”带着乌黑面具,一头白发神秘男子歉疚地道,他一个用力,将手臂碾成粉碎,随手丢掉,然后朝花青瞳走近,关切地问,“是不是吓到了?”

花青瞳看着他,诧异地摇了摇头。

“丫头,快点。”那边,大书又飘出了大字。

花青瞳眼神含怒,这本大书太可恶了。

“哞,大书会写字呀,哞哞哞,真厉害!”哞哞欢快的声音传来,先一步飞过去,将大书抱进了怀里,然后连牛带书一起扎进了花青瞳怀里。

花青瞳抱住哞哞,眼神也温和起来,“哞哞怎么也来了?”

“姐姐,哞哞好不容易与你相认,怎么能不来找你?姐姐你想哞哞吗?哞哞好想你呀,你走的时候也不带上我,所以,我就跟白头发一起来了。”哞哞撒娇地道。

然后,不等花青瞳说话,哞哞又抬头看向周围吃惊的众人,大声宣布道:“我叫哞哞,是姐姐失散多年的妹妹!”

人群呆滞地看着哞哞那张和花青瞳一模一样的脸。

司玄站在一旁,默默看着她们,眼中的光芒很是温和。

“刚才多谢。”花青瞳抬头看向面前的白发男子。

“不用谢,我正好路过,看到你有危险,就正好出手了,再说了,本就是我的错,没有将卡诺彻底斩杀。”他说。

盘银之和苏七香眼神复杂地看了那白发男子一眼,之前若不是他,他们都来不及救十二。

眼看着阵之传承到了花青瞳的怀中,人们回过神后,心中顿时各有算计。

“花青瞳,你别太自私,你既然得了阵之传承,那就将阵之传承供献出来,和我们一起分享。”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众人循声看去,却见一个从头被污泥包到脚的‘黑人’从大坑里爬了出来,是百里象。

“对,花青瞳,你不能太自私,你还不快跟大家一起分享阵之传承?难不成想一个人独占?”又一个‘黑人’爬了上来,伴随而来的是百里樱尖利的声音。

“哞,姐姐,他们是谁呀,长的可真黑,哞!”哞哞忙又钻进花青瞳怀里。

听到哞哞那句‘长的可真黑’,刚从大坑里爬上来的百里象和百里樱顿时身子一僵,然后双双满眼杀气的瞪向了哞哞。

花青瞳看着他们,眼中闪过不屑,“哞哞,我们不理他们。”

花青瞳牵着哞哞的手走回人群,盘银之等人瞬间将花青瞳保护起来。

之前与百里象站在一起的那些人,此刻一个个伤的伤,残的残,目光阴郁地瞪着花青瞳身边的哞哞。

“小姑娘,你和花青瞳是什么关系?”百里象语气阴阴地问。

“哞,我是姐姐失散多年的妹妹呀,哞。”哞哞声音响亮地道。

百里象自然不信,冷笑一声,诱哄道:“大帝返祖血脉只有一个,花青瞳一定不可能是你的姐姐,你被骗了呢,小姑娘,只要你将你手里的书交给我们,我们一定帮你找到你真正的姐姐。”

“哞,你可真傻,我又不是傻子,你居然用这种傻话来哄我,哞哞,长的黑像泥人就算了,脑子也傻的没救了,你一定活的很不容易吧,哞哞,我很同情你呀。”哞哞怜悯地看着他。

------题外话------

六点多才来电,今天只有这一更,没存稿的我真要泪奔了~嘤嘤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