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 友来 热闹/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片五光十色的璀璨花海中,花青瞳怀里抱着那本洁白的无字大书已经看了一天了。

不远处,哞哞和碧云玩的十分开心,因为哞哞也不怕他的花毒,碧云对哞哞有些好奇,而哞哞也对美丽的碧云十分有好感。

花青瞳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眼睛,看着依然洁白一片的大书,有点怀疑自己抢了个假货回来。

于是,她伸出双手,用力揪住大书的纸页,用力撕扯起来。

洁白的大书,明晃晃的浮现三条黑线,一团金光冒出,砰地一声,敲在了花青瞳脑门儿上。

花青瞳忙捂住脑门儿,面瘫脸上眼睛顿时红了。

大书轻轻的颤抖起来,似在生气,金光闪烁,一行字冒了出来:“笨丫头,我不是假货。”

花青瞳一边揉着脑门儿,一边面瘫着脸瞪它,“那你快点变出字来。”

“我本来就没字。”大书气呼呼地道,洁白的大书周围冒出一圈黑气,怨念浓浓。

花青瞳觉得脑门儿不疼了,又重新将大书抱进了怀里,两眼发直地盯着它洁白的纸张发呆,模样呆萌。

不远处,站着一道身影。

他将花青瞳的动作一丝不苟的看在眼中,看到她竟然伸手要去扯书页的时候,险些笑了出来,但很快,他的笑容就消失了,因为,他发现,她竟有如此调皮的一面,而前世,是他将她的一切都扼杀。

看着她额头上红通通的两个大包,他心中一揪,缓步上前。

“额头上抹点药吧。”他走过来,拿出碧绿色的瓷瓶,将清香扑鼻的灵药给她涂抹上,温声道:“你已经看了一天书了,不要老是坐着,起来走走,休息一会儿再看吧。”

花青瞳歪头看了他一会儿,眼睛里满是好奇。

若非感觉到这个人没有恶意,她简直就要怀疑他居心不良了。

将大书放在花丛里,花青瞳起身,是该休息一会儿了。

“哞,姐姐!”哞哞看见花青瞳不看书了,撒着欢跑了过来,“姐姐,你说的老虎大蛇还有黑狼他们什么时候来啊?”

哞哞眼睛里满是期盼。

至从知道花青瞳有许多天兽朋友要来后,哞哞的心中就充满了热切。

花青瞳摸摸她的头,“不要着急,他们应该就快要到了。”

哞哞闲不住,转身又跑远了,她十分喜欢在花海里撒欢。

“真活泼。”看着哞哞欢蹦乱跳的身影,花青瞳宠溺地说。

司玄手上戴着一枚戒指,戒指里,小梨涡透过雾气看着外界的花海,它的眼睛里充满了浓浓的渴望,它也好想去花海里玩耍呀,它还想找阴龙玩,还想到主人瞳瞳怀里撒娇,可是,为了不让司玄的身份暴露,它却只能呆在这个异空间里。

无聊的将脑袋埋进毛茸茸的大尾巴里,小梨涡寂寞的叹了口气。

司玄听到了它的叹气声,低头手指轻轻摩挲了一下手上的戒指,心中万分愧疚,至从觉醒前世记忆,因着是她的宠物,他对小梨涡就格外宠溺,时间久了,他和小梨涡彼此都处出了感情。

花青瞳跟身边的人拉开了一点距离,在花海中走了一会儿,忽然碧云的声音传了过来,“主人,外面来了好多人。”

花青瞳一愣,然后眼睛一亮,定是黑海或秋殿的人到了!

她忙唤了碧云向外走去,哞哞欢呼一声飞快的跟了上来。

到了外面,看到黑压压一片黑天魔卫,一旁,还有秋殿众人和一众天兽。

顾不得诧异他们居然一起到了,花青瞳忙上碧云了给他们解去花毒,让他们入内。

“参加王后!”一众魔卫跪地参拜,眼神灼热,王后真了不起,自己居然有了一座城池。

“不必多礼,先进来吧。”花青瞳,为首的小风风和黑衣当先起了身,花青瞳问,“你们怎么和秋殿的人一起来了?”

“臭丫头,什么意思,嫌我们来早了?”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原来是被冷落无礼的秋殿主发话了。

看着他黑了半张脸,花青瞳忙上前参拜,“殿主,我只是太高兴了,不是嫌你们来的早。”她面瘫脸格外诚恳。

秋殿主黑着脸上露出笑意,伸出大手将她头发揉乱,“这还差不多。”

花青瞳被揉乱了头发,有些丢人的看了同来的哥哥们一眼,一转头,发现三只小猫,君踏天,还有塗一竺,几个小宝宝竟然十分友好的手拉着手,排排站成一排,一双双灼亮的眸子都望着她。

君踏天小脸稳重,塗一竺小脸又肥了一圈,红扑扑白嫩嫩的像两个大苹果,此时一脸傲娇,三只小猫则是竖着猫耳朵,三双眼睛亮晶晶,小脸上都写着快来夸我们的表情。

花青瞳的眼睛一下就柔和了。

“哞,姐姐,大老虎,大蛇,大黑狼他们在哪儿?”哞哞有些害羞地从花青瞳身后探出头,大眼睛水汪汪地看向一伙天兽。

雪洛,小聂,阿蓝,三只被点了名的天兽立即将眸光转向哞哞。

看清哞哞脸的一瞬间,众人顿时惊呆。

“哞,我是姐姐失散的妹妹。”哞哞大声宣布。

众人齐齐滑下满头黑线。

魔卫们:这个小姑娘怎么和王后长的一样?

秋殿众人:这个小丫头怎么和十二长的一样?

君踏天:这个姐姐怎么和娘亲瞳瞳长的一样?

三只小猫和众兽:这头牛怎么和瞳瞳长的一样?

塗一竺:“嘎嘎,香,好香!”

塗一竺小姑娘两眼露出绿光,垂涎地看着哞哞,她为什么觉得她好香?吸溜了一下口水,塗一竺圆滚滚的小身子已经朝着哞哞扑了过来。

“抱抱!”塗一竺小姑娘跑到哞哞面前,张开了小手要抱抱。

哞哞嫌弃地看了一眼脚边的小肉团子,但最后还是将她抱了起来。

但是一抱起来,哞哞身上那种牛肉的香味就让塗一竺小姑娘忍不住又留出了口水。

花青瞳一看见塗一竺小姑娘的口水,心中就咯噔一声,暗道不妙,但是还不待她说话,就见塗一竺小姑娘一个埋头,朝哞哞的脖子咬了下去。

花青瞳瞪大了眼睛,其他人也傻眼了。

西门无瑕眼前一黑,脚下一个踉跄险些一头栽倒,幸亏塗兮羽手疾眼快,将她给扶住了,如今,西门无瑕的肚子也高高挺了起来。

“哞!”哞哞惨叫出声。

“哇——”塗一竺大哭出声,小胖手伸进嘴里,摸着自己剧痛不已的小米牙,豆大的泪珠子直往下掉。

塗一竺一扭身扑进了花青瞳怀里,委屈的将小脸埋进了她的脖子里。

而同时,哞哞也一头扎进了花青瞳另一边的颈窝里,哞哞地哭个不停。

花青瞳:……

“哞哞,过来。”司玄一把将哞哞从花青瞳怀里拉出来,顺手又将塗一竺小姑娘揪出来,扔进了秋殿主怀里。

哞哞泪眼婆挲地看着司玄,“白头发,你干吗?”

“哞哞乖,你姐姐怀了身子,你们会压到她的。”司玄解释,温和的摸了摸哞哞的头,哞哞一个还好,只是那个小娃儿太胖了点,会累到瞳瞳的。

哞哞眨眨眼,乖乖的点了点头,露出脖子让他看,“白头发,你看看,我脖子都被咬痛了。”

司玄看了一眼,“是有点红,没事的,一会儿就不疼了。”

哞哞还是委屈。

另一边,塗一竺小姑娘更委屈,她在秋殿主怀里抹眼泪鼻涕,“我的牙,我的牙——”

秋殿主从来没见这小魔女哭的这么惨,一时也不禁有些心疼,扳开她的小嘴一看,小胖娃的一颗门牙竟然活了。

顿时,秋殿主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了哞哞。

果真不愧是啸月牛,皮肉如传言中一样坚硬。

西门无瑕和塗兮羽也都有些傻眼,他们以为他们那混帐闺女会把那个小姑娘的脖子咬断,没想到却是这个结果,要知道,他们闺女那口牙,连咬断金石都不在话下啊。

塗一竺哭了一会儿,凶狠的眼神就瞪向了司玄和哞哞,却因着小米牙被险些磕掉,她一时半会儿只能窝在秋殿主怀里,她刚才也听到那个人说了,瞳瞳美人儿有了小宝宝,会压到她。

秋殿主轻轻拍打了她的小屁股一下,“坏丫头,以后不许随便咬人,这样是不对的,知道吗?”

塗一竺委委屈屈的将脸埋进了他怀里。

三只小猫暗暗用幸灾乐祸的眼神儿看了塗一竺一眼,然后乖乖巧巧地走上前,嫩声嫩气地道:“瞳瞳,我们好想你呀。”

三只排排站,小耳朵抖抖,身后小尾巴也欢快的甩来甩去。

花青瞳的眼睛一下就弯了,忍不住想抱他们,三只小家伙立即会意,纷纷化作三只小奶猫,欢快的扑进了花青瞳怀里,三个毛茸茸的小家伙不断地在她的怀里撒娇,花青瞳眼睛里满是温柔。

君踏天宠溺又温柔的看了花青瞳一眼,嗯,娘亲瞳瞳高兴就好。

塗一竺一抬头,见三只小猫都扑进了花青瞳怀里,眼珠子登时红了。

待进了城中,看着漫天遍野都是花,众人不禁震撼。

“王后,我们去干活,我们的记忆中有许多建筑的图型,我们可以都拓印出来,供您选。”小风风和黑衣说道。

“好。”花青瞳高兴地看着他们。

哞哞哭完了,便忍不住凑到了一伙天兽中间。

“咯咯,你怎么和青瞳姐姐长的一样呀?”窝在光头大汉七塔怀中的一对小白鹿都好奇的看着哞哞。

哞哞眼睛一弯,“哞,因为姐姐长的好看呀。”

两只小白鹿点点头,小三问,“哞哞,你几岁了呀?”

“哞,我今年……”哞哞伸出双蹄开始扳手指,过了一会儿,她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说:“我不记得了呀,哞。”

小三和小二顿时同情地看着她。

小二体贴道:“没事的,不记得就不记得了吧,哞哞,你以后跟我们一起玩,我叫小二,她叫小三。”

“哞,哞哞,好呀好呀!”哞哞开心极了。

一旁,几只青年天兽好笑的看着他们。这头牛虽然变成少女的模样,但事实上,实际年龄还只是个孩童,估计比小二小三还要小一些。

花青瞳也知道,哞哞的真身,还是一个小牛犊。

大家都是自己人,来了花城也不必怎么客气,魔卫们去盖房子,秋殿一伙哥哥们和天兽们则是去搭建临时的房子,四哥哥沃少冲还拿出了白玉床和崭新的被子,以及洗澡用的浴桶。

九哥哥架起了好几口大锅,又拿出了许多碗筷。

“十二,你们这段时间不会一直在露天睡觉吧?”摩九胤狐疑地看向她。

花青瞳顿时不好意思了,“也没有,那边有山洞的。”

摩九胤顿时瞪了盘银之和苏七香一眼,“你们真懒!”

花城顿时间热闹起来,充满了人气。

花青瞳开心极了,书也不想看了,大书孤零零的被扔在花丛里,气整个书都颤抖了起来。

“咦?”君踏天小宝宝捡起了大书,大书不抖了,一行字浮现出来,“小宝宝,快把我抱给你娘亲。”

君踏天面瘫的小脸上,眼睛一弯,看着大书上的字,道:“好。”

然后,君踏天就抱着大书去找花青瞳了。

一处无人的花丛里,秋殿主和司玄相对而立。

“想不到堂堂血天魔君,竟然藏头缩尾,不敢以真容示人。”秋殿主俊颜邪笑,戏谑地看着司玄。

司玄一动不动,低声道:“秋殿主,只要你为我保守身份,那件东西我就不用你还了。”

当初,秋殿主的分身独孤云拿了司玄一样东西,因此,二人结下了梁子,在东大陆时,独孤云更是被司玄打伤,独孤云才闯入花青瞳的住处,被花青瞳所救。

“血天魔君的脾气似乎变好了不少?”

不论是司玄还是血天,都是嗜杀之人,可是眼前的血天,却格外的平和内敛,甚至是谦卑,不是说他对谁谦卑,而是,他现在本身就很谦卑,甚至,还有几不可察的伤痛。

“白头发,你们在这里说悄悄话呀?”玩耍的哞哞和小二小三跑了过来,司玄一见,看了秋殿主一眼,道:“我对瞳瞳没有恶意。”

说完,他就朝着哞哞他们走去。

秋殿主看着他的背影,眼神无比震惊复杂,血天的那头长发,竟是全白了,看着他那头白发,他觉得触目惊心,他总觉得,那头白发,有些刺目,也莫明的让人觉得悲伤。

------题外话------

今天还是只有一更,没有二更,今天娃陪我妈去医院检查身体,前阵子住院输夜没有什么效果,这次决定换医院做个检查,过两天一切稳定,娃会多更的,么么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