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 自找没趣 (一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树人‘砰’地一声将白凤铃丢在了地上,然后热情地笑着朝花青瞳走了过去,“呵呵,拜见黑天魔后,这个女人说她是您和吞天魔君的朋友,非要我带她来找您,我被她吵的没办法,又怕饿死她,只好就将她给您送来了,您看看,您认不认识她……”

花青瞳木着脸,看着树人一脸憨厚的模样,来不及问为什么白凤铃会在封天之森,就飞快朝着白凤铃冲了过去。

白凤铃被丢在地上,好半天爬不起来,花青瞳忙将她扶起来,白凤铃一抬头,花青瞳就看到一张面黄肌瘦的脸,再加上她蓬乱的头发和皱巴巴的衣服,花青瞳一张面瘫脸都绿了。

“白姑娘,你怎么变成这样了?”花青瞳惊讶的眼神都有些呆。

白凤铃两眼无神,看到花青瞳,一头扑进她怀里,“唔唔——”

“呵呵,黑天魔后,您真的认识她啊?”树人走过来,一脸憨厚地说道。

花青瞳抬起头,看见树人虽然一脸憨厚,但眼神闪烁,满是心虚,她就知道,这个树人一定不是真的憨厚。

花青瞳整个人都是懵的,她拍拍白凤铃的背,疑惑不解地道:“白姑娘啊,我也是去过封天之森的,怎么就没碰上你呢,你这运气也太不好了点。”

一说起这个,白凤铃顿时不哭了,她抬起面黄肌瘦的脸,双眼都泛着绿光,“瞳瞳,灵果玉乳,草木晶露,还有万载玲珑果,都给我吃。”

花青瞳一呆,下意识地就将那些东西都拿了出来,前几天,她将这些东西给大家分食,如今已经所剩不多,不过,还是够白凤铃吃的。

白凤铃一闻到那些香味,顿时眼中绿光大闪,低头就狼吞虎咽起来。

“不对啊,白姑娘,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些东西?”等白凤铃吃完了,花青瞳终于意会过来了。

白凤铃一脸苦大仇深,“因为,这个榆木脑袋请你们吃东西的时候,我就被吊在你头顶的大树上……”

听着她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花青瞳面瘫着脸看向树人。

树人双眼心虚地闪了闪,憨笑着挠了挠头,一挥手,拿出了好几筐万载玲珑果和好几桶灵果玉乳和草木晶露。

花青瞳的面瘫脸僵住,树人这是在贿赂她吗?

“哞——”一声牛吼远远传来,哞哞欢快的身影从处奔了过来。

“阿昂阿昂——”小毛驴没有哞哞跑的快,它驮着君踏天和三只小猫以及塗一竺,也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轰轰轰!

光头大汉七塔抱着两只小鹿,轰隆隆地奔了过来。

一伙人都围着树人拿出来东西两眼发光,“哞,姐姐,这些好吃的都是送给谁的?”她最喜欢喝草木晶露了,如果姐姐能分给她一点就好了。

“哞哞姐姐,不要说话。”君踏天谨慎地看着树人和那些东西,万一那个奇怪的树人别有目的就坏了。

哞哞一听,顿时闭上了嘴,只是双眼依旧发亮。

塗一竺和三只小猫都坐在君踏天怀里,嘴角流着口水,他们身下,小毛驴也在流口水。

树人听到君踏天的声音,突然抬头看过来,这一看,他两眼都直了,接着,高大的身体就‘噗通’一声跪下了,他激动响亮的大呼,“拜见小魔祖!”

君踏天本着小脸摆摆手,“起来吧。”

树人激动的站起来,将东西一股脑儿的都推向了君踏天,害羞地说:“小人不知小魔祖在此,东西带少了,小魔祖您不要嫌弃,这些东西您先和您的小伙伴喝着玩,下次小人再多带一些过来。”

君踏天眉眼一动,悄悄的吞咽了一下口水,面上却是一本正经,面瘫的小脸严肃地看向花青瞳。

还不待花青瞳开口允许,白凤铃就咬牙切齿,“天儿你都收下,都收下,有多少收多少。”

花青瞳看了看白凤铃的惨况,最终也点了点头。

君踏天眼神一亮,将东西都收了,带着他的小伙伴们浩浩荡荡的走了。

树人紧张地看着君踏天的身影离去,回头对花青瞳说:“黑天魔后,改天小人再送些吃的过来。”

他说着,偷瞥了白凤铃一眼,见白凤铃脸色阴沉,整个人都透着危险的气息,顿时眼珠子骨碌碌一转,道:“黑天魔后,小人先告辞了,下次再来拜见。”

说完,树人大汉逃命似的跑了。

“跑?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吗?”白凤铃盯着树人的背影笑的阴恻恻的。

花青瞳本来心里也很愤怒树人这样对待白凤铃,可是现在,她却开始默默同情树人了,她觉得,得罪白姑娘的树人,下场一定很难看。

树人一路跑回封天之森,刚回到封天之森,就觉得气氛与往常不同,他脸色一变,双眼中不禁升起了一丝期待的光芒。

果然,当他走到封天之森最中央,看到那个坐在万年无人敢碰触的宝座上的人时,他整个人都呆了。

周围花草树木也都漾溢着喜悦的气息,树人大喜,“王!”

杜清随看向树人,唇角微微上扬,“小青。”

“是,是小青。”树人大汉激动地应道。

杜清随看着树人大汉魁梧的身躯,突然笑了起来,“万年多过去,小青你长大了。”

想当年,这家伙还只是一棵小树苗。

树人大汉激动地浑身颤抖,“王,您终于回来了,您不走了是不是?”

杜清随点了点头,“嗯,不走了。”他是封天,这封天之森是他的家,他既然回来了,就不会再走了。

树人大汉眉眼一转,看见了杜清随身旁的三个美丽女子,他忽然:“王,黑天魔君的孩子都这么高了,而且黑天魔后肚子里还怀着两个呢?您什么时候也……”

树人大汉一脸期待。

一旁,北鸿蕊目光一闪,想到她父亲传授给她的秘法,她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冷笑,父亲难不成以为,她还会听他的话吗?她绝对不会算计封天的,因为她一但做了,她相信,封天一定会让她和孩子一起飞灰烟灭。

封天绝非那种会受控于人的人,他的狠绝,有时候令人胆寒。

杜清随好笑的看着树人大汉,“急什么?老七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你要是喜欢小孩子,就去黑天魔后身边算了。”

树人大汉一脸失望,不过想到威严的小魔祖,他的脸上又露出喜悦,不管自家王和别的魔君大人再生多少孩子,可小魔祖却只有一个。

不过想到自己得罪了白凤铃,树人大汉忙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他才不会主动送上门去。

“说起来,我还没见过老七的孩子,小青,你陪我去见见吧。”杜清随说道。

树人大汉一呆,心中叫苦连天。

花城,白凤铃经过一翻梳洗,又因为吃了万载玲珑果和草木晶露这些天材地宝,脸色白皙晶莹了,只是还有些清瘦,但总而言之,她已经恢复了往日风采。

她正一脸高兴的在花城中转悠,聚元阵她已经交给了花青瞳,花青瞳心无旁骛,她在落英山脉中选了一处清净的地方,坐在聚元阵中,开始偿试着炼化锁天河。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她绝不能失败。

聚元阵是一套能量宝器,里面是一套阵法,花青瞳已经参悟了阵之传承,对聚元阵的存在更觉惊艳,她的父皇,果然是最了不起的人。

她坐在阵中,越发清晰地感受着天地之力,脑海一阵清明澄净。

白凤铃逛遍花城,望向落英山脉的方向,眼中闪过期盼。

她希望花青瞳能够顺利炼化锁天河,她很想念被困在锁天河中的花紫宸,很想念很想念……

平静的时光总是短暂,花城打开城门的第四日,一些客人就陆续而来。

有朋友,也有敌人。

最先到来的是百里象等人,然后是天照城城主和他的新夫人百里樱。那日争夺阵之传承之后,百里象便将百里樱送给了夏候照。

是送,而不是嫁。

但是夏候照似乎太喜欢百里樱了,就算是送,夏候照也出了很重的骋金给百里象,对百里樱更是宠爱的紧。

百里象很满意。

但是百里樱却不满意,不,她岂止是不满意,她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每日被夏候照这个半老头子折腾就罢了,而他折腾的方式更是令人羞愤欲死,苦不堪言,那些用在宠物身上的器具,夏候照偏偏用在了她的身上,他根本就是把她当宠物享用了。

偏他表面上做出一翻对她宠爱的样子,还有,别以为她不知道,夏候照给她吃了避子药,他根本就不想让她怀了他的孩子。

百里樱再想到夏候照的那一双倍宠夏候照疼爱的儿女,她就心中一阵气闷,夏候照明明不喜她,可为什么还要娶她呢?

思来想去,百里樱终于得出了结论,那就是夏候照对百里家有图谋,百里象想通过联姻控制天照城,又岂知夏候照不是通过联姻来反算百里家呢?

猜到这一可怕结论的时候,百里樱真个人都兴奋了,她恨百里象,也恨百里家,所以,她忍,就看着夏候照和百里象互咬,最好让他们两败俱伤才好。

“花城不错啊——”夏候照感慨一声,这座满鲜花遍布,宫殿耸立的城池,真是太美了。

他可以想象的出来,当这座城有一天繁荣起来景象,完全不压于曾经安城的辉煌。

百里象眼中闪过阴郁和贪婪,“岂止是不错,简直就是东洲第一城。”

再想想这座城池所蕴藏的财富,那些矿脉和天脉,百里象就忍不住对花青瞳恨之入骨,他觉得,若非花青瞳横插一脚,这座城如今早就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咦,那个人……百里家主,你看那个人眼熟吗?”突然,夏候照指着不远处正在指指辉着矿奴们和魔卫们干活的一人。

那是个中年男子,但是他的长相,却太过熟悉了。

姜凡和一众矿奴们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已经全部恢复过来,不再是一副民的形象,他们穿上了干净的衣服,头发也梳的整整齐齐,面部和身体都洗的干干净净,因而,姜凡昔日一城之主的气度便渐渐回归。

“嘶!那人……那人像极了安城曾经的主人……”百里象顺着夏候照所指看了过去,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像,太像了。

夏候照也万分惊讶,“如果那人真是姜凡,那如今这座城,到底是安城还是花城?”

百里象闻言,眼中忽地射出精芒,然后喜道:“如果真是姜凡就好了,他会眼睁睁看着曾经属于他的安城,如今变成别人的花城吗?”

心思转动间,一条毒计已经涌上心头。

当即,百里象大步朝着姜凡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姜凡的眼中充满了明亮的光彩和喜悦,那些矿奴们的眼神和他一样,都充满了喜悦和希望,没有经历过绝望和苦难,就不会明白现在的一切有多珍贵。

他们卖力的干着,仿佛有着使不完的力气,他们的狂热令一众魔卫都觉得有点害怕,因为,他们发现,这伙人对王后的热情,已经远远超出了忠诚这个度。

他们似乎是将王后当成了他们的神和信仰。

总之,这伙人对王后的热情有点可怕。

姜凡正在指出一人手下的活出了问题,他在指导那个矿奴改正,那个矿奴正在认真的听着,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敢问阁下,可是安城城主姜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