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1 炼化锁天河(二更)/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凡转过头,诧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几位是?”

见他如此反应,百里象眼中精芒一闪,“阁下真是姜城主?”

“都是过去的事了,这位先生有事吗?”姜凡的神情淡淡的。

“姜城主,可否借一步说话?”百里象道。

“不必,这位先生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我这儿还忙着呢。”姜凡直觉眼前之人令他不喜,于是他的神情越发淡漠了。

百里象眼底闪过一丝不悦,见姜凡又转身和别人说话,他心中一顿,不再迟疑,直接道,“姜城主,你可想让安城再恢复昔日盛况?”

姜凡淡淡道:“公主会让花城再恢复昔日盛况。”

百里象摇头,一派高深莫测的表情看着姜凡道:“不,在下的意思是说安城,而非花城。”

“这位先生,你是什么意思?”姜凡的眼底闪过一丝危险,盯着百里象上下打量。

百里象浑然不觉,犹自说出自己的打算,“在下可以帮助姜城主让安城再现昔日辉煌,更能让姜城主,重新成为这安城的主人。至于花青瞳,姜城主不必放在心上,有在下,区区花青瞳,姜城主不必放在心上。”

姜凡看着他的眼神渐渐幽暗,幽暗的眸底翻涌着噬人的风暴。

周围叮叮当当的干活声都不知几时安静了下来,一双双如狼似虎的目光盯住百里象,渐渐朝他围了上去。

夏候照当先发现不对劲,拉着自己的一双儿女便往后退去,百樱被忘却脑后,但是她很机警,一看情势不对,也跟着夏候照一起向后退去,于是最后,只有百里家的人被包围了起来,百里象发现不对的时候,一个巴掌,已经拍在了他脸上。

顿瞬间,一伙疯狂的矿奴们,便将百里家几人围在中央,眼珠子赤红的疯狂殴打。

百里象甚至没有反手之力,就被姜凡和古桑当先拿下,其他人更是寡不敌众,百里家的人,甚至包括百里象在内,一声声哭求声不断传出,但是限入狂怒中的矿奴们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

他们要打死这个对主人有坏心的家伙。

杜清随和树人小青到达花城时,当先被这边的热闹吸引,他们走了过来,满脸的好奇。

黑天魔卫们一见杜清随,纷纷面露惊讶之色,然后十分欢喜的上前行礼。

“是黑海里的小家伙们啊,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杜清随笑眯眯地问那些正在园殴百里家人的矿奴们。

小风风十分高兴地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讲了一遍,然后十分义愤添膺的呸了一口,“活该,什么东西,敢挑拔那伙疯子对王后的热情,不是自己找打是什么?”

他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杜清随也露出兴灾乐祸的笑容,“嗯,的确是,自己找打,我要见你们王后,你带路吧。”

小风风应了一声,带着杜清随几人朝着城中央走去,俨然是不管被围殴的百里象了。

百里樱和夏候照站在一旁,她看着百里象被围殴,眼底尽是浓浓的恨意和快意,最好将百里象打死才好。

夏候照看了一眼百里樱,看到了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恨意,微微一笑,觉得差不多了,他上前阻止。

当然,他没有对那些打人打红了眼的矿奴们说,而是对一旁的黑衣说:“这位魔卫大人,你看再打下去就要出人命,百里象若真的死在花城,恐怕对花城的影响不太好。”

黑衣无奈地看着夏候照,“这位先生,恐怕不死人也不行了,这些人都是疯子,没有理智,我可不敢上前去阻止。”

夏候照蹙起了眉头,真的犯了难。

“花城当真如此嚣张吗?居然光天化日之下,要打死客人?”一声冷笑传来,众人回头一看,见来人有不少。

为首的,便是北家。北家主北苍穹,北苍穹身边是北后。

除了北家,还有别人。

之前说话的,是一个紫色锦袍的中年男子,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少女,若是花青瞳看到那个少女一定就能认出,那个少女正是那个和百里家一起作伪证陷害她的蓝家小姐蓝诗语。

除了蓝家,还有依附着北家的一些世家。

在继北家一行之后,东洲金城家族等人,南后家族的人,东后家族的人,万象宫春夏冬三殿的人,以及西洲,北洲各地的人也陆续到了。

众人都在围观百里象被殴打。

当然,他们并看不清那几个被围殴的人是何人。

“哼,花城果真不像话,太嚣张了,太嚣张了。”

见被这么多人围观,那些围殴的人群还是不停,北苍穹的眼中顿时是闪过一道凶光,这花青瞳,嚣张的天怒人怨。

“花青瞳,快滚出来拜见,我等前来,你竟然不来迎接,果然是无人教养,毫无礼仪可言。”北苍穹冷笑一声,大声怒吼,他的声音远远传了出去,轰隆隆的传入花城深处。

正在炼化锁天河的花青瞳听到了声音,却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

花青瞳有秋殿的主持,还有魔卫们,她没有什么不放心的,炼化锁天河,才是首要。

“不知贵客到来,花城有失远迎,请见谅。”一道不压于北苍穹的声音,同样轰隆隆地传了出来,秋殿主的身影,缓缓从城内走了出来。

众人眸光一缩,居然是秋殿主,他竟然在此。

北苍穹轻蔑一笑,“原来是秋殿主,花青瞳呢?她不敢出来见人了么?”

秋殿主笑道:“十二另有要事,无暇出来,倒是北家主,不请自来,还要十二亲自出来相迎,是何道理?”

“是何道理?”北苍穹冷笑一声,“娘娘在此,花青瞳身为小辈,前来拜见不是理应的事情吗?”

秋殿主看了北后一眼,意味深长的一笑,“哦?这位是北后娘娘?”

“秋殿主不认识北后吗?当年,秋殿主也是见过北后的。”北苍穹冷声道。

“对,是北后不假。”秋殿主的眼中闪过一丝悲悯之色,看向北苍穹的目光越发冰冷,“北家主,真想不到,你北家居然胆子如此之大。”

“秋殿主不要说这些有的没的,花青瞳呢?再大的事,也不及前来拜见长辈重要吧?”北苍穹道。

“的确是有比拜见北后更大的事,至于是什么事,北家主不久之后便明白了。”秋殿主道,

秋殿主说完,看向春夏冬三殿来人,顿时笑了,“春殿主,夏殿主,冬殿主,没想到你们也来了。”秋殿主很是热情地说。

春夏冬三殿的殿主走上前来,笑眯眯地看着秋殿主,“我们当然会来,怎么说秋十二丫头也是我们万象宫的人,我们岂能不来捧捧场面?”

春殿主笑道。

接着,金城东河为首的一行人,还有其他大陆的来客纷纷上前说话,北苍穹脸色冷酷,“既然花青瞳不出来,那敢问秋殿主,此事你不管吗?”

北苍穹指向那伙围殴百里象的矿奴们,那些人的疯狂残暴,令人不能直视。

“此事有什么可管吗?据本殿主所知,他们围殴的,乃是对十二丫头不敬的贼人,打死也是活该。”秋殿主笑眯眯道。

北苍穹一噎,“那被围殴之人是何人?”

秋殿主自然不知,一旁的夏候照道:“是百里家主。”

东洲众人顿时倒抽一口冷气,竟是百里象。

“哼,百里象好歹也是一家之主,花青瞳如此放任属下行事,简直目无章法,将我们这些家族置于何地?如此行径,简直该群起而诛之!”

北苍穹冷笑怒斥。

秋殿主还不待说话,正在围殴百里象等人的矿奴们就抬起头来,百里象等人已经被揍的成了血人,矿奴们狂暴愤恨的腥红眼眸已经转向了北苍穹。

饶是北苍穹,在对上那些矿奴们的眼睛时,也不禁心中一惊。

他下意识地后退一步,对身旁的背后说:“娘娘,这些恶人该杀,请娘娘出手,杀了他们。”

北后闻言,幽冷的眸光一转,看向那伙矿奴们。

秋殿主眸光一动,闪身阻拦,北后却是已经快如闪电的出手,杀向矿奴们。

秋殿主和北后已经交起手来。

秋殿主怒喝:“北苍穹,你好大胆子,你将北后当成什么了?为你战斗的工具吗?”

北苍穹和北后皆是眸光一冷,北苍穹咬牙,“娘娘,若是花青瞳不出来,就请娘娘杀了盘垣。”

北后闻言杀机顿起。

其余围观之人,一个个的倒抽一口冷气,不可置信地看着北苍穹,他竟然要北后杀了秋殿主。

这是要和花青瞳结死仇啊。

花青瞳在落英山自然也听到北苍穹的话语,她心中怒极,但是却因为她的心神正逐渐与天地融为一体,那种天地为炉的感觉再次出现,因而她没有中断,而是让自己不断沉入。

渐渐的,恐怖翻涌的天地之力,化作世间最恐怖的力量,将横亘在中央大陆的那条锁天河包裹。

浓郁天地之力,就宛如翻滚的火焰,不断地炼化着那银色锁链,横亘在长空的锁天河,发出阵阵颤鸣,它,被撼动了。

整个中央大陆的人都震惊望天。

花城中的众人也不禁朝天上看去。

正在与北后交手的秋殿主眼中闪过一丝喜色,那丫头,果然做到了。

这世间没有什么是天地之力不能炼化之物,花青瞳以自身为燃料,天地为炉炼化锁天河,终于,随着天地间一声嗡鸣传来,那横亘在中央大陆上空的锁天河,轰然消失,一道银光,宛如流星一样向下坠落,落进了花青瞳的怀中。

那是一条银色的锁链。

而与此同时,二十一道身影也宛如流星一般朝着下方砸来,其方向,正是花城所在。

当下落中的君泽看到了那个正在跟秋殿主打斗的身影时,他冷酷无波的俊颜上浮现浓浓的震惊之色,从来没有一件事,让他如此震惊。

然而震惊过后,就是疯狂的怒火和杀机!

北家,竟然敢!

与此同时,整个中央大陆的人都看着那消失的锁天河,和坠落而下的二十一道身影,他们心中的震骇,无法言喻。

不是说,被锁天河困住,没个百八十年出不来吗?

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