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2 倒插门的那种/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北苍穹仰着头,看着空中的景象,他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将眼睛瞪的滚圆,眼底一片骇然。

这么快,被困在锁天河中的人就出来了?怎么会这么快?快的他毫无防备,快的他心神俱碎,骇的他恐惧欲死。

那个身影是君泽,还有另一个,那是君湘。

群泽和君湘的目光此刻都落在了北后的身上。

北后丝毫没有察觉,依然与秋殿主缠斗着,君泽的身影快速俯冲而下,落入秋殿主和北后之间。

“太子殿下,此事本殿主不管了。”秋殿主说完,就迅速后退,他要去看看花青瞳,那丫头炼化了锁天河,也不知有没有受伤。

君泽幽深双眸凝视着对面的女子,她的容颜还是那么的年轻美丽,一如曾经。然而,她的双眼之中,却再也没有以往的温柔慈爱,只是一片冰冷和杀机。

“就算是一丝残念,你也不认识我了吗?”君泽深深的凝视着她,漆黑的眸深不见底,隐隐可见翻涌的无边浪涛。

此刻,君湘也快速闪身而来,她站在君泽身后,美丽的容颜震惊而悲伤,“母后,您真的不认识我们了吗?我是湘儿,你的湘儿!”

北后那冷峭的容颜幽冷如冰,她漆黑眸闪过一丝茫然,“湘……儿……”她呢喃出声,眼底里渐起波动,似有什么东西被唤醒。

“娘娘!”

一声冷喝突然打断一切,北后倏地转头看向北苍穹。北苍穹深吸一口气,双眼死死盯着北后,道:“他们是要害死泽儿和湘儿的坏人,娘娘,杀了他们,你就能见到泽儿和湘儿。”

嘶!

北苍穹此言一出,所有人都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北苍穹,他是疯了么?他竟然要杀了君泽和君湘,还有,他那番话是什么意思?北后难道认不出自己的子女来吗?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后缓缓转头,幽冷的眸盯着君泽和君湘,君湘泪流满面,就连君泽,也不禁双眼赤红。

他君泽冷心冷情,可儿时的记忆,却让他极为珍视,母亲的温柔慈爱,是他心灵深处的一片柔软,他重视母亲,对母亲的独占欲让他父皇都几度不满,然而母亲殒落后,却是对他说,希望她死后能够重回北家。

纵然他百般不愿将母亲的遗体送回北家,可他还是不忍违背她最后的遗愿,可是,现在,他换来了什么?

看着她的尸体被至亲的人用血脉操控,看着她明明已经死了,却依然被人控制来对付她的孩子。

如果她在天有灵,亲眼看到她心中的北家人就是这样对待她的,让她死后都不得安宁,她又该情何以堪?

君泽心中的杀机已经将他的理智淹没,他的愤怒,他的恨意,让他的双眼血红肆虐,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君湘拭去脸上的泪水,她为自己的母亲而感到悲哀,这就是她的亲人,早知如此,他们宁愿违背母亲的遗愿,也不会把她的尸体送回北家安葬。

她的双眼渐斩射出如刀的锋芒,她冷冷逼视着北苍穹,北苍穹脸色如霜,嘴唇哆嗦,可是,他知道,他没有退路了。

不杀了君泽和君湘,要死的人,就是他北苍穹,以及整个北家。

所以,哪怕心中的恐惧已经到了极点,他也不能退,稍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春殿主身后的春一使北鸿岭,此刻的脸色也苍白如雪,他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的震惊之中,他隐隐听父亲说过他们在计划一件大事,可是他不知道,这件大事竟然与北后有关。

看君泽和君湘的愤怒,恐怕事情没有转寰的余地了。

北鸿岭是春殿一使,他的优秀自然不用多说,短暂的震骇之后,他就回过了神,他甚至没有同北苍穹说一句话,转身就要飞快的离开此地,往北家而去报信。

今日之后不论结果如何,他都要让北家做好万全的准备。

然而,他刚离开的身影,却被一人拦住。

是君泱。

北鸿岭面色苍白如雪地盯着他,“二皇子殿下这是何意?”

君泱一声冷笑,“你不能离开这里,你们北家所有人都不能离开这里。”

“二皇子要插手我们北家的事?你与我们北家可没有任何关系,你的母亲,是南后。”北鸿岭声音有些僵硬地说道。

“我没有插手你北家之事。可是北后是我父皇的妻子,她是我们君家的人,就算是她死后遗体回归了北家,可也依然改变了她是北后的事实,你们北家亵渎北后遗体,扰她安眠,罪该万死,今日,你们北家任何一人敢离开此地,都只有死路一条!”

君泱目光锋利如刀,不屑地盯着北鸿岭。

北鸿岭的脸色更白了,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眼底也升起绝望。

“娘娘,快杀了他们,杀了他们,泽儿和湘儿就安全了。”北苍穹听到了君泽的话,整颗心都在颤抖,他不禁再度对北后说道。

锁天河的突然消失,君泽的突然出现,让他心中升出无边绝望和恐惶。

北后幽冷的眸中杀机迸射,身形如同出射的利箭射向君泽和君湘。

她是一个死去万年的人,一具沉眠万年的尸体。

可是现在,她毫无知觉,尸体里残留的一点残念让她本能选择相信北苍穹这位兄长,更本能要将会伤害到自己一双儿女的人杀死。

是以,她的出手毫不留情。

可她又怎么知道,她正在杀的人,就是她的一双儿女呢?

北后能成为大帝的妻子,自然有其过人之处,纵然她只是一具尸体,但她的修为亦是极其可怕。

君湘无法对自己母亲出手。

哪怕,她只是一具没有母亲意念的行尸走肉。

君泽咬牙切齿,双眼腥红地盯着北后向他刺杀而来的动作,他声音沙哑而一字一顿道:“必须杀死她,只有这样才能让她再度安眠,除非你想让她死后,还背负上亲手杀死自己子女的残酷事实。”

君湘的身体猛地一颤,眼中射出精芒,对,对啊,她不能让母亲的尸体伤到他们,如果是那样,才是对母亲的真正伤害,如果母亲的在天之灵知道,一定会痛苦万分。

“她不是母后,她只是一具被人利用控制的行尸走肉。”君湘咬牙一字一顿地说完,再次泪流满面,却再也没有迟疑,与君泽联手一起对抗北后。

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无比唏嘘,看向北后的身影无比同情,身为北后又如何?死后还不是要被至亲之人利用?还要懵懵懂懂的去杀害自己的儿女。

他们不禁看向北苍穹,这北家人,也太不是东西了!

北鸿蕊站在杜清随的身边,她紧咬双唇,双眼死死地盯着北苍穹,眼中一片陌生的冰冷。

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

他为了拉拢封天魔君,毫不犹豫地将她送给了他,她心中只是有怨,还有愤怒和失望,可现在,看到北苍穹和北家人对北后所做的一切,她才真正的明白,北家的男人有多冷血无情,畜牲不如,他们利用活人也就罢了,可是他们怎么连死去的人都不放过呢。

北鸿蕊愤怒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北妹妹,你别激动。”雪灵玉回头安慰了她一句。

杜清随侧头,看了她一眼,伸手在她身上轻拍了一下,“不必因那种人生怒。”

北鸿蕊见鬼般看了杜清随一眼,他他他,居然会安慰人!

“哎,真是不可想象啊。”一名须发皆白,慈眉善目的老者不禁摇头叹息,他也是刚从锁天河中出来,脚刚一落地,便看了这样一幕令人愤怒的事情,实在是心中气难平。

北家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拿死去的北后做文章,这简直就是丧心病狂啊。

“老祖!”一身低唤打断了老者的愤怒,老者回头一看,是九星苍。

“苍儿,你怎么也在这儿?”老者惊讶地看着九星苍。

九星苍为自家后知后觉的老家主而感到无奈,“老祖,这儿是花城,哦,就是毒城,我们都是来花城道贺的,您不在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一些事……”

九星苍便将老祖被困后,百里家的所做所为,还有九星家无奈之下投靠了花青瞳的事情都一一讲来。

老者本来正在为北家的行为怒火冲天,此刻一听九星苍的话,更是怒火高炽,“该死的百里老儿,亏老夫那么信任他,没想到他竟如此欺我后辈……”

老者双眼中迸射出火星,眉毛都高高竖起,他在人群中四下扫视,没有发现百里家的人,便回头问九星苍,“百里家的人为何没来?”

九星苍顿时脸色古怪,他指了指地上倒在血泊中的几人,“那就是。”

九星老祖瞪眼一看,顿时倒抽一口气,伤成那样,有出的气,没进的气,他还怎么好意思出手教训?

另一边,落英山脉里,花青瞳炼化了锁天河后,那银色的锁链便跌入她的怀中。

她将之拿了起来,握在掌中,双眼发出明亮光芒,她微微有些得意,面瘫着脸哼道:“叫你困住那么多人,这下还不是落在我手中了!”

却在这时,突然的,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从银色锁链中传出:“哼,小丫头的确不简单,且先让你替我保管一段时间锁天河,你等着,我迟早要把东西讨回的。”

花青瞳一惊,一把将锁链抓的死紧,“你是谁?别装神弄鬼?你已经被我炼化了,惹恼了我,把你炼死。”

她凶巴巴的威胁。

“哈哈哈!”那个声音居然笑了,花青瞳觉对方一定是气坏了,她越发凶巴巴的瞪着的手中锁链。

“小丫头,别把眼睛瞪那么大,你的面瘫脸一点威慑都没有,你们天元大陆的人,的确是很让人头疼,不过,我不会放过你的,小丫头你等着,也许一百年,甚至五十年,我就能找到你,把东西拿回来。”

花青瞳一听,心中顿时乐了,“原来要一百年,五十年的呀,我还以为马上就能出现呢。五十年后我会怕你?我等你来。”

“你——”那声音顿时气急败坏,再也没有发出,花青瞳试了试银色锁链,发现那个声音已经彻底从银色锁链中消失,这东西,完全成了她的东西。

心念一动,银色锁链便化作一条极细的银色细链,系在了她的手腕之上,乍一看,与一条精致的银色手链没什么区别。

花青瞳做完这一切,一抬头,就见几条身影正飞快的往这边而来,她定睛一看,发现是秋殿主,姬泓夜,还有花紫宸,还有一个离宿。

离宿是戮天魔君,他见吞天和黑天都往这边跑,也就跟了过来。

看见他们的身影,花青瞳清澈的双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激动之色,尤其,她的目光落在那道一身漆黑长袍的身影上。

他满头黑发如丝绸一般滑落在身侧,如玉般精致的容颜上,那双金色的眼眸,一瞬不瞬地凝望着他。

他闪身到了她近前,将她极轻极柔的拥入了怀中。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感觉到他胸膛传来的炽热温度和怦怦的心跳声,她的面瘫脸顿时红了。

其实,她也是有想念他的,虽然想念他的时候有点少。

秋殿主和吞天戮天三人,顿在了原地,没有继续上前。

“瞳瞳辛苦了。”姬泓夜轻声说道,拥着她认真打量,看到她越发高挺的肚子,他的神情更为动容,“又让你一个人承受这一切,我再也不离开你身边了,以后一直陪着你。”

他金色的眼眸中满是心疼和愧疚,还有说不出的温柔深情。

“没事,小宝宝们都很乖,倒是你们,在锁天河里有没有受罪?”花青瞳不甚自在歪头不看他,红着面瘫着声音僵硬地问。

姬泓夜正好看到她红通通的耳朵,忍不住抿唇一笑,有心亲上一口,又怕惹她恼羞成怒,瞳瞳可是脸皮很薄的。

于是他忍住了亲那胖乎乎红通通耳朵一口的欲望,强自说道:“幸亏有瞳瞳给我们的离魂诀,所以我们不仅没有受多少损失,修为反而还有些精进。”

花青瞳眸光一动,心中也高兴。

“咳!”秋殿主轻咳一声,上前道:“你们有什么话放在以后再说,丫头,不去看看君泽太子吗?”

花青瞳身躯一僵,“殿主,大哥怎么了?”

“还不是北家,北后并非真正复活,而是北家施法驱使她的残念,让她一具死去多年的尸体,残害自己的亲生骨肉,那北家做的也太过了些。”

秋殿主叹息道。

花青瞳顿时整张面瘫脸都绿了。

原来如此!原来北后复活的真相竟是如此。

寻常人死后身体中也会有残念,更何况是北后那等修为高绝的人?

难怪她总觉的北后怪怪的,原来原因竟是如此。

北家扰了北后的安眠,大哥和四皇姐还不知要如何伤心,花青瞳顿时就朝着山下奔去。

花青瞳等人到来时,君泽正将北后体内最后一丝残念抹去,没有了那一丝残念的支撑,北后顿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一动不动。

她的面容再也不如万年前殒落时那般安详,看着她美丽依旧的容颜,君泽和君湘都是一身悲痛。

周围的人忍不住唏嘘感叹。

君泽的眼中射出锋利如刀的光芒,似乎更加的冷酷无情,他将北后的尸体收了起来,抬头,目光冷冽的射向北苍穹。

“北家,该死!”他冷冷说道,每一个字,都含了无尽仇恨。

北苍穹忍不住后退一步,嗫嚅道:“你不能杀我,更不能动北家,你母后不会愿意看到北家覆灭的。”

“哼,那是从前,换了现在,最巴不得北家覆灭的,一定是我母后。”君湘冷笑着道。

“我好歹是你们舅舅。”北苍穹一边后退一边说。

“舅舅?什么东西?我们连外公也要杀的。驱使我母后的残念,仅凭你北苍穹一人是肯定做不到的。”君泽冷笑。

北苍穹的脸色顿时就变的更加绝望。

他不断后退着,突然,他的手在身后一划,一道空间裂缝出现,他毫不犹豫的朝那空间裂缝逃去。

但是,他逃了一半的动作,却被一人突然阻挡,黑袍如夜幕遮天,将他逃走的生机彻底阻断。

北苍穹一脸惊恐的抬头一看,发现阻了他的人,竟是姬泓夜和花青瞳。

“是你们!”北苍穹咬牙切齿,眼神怨毒,“花青瞳也就罢了,她毕竟是君家人,可是姬泓夜,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阻碍我北家和君家的事?”

姬泓夜似乎被他的无耻惊到,但是他比他更无耻,他昂首挺胸,理直气壮:“我也是君家人啊,倒插门儿的那种,北家主莫非你不知道?”

此言一出,不仅围观的众人惊呆了,北苍穹气的想要吐血不说,花青瞳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他,她怎么不知,酒窝什么时候成了倒插门儿了?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