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3 从此再无北家/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旁的小风风和黑衣,以及听到此语的一群魔卫们,纷纷错愕地瞠目结舌,他们呆呆地看着他们的王,直想大问一声:王,您还要脸吗?您的脸呢?

姬泓夜自是不知自家魔卫们的心灵受到了一万点的爆击,正处于崩溃的边缘,他洋洋得意地看着北苍穹瞬间铁青无比的脸,将优美的脖子又自豪的高昂了一些。

“酒窝!”花青瞳不赞同的看着姬泓夜,扯了扯了他的衣袖,酒窝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

就算……就算酒窝不说自己是倒插门儿,那也是她的男人了,是君家的人了,又何必这样说自己呢?她的心中有些酸涩,还有些涨涨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姬泓夜扭头,一脸无辜地对花青瞳眨眼睛,模样调皮。

花青瞳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扭头冷冷地盯着北苍穹,“酒窝与我立下了上古婚契,整个中央大陆的人都知道了,北家主你不知道吗?酒窝早就是我们君家的人了,不用你质疑。”

姬泓夜歪头,看着身边的人儿抿唇默默微笑,他腮边的一对儿小酒窝此刻更是荡漾着蜜一般甜蜜的滋味。他耀眼的金眸闪光着璀璨的光芒,他的瞳瞳,竟然开始维护他了。

此时,君泽和君湘已经围了上来,二人看着逃走被截断的北苍穹,眼中均都射出寒冷的杀机,北苍穹猛地转身,眼中闪过惊恐绝望的光芒,如同困兽的最后挣扎,他反手就是狠毒的一掌擘向君泽面门,君泽早就有所防备,冷哼一声,反手一掌反擘向北苍穹。

砰!

一声骨骼碎裂的声音响起,君泽一掌劈在了北苍穹一半肩膀上,霎时间,那条肩膀彻底粉碎,北苍穹脸色煞白,喉咙里不禁发出凄厉的惨嚎声。

君泽冷笑,“北苍穹,你就这么点骨气?就这样的你,居然也敢图谋定元宫,图谋整个天下?你凭什么和我父皇比?”他的眼中流露出浓浓的鄙夷和不屑。

“喂喂喂,君泽,拿他的名字跟父皇的相提并论,是对父皇的侮辱!”君泱愤怒的声音传来,语气里满是受到了侮辱意味。

北苍穹被如此奚落,但他却已经顾不得愤怒,他知道,他就要死了,就要被君泽杀死了。

“君泽,我是你舅舅!”他大吼,“你敢弑舅吗?”

“呸,你不配做我们的舅舅,更不配做母后的兄长,你这个无情无义的小人,你该死。”君湘怒火冲天,眼中迸射出无尽恨意。

见君泽和君湘继续朝他逼近,他甚至看到了他们眼中浓郁的杀机,北苍穹的身体开始颤抖了,一旁,花青瞳面瘫的脸上不禁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砰!

君湘一掌挥出,夹杂着七彩的怒焰,顿时间,北苍穹另一条臂膀被化成灰烬。

北苍穹又是惨嚎一声,绝望的眼神狠毒又不甘,他发出野兽濒死前的怒吼,反身朝着君泽和君湘扑去。

君泽残忍的冷冷一勾唇,一把寒光凛凛的利刃蓦地闪过一道寒芒,北苍穹前扑的身子微微一顿,接着继续朝前扑去。

可是他的头颅,却掉落在原地。

嘶!

啊!

围观的人群发出心惊的低呼声,有些姑娘们甚至被这血腥残酷的场面吓的面色惨白,不敢再看。

“爹!”北鸿岭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着北苍穹的头颅与身体分了家,他身形飞快扑了过去,扑到北苍穹已经摔倒在地的尸体上。

他颤颤歪歪的将北苍穹的头颅按在他的身体上,苍白的脸上满是惊恐。

他抬起头,看向君泽。

君泽冷冷地环视周围一圈,最后将视线落在北鸿岭的身上,冷酷的无情的吐出话语:“北家亵渎北后遗体,谋逆不臣,罪该万死。”

音落,不待北鸿岭反应,他们蓦然出手,一掌拍在了北鸿岭的身上,北鸿岭哇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一株梨花从他的身体被逼了出来,迅速枯萎死去,那是他的天礼。

天礼一死,主人自然是修为尽废。

北鸿岭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天礼,眼中涌起巨大的悲伤。

君泽的目光冰冷的毫无情绪,他一把抓住的北鸿岭的后衣领,将他提了起来,君湘则一把提起北鸿岭,跟上君泽的步伐,朝远处掠去。

花青瞳和君泱对视了一眼,二人都没有说话,一闪身,默默地跟了上去。

他们,要成为他们后盾。

姬泓夜自然是跟在花青瞳的身边。

见他们几人离开了,花城中恢复了安静,仿佛之前的事情只是众人的一个错觉,良久,不知是谁叹了一口气,鼎盛万年之久的北后家族,或许要就此泯灭于世了。

南后家族的人面色惨白无血,他们望着君泽等人离开的方向,眼神不断闪烁,甚至,整个身体也在轻轻的颤抖着。

他们南家虽然没有北家的胆量和狠心,将死去的南后遗体唤醒驱使,但是他们对于君泱却也是抱了一些别的心思。

但是,就今天的情势来看,到了关键时候,往日素来不和的君泽和君泱,竟是团结相护的令人心神俱寒。

可恶的君家人,可怕的君家人!

只准他们自己斗,别人一但插手,他们肯定反过来一起对付外人!真是太可恶了!

但是,不可不说,经历了今日一事,对于南后家族,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警告,往后的日子里,他们或许会低调本分一些。

此时,那些依附于北家的势力,更是一个个的心胆欲裂,他们悄悄的退出人群,飞快的离开此地,向着各自的家族狼狈奔去,北家必然是倒了,他们要另寻出路,不,是活路。

君泽一怒,或许要灭杀的不单单是北家,也许还有他们这些曾经依附于北家的人。

君泽和君湘连自己的亲舅舅也能杀,甚至还要扬言杀死他们的亲外公,他们这些外人,凭什么侥幸?

就在这时,先前被矿奴们殴打的昏迷在血泊里的百里家一行缓缓转醒,百里象从血泊中爬起来,茫然地看了眼周围,他以为,他的惨相会令所有人围观,会惹来人们的各种嘲讽。

可是,他以为的那些,统统都没有。

周围的确是围满了人,可是他们的目光却是都飘忽的看向了远方,一个个的神色,都无比的凝重而唏嘘。

发什么了什么?为什么这些人都是一副这样的神情?这种将他无视的局面,简直比围着他嘲讽还要令他感觉到屈辱。

他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刚一抬起头,就对上了一伙矿奴们冰冷的眸光,百里象吓的顿时浑身一个颤栗,他本能地缩了一下身子,然后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太过于丢人,于是他又坐直了身体,挺了挺胸膛,宛如猪头的脸上,一双眼睛凶狠的看向四周。

突然,一个身影飞快冲了过来,一把将他提了起来。

百里象瞪大眼睛,正要怒喝谁敢这样对他,定睛一看,那提着他的人,居然是九星老祖。

什么?百里象努力将红肿不堪的眼睛瞪大到极致,怎、怎么回事?九星老祖不是被困在锁天河中的吗?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难道,他被打的眼花了?

“哼哼,百里象,老头子我现在就提着你,去跟你家的百里老儿算算帐,趁着老夫不在,欺负老夫的家人是不是?”九星老祖气哼哼地骂道,然后提着他直接往外走去。

百里象就这样被提着走了。

一旁,夏候照见状,眸光一闪,双拳暗自紧握,略一犹豫,夏候照叮嘱了身后一双儿女一声,又警告的看了百里樱一眼,抬脚飞快的离开了此地。

没有人知道他这是要去哪儿,可是他的一双儿女,却是心知肚明。

花青瞳三人跟着君泽和君湘经过传送阵,很快去往了中央大陆北家的所在地。

北家是屹立万年之久的超级大家族,北家原本不姓北,而是姓赵,后来因北后而辉煌,他们干脆便改姓为北。

东南西北四后家族,除了崔家,另三家都选择了以几为皇后的称号为姓。

北家坐落在中央大陆的几处宝地之一,此地天之力浓郁,常年浓郁的灵雾缭绕,一座座殿宇和房屋,楼阁台榭,鳞次栉比的座落在灵雾之间,若隐若现,宛如人间仙境。

这儿,就是北家。

北鸿峰站在祠堂外,隔着厚重的大门,听着他爷爷和几位长老们正在商谈的事情,他的脸色苍白如纸。

他的爷爷声音充满了震惊和不安,“锁天河被炼化了?被何人所炼化?怎么会?锁天河被炼化?那是不是意味着里面的人也出来了?君泽若是知道我们利用了北后的遗体,会如何?”

本来,一切都计划的好好的,北后复活,谁人敢惹?君泽又不在,只要他们拿到定元宫,凤鸾山还有天元之海三块令牌,他们就能打开古皇宫的机关,得到兵之传承和国之传承,哈哈,到时候,这天下,就是他们北家的。

可是,打死他们也想不到,有人竟然炼化了锁天河。是谁?到底是谁能将锁天河那种恐怖的东西炼化掉?

几位长老沉默了片刻,北鸿峰清晰的听到了他们喘息的声音,一位长老的声音突然打破了沉默,“家主,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们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利用北后的遗体,扰了她安眠,以君泽太子的冷酷霸道,他一定不会放过动了北后娘娘的人的。”

“我是他外公!”北老家主怒斥一声,“他敢对我不敬吗?”

众长老沉默,他们也不确信君泽敢不敢。

北老家主接着又道:“北后是老夫的女儿。老夫想要怎么对她,是老夫的权力,君泽知道了又能怎么样?他一个做外孙的,难不成还能管到老夫这个做外公的身上不可?”

北老家主本来还有些心虚,可是越说,他就越觉得是那么回事儿,声音也就越大。

站在外面的北鸿峰面无血色,爷爷怎么能,怎么能那样做?

北后是他的女儿,他怎么忍心那样对他的女儿?让她死了也不得安生?

况且,北家因北后而辉煌,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现在竟然还要利用她的尸体谋夺定元宫和这整个天下?

“就算君泽知道了,老夫也不怕他,老夫要怎么对自己的女儿,他一个小辈管不着,老夫也是想让自己的女儿重见天日,可不是扰她安眠……”

这番话,连北鸿峰听了都觉的耻辱。

他的爷爷,怎么可以这么的……无情无耻?

北鸿峰不想再听下去了,他觉的,再这样听下去,他会因他爷爷的无耻,而感到羞耻和寒心。

可怜的北后,遇上这种父亲和兄长以及家人,纵然贵为北后,但依旧……可怜啊!

北鸿峰脸色苍白的一转身,却蓦地发现身后不知几时有了人,他吓了一跳,可当看到他身后之人是谁后,他简直骇的心胆欲裂。

他和他爷爷不同,他深知,君泽真的怒了,是六亲不认的。

他爷爷那样对待北后,君泽会放过他们吗?

然后,当他看清君泽手中提着的北鸿岭,还有君湘手中提着的人头和无头的身体时,北鸿峰震惊的整个人噗通一声跪倒了下去。

他的脑海中轰轰作响,死了,死了,他父亲被杀了,他被杀了……

父亲都被杀了,头颅被斩了下来,那他爷爷的那些自信的话,简直就是笑话啊。

完了,他知道,北家完了。

北鸿峰面无人色的跪在原地,两眼呆滞。

北鸿岭被废了修为,心中痛苦不甘,可是北苍穹的死,却让他连不甘都不敢了,可是,他的弟弟还好好的啊,只要他的弟弟能逃出去,北家就还有一丝血脉留存在世。

至于北鸿蕊北鸿娇两个妹妹,在他心中,就算是活着,也只是女子,女子又怎么能为他们北家繁衍血脉呢?

也许,在北家男人根深蒂固的思想里,北家女子,只是他们北家登上高处的踏脚石,是可利用的棋子。

就如北鸿蕊被送了出去,而北鸿娇,刚开始待价而沽。

祠堂里,北家老爷子还在和一伙长老们喋喋不休的给自己打着气,门突然被打开的声音让他们齐齐的惊了一下,当一颗头颅和一具尸体被丢进来的时候,整个祠堂陷入了死一般的静默中。

所有人傻住了。

当有人反应过来,认出那被丢在地上的头颅是谁的时,整个祠堂发出一声又一声身体软倒在地的噗通声。

北老爷子整个人都呆住了。

君湘不屑的发出一声嗤笑。

君泽的眼中也满是嘲讽,“你是母后的父亲,本殿不敢动你?你是母后的父亲,所以你想怎么对她就怎么对她?”

他嘲弄的开口,嘲讽的话令北老爷子脸色涨的通红,可是看到地上北苍穹的尸体时,他的脸色又变的煞白。

“你、你你你、你杀了你舅舅?”北老爷子不敢置信地说。

“是啊,本殿杀了北苍穹,那么现在,轮到你了。”君泽冷笑。

“混帐,我是你外公!”北老爷子怒吼一声,满眼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本殿知道。可是,你也是本殿的臣子。你扰了母后的安眠,又有谋逆天下之心,夺我君氏传承之心,任何一条,都是死罪,灭满门的死罪!”

君泽嘲讽地看着他。

北老爷子不知是被那句灭满门气的还是骇的,他浑身颤抖不止。

“大帝已经死了,天元皇朝已经覆灭了!”北老爷子忍不住说。

“可本殿还活着啊,皇妹还活着,父皇的血脉还在延续,甚至,大帝返祖血脉已经诞生,你们北家,凭什么谋我君家的东西?”君泽说道。

北老爷子不禁后退了几步。

突然,北老爷子一双眼眸瞪的大大的,他适才注意到,君泽的手中,提着的那人,不正是他得意的长孙,北鸿岭吗?

北鸿岭被君泽一把丢在地上,形同废人。

君泽冷冷的笑了,他的双眼盯着北老爷子,口中却是说道:“漓儿,传令定元宫,绞灭北家一切附属势力。”

花青瞳闻言,也不说话,直接拿出定元宫的令牌,将命令传了出去。

随着这条命令传出,一场无声的杀戮,在整个中央大陆蔓延开。

北老爷子又是心神一骇。

“该你了!”群泽目光冷酷如刀,杀向北老爷子,北老爷子自然不会束手就擒,他竭力反抗,与君泽战的不可开交,那些个软倒在地的长老们,似乎也终于反应过来,他们也加入了战局,与君湘,姬泓夜还有君泱战了起来。

花青瞳没有人理。

她站在角落里,心中纳闷,为什么那些个长老就看不见她似的呢?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她默默的观察周围,当发现有两位长老,还有北老爷子的修为极其可观时,她不禁心神动摇,修为这么好的苗子们,要是真的都死了,岂不是可惜?

她指尖连翻弹动,三颗罗天锁魂的种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

被敌人遗忘在角落里花青瞳就这么轻易的得手了。

中了罗天锁魂的两位长老和北老家主,忽然‘啊’地惊叫一声,倒在地上痛苦的惨嚎不止。

君泽等人愣住了。花青瞳忙跑到君泽身边,伸手小心翼翼地扯了扯他的衣袖。

满眼恨意和怒意的君泽,看到自己家妹妹面瘫着脸跑过来跟他撒娇,阴沉脸色稍缓了缓。

花青瞳不好意思极了,指了指地上三个惨嚎不止的人,“他们中了我的罗天锁魂。”

君泽眉眼一动,“嗯,漓儿乖,会帮哥哥的忙了,很乖。”他夸奖道。

花青瞳面瘫脸通红,将腰上的草房子解了下来,“大哥你看,这个草房子这么大,里面还能放好几个傀儡小人儿呢!”

她委婉的说道。

正在打架的君泱一扭头,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他噗的一声喷了,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那丫头怎么越来越坏?这也太不像话了。

再说了,她居然敢跟君泽抢人,就不怕惹怒那暴怒中的狮子吗?

哪知,君泽僵了一会儿,唇角却是缓缓的勾了起来,抬起大手揉了揉妹妹的头,吐出一个字:“好。”

君泱倒吸了一口气,接着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真是一物降一物,亏他以前还担心君泽那个变态会伤害那丫头。

花青瞳很高兴,将三个实力最高的老家伙都变成了傀儡小人儿,把他们统统装进了她的草房子里。

也不管北老家主如何怒吼,只要他一不听话,花青瞳就催动罗天锁魂教训他,两次剧痛之后,北老家主彻底的变乖了。

草房子里传出炼神晴歇斯底里的哭喊声,花青瞳伸进一根手指戳了戳她,将她一屁股戳倒在地,她说道:“你别叫了,等有机会,我再给你抓个不开眼的女子进去跟你作伴。”

炼神晴顿时满足了。

好,只要再来一个女子,她就平衡了。

接下来的杀戮花青瞳没有参于,祠堂中的一众长老无人幸免,北鸿岭整个人失了魂一般,悲痛眼神里透出一丝隐隐的不甘来,他们本来应该辉煌的家,就这样没了。

君泽冷笑一声,寒光闪过,将他的头颅削了下来。

几人走到祠堂外,看到北鸿峰还跪在那儿,君泽眸光一闪,抬手一掌拍了下去。事实上,北鸿峰还是颇得他信任的,只可惜,从今之后,他再也不会信任他。

但是,不杀他,废了他还是要的。

废了他,已经是他对他最大的仁慈。

北鸿峰被废掉了修为,眼神复杂的看着君泽,眼底还有着一抹愧疚。

“你以后不得姓北,北家,从此不再存在。”君泽冷冷的说着,身影也就此远去。

叱诧天元大陆万年之久的北后家族,就此彻底的殒落了。

花青瞳等人走出祠堂,到了前院,一双目光悄悄地追随在他们的身后,花青瞳几人脚步一停,蓦地转身,对,除了北鸿峰,北家还有一条漏网之鱼。

北鸿娇连忙将自己藏在树后,再也不敢多看一眼,可是,露在外面的一片翠绿衣角,还是将她出卖了。

君泽伸手,一股吸力传出,将那藏在树后的娇小身影一掌吸了出来。

北鸿娇啊的一声,狼狈跌在地上。

她抬起头,惊恐的看着君泽。

少女太小了,只有十三四岁的样子,那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惊惶。

“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会给他们报仇的,我、我也恨他们,他们把姐姐送了人,还想把我送人,他们死了,我最高兴了,真的,不要杀我——”少女抱着头,闭着眼睛大声叫嚷。

没错,她没有说谎,她的确是恨死了爷爷还有父亲。

他们不仅逼死了娘亲,还把最疼她的姐姐送了人,后来她听到,他们还想把她送人,爷爷和父亲根本就不疼她,他们只是把她当工具。

大哥和二哥虽然有时会关心她,可是在他们的眼中,她和姐姐一样,始终也只是家族的工具,虽然他们没有表现的太明显,可是她却还是能感受到。

北家,女子的存在只是为家族谋取利益的工具,而享受一切成果的人,却是北家的男人们。

北鸿娇和北鸿蕊不一样,她从小就性情桀骜,表面虽然温顺,可内心却无比狂野,只是碍于现实,无力挣脱罢了。

现在北家终于不在了,没人压迫她了,她自由了,她一点也不想死,她想游历大陆,想看尽世间所有美好的风景。

“我真的不想死,唔唔……我还没活够,唔唔……”

少女蹲在地上,抱着头哭的无比凄惨。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着这个有些奇怪的少女。

君泽眯眼,大掌将少女的小脸捏了起来,看到那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泪痕,楚楚可怜,君泽勾唇冰冷一笑,“不想死?”

“嗯嗯。”北鸿娇忙狂点头。

“那好,饶你一命,给本殿当宠物吧。”说着,他拎起了她。

北鸿娇整个人都傻了,她不想当宠物,她想游历大陆,游历大陆啊……

可是,她没有反抗的资格。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了君泽一眼,心中暗道,大哥太重口了,这个小姑娘还没成年呐!

------题外话------

今天没有二更,嘿嘿,你们发现了没,娃在努力调整时间啊,嘿嘿~文文这么多字了,我突然想起,娇妃在书城还有另一个名字:《太子千岁:呆萌小娇妃》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