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偷窥,他们在亲亲/娇妃在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君泽等人剿杀北家时,百里家也发生着一件大事。

百里象浑身是血的缩在角落里,看着不远处百里家的老祖和九星老祖打的天昏地暗。百里家有不少建筑已经被他们的打斗波及,轰然倒塌。

九星老祖虽然为人很和善,可是却是十分护短,家人被那般欺辱,他岂有不怒的道理?

百里象伤的太重了,他缩在墙角里默默调息,就在这时,一双脚,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

百里象着实被吓了一跳,他抬头一看,发现来人竟是夏候照。

百里象诧异的瞪大眼睛,眼中迸射出喜悦之意,“夏候……”

“嘘!”夏候照比了个噤声的手示,示意他不要出声。百里象赶忙闭嘴,声怕发出声音引起九星老祖的注意。

见他乖了,夏候照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他一把抓起百里象,将他提了起来,朝着百里家外的方向奔去。

直至奔出十几里地,夏候照才完全的放下的百里象,百里象伤的重,坐在地上直喘气,身上无一处不疼,“夏候城主,我的储物容器被那伙该死的人不知打落到哪里去了,你那里有疗伤的丹药吗?”

夏候照点头,“有,百里家主稍等。”

说罢,夏候照从自己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瓶丹药,药香浓郁,百里象从中倒出一颗丹药,没有细看便吞了下去。

丹药入体,不仅对疗伤没有好处,反而还让他越发无力。

百里象疑惑的抬头看向夏候照,“夏候城主,这是什么丹药?你是不是给错我了?”

夏候照唇角露出一个浓郁笑容,“没有给错,是镇元丹没错。”

“镇元丹?”百里象骇然的瞪大了眼睛,镇元丹,那不是可以封住人修为的丹药吗?

“夏候城主,你——”百里象惊骇地看着夏候照,当看到夏候照脸上那不怀好意的冷笑时,他整个人都懵了。

夏候照诡笑着看着他不说话。

“为什么?”百里象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夏候照,分明是对他没安好心啊。可是,为什么呢?他的身上,现在一无所有啊。

“为什么?”夏候照反问,戏谑地看着百里象,沉默片刻,看见百里象茫然而不安的眼神时,夏候照突然笑了,他大笑出声,笑声渐渐变的疯狂。

百里象看着这样的夏候照,脸色渐渐由不安变的惊惧万分。

“夏候城主,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要干什么?”百里象沉声道。

“好,我就告诉你我要干什么。”夏候照突然不笑了,他的双眼突然射出锐利的光芒和刻骨的恨意,“百里象,你可还记得三十年前?”

“三十年前?”百里象茫然。

夏候照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这种人,是不会记住他自己曾做过什么的。

夏候照也不等百里象想起什么,他兀自道:“三十年前,我的夫人身怀六甲,当时我陪她外出游玩,却在途中与我失散,当时她的身边只有一个伺候的婆子,那婆子虽然有些修为,但也修为不高,而我的夫人,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

她年轻貌美,没想到,竟是遇到了一个修为高绝的天着者,那个天眷者看上了我妻子貌美,便杀了伺候她的婆子,又将她掳了去,将她奸淫至死,一尸两命……”

随着夏候照的述说,百里象的脸色渐渐苍白如雪。

他好想隐隐的想起来了,三十年前,他的确是遇到过一个美貌的凡人孕妇,那女子虽是一个凡人,又怀着身孕,可那身子的美妙,却比许多少女更让人着迷,他失控之下,将那女子玩弄至死……

突然,百里象打了一个重重的冷颤,他抬起头,惊骇的看着夏候照,“你,你……”他惊骇的说不出一句话。

夏候照却突然风清云淡的笑了笑,笑容略有些沧桑,“她是个凡人,我身为天照城城主,却偏偏娶了一个凡人为妻,百里象,你可知道,我是多么爱她……可是最后,我却没能保护好她,让她惨死在你这等小人手中。”

百里象死死地盯着他,“你要报仇?你既然要报仇为什么不早些动手,为什么还要与我百里家联姻?”

夏候照一愣,然后哈哈大笑,“百里象,你知道我每天是怎么对待你的女儿的吗?三十年前,你的女儿可还没出生呢,你那么如花一般娇嫩的女儿,现在每天被我折磨的生不如死,你知道她有多恨你吗?

我只遗憾,你只有一个女儿,而你的妻子也早就死了,不然,我真想……”夏候照阴狠的盯着百里象。

百里象脸色顿时漆黑一片,怒瞪夏候照,心中倍感耻辱,虽然他对百里樱只是利用,可是她毕竟是自己女儿,丢的是自己的脸面啊。

他明白了,夏候照娶他的女儿,不过是为了报仇,他当年害死了他的妻子,他就拿他的女儿下手……

夏候照突然叹了口气,“不过你那女儿也不是省油的灯,心性凉薄狠毒,跟你没什么区别。我觉得无趣的很,九星老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百里家,百里象,为了不让你死在别人手中,我只好先一步动手了!”

“不,夏候照,你不能杀我,不能——”百里象怕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三十年前的一桩荒唐风流事,竟为今天的自己遭来了杀身之祸。

“我已经说的够多了!”夏候照的神情淡漠起来,挥手间长刀落地,将百里象斩杀。

与此同时,百里老祖的头颅,被九星老祖一拳轰碎。

百里老祖至死都是不可置信,九星老祖明明被困在锁天河,可是为什么突然的锁天河就被人炼化了,里面的人竟然都出来了?

一切都超出了他的预料啊。

但是,他再也没有机会求知真相了。

花青瞳等人离开北家,一起去往了花城。

“小丫头很不错嘛,这么短时间就给自己建了府。”君泱伸手去拍花青瞳的头,被君泽一把拍开,将花青瞳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君泱笑眯眯看向姬泓夜,“妹夫,你媳妇被别的男人占便宜了,你不吃醋?”

姬泓夜默默看了君泱一眼,心道,那个占我媳妇便宜的人,是她亲大哥,亲的啊,他完全不敢忤逆大舅哥怎么办?

花青瞳忙从君泽怀里钻出来,怒视君泱,“不许欺负洒窝。”

君泱顿时阴阳怪气的‘哟’了一声,意味深长的看着花青瞳,“果然女生外向啊,这就向着自己的男人了?”

花青瞳面瘫脸顿时红透,双眼因为太过愤怒,看起来水汪汪的,实在是好欺负极了。君泱颇为享受的欣赏了一会儿,毫不犹豫的伸出爪子去捏她的面瘫脸。

姬泓夜心中正甜蜜无比,一抬眼看到花青瞳被如此欺负,他登时不高兴了,不敢得罪大舅哥,可是二舅哥还不是好说的吗?

他一闪身,挡住了君泱伸向花青瞳的魔爪,将媳妇拥进自己怀中,目不斜视的从君泱身边走过,离他十步远。

君泱登时无语了,他看向面色阴沉似水的君泽,问:“我看起来很好惹?”

“呵呵。”君泽冷笑了两声,迈步走开了。

“君泽,你什么意思?”君泱怒了。

“二哥,你安静,没发现他现在想揍人吗?”君湘一把拉住君泱,用下巴指了指君泽。

“我会怕他吗?”君泱一脸不以为然。

“二哥,你是不怕他,可是你想给他当出气筒吗?”君湘无语地看着他。

君泱一愣,然后笑了,“当然不想了,我不招惹他,让他有气没出撒,憋死他。”

君湘抚额,实在有些无语。

他们身后,北鸿娇已经完全没有了被抓回去给人当宠物的忧桑,此刻她兴奋的左看看右看看,觉得道路两旁长满的青草和大树也各外的有吸引力。

她从来没有出过北家的门,从小就是被北家当做工具一样培养,教育她如何吸引男人,哪像现在,可以看到以往不一样的东西,这是自由的气息啊。

可是,一看见走在前面那个恐怖的男人背影,她心中的热情顿时就化作了满腔忧愁。

这辈子,她还能实现到处游历的梦想吗?

一行人很快的回到了花城,因为花青瞳炼化了锁天河,北家一系势力的覆灭,中央大陆的格局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东洲,因为百里家老祖的殒落,和百里象的死亡,百里家的实力大减,百里家被瓜分,野心勃勃的百里家,就这样彻底的消失在东洲的土地上。

原先依附于百里家的那些城主和家主们,此时已然人心惶惶,后悔不迭。

他们当时可是看清,那锁天河,是落在花城的,那炼化了锁天河之人,不用想也是花青瞳。

这样的人物,他们从前是猪油蒙了心了才敢得罪。

于是,花青瞳回到花城后,碧云和姜凡便捧来许多精贵的礼盒。

“这是?”花青瞳惊讶地看着他们。

姜凡笑道,“公主,花城此时不同以往,这些礼物,都是各个家族和城主们送来的。”

花青瞳闻言,眼睛一亮,心中暗自喜悦,花城,终于在中央大陆立住脚跟了。

看到她亮晶晶的眼眸,君泽温和的拍拍她的头,“傻妹妹,区区花城,有什么好高兴的,回头哥哥寻一处宝地送给你。”

君湘却是道:“大皇兄,北家就是一处宝地。”

君泽略一思索,看向花青瞳,“漓儿可嫌弃那儿?”

花青瞳呆呆地看着他们,又呆呆的摇头。

“不嫌弃?那很好,那儿的确是一处难寻的宝地,要不那儿就改做太女府吧。”君泽说道。

太女府?

君泽这是什么意思?

秋殿一行人刚过来,正好听到君泽这句话,他是要让十二成为太女吗,一个太子,一个太女,这君泽是怎么想的?

看着君泽一副就这样决定了的霸道神情,花青瞳面瘫着脸,乖巧点头。

早在君泽强行让她穿所谓女孩子才穿的衣服后,那种霸道的行为,她早就认识到了,他说的话,她点头就行了,没有拒绝的权力。

接下来的几天,花城一片欢闹的气氛中,邻城的颜晨之也来凑热闹,花青瞳将自己参悟的阵之传承,烙印在一块玉玦中,交给了颜晨之。

“奇怪,这几天都不怎么常见到哥哥和白姑娘。还那几个小家伙们都安静了不少。”酒窝被那个奇怪的白头发人引走了,她一个人闲了下来,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于是,花青瞳循着连心佩的感应,寻了过去。

没想到,在经过一片花丛时,她就遇到了一伙小家伙们,一伙小家伙们安静的爬在花丛里,君踏天也混在其中。

她的到来,立即引起了一伙小家伙们的注意,君踏天,三只小猫,塗一竺,还有哞哞和两只小鹿,甚至小毛驴也爬在一旁,光头大汉罕见的没有在。

看到她了,几个小家伙竟然诡异的没有立即扑上来,而是动作整齐划一的对她做了一个‘嘘’的禁声手势。

花青瞳眨了眨眼睛,也跟着坐在了花丛后,跟着一伙小家伙等待未知的事物。

她完全没有发现,自从她坐下后,君踏天小男人眼中闪过浓浓的纠结之色。

他们是在偷窥啊,娘亲瞳瞳居然也来……这要是娘亲瞳瞳生气了怎么办?

花青瞳心中好奇极了,她很想知道,小家伙等在这儿到底是要做什么呢?

过了大约半盏茶的功夫,终于,两道身影从小路那边走了过来,花青瞳一看,居然是厄洛和阿蓝。

阿蓝羞哒哒的,被厄洛牵着手走进了一簇花丛中,两人在花丛里坐了下来,聊了一会儿天,然后不知怎么的,就抱在一起亲上了。

花青瞳的脸先是一红,然后就黑了,她凶狠地瞪着自己周围爬成一排排的小家伙,牙齿磨的咯咯作响。

君踏天听着花青瞳磨牙的声音,整个后背都冒出了冷汗。

但是,厄珞和阿蓝刚亲上没多久,另一边的花丛里,又走来两道身影。

花青瞳倏地瞪大了眼睛,因为,那两人居然是她哥哥和白凤铃。

两个人手牵着手,笑容柔和,双双在花丛里坐了下来,也说了一会儿话,没多久,也抱在一起亲上了。

亲、亲上了!

哥哥和……白姑娘!

花青瞳盯着那边看,她觉得这一对比刚才那对更劲爆。

她看的太认真了,忘了身边还有一群小家伙们,但也许就是因为她看的太认真了,目光太炽热了,先是厄珞和阿蓝齐齐朝着这边警觉的看来,然后就是花紫宸和白凤铃也朝着这边看来。

四身影闪电般朝着这边涌来,看到花丛里一伙偷窥的身影时,四人对视一眼,眼中都闪过非常诡异的神色,尴尬的无与伦比。

尤其是看到花青瞳和一伙小家伙们那亮晶晶的眼神时,那两对的脸色精彩的简直无法形容。

花青瞳尴尬极了,小家伙也就算了,可她竟然看太认真了。没办法,她心里太惊讶了啊,实在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偷偷躲在花丛里玩亲亲,还好巧不巧的都选了同一个花丛里。

也亏得那花丛太密,两对都里面,居然都没有发现彼此,难不成是他们都亲的太投入了?

阿简直羞愤欲死,白凤铃也是一脸的尴尬,厄珞最初的尴尬后,后来就理直气壮起来,他凶巴巴的瞪了花青瞳一眼,“臭丫头你崽子都有几个了,还不许我们讨媳妇啊?”

阿蓝和白凤铃顿时都满红通红。

花紫宸觉得厄珞说的有点道理。

花青瞳无辜的眨眨眼睛,面瘫着脸说:“我哪里不许你们讨媳妇了?我巴不得阿蓝找个好归宿,哥哥快点娶嫂子呢。我只是过来找小家伙们,正好就看到了而已……”

阿蓝身影一晃,化作了原形,狼狈的跑走了,速度快的跟一阵风似的。

花青瞳忧心的看着阿蓝,“阿蓝胆子太大了……”也不怕被吃掉。

厄珞的脸黑如锅底,恶狠狠的瞪了花青瞳一眼,转身去追阿蓝了,三只小猫巴眨着水汪汪的眼睛,小身一扭一扭的跑到了花青瞳跟前,三只整齐的扬起头看着花青瞳,“瞳瞳,你的哥哥和我们的哥哥,都要给我们找嫂子,所以才亲亲吗?”

花青瞳眼睛眼眸亮晶晶,“是的呀,以后我们都有嫂子了。”

“花青瞳,你够了。”白凤铃恼羞成怒,整个人都红通通的。

太丢人了,真是太丢人了,幽会被围观,以后还怎么见人?

花紫宸却是默默发笑,这下好了,他和凤铃的关系马上就众人皆知,成婚还远吗?

几只小家伙都懵懂又开心地看着他们,哞哞和小三还露出羞羞的表情,哞哞更是问:“哞,找嫂子都要亲亲吗?”

“花青瞳,管好他们!”白凤铃双眼喷火,凶巴巴的瞪了花青瞳一眼,转身大步离去,背影仓惶。

花紫宸也丢下一句话,“瞳瞳,管管小家伙们。”然后就去追白凤铃了。

花青瞳面瘫着脸看他们离开的身影,轻轻叹息:“唉,哥哥有了白姑娘,就不疼我了。”

花紫宸离开的脚步错乱了一拍。

叹息完,花青瞳转身眼神凶狠的瞪向一伙小家伙们。

大概是她的眼神真的太凶了,最开始的时候小猫们和哞哞还想撒娇,但是渐渐的,几个小家伙们都感觉到了不对劲,一个个的,都心虚气短的垂下了头。

“排好队,都跟我回去!”花青瞳凶巴巴的又说了一句,几个小家伙就高低参差不齐的排好队,跟在她屁股后头往回走。

偷窥人亲亲,而且还那么上劲儿有经验,一看就不是第一次了。

回到了府中,花青瞳看着又想扑上来撒娇的三只小猫,她怒斥一声:“站好!”

三只小家伙小身子一顿,委委屈屈地又站好了。

塗一竺小姑娘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小嘴了瘪,委屈地走上前来,“瞳瞳美人儿……”

“安静,不许说话和撒娇!”花青瞳再度怒斥一声。

心虚的塗一竺小姑娘委屈无比的站了回去。

花青瞳严厉的目光一一扫过在场一伙小家伙们,尤其那小毛驴还是以原形的形态,画面颇有喜感。

花青瞳重重的冷哼一声,面瘫着脸问:“谁带的头?”

谁带的头?

哞哞眨眨无辜的大眼睛,扭头看向身旁的小三,是谁带的头呀?

小三也很无辜,转头看向小二,小二转头,看向君踏天,君踏天额头上的冷汗顿时冒的更多了,忙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塗一竺小姑娘,塗一竺毫不犹豫的指向三只小猫,三只小猫一急,转头看向了边上的小毛骗。

“阿昂阿昂!”小毛顿时怒叫出声,不是它不是它,欺负它不会说话还是怎么的?

花青瞳气的脸都黑透了。

“天儿,你说,是谁带的头?”花青瞳看向君踏天。

君踏天看了眼花青瞳严肃的面瘫脸,心中泪流满面,他转头,看向小毛驴,“第一天,是小驴发现的……”

“还有第二天,第三天?今天是第几天了?偷看别人亲亲很好玩吗?你们一个个的不学好,成天就知道胡闹是不是?”花青瞳眼中都开始喷火了。

“第二、第二天是花花白白黄黄它们带的头……”君踏天冷汗连连的说。

“第三天呢?”花青瞳磨牙。

“是……是我……”君踏天小脸煞白。

花青瞳继续磨牙,“那今天呢?”

几个小家伙们的目光齐齐看向哞哞。

花青瞳也看向哞哞,哞哞无辜的眨眼睛,眼睛里水汪汪的,“哞,我、我只是提醒了他们一句……”

花青瞳愤怒的在储物空间里翻啊翻,最后从大帝留给她的物件中,找到了几本书,她将书扔给几个小家伙一人一本,“从今天开始,你们给我背书,背不会,就不许出去玩,谁先背会谁先来找我!”

“喵,瞳瞳,你不疼我们了吗?”三只小猫泪眼汪汪的捧着书。

“瞳瞳美人儿,爹爹说我还小,不到看书的年纪呐!”

“阿昂阿昂!”驴不需要看书的。

“哞,姐姐,我不爱看书呀。”她最不爱学习了。

“是,娘亲瞳瞳,我们一定听话。”君踏天默默将书拿在手里,招呼着垂头丧气的小伙伴们去看书了。

花青瞳长呼一口,看着他们的背影又补充了一句,“小孩子偷看大人亲亲是不对的,以后不许偷窥知道吗?”

“瞳瞳美人儿,你和酒窝美人亲亲吗?”塗一竺转身,眨巴着大眼睛好奇地问。

几个小家伙也都好奇地看向花青瞳。

君踏天面瘫着脸,心道,娘亲瞳瞳和父王肯定亲亲了,不亲亲哪里能有他和弟弟们?可是,这种问题他是不会说出来的。

花青瞳的脸登时红透了,她恼羞盛怒的又翻出几本书,扔了过去,“连这几本也给我背会。”

塗一竺翻了个白眼,抱着书乖乖走了,边走边嘀咕,“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亲亲吗,娘亲和爹爹经常亲亲的啊。”

花青瞳脸色铁青。

站在外面有一会儿了的姜凡和古桑埋着头努力憋笑。

……

一处无人的花丛里,姬泓夜和司玄相对而立,久久无言。

良久之后,姬泓夜打破沉默,“你这样做,有什么意义呢?”他看着司玄面上的乌色面具,满头白发,一身朴素长袍,甚至,就连身上的气息都与以往大相径庭。

“能经常看着她,看到她如今过的很好,就很有意义。你知道的,我不能在她面前真正出现。”司玄缓缓说道。

想到前世种种,二人又是一阵无言。

“你何必这样。”姬泓夜道,“她是我的妻子了。”

司玄沉默。

“你应该明白,对她最好的,就是你永远不会出现在她面前,若是让她知道你一直在她身边,你想过会有什么后果没有?”

姬泓夜脸色阴沉了下来,“若非你是血天,我一定会杀了你,只可惜,同为魔祖分身,不能自相残杀。”

“你不觉得奇怪吗?前世种种,都有着说不出的古怪,我的言行举止,就仿佛被人操控,明明心中明白一切,却无法按照心中所思行为,若非前世深爱上她,冲破了心中阴霾,恐怕我对她的伤害还会无休止的进行下去。”

司玄缓缓说道。

姬泓夜蹙眉,眼中闪过异色,“你说的没错,前世的确有些古怪,吞天老大那样强悍的存在,结局却是窝囊的死去,连觉醒自我的机会都没有,而且,我明知自己应该游历大陆,觉醒真身,可偏偏不受控制选择了继承皇位,最后更是将修行彻底废弃。”

“你知道华君弦是谁吗?”司玄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